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章 韦泽(八)

第8章 韦泽(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由于洪秀全认为“上帝”这个“帝”字不能僭越,所以太平天国中只有“王”爵,没有皇帝。东南西北四王以及翼王都是王爵,就连洪秀全也只是“天王”。天王洪秀全是万岁,东王杨秀清是九千岁。仅仅这一点,就能明白杨秀清在太平军中的地位。

    南王冯云山带着韦泽进了东王杨秀清的府邸。除了侍卫之外,东王府里面还有女官与侍女。见到南王冯云山进来,女官们就上前见礼。南王冯云山让韦泽等在外面,他自己径直进了杨秀清所在的客厅。韦泽就简简单单的站在了院子中,他视线微微下垂,对那些女性们完全视而不见。这倒不是韦泽矫情,太平天国在1851年实施“永安建制”,天国颁布了一系列制度措施。对于韦泽来说,这大部分措施倒是能够理解。例如圣库制度,军功制度,男女分营。在战时都是非常重要的措施。

    只是农民起义的本色在这些制度中也一览无遗,例如洪秀全命令部队男女分营,他却在永安建制中宣召,“后宫称娘娘,贵妃称王娘。”即天王的后妃总称“娘娘”,东、西、南、北、翼五王的妃子通称“王娘”。此时洪秀全与五王都有妻妾,他们倒是和妻妾住在一起。

    在小农制度中,有没有特权代表了地位的高低。上位者若是没有特权,只会让下面的人笑话。韦泽能理解这点,但是不等于他能接受这点。而且韦泽好歹是在北方的大型船舶企业所在城市成长,当地的美女身材高挑,娥眉杏目,鼻梁挺直,皮肤白皙。这才是韦泽喜欢的类型,诸位王爷家的女性,韦泽是真的不忍睹视。

    韦泽不知道的是,他这么神态自若的站在院子里面,反倒引起了屋内的东王杨秀清与南王冯云山等人的注意。原本冯云山与杨秀清说完了韦泽劫粮的事情后,就准备出门叫韦泽进来。结果从窗户看出去,却见韦泽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站着,完全放松的姿态,对院中不时出现的女性视若无睹的态度。这让冯云山颇为讶异。

    19岁的青年,即便是害羞,也只会刻意避开女性。韦泽这等视而不见的态度,有着异样的成熟感。冯云山一直负责传教工作,见得人成千上万,这等从容平淡的青年却是没有见过几个。

    发现了冯云山的异状,杨秀清也朝外看去。稍微看了一阵,杨秀清轻笑一声,对侍卫说道:“叫外面的韦泽进来。”

    韦泽跟着侍卫进了客厅,就见到屋内有三名身穿黄袍的王爷。其中一位自然是冯云山,居中的那位目光明亮的青年正是东王杨秀清。坐在杨秀清另外一侧的则是翼王石达开。杨秀清今年28岁,而石达开更加年轻,只有21岁。与成熟强势的杨秀清相比,石达开无疑稍微稚嫩些。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般锋芒毕露。

    等韦泽上前行礼完毕,杨秀清开口就询问北上的道路情况。

    “回禀东王,满清封锁了所有通行道路,属下是避开了道路,穿山越岭走过去的。”韦泽直言不讳的说道。接着把这次出击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听完韦泽介绍完他们是靠走毫无人烟的地方才绕到清军背后,杨秀清与石达开都稍显的有些失望。清军围困永安的支点就是南北大营,若是能派遣大部队沿着韦泽出击的道路绕到清军背后,等清军北大营出动的时候从后面猛攻清军营寨,就很有可能打破北大营。北大营一破,清军的包围圈也会彻底瓦解。可韦泽说的清楚,他避开了清军大营外布置的哨卡,选择了荒无人烟的地区。即便是派遣了大部队沿着韦泽开辟的道路走,想偷袭清军大营,还得先击破清军的外围哨卡。

    即便韦泽说的明白,石达开依旧忍不住问道:“没办法派遣大队人马从清妖背后埋伏么?”

    韦泽认真的答道:“凡是好走的地方,属下大多都已经试过。北边的确是无法通行大军。属下这次劫夺了清军的运粮队,想来清军也会加强防备。再次走的话,只怕那些道路上就会遇到清军。”

    石达开看来并没有被韦泽说服,只是韦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石达开也暂时沉默下来。

    杨秀清并没有急着插话,他下意识的微微抿着嘴,思索了片刻,他就询问起大瑶山的山势。幸好在山中穿行了数趟,韦泽才能比较有条理的回答杨秀清的问题。从杨秀清的问题中,韦泽听得出,杨秀清对地形有着异常的敏感。虽然不知道在辨别方向的能力上东王杨秀清与韦泽的部下张应宸到底谁更强些,韦泽能确定的是,论利用地形排兵布阵,指挥作战,杨秀清绝对可以超出张应宸十条街去。

    对答不过是十分钟左右的事情,韦泽已经用尽了自己的所能。由于没有指挥过大部队作战,杨秀清的好几个问题颇让韦泽为难。好不容易应付完杨秀清的提问,韦泽觉得比打一场小仗都要吃力。

    杨秀清问完之后却也不做什么评价,他对韦泽说道:“韦司马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这摆明了是准备让韦泽走人了,韦泽连忙说道:“属下奉东王命令出击,现在向东王复命。”

    “我知道了,韦司马辛苦了。”杨秀清正色答道。

    韦泽继续说道:“属下查得了兄弟们的辛苦,所以请东王将此次出击的兄弟们中不是伍长的兄弟提拔为伍长。”

    “哦?”杨秀清对韦泽的这个要求颇为惊讶,他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南王冯云山也对韦泽这个奇怪的要求甚是奇怪。倒是翼王石达开神色如常,只是紧紧盯着韦泽。

    杨秀清开口说道:“韦司马,若是论起军功,这些兄弟只怕未必都能提升伍长。”

    韦泽认真的答道:“启禀东王。属下自请继续带兵骚扰清军粮道。此次请东王提拔兄弟们,一来是安了兄弟们的心,二来是能够提升为伍长,出兵之时也能多支领些粮草。”

    太平天国实行的一种公有共享制度。圣库即公库﹑国库﹐太平天国以一切财物为上帝所赐﹐初时又规定惟上帝得称圣﹐故称公库为圣库。将领士兵的生活需要﹐由公库供给。其供给种类和标准﹐粮﹑油﹑盐大致不论老少﹐一律等量供应﹔食肉供给﹐天王以下每天份额各有等差。韦泽他们出兵之时,依照军中级别,伍长可比普通战士多支领些粮食。

    杨秀清没有立刻回答,他盯着韦泽看了一阵,才开口问道:“韦司马只提拔兄弟为伍长,却没有说谁可任司马。不知韦司马觉得你手下伍长的功劳可有出人之处。”

    听了这颇为严厉的话,37岁的冯云山倒是没说什么,21岁的翼王石达开忍不住轻笑一声。杨秀清的意思很直白,这是很含蓄的指责韦泽是不是想要给自己升官。韦泽这一见到东王杨秀清,立刻急急忙忙的要官,石达开很明显觉得有些好笑。

    韦泽丝毫不为所动,他正色答道:“启禀东王,伍长是否该晋升司马,那是东王您所掌管,属下身为司马,自然不能对此说什么。属下的部下都是广西老兄弟,没了他们,属下这仗就打不好,所以属下也不想他们走。现在离除夕没几天日子,属下觉得清妖的大头目们为了犒赏部下,会运送不少粮饷。此时若是赶去伏击,只怕还能有机会得手。此次行军,属下从圣库支领的粮草沿途用尽,若是部下能升为伍长,就可多支领一些。更何况部下杀敌卖力,属下觉得以他们的功劳与行军跋涉搬运的辛苦,却是可以晋升伍长。”

    听完韦泽的自辩,石达开这次倒是没有再笑出声,他只是看了看韦泽,又看了看杨秀清。

    韦泽其实心里面也有些紧张,但是他所说的都是心里话,此时是伏击的好时机,若是放过了这个时间段,的确非常可惜。

    杨秀清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静静的想着什么。就在韦泽觉得杨秀清会拒绝的时候,就听杨秀清说道:“韦司马,既然我颁布了军功制度,你作为司马自然得把有功的兄弟禀报上来。只是你要所有兄弟都晋升伍长,却是不行。既然你已经走过那条道,我就升你为卒长,明日给你补充齐人马。这些日子你就专心向北探路,若是能找到供大军通过的道路自然是最好。若是找不到,至少也狠打清军的粮道,让他们食不安寝。你这次出兵若是能再抢回东西来,我便将你此次所提的兄弟尽数升为伍长。”

    见杨秀清之前,韦泽心里希望接下的就是打击清军粮道的差事。不管如何,韦泽都希望自己能够尽可能的获得行动上的自由。此时得到杨秀清的命令,即便提升兄弟们官职的努力没有立刻达成,却升了韦泽的官。韦泽作为卒长,是可以安排部下职位的。当然,这也是杨秀清的最终命令,韦泽也不再说什么,他躬身行礼,“遵东王旨意!”

    韦泽正准备退下,却听冯云山问了一句,“韦兄弟,你既然能立下如此功劳,我记得你先前也有过连夺八座炮台的功劳才升任的司马。既然是咱们太平军的豪杰,不知你对击败清妖有何看法?”

    韦泽心中咯噔一下,冯云山方才路上没有对韦泽在军事上的建议发表意见,这确不等于冯云山没把韦泽的话听进去。这是明摆了要韦泽把方才说过的话重复给杨秀清听。

    太平天国现在的能战之士大约有一万人。按照太平天国的军制,五人为伍,伍长统之;五伍为两,以两司马统之;四两为卒,以卒长统之,至卒始有属吏,一卒有一百零四人。韦泽这个刚被任命不到十分钟的卒长也不是统领眼下百分之一武装力量的军官。这么一个级别的军官,参与到决定太平天国大战略中来,韦泽很清楚这么指点起江山纯粹是自找不痛快。

    可此时若是装傻充愣也是不行。所以韦泽心一横说道:“属下见到清军如此逼近永安,也是心中焦虑。方才忍不住对南王说了些话。只是属下有感而发,并非深思熟虑。有什么不对的,还望东王南王与翼王指教。”

    很明显,这态度得到了东王杨秀清、翼王石达开的认同,甚至南王冯云山也没有觉得韦泽的态度有什么不妥。杨秀清说道:“若是有何策略,直说就行。”

    见没有引发诸王的不满,韦泽这才把方才与冯云山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听完韦泽的话,杨秀清与石达开的脸色都没有什么变化,杨秀清点点头,“韦卒长你先下去休息,明日接收了部下之后尽快出击。若是能再抢夺清妖的运粮队,对守城会大有帮助。这件事你一定要办好!”

    “遵东王旨意!”韦泽答道。

    “若是再能抢夺到清妖的东西,务必先运回火药与铅子。韦兄弟你可切记此事!”杨秀清最后忍不住叮咛道。

    所有的交代都是针对韦泽袭击粮道的事情,杨秀清对韦泽把清军拉出去打的战略构想完全不置一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