离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阴冷的站台边我变得形单影只大家只是静静地听着那女人的推测她说的句句在理。

    “不!沈玉不是!”胡子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她如果是怎么会救我们?”

    “是啊……”

    “是啊……”

    “哼!”那女人看着我只是一声冷哼“或许她只是为了救某人?”她别有意味地看着胡子胡子当即愣在原地或许他也没想到这女人联想能力这么强。

    我的心好痛不管他们再怎么说我只是看着刀疤确切的说是刀疤面具下的小宸你!相信我吗?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我立刻听见了他的传音入耳:“还不走!等我查清了再回来!”

    小宸……他的语气很担心但脸上却是平静幸福的感觉从心底泛起我强忍住笑意保持冷漠我得承认我的演技没他好。此刻若是表现出特别的感情对我对他都没好处。

    他非但不能以外人的身份帮我洗脱罪名更会被我连累陷入一系列的调查。

    “离开这!躲起来如果你被抓我该怎么保护你!”傲宸的气息有点不稳看来他真的快急疯了。但他提醒了我我自己躲起来自由自在不久之后老妖怪就会用他的力量把这件事压下去。

    可如果被他们抓起来……呵呵等事情平息我估计已经被整地不成*人形了。

    电光火石的眼神接触他们还当是我和刀疤正在较量。

    “小玉相信我!我一定会查清楚!”

    查清楚……不!决不能查清楚!

    查下去只会让傲宸恨未月让飞鹰指责傲宸。

    一个男人能做到飞鹰的负责人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我不想看着傲宸在懊悔中离开飞鹰更不想看见他被人指责带着污点离开飞鹰。

    那么未月呢……未月没有错她是无辜的恨只恨大家各为其主。未月的爱让我敬佩她的沉默她的坚持她的默默保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无法比的我怎么可以让这么伟大的女人最后像被解剖一样彻底**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她在天堂都会哭泣……

    而我沈玉出于神秘归于神秘只要一切都由我来背负那么这些秘密就会随我而去……

    往好的方面想我身份无数不怕混不下去呵呵……

    “你们别费力了……”我避开刀疤的眼神轻笑着“你们想要的结果在我这儿!”

    终于刀疤的脸上出现一丝愤怒此刻他愤怒在别人看来很正常可我知道他的愤怒是因为我不听他的话。

    “抓住她!”冷冷的命令从刀疤的嘴里吐出他知道就算他不说他身边那特助女人也会说。

    在他下令后没有人没有人向我靠近被我救的人和惧怕我武功的人都退到了他们的身后刀疤的眼神变得深沉我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刀疤你以为他们会是我的对手吗?既然我能救了你们自然也能杀了你们!”

    “好大的口气!”那女人终于按耐不住要向我冲来却被刀疤拦住:“你不是他对手!让我来!”

    刀疤平静的声音响起人就到了我的眼前掌风袭来我只是看着他就这么站着静静地看着他看出他掌间的迟疑我抬手捉住了他的手掌。看地飞鹰的人都露出担忧的神色。

    他在让我他在有意让我捉住他作为要挟我沈玉就只能靠这种方法离开吗?

    “不用查了……什么都不用查了……”心情居然变得平静只求他别在查下去看着秋叶的惊讶512o的迷茫和那女人得意的笑我叹着气“真的不用查了。”

    “为什么……”依旧是传音入耳我笑了感激他的信任和执着可是我真的不想让大家知道未月的事更自私一点我不想让大家恨你小宸……

    我从怀中取出注射器在众人不知的情况按在傲宸的腹部磁场一开脉冲贯彻他的身体他带着惊讶在我眼前渐渐倒下……

    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是未月出卖了傲宸;而是傲宸出卖了飞鹰。

    下一刻我跃入海水随流而去……

    ※※※※※※※※※※※※※※※※

    看着未月的尸体随海浪而去心中无限惆怅未月你要我做的我做到了你安心的去吧……

    老妖怪的电话来得很快几乎是在我准备离开礁石的时候。

    “你干嘛全部承认?”他很火我看得出来因为我这一句话他不知又要擦多少屁股。

    我将未月的事告诉了他如果我不说老妖怪反而会将这件事抖出来。

    老妖怪叹了口气:“看来那个泄露黑眼要袭击飞鹰的情报是她透露的……”

    “爷爷我有个请求。”

    “说吧……”

    “就是……等你压下所有事情后能不能给未月一个好身份?”

    “你……哎……我明白了丫头啊你迟早毁在你的善良上。”

    “爷爷……”委屈地想哭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我没有做错。

    “你躲一阵子吧等我把你的屁股擦干净再出来!”老妖怪挂了电话内力震碎手机从这一刻起我沈玉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午夜的酒吧灯光迷离我喜欢这种宁静的小酒吧没有嘈杂的音乐没有太多的酒鬼只有一个小小的吧台和一个中年的颓废的调酒师。

    脑子混乱不堪头痛愈烈懒得去整理至少现在我懒得去整理。

    什么都不去想静静地趴在吧台上转着玻璃酒杯。

    哗啦哗啦!调酒师将一杯五颜六色的酒放在我的面前:“给你的!”

    我瞟了那酒一眼是忘忧。每次有烦恼我都会来这里我从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从不过问我的事情但他知道我需要什么。

    “哎……”他叹了口气开始擦空酒杯。

    电视机里播放着新闻:“昨晚生汽车废弃场爆炸事件经过有关当局的调查原来是那里居住的野猫撞断了残破遗留的瓦斯管造成的爆炸所幸那里已被傲氏废置没有人员伤亡……”

    “假的!全是假的!”我冲着电视机大喊着。

    “只要感情是真的不就行了?”

    “你又知道?”不知为何他总是知道我的事情。

    “因为我是神仙啊呵呵。”

    又来了……“那神仙我下面该去哪儿?”

    “跟着你的心走。”

    我抬眼看了看这个留着胡渣但很好看的中年人将“忘忧”喝下。

    他的“忘忧”是名副其实的忘忧当喝下的时候心会变得平静思路会变得清晰。

    在这个酒吧我睡了三天醉了三天糜烂了三天最后调酒师将我扔出酒吧站在黑夜里像个死神他对我说:时候到了你该再次启程!于是我离开了这家鲜有人经过的小酒吧。

    先到梁家老窝自然是原来那个找了点道具带上是龅牙和扫帚眉越是简单的化妆越是不容易被人现。

    如果这样他们还认得出我我沈字就倒过来写。

    而我也没想到飞鹰居然贴出了通缉令真是新鲜我沈玉居然还值不少钱。看看自己我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二十块的廉价T恤五十块的牛仔裤最最值钱的也就是那根仿制的千年泪。

    我靠在墙边看着手中的【千年泪】还别说真是一模一样不知小音找谁做的?当初拿来的时候也没仔细欣赏现在真是越看越像不知如果跟小宸换一根会不会被他现?

    “抓强盗!”身边突然传来一声老人的喊声只见一个黑影闪过我的身边却是一个少年手中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而他脖子上挂着一只价值不菲的包。

    他看见我愣了一下就闪进一边的小巷我转身跟了进去在他还没觉的时候我一手指点中气门顺手点了哑穴和肩胛穴让他全身无法动弹。

    我取过他的小刀直叹气:“哎小小年纪居然走上这条路抢老人真是没出息做个强盗都做不好。”

    看着他一脸惊慌我笑着摇头拿下他脖子上的包走出巷子打算还给老太太可却有两个警察挡在路口他们一副很英勇的样子正义凛然地大喝道:“放下武器配合我们工作顶多关你几天别再作无谓的反抗否则拒捕判地更重!”

    我忽然灵光一闪看守所啊这地方不错啊我随口问道:“抢包判多久?”

    两个警察愣了一下其中一个道:“既然你那么配合顶多半个月。”

    半个月啊……有点少我随口问道:“那拒捕判多久?”

    顿时两个警察愣住了眼中出现惊慌地神色靠就这么点破胆不过他们这种只是巡逻警也的确没什么本事。

    而下一刻我就把其中一个警察暴打了一顿。

    就在其余警察吓得逃走的时候我摊开我的双手:“抓我吧……”

    警笛声在寂静的夜空响起我对着巷子里孩子喊道:“有些事做错了就不能回头了……趁还年轻要及早回头啊……”

    “那你还袭警老实点!”身边的警察举着棍子却消声在我的杀气中。

    漫漫长路不知何处是我家?监狱里面逛一遭包吃包住又包穿呵呵去玩也……

    (第一卷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