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章 韦泽(六)

第6章 韦泽(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清军运粮队中,科隆多脸色阴沉似水的看着隐没在山林里的劫匪。天下能说官话的人不少,但是在广西这穷山僻壤里听到京味十足的叫骂,却大大出乎御前侍卫们的想象。虽然距离远,人声比较嘈杂,听的不甚清楚。可那儿化音,还有那专用的骂人话,离开京城许久的侍卫们绝对不会听错这亲切的乡音。这群留着奇怪发型,操着京城口音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科隆多怎么也想不明白。

    只是这事情也没办法在此时讨论。出发前一百五十余人的押粮队,现在还能集结在一起的只剩了不到六十人。有些清军逃进了管道两边的密林中,过一会儿大概也会聚集起来。科隆多估算这部分清军顶多再能回来十几个而已。整个押粮队将近一半人都被杀,逆贼竟然无一战死,回想起亲眼见到的逆贼战斗中的凶悍,特别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年的悍勇,科隆多不禁有些懔然。

    如果逆贼人数不是二十个,而是四十甚至六十。那包括科隆多等御前侍卫在内的押粮队,今天就只怕无一能逃出性命。科隆多也算是胆气豪装之人,想到这里,科隆多突然心中生出杀意大盛,他转向指挥押运队伍的绿营刘把总,大声命道:“现在就派人追赶!绝不能放过这群逆贼!”

    听了科隆多的命令,侥幸逃出命来的绿营刘把总脸色惨白的说道,“大人,我们受命押运粮草,此时已经奋勇杀敌击退了敌军。我们赶紧收拢马队,仔细防卫,同时请救兵来接应才是上策!若是这些贼寇是想声东击西,派兵过去不过是中了他们的诡计。”刘把总也是颇有指挥能力的家伙,可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悍勇的敌人,更没有胆子继续去追。

    “奋勇杀敌?”科隆多听完这话之后差点给气乐了。这是被敌人奋勇杀戮吧?一仗下来,除了没能杀死任何一个拦路抢劫的逆贼,押粮队死伤了至少六十多人。若不是科隆多在紧急关头派了其他御前侍卫与亲兵上前抵挡,只怕此时运粮队早就被打得彻底崩溃了。

    “大人,是您带着卑职奋勇杀敌。”刘把总立刻纠正了自己的不当言辞。

    科隆多恶狠狠的瞪了那把总一眼,“那些逆贼们扛了不少东西,此时哪里跑得动。现在不追,是准备纵容他们逃窜么?”

    即便对科隆多十分恭敬,那把总鼓起勇气反驳起来:“大人,卑职受命押送军粮。遇到逆贼抢劫军粮,卑职自然得奋勇……杀敌。可这逆贼已经逃窜,卑职若是追赶,误中了逆贼们的调虎离山之计。那卑职可就万死难赎啦!”

    科隆多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听那受伤的御前侍卫王飞雄开口了,“科隆多大哥,咱们先别追了。别介是那帮兔崽子真的在玩什么花样!”王飞雄没有拔出刺入肩头的枪头,他此时的表情颇为痛苦。

    有自己兄弟除言相劝,科隆多回想起方才的厮杀,也觉得派这帮被吓破了胆子的绿营兵去追只怕是白搭。尽管心中怒气难消,科隆多最后还是说道:“那就如此吧。赶紧收拢队伍,再派人向前面的关口送信,请他们派兵来接。另外,王兄弟,你忍着点,我现在就帮你取出枪头!”

    见御前侍卫没有坚持,刘把总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原本他还想着,若是科隆多再坚持追击,他是绝对要强行以押粮队指挥官的身份拒绝。御前侍卫虽然是皇帝身边的人,可也不能直接指挥运粮队。追击抢劫的逆贼本来就不是押队的事情。若是军粮出了大事,北大营的统领,已经重新起复的前广西提督向荣大人或许不敢杀御前侍卫,可是绝对敢杀运粮队的把总。

    “真是口好刀!”韦泽边赞边用一块白布仔细的把粘在单刀上的油脂均匀的涂抹到刀锋附近。这是从黄马褂那里夺来的单刀,黄马褂用这把单刀一撩就斩断了韦昌荣投掷过去的长枪,韦泽当时就注意到了这把刀。方才用这把刀切削腊肉,手感上就跟切橡皮一样。须得用点力,却能够相当准确的进行切割。

    在韦泽身边的韦昌荣完全没有注意这刀的好坏,大伙搬运着东西跑了预设的撤退营地,再也跑不动了。大伙打了这一仗,早就累坏了。强撑着跑路,更是体力耗尽。也不管后面是不是有人在追,兄弟们立刻东倒西歪的躺下准备好的草铺上动弹不得。

    而韦泽还是和平时一样,尽管疲惫,却强撑着生火。此时在后面殿后的兄弟清军并未追赶,韦泽就开始切腊肉。这些腊肉都是肥猪腿制成,韦昌荣爆发出了惊人的潜力,硬是一个人扛了四条肥大猪腿。

    见韦泽开始切肉,兄弟们不顾疲惫,也纷纷拿出了竹筒,把韦泽切下来的腊肉片装进竹筒,喜滋滋的用长草把竹筒扎好放在火堆旁边。这年头生活艰难,很多家庭中逢年过节的主菜若是腊肉,那就说明是好年景了。这次打了大胜仗,人人自然喜不自胜,缴获的物件中有腊肉,兄弟们更是欢喜。闻着竹筒中逐渐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不少兄弟嘴边已经显露出水花。就连保养过单刀之后开始研究双筒手铳的韦泽也忍不住向火堆多看了几眼。

    但是韦泽并没有太在意吃肉的事情,他收起保养过的单刀,又拔出了缴获的双筒手铳。这把双筒手铳不是火绳引发,而是燧发枪。靠上板簧发火,只要装好火药与子弹,就能随时射击,比火绳枪强出去实在太多。缴获这口单刀自然是令韦泽喜不自胜,把装饰着精美花纹的双筒燧发枪更是韦泽保命的本钱。

    如果能够把太平军装备的火绳枪都换成燧发枪,再加上刺刀,韦泽完全有信心轻松击溃这时代的任何清军。正当韦泽的思绪放在这些未来军事考虑的时候,就听张应宸恭恭敬敬的说道:“韦司马,可否开饭?”

    “哦!吃饭!吃饭!!”韦泽立刻答道。话音刚落,部队中立刻响起一片欢呼声。

    韦昌荣心急火燎的解开竹筒上绑着的长草,夹起一片腊肉就塞进嘴里。腊肉有些烫,韦昌荣忍不连吸凉气。可他只吸了几口凉气,就开始大嚼起来。没人笑话韦昌荣,大伙和韦昌荣一样急不可耐的吃着腊肉,还往嘴里猛扒混着肉香的豆子米饭。

    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这顿饭,韦昌荣舒服的叹口气,“若是有酒,那就更好了!”

    这句话立刻得到大多数兄弟们的赞同,大家纷纷应和道:“是啊!有酒便好了!”

    接着就有兄弟遗憾的说道:“可惜这次的清军没有运酒,不然我们也抢些回来。”

    韦泽倒是没有如同兄弟们吃的那样狼吞虎咽,听到这话他笑道:“这次没有,下次却未必没有。马上就过年了,清妖的头子肯定要犒赏下头的人,这酒自然不会少。保不准下次还有”

    “哦?我们再伏击一次么?”兄弟们当时就来了精神。

    韦泽摇摇头,“先把这次缴获的盐巴与火药送回永安。城里面正缺这些东西。不能光咱们在这里吃,咱们的家人在永安可没有盐吃!”

    听韦泽谈起在永安城的家人,本来热闹的气氛也稍稍变得低沉了些,不少兄弟停下了筷子。

    张应宸是永安城天地会的一个小头目,在太平军攻下永安之后才加入的太平军。这些天他算是知道了不少太平军的事情,韦泽他们这些“老战士”都加入了拜上帝教。凡是要加入拜上帝教的人,先得把全部家产都供奉给拜上帝教。通过供奉家产,拜上帝教才能确定这些人是否对拜上帝教忠诚。为了证明自己,大部分入教的人连自家土地都给卖了。

    通过了忠诚审查之后,这些教徒们全家都加入了太平军。也就是说,教徒们自己拥有的一切都归太平军所有,如果他们现在离开了太平军,连可以回去的家都没有了。

    眼下太平军的家眷们都在永安城中,张应宸能够理解为什么韦泽一提在永安的家人,老太平军的战士们就会如此表现。兄弟们缴获了腊肉盐巴,此时吃的开心。而兄弟们的家人在永安却只能吃“淡食”,过着没盐少菜的日子。在这时候,还能自顾自的吃的开心,那就只能说那人已经良心泯灭了。

    所以张应宸赶紧说道:“兄弟们,咱们赶紧把这些缴获运回永安,咱们家人自然能够吃上盐。有韦司马在,咱们再打一次清妖的运粮队,咱们就再也不怕没盐吃啦!”

    “是啊!跟着我四叔,还有什么清妖打不过。大伙吃完了就赶紧休息,明天一早就赶紧往回赶。”韦昌荣也鼓动道。

    太平军的兄弟们打仗不仅仅是在为太平军打仗,更是在为他们自己,在为他们的家人打仗。一听回了永安之后就能继续出来打仗,加上这次仗大伙打得顺手,人人又都恢复了精神。

    “我等一定跟着韦司马好好打仗!”

    “有韦司马带着,我们谁都不怕!”

    兄弟们纷纷表态。

    张应宸听着这些话,心中颇为激动。他也是有同样的心情,韦泽在战场上的勇武表现,令张应宸再也没有对韦泽的任何怀疑。而且张应宸的家族也在永安城,韦泽能带着兄弟们多打几次胜仗,张应宸的家人自然也能多吃上食盐。众人能在韦泽带领下骚扰清军的粮道,清军攻破永安的可能性也会大大降低。

    韦泽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大声说道:“兄弟们,眼下的当务之急在于赶紧运东西回永安。至于兄弟们的功劳,我自然会记下。东王已经颁布了命令,咱们太平军论功行赏,有功者赏,有过者罚。既然兄弟们都立下大功,我也绝对不会埋没了兄弟们的功劳。等大家回到永安之后,我自然会向东王禀告。虽然我不能向兄弟们夸下海口,不过这次我努力让兄弟们人人升到伍长。”

    听到能够升官,众人都是一片欢呼。

    韦泽又立刻压下了兄弟们欢呼的势头,“兄弟们,咱们话说在头里,既然这次抢了清妖的运粮队,我们回到永安之后只怕就会立刻出兵,若是兄弟们此次没有得到提拔,大家却不能有什么别的心思。若是提拔了兄弟们,我还得先说,我用兵讲的是能否干事。当了伍长,这分配的粮饷自然是该给,可在我这里,伍长却未必指挥四个人。这不是我不让兄弟们做官,而是仗打不好,命就没了!命都没了,要着官有个鸟用!”

    “一切皆听从韦司马安排!”兴奋的战士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