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8章 成军(五)

第18章 成军(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2月25日,上次离开的三个卒的兄弟再次返回了。这次三名卒长上来就嘘寒问暖,对韦泽亲近了很多。同来的还有一名南王的侍卫,带来了南王的旨意。南王冯云山在旨意中对韦泽此次功劳大加赞赏,提升韦泽为旅帅。令韦泽带领本部人马以及三个卒的兄弟,将剩余的物资搬运回永安城。

    无论是张应宸还是韦昌荣,对这个命令都颇为讶异。原本他们以为这三个前来协助的卒会并入韦泽的麾下。然而韦泽行若无事的接了命令。两天中,韦泽虽然没有催促部下卖全力,却也不是不卖力。此时距离永安城的距离也只有一天的路程。部队经过调整,体力恢复了不少。大家大吃一番之后,把一万三千多斤的物资每人分了,部队开始继续前进。

    抽了个机会,张应宸跑到韦泽这里,他颇为不解的问道:“旅帅!南王为何如此安排?”

    韦泽笑道:“应宸,你觉得这些兄弟可否算是精锐?”

    “的确是精锐!”张应宸答道。能够三天往返这么远的距离,的确能称得上是精锐。

    “南王关心这批缴获,又怕路上有闪失,自然是派遣精锐前来迎接。这些兄弟定然是其他队伍中的主心骨,怎么可能给了咱们?”韦泽其实接旨时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张应宸愣了片刻也明白了韦泽的意思,却很有些不能释怀,“旅帅,那回到永安城会给咱们些什么人马?”

    韦泽拍了拍张应宸的肩头,“应宸,那是南王的事情,咱们就不要操心了。咱们现在好好的运东西。这不还没回永安的么!”

    打发走了张应宸,韦泽倒是没有什么不满。他的目标是晋升旅帅,上次派兄弟部队护送紧要的盐巴、火药、铅子回到永安,韦泽也是很担心的。眼下那件事已经完成,自己晋升的目的也已经达到。韦泽暂时已经心满意足。不能将精锐纳入部下固然可惜,不过韦泽也只是有点感觉可惜而已。但是给那些兄弟分了些功劳,等于是无形中扩大了不少人脉。晋升旅帅,就意味着韦泽能够加入级别相当高的会议,那时候多一个朋友就多条路。不管张应宸与韦昌荣怎么想,韦泽觉得这反倒是件更好的事情。

    到了26日早上,部队刚准备动身,就下雨了。张应宸等人立刻建议部队停下来找地方避雨。

    韦泽却完全不赞成,“若是雨不停,连着下几天怎么办?”

    这个问题登时就问住了众人,韦泽接着说道:“再说下雨对咱们也未必是什么坏事。若是不下雨,清军定然在城外布阵。这一下雨,清军就不出营了。大伙觉得咱们背了这么多东西,还能再打得好仗么?”

    此话一出,众人都无法反驳。韦泽也不想讨论,谁都不想冒雨赶路,然而只是和老天爷作斗争,可是远比打仗死伤更少。发一声命令“跟我走!”韦泽带上斗笠率先走进了小雨中。

    雨天山路更加难行,要时刻小心脚下。带上斗笠之后也没有好多少,背负的东西吸了水愈发沉重起来。荒山野岭可通行的地方自然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虽然广西比北方暖和不少,然而二月的雨水依旧冰凉。体温被不断的吸走,韦泽与部下们每走一阵就每人灌上几口酒,强撑着行军。

    衣服很快就湿了大半,大伙也知道再不用想找地方避避,既然这么走起来就只能一气走到永安城为止。不时有人滑倒,那就站起来继续走。偶尔有人摔伤,那就由兄弟架着走。真的走不动,那就由身强体壮的兄弟放下自己背负的物资,背上无法继续行走的伤员继续走。

    雨中,远处的一切都显得朦胧起来。甚至远远看去,清军的大营也显得柔和起来。众人却完全没有这观景的情趣,没人都只专心行军。

    原本只用走半天的路,这次走了几乎一整天。这支队伍一开始还有些怨声载道的意思,到了中午就鸦雀无声了。不是因为没了怨气,而是因为疲惫带来的麻木让大家都没有气力抱怨。直到傍晚,兄弟们才到了红庙一带。

    刚靠近红庙,突然间就杀出一队太平军的兄弟,直奔韦泽左右而来。韦泽一把摘掉头上的斗笠,露出满头的黑发。雨水与汗水的浸润下,韦泽的满头黑发真的是黑的发亮。

    “是自家兄弟!是自家兄弟!”出来迎击的兄弟们立刻喊道。与清军交战了这么久,随便一看脑袋就知道是不是自家人,金钱鼠尾与满头长长黑发之间的差距是没办法看不清楚的。

    把韦泽他们迎入红庙的阵地,守军实在是不敢相信。“兄弟们就是背着这么多东西,冒雨一路走回来的么?”

    “正是!”韦泽自豪的答道。看过关于万里长征的很多资料,亲自这么走了一个白天,韦泽算是体会到了万里长征一鳞片爪的感觉。作为旅帅,作为部队的带头人,韦泽自己在路程中再也没有了什么争胜心,唯一能够撑住韦泽的,就只有两个字“顶住!”

    老天爷仿佛要给韦泽开个玩笑,进了红庙没多久,雨竟然停了。韦泽也不管兄弟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里面有多少不满,毕竟是韦泽质问大家若是连着下几天雨怎么办。

    “趁着雨停,赶紧起身回永安。”韦泽喊道。

    这下,连守红庙的旅帅都有点看不下去了,“韦兄弟,让手下的兄弟们多烤一会儿火。既然雨停了,就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的功夫。”

    韦泽对那位旅帅拱拱手,“多谢这位兄弟的好意,只是红庙也没多少柴火,要烤火那就一气烤好,我们这几百人,只怕把红庙的柴火都用光也不够。与其如此,还不如趁着雨停赶紧回去。”

    守红庙的旅帅听韦泽说的有道理,又见韦泽态度很坚定,他也不在阻拦。

    好在韦泽的部下对韦泽非常佩服,另外三个卒的兄弟又从韦泽这里分到不少功劳,大家也就跟着韦泽一起出发了。

    急急忙忙赶回永安,韦泽也不交接物资,而是直奔自己的驻地而去。在营房中立刻升起火来,大家把湿衣服脱了,挤在一起,很快也就暖和起来。韦泽不仅让生活,还命令林阿生等人赶紧烧水做饭。热水,热饭,热酒,米饭,腊肉,这么一通猛吃,兄弟们很快就暖和起来。

    三名卒长吃喝完毕,衣服也干了不少,他们起身告辞。

    韦泽也不留大家,大伙真的累坏了,送走了其他部队的兄弟,众人是躺倒就睡。

    第二天天竟然晴了,韦泽亲自向南王冯云山复命。冯云山只是夸奖韦泽几句,就命他赶紧把缴获的物资运去圣库。还没等与圣库负责人交接完毕,就听的城外炮声隆隆。负责圣库的司马对此是毫无反应,倒是韦泽的部下们颇为惊异。

    现在大家算是相信了韦泽的话,若不是趁着雨天赶路,而是在外面干等,就清军在外面的势头,想寻机进入永安城可是真不容易。

    韦泽也不想夸耀自己的先见之明,要忙的事情太多,与这些急事相比,吹牛根本排不上日程。交接完物资,韦泽再次去见冯云山。冯云山高速韦泽,此时可以再给韦泽一个卒的部下。并且敦促韦泽早做准备,尽快出去继续袭扰清军的粮道。

    韦泽领命而去。接收了新部下,韦泽开始调整部队。此次出击不仅缴获了大量的物资,更缴获了大批的火枪。韦泽准备现在城内稍微整训一下部队,想训练出大批优秀的长枪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如果以军阵的方式训练出一批火枪手,反倒容易的多。就眼下的情况,韦泽迟早要和清军在正面战场上硬拼,如果能够有效的利用火器,的确能够极大的提高作战效率。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2月27日到29日,城外的清军对永安城发动了猛烈的进攻。韦泽他们只能进行各种整备工作。

    2月29日下午,行军司马张应宸在每天的例会上发言了,“每年到了这时候都要连着下好久的雨,我看今天外头的云,今年的雨水还不小呢。”

    张应宸的预言很准确。到了3月1日,清军大兵调动,重兵云集于永安城城北方向,眼看着激烈的攻城战就要开始。然而下雨了。

    不是蒙蒙春雨,而是倾盆暴雨。韦泽不是广西人,所以他很难理解广西居然能在3月下起了暴雨。天仿佛漏了一样,浓厚的黑云遮蔽了天际,倾盆大雨一阵接着一阵。这就是广西的春季,以暴雨开始的春季。

    这场雨对于交战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事,清军的营地设在野外,大雨一下,自然是无比难受。太平军在城内,反倒好些。可在太平军原先的计划中,是准备通过野战给与清军沉重打击。这下,计划也泡汤了。

    韦泽却觉得这大雨简直是老天爷恩赐的机会,借助这个机会,他终于有时间来完成部队的训练。既然只能憋在屋里面不出去,那就好好学习吧!

    从3月1日到3月2日,先是大雨滂沱。从3月3日到3月16日,半个月内都是阴雨连绵。城外先是水深齐腰,两三日后才慢慢退下。战场上遍地泥滑,犹如在荷塘中一样。无论是试图出击的太平军,还是试图攻城的清军,都只能在雨幕中无可奈何的看着对方的营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