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浆糊百分百 > 二十三、神杖

二十三、神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愣愣地看着小鑫听完他的推断心底虽然是对傲宸的感动可当我看见小鑫那张正经的脸却很想笑最终我还是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小鑫你……你太有趣了!”

    “姐……”小鑫终于恢复正常一脸郁闷地看着我“人家正在推理你让我有点成就感好吗!”

    “恩!恩!小鑫对姐姐真好我真怕你不帮我解释清楚呢。”

    “哪能啊?我不能拿姐姐的幸福开玩笑是吧。”小鑫笑着笑地挺心虚估计是怕我和傲宸两个人扁他“昨晚姐姐抓着姐夫的手抓地好紧哦~~”

    “啊?会有这种事?”不知为何看着小鑫的坏笑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当然所以姐夫只有陪着你一直陪到今天早上才离开……”

    原来那梦是真的好美的梦啊……

    “对了姐姐夫叫我好好照顾你他这两天要忙着交接天王神仗顺便把火云练好所以暂时不能来看你。“

    “我明白了……”他昨晚受了那么多内力不好好调理会影响他的健康“那你呢?你的进展如何?”

    “我?”小鑫转过身垂下脸“我还没跟她说过话。”

    “什么?你一直偷窥啊!”这孩子是不是很久没恋爱都不会追女生了?

    小鑫点着头叹着气小声嘟囔:“反正……我会处理……姐你好好休息我去打探一下其他的消息。”说完就跑出了房间看来是害羞了。

    不过他总是偷窥也不是办法。

    离武林大会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和小鑫住在十楼从阳台望出去就是蓬莱一边的景色往下一看是忙忙碌碌的蚂蚁张灯结彩拉横幅充气拱门人人都在为武林大会的开幕式而忙碌。

    这边是穿着怪异的艺人那边是整齐划一的军人各个门派穿着自己的队衫大摇大摆地晃着恐怕这武林大会还没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开始相互挑衅了。

    蓬莱顶上的平台是武林大会的主赛场很多分赛场分布在周边小岛这个群岛却成了比武的最佳选择。

    这些小岛上分拳赛场腿赛场掌赛场剑赛场棍赛场……依此类推但近年来出现了许多无法归类的武功和兵器这些因为规模较小所以集中在一个赛场为:他类赛。

    而各个赛场会决出各个冠亚军而这些冠亚军的前三名就是最后参加总决赛的成员由他们争夺武林至尊夺得天王神仗。

    本来我还把希望放在傲宸身上结果这小子居然也没报名看来要找个机会和他好好商量商量。但小鑫却告诉我说我最怕的男人也就是君飞龙倒是报名参加了剑赛说不定还能夺冠但是靠他不等于又要跟他纠缠不清?还是算了。

    修养了两天已经恢复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外面传来直升机的轰鸣我跑出阳台直升机正巧从上方经过应该是去安放神仗的。

    【武林大会】期间【天王神仗】将被安放在一个叫【凤凰飞天】的祭台上也就是那天看到的一柱擎天的参天石柱的顶上。这根石柱天然而成单独而立壁面相当光滑很是险峻要爬上去绝非易事。

    石柱顶是人工建造的一处祭台祭台上是一根十米长由人工雕刻的花岗岩柱是按【神仗】的样式铸造的而【神仗】就会被安放在石柱的顶端。

    【神仗】一旦安放完毕就宣告着【武林大会】正式开始而【神仗】的祭司大典也会在明晚举行。

    说起来我还真没见过真正的【神仗】每届【武林大会】都在学生读书或是上班族上班的时候举行也是间接地减少人流量除了正式参赛者。所以之前我也只是看看直播。

    打开电脑里面是【天王神仗】的相关资料有不少特写照片神仗很神秘严禁拍摄即使拍到也是一些远景并不详细。

    所以我手头上的资料自然是非正常渠道得来的还能有谁?自然是老妖怪。想起老妖怪就有点担心最近一段时间他从未联系过我和小鑫如同失踪一般莫非又去执行什么非人任务了?

    照片在我的眼前一一滑过神仗上果然是远古的神秘文字看不懂无法理解但我比他们已经有进展就是我知道神仗是进入天一谷的关键。

    放大照片现神仗是环节结构像是一根骨杖每个环节就是关节上面雕刻着奇怪的文字而且每个环节都能动最有趣的是我在那些环节上看到了一些小洞这些如同针孔一般的小洞到底有什么用呢?

    百无聊赖地躺在阳台外面的躺椅上看着一朵又一朵从我面前飘过的白云秋风飒爽这样的日子真是惬意啊如果能一直如此该有多好。

    太阳从云间进进出出玩得不亦乐乎细细地风声轻轻的海浪声从人声的喧闹中静静地飘入我的耳朵于是我忍不住又睡着了……

    梦中我看到了许多风车白色的巨大的风车下面是一望无际绿色的草坪风车在风力的带动下转啊转转地我头晕眼花。风车转地越来越快就连风叶也看不清只看见白色的圆形物体在我面前转着飞地转着。

    越看越觉得像神仗上的环节环节在我面前转着转着直到把我转醒睁眼的时候蓝天在我眼前晃。

    坐起身捂着晕的头怎么会做这种让人头晕的梦晕死了闭上眼稳定心神。

    再次睁眼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已不在晃动我低头看见了身上的被子小鑫也开始变得细腻了嘛这个神经大条的男人。

    忽然一条信息从脑间滑过风力转小孔难道就像充气拱门将气体从神杖两端打入让那些环节转起来?

    “要用自然相对的力量!”天天的话忽然回荡在脑间自然相对的力量天哪我跟傲宸不就是相对的力量?他是火我是水相对的内力相对的力量!莫非这就是天天传我火云的意图?让我们打开神杖找到天一谷?

    如果真是这样神杖的秘密不就解开?哈!那些古怪的文字说不定就是说打开神杖的方法。到让我开了个后门找到了直通车!

    哦耶!今晚就找小宸上凤凰飞天!

    为此我兴奋了一个下午我可是即将解开神杖秘密的人!怎能不让人兴奋。但在看到晚归的小鑫后把我一个下午的漏*点全部熄灭。

    小鑫土着一张脸半死不活的神情沮丧得又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让人心寒。

    “她鄙视我……”这是小鑫唯一对我说的话说完就将脑袋闷在枕头下唉声叹气。

    “谁叫你长地这么猥琐。”我忍不住开玩笑可听见他的哀号我原本的笑容变得僵硬。

    “没希望了……”

    晕还没试就认输怎么现在的男人变得这么怯懦我一把拉起他:“走我给你想办法!”

    小鑫立刻来了精神:“真的?”

    “难道还是假的啊?还不走?”

    “好!”

    “姐你真的行?”

    “我跟龙皇族的水龙长老有点交情我去帮你说说!”

    “你怎么不早说……”

    “我以为你能搞定结果就是整天偷窥人家真没出息!”小鑫被我说得瘪起了嘴。

    考虑到我曾经被飞鹰通缉所以我还是随意带了个面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