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突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紧紧地盯着君飞龙此刻我对他的戒心过了他对我的魅惑我的头脑开始恢复清醒他应该知道地不多且看看他知道些什么别自乱阵脚。

    君飞龙轻笑着:“听说傲家三少的武功是你教的?”

    心底松了口气原来他不知道啊。

    “恩怎么了?”我冷冷地看着他。

    “那我就放心了……”

    “啊?”这人说话好奇怪。

    “那他就……”他站了起来不好!花花公子守则:死缠烂打永不放弃!他靠了过来双手撑在我身后的沙背上将我圈在他身下。

    “就怎样?”我抱着靠垫威胁地看着他你敢再靠过来休怪我扁你!

    “就比不上我!”他得意地笑着忽然觉得他的笑容和他那妹妹如出一辙当初我承认自己是叛徒的时候他妹妹就是那么笑的。

    一想到这儿我女人的小鸡肚肠开始作怪我嘴角一扬毫不惊慌地对上他充满玩意的眼神:“哦?是吗?那可未必哟……”我笑了起来右手轻轻扫过他的胸前惊喜当即出现在他的眼中怎么?以为我挑逗你笨蛋!

    而下一刻他脸上的惊喜就荡然无存一张俊脸惊讶地看着我:“你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不能动还能是什么?”我笑着从他身下钻出。

    “点穴!什么时候!”

    “哼!这是我给上的第一课小心我沈玉!不妨碍你得意了我睡觉去了拜拜!”居然跟我小宸比自不量力!

    我对君飞龙的点穴能持续两个小时而不到两小时小鑫就回来了他进我房间的时候是笑嘻嘻的把衣服扔给我就道:“姐你胆子真大居然连国防部部长的儿子你都敢惹。”

    “谁叫他存心不良!”

    “可是……我还是很奇怪……”小鑫上上下下打量着我“他怎么会看上姐你?当初傲家小子看上你我就已经想相当不通了怎么现在这个更厉害?难道是山珍吃惯了想吃番薯?”

    我打你个六金一掌拍在他脑门上:“怎么说话呢拿你姐跟番薯比?”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小鑫双手抱头大喊着:“又打我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母夜叉而且还是一个级没有女人味的母夜叉。我应该跟他们说说我的悲惨史。”

    “什么悲惨史?我疼你还来不及呢。”

    “姐你就别睁眼说瞎话了我一岁的时候是谁在我奶瓶里放鸟屎?”

    “呃……”(那年我四岁)

    “我五岁的时候谁把我推倒河里?”

    “这个……”

    “我十岁的时候是谁把我吊在树上?”

    “那个……”

    “我……”

    “好了!”我拦住他“那都是成年往事了而且那次把你吊在树上是训练你的逃生是爷爷安排的。

    “哼!总之你一直欺负我!早知道就不帮你打探姐夫的消息。”

    “小宸?小鑫乖姐姐给你捶背。”拍马屁要紧。

    小鑫呵呵地笑着继续说道:“我可听说他今晚要去灭【采花折柳】哦……”

    “真的!”【采花折柳】这么可恶他不灭我也要灭!我蹦了起来就问:“夜行衣!”

    “嘿嘿给你准备好罗。”小鑫从门口拿进一个袋子哈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弟弟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正准备和小鑫商讨大计门外晃进一个人影看来是小鑫给他解了穴:“不介意一起吧我也想看看你口中的小宸武功有多高。”

    “挑战的来了……”小鑫含着牙缝轻声对我说着我只是淡淡地看了君飞龙一眼:“也好。”

    到时我家小宸威力一还不让你自惭形秽?

    夜深人静大街上悄无声息只有偶尔有几辆车滑过留下一道淡淡的光线。

    小鑫开着车我和君飞龙坐在车后我们都已经换上了行动方便的夜行衣。此刻君飞龙的神情不再是轻浮和不羁而是异常地严肃和认真。

    “【采花折柳】确实是一个浆糊的祸害今天我们也会协助傲家扫黄。”他忽然正色对我说着。

    我疑惑“我们”难道飞鹰也会派人?

    “小玉你能不能告诉我上次那件事的真相?因为我觉得刀疤很不值!”他惋惜着小声说着“他是个厉害的男人是个优秀的领导没想到……”

    “活该!”

    “活该?为什么你会这么说他?”

    “他不查不就没事了。”我望向窗外他是为了我我又是为了他结果最后他胜利了……但我的心却很痛。

    “小玉……你到底是谁?”君飞龙的声音在我身后变得热切我回头看他他充满渴望地望着我怎么这么在意我的身份?我笑了:“浆糊上不是说我跟地城有关系吗?是最残忍的杀手孤星冷月的徒弟吗?我是谁?哼浆糊上不是已经传遍了吗!”拜托我不是圣人谁都能原谅。

    “你还在生……”君飞龙迟疑地看了一眼郭鑫他小声道“她的气?”

    “不敢……只是有些事情还是别查出来的好。”我笑了我怕你知道我是谁会狂。

    君飞龙失落地看了我一眼垂下了眼睑低声道:“我明白了。”

    此后便是沉默。我开始怀疑君飞龙的出现只是为了调查我的身份。是我身边的粽子。

    今天的夜晚很静云淡风轻月亮在云中藏头露尾。

    会所依旧灯红酒绿不断有人在那大门口进进出出看来【采花折柳】没想到今晚会有突袭。

    “他们动作好慢啊。”小鑫已经有点不耐烦。

    忽然整装大楼出一声闷哼那声闷哼带着整幢大楼都摇晃起来随即尖叫声从楼里传来只见不少客人慌乱地从旋转门里跑出。他们开始了。

    “开始了。”

    “我们去出口等!”君飞龙镇定自若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

    根据飞鹰的调查【采花折柳】的秘密出口在北面的密林中。我们在离密林五百米处的一个阴暗角落停了下来因为密林里已经埋伏了不少人。

    “我不去了你要报仇就请便我在这里等你。”小鑫懒洋洋地放下车座“你们小心。”

    我无奈一笑便和君飞龙下了车看着阴暗的密林忍不住道:“人不少啊。”

    “你已经感觉到了?”君飞龙很是诧异“怎么可能他们都是高手!”

    “高手也要喘气除非龟吸小君同志你是不是要去全权指挥?”

    “不用今晚我跟着你……”

    “哼……”这块膏药有点难缠。

    轻轻跃上枝头避开那些气息直取中心我和小君同志蹲在树枝上掩入黑暗与自然融为一体。只见淡淡的月光下是一个水池池水在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只是这水波开始变得不自然变得有点激烈。

    忽然水池中的水一下子分开从水池的中央出现了数十个人数十人紧紧围在一起警觉地看着周围他们的眼睛是那么地血红手中的武器在惨白的月光下闪着慎人的红光他们定然知道出口已经被堵截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空气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变得血腥稀薄我甚至感觉到他们的粗喘和紊乱的气息。

    看来这次突袭完全出乎他们意料才会如此成功使他们变得如此仓惶失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