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回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心言的到来勾起了我许多回忆看着沉重的天花板眼前开始浮现一个又一个男人。

    我认识的第一个男孩是我的师弟郭鑫。他的身世……有点复杂总之他就像我的亲弟弟比我小三岁是个找人疼的孩子可是这小子打起小报告来真是一点也不含糊。

    接着便是素心言那时爷爷带着我去虫爷那里诊治也引起了蛊神的注意在他们的合作下我终于摆脱瘫痪第一个迎接我出虫谷的就是素心言他帮我捉掉身上的虫子给我带好吃的哄我不哭。

    可我却一直把他当成小女孩。小孩子嘛本来就雌雄难辩更何况像素心言这种变态的美丽。

    然后就是不喜欢我的佐华。

    在虫爷那里养伤的时候我们三个同吃同睡同洗澡直到洗澡的时候我才知道心言原来是个小男孩。

    也正因为素心言容貌的影响之后我再看到好看的男生统统免疫连半点非分之想都没有。大家问为什么我没爱上心言?道理很简单对着他像对着一个女人美过头了就是圣洁看着他时我的心是纯净的。

    而在我情窦初开对感情蒙蒙胧胧的时候我对班上的李昊文产生了好感可惜生了张娜的事就明白自己很幼稚为了体现自己的成熟我开始装酷当然后来才知道那样更幼稚。

    接着就是梁若畑那是一段郁闷的往事试想我觉梁若畑相当不错的时候他居然是个gay!害得我无语对苍天还好现地早角色过渡很顺利不但多了一个大哥还有了一个卡油对象幸福无比。有谁能像我时不时有个帅哥让我抱?嘿嘿。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些刚一照面就分开的男人现在甚至连他们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不过有一个倒是印象还在因为今年刚合作过也就是来下城之前。

    我当时正好在欧洲玩结果却接到老妖怪的命令叫我去那里的一片神秘森林救人。早知道就不去欧洲了。

    那批人是国际特警正在接受特训如果按原本路线走他们就也不会出危险可是却生了山崩结果原来设定的路线被堵只有改道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连通讯也断了。

    因为那片原始森林我去过所以很熟悉又因为我正好在那儿也不知哪个混蛋给老狐狸吹了耳旁风就叫我去了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小音看见我像看见鬼一样那几天我一下子晒成非洲鸡。

    我进去后先到他们失踪的地方逛了一圈看见了一些蛛丝马迹再加上我跟虫子特别好呵呵真是汗哪。于是很快找到了他们一行六人四男二女三个无碍两个受了点轻伤一个中毒情况比较危急。

    其中一个应该是他们的头叫君飞龙长什么样也看不清他们脸上都画了油彩但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看见突然出现的我很惊讶于是我说明来意可惜没一个人相信。

    此时作为他们唯一的领导也就是这个君飞龙却相信了我。在我帮中毒者解了毒后他们才勉强接受我让我做了他们临时的头。

    当时我一直叫君飞龙小君不过他好像很不喜欢看他一脸郁闷就知道了而且我叫他小君的时候他的部下也是忍俊不禁的毕竟这小君二字听起来像娘娘腔。

    而他们只知道我任务中的代号:北极星是上面派来的向导。

    就在即将出林的前一晚老妖怪给我下达了又一个任务就是回下城传授傲宸武功我寻思着总不能空着手去下城不然怎么对得起小音?所以那晚我决定到附近的一座墓葬去挖宝。

    本来是打算独自前往的却没想到小君同志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他认真地看着我问我去哪儿我也没打算瞒他还诱惑他要不要冒险他是个男人自然不放过任何历险的机会于是我带上了他。

    那里的墓葬传说是当时欧洲一个富商的墓葬相当隐秘但图纸却意外地流落到了老妖怪的手中其实此次欧洲游大部分原因也是冲着那墓葬来的。

    墓葬很隐秘入口居然是一颗万年老树的树洞他和我一起跳了下去就像是儿童滑梯一滑到底。

    当我们来到地下的时候我们简直惊地目瞪口呆你有过触手可及星辰的感觉吗?当时我们就是。

    崖壁上处处是闪烁着白光的晶石大大小小宛如夜晚的星辰晶石的亮光照亮了整个通道我和君飞龙就那样站着站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甚至都有种想就此留在那里的感觉我还开玩笑说下次应该带你女朋友来可他却说有的事情一次就是永恒。

    我想着他的话看着他对我富有深意的笑我就愣没明白所以也没多想。

    之后他们被救援队带上车我甚至都没跟君飞龙告别就踏上回国的飞机现在每每想起那壁上的星辰真是回味无穷啊……下次一定要带小宸去看看那场景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看才浪漫嘛……

    想起小宸我的胸口就开始闷他居然瞒我瞒了那么久用刀疤和傲宸两个身份在我身边虽然他那么努力地保护我可惜我还是被人误会成了叛徒。心底滑过一丝忧虑按小宸的性格绝对会彻查到底希望爷爷能压下这件事。

    无聊的日子又过了五天在这段日子里基本好的没学会坏的习性沾染了一身开口脏话闭口脏话连原来仅有的那么一点少女羞涩也在那群七姑八姨的“熏陶”下全部清零。我想如果我出去社会上估计又多了一条女狼。

    暗想这样下去不行就在她们今天又要表色*情男女的讨论的时候我飙了我一脚才在凳子上大喊道:“你们也差不多点这里可还有未成年少女呢!”

    她们大概愣了三秒吧结果就是轰然大笑:“哈哈哈……龅牙妹你还未成年看看你现在的德行……”

    在她们的提醒下我觉自己的举止的确不雅赶紧放下腿灰溜溜地坐好:“呜……人家还没正式那个什么你们就别破坏那种事情在我心中美好的憧憬了。”

    然后……可想而知……又是……一阵狂笑。之后她们便开始了对我的特训提前性教育……哎……现在终于明白何为近墨者黑了。

    现在虽已入秋可秋老虎也不是唬人的。睡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倒不是热实在是蚊子咬人。谁喜欢听它们唱歌?

    终于忍受不住我爬起来想想今天也是病的时候还是跑出去为妙。

    在看守所的山脚下是一座灯塔灯塔由一个小伙子看着此刻他多半在打瞌睡我很喜欢去灯塔因为有好吃的。

    用同样的方法让熟睡的小伙睡地更沉我跃上了灯塔的顶端这里可以眺望一望无际的大海。月光撒在灯塔上撒在我的身上有一种空灵脱世的平静。

    我看着手中柔和的月光静静地等作四周的空气变得阴冷身体隐隐凉可是却没有更强的征兆莫非?小宸的火云管用了?

    正想着眼前漆黑的海天之间隐隐约约出现一个白点白点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烁着奇异的银光宛如一颗流星滑过海面。

    幽浮?我激动起来在这儿居然能看到幽浮不过这幽浮怎么好像小点现在越看越觉得像个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