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一、看守所

一、看守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上寒烟翠。

    这就是我眼前的景色浆糊看守所在东海中的一个小岛岛上除了我们这个看守所还有一个极品疯人院。如果你细细观察会现那疯人院的设置可比我们这个破看守所更加先进简直就是铜墙铁壁。

    因为只是看守所不是监狱所以这里关的基本都是些小人物什么小偷啊妓女啊小骗子啊还有我这种强盗嘿嘿。隔壁呢是男子看守所。而我在这里基本就是与这群女人聊天磨牙还有就是做做工。

    正因为大家关的日子也不多所以也就没什么外人所说的监狱黑帮大家都是进来几天就出去的人还没组织起来就已经散了。

    而且每个被关进来的人都被封了大穴无法使用内力当然我是自己封的免得被关进什么更厉害的地方。

    当晨光透过窗户再次照在我床上时我知道新的一天再次来临。

    这是我躲在监狱的第十天。早上起来是晨练然后就是上工。看守所的工作也相当简单不是糊纸盒就是做布鞋在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聊天。

    其实聊天是不允许的但看守所的管理比较宽松又或是看管我们的本就是女人深知女人不聊天会憋地慌只要别太大声她们也不反对。

    “你干嘛呢?想出去啊。”丽姐一手搭着我的肩调笑着因为我正望着窗外呆说实话我是有点耐不住了。

    丽姐是和我一个“笼子”的说起来还算是“冤家”她居然是采花折柳会的人但丽姐是为了向花心男人报复才入的会她当时的座右铭是:要将花心男人折磨到精尽人亡!当然她其实是个好人决不会乱来。

    而这些天她也对我和其她女同胞进行了不少男人为恶理论的教育。这不她又开始挥了。

    她一边糊着纸板箱一边道:“男人啊最喜欢女人三。”

    “三?是什么?”我的话引来身边一阵轻笑那些女人媚笑着难道在笑我白痴?

    丽姐挑了挑眉:“就是嗲痴和骚啊你这个小偷不会不知道吧。”说完还暧昧地扬了杨眉“你以前偷东西时对象也大多是男人吧哈哈哈。”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难道说不是?不过丽姐说的没错男人的确吃这几招细细一想我居然把女人这些本钱给忘了。

    “男人啊都是这样花心地不得了现在谈个恋爱不仅要防女人还要防男人累啊。”丽姐这句话是对着对面那个小姑娘说的那小姑娘叫慧慧因为误伤了继父而进来当时她的继父是要强暴她可惜她继父后台大她就这么进来了。

    慧慧怯生生扬起脸:“为……什……么?”

    这回我笑了:“就是现在男人抢男人也很多。”呵呵……寒啊还好我没爱上小云不然我的处境肯定很尴尬。

    女人坐在一起的话题永远是男人丽姐和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一聊起来就没完丝毫不考虑这里还有许多未满二十的少女。她们听地眼光流转似懂非懂但我保证出去后她们个个都是掳获男人心的高手。

    “就是啊——男人啊最注重他们的自尊和面子有时被我们耍了都不知道哈哈哈。”艳猫大声浪笑着她以前是个卖的“其实大多男人那方面不行但我们很专业的收了他们的钱演地很卖力让他们自己觉得很行你们说我们是不是也算心理医生?再没自信的男人我们也能让他充满自信起来。”

    “哈哈哈……”终于满堂哄笑。

    “安静点!安静点!”看守姐姐终于忍不住了。

    一旁的慧慧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问我:“我……听不懂。”

    “你无须懂还是不懂最好。”可别以为进监狱的都不是好女人其实纯情的还是有的而且这些女人本性都不坏。真变态的也不会在我们这看守所了自然在特级监狱。

    一群女人叽叽喳喳吵个不休不过也多亏她们倒是治好了我噪音躁狂症。记得当初刚来时我差点被她们烦地咬烂一桌子硬板纸。

    夜色朦胧这样就又过去一天躺在上铺灯光从笼子外面照进来把昏暗的龙子映出了淡淡的绿色有点慎人。今晚我要不要出去逛逛呢?来了这么多天看守所基本成了我家后院进进出出很方便。

    忽然鼻尖飘过一阵熟悉的香味我立刻提高警觉脸边一阵阴风刮过侧眸间一张大大的美人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惊呆了差点喊出声幸好他及时捂住我的嘴巴。

    他就是素心言。心言的美与小畑不同小畑是一副宁静的江南水墨但心言则是绚丽地让人窒息。

    素心言依旧穿着他那紫色的古怪长衫长包裹在那一层又一层的裹巾中只留下两束垂在耳边。他这样的装束从来不让人觉得与社会格格不入只要看他一眼就会觉得他这样的穿着很适合而且相当时尚。

    就算走在大街上人们也会认为他是cosp1ay而不是一神经病。谁叫他是美人呢?

    素心言张开双臂迎接我的飞扑:“心言太好了你怎么来看我?”

    “嘿嘿小家伙惹麻烦了大哥哥怎能不来看你?”他宠溺地抚着我的头在我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随即正色道“我听说佐华让你吃苦了?”

    “是啊……”提起这个我就想哭我把脸上能耷拉的全耷拉了博取我面前这位美人的同情果然他那好看的眉毛就拧在了一起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他让我吃屎都不如的东西呜~~心言你要帮我出头!”

    “可恶!混蛋居然让我亲爱的小妹妹吃那种东西!说让我怎么教训他恩!不如你来挑种蛊吧冻蛊、火蛊、百日蛊、穿肠蛊、烂肺蛊、不人蛊……”

    无语这些蛊啊听得我寒毛一竖一竖等等怎么还有不人蛊?难道是不能人道?嘿嘿嘿嘿……笑意从我心底爆有些东西就是伪装不了。

    “怎么?选好了?”心言的眼睛也闪亮着这人明显就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心肠。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的笑容是怎样的但我的心是邪恶的:“有没有那种可以爱上男人的蛊?”

    “啊?”心言挑起了一根眉毛若有所思。

    “最好是见一个就爱一个直搞地他精力憔悴终身下不了床哈哈哈哈……”我大声地狞笑着既然心言来了看守肯定都“睡着”了。

    昏暗中我看见心言打了一个冷战:“这个……我会尽量找找看……”

    “谢谢心言!”我扑上去再次感激地抱了抱心言但他现在明显与方才不同好像对我很是惧怕。他象征性地拥了拥我随即问我要不要出去我说是事情还没淡下来就再躲躲。

    末了他还说我化妆地难看要不是有寻踪蛊根本就找不到我我笑了估计笑地很难看因为我可是龅牙外加扫帚眉哦于是就把心言这样的美男给吓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