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9章 成军(六)

第19章 成军(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2年3月16日,北京已经是春天了。路边的柳树吐出的嫩芽都变成了小小的柳叶,连续晴朗了一阵子的日子,气温升的极快,让不少人都换下了冬装,有些怕热的甚至都换上了薄薄的夏装。然而突然之间,一场倒春寒的大雪又让北京城变得银装素裹,仿佛一夜间就回到了数九寒冬。

    中午时分,纷纷扬扬的大雪从天空不断飘落,而紫禁城的养心殿内却温暖如春。地龙暖炕、重重锦围使得外界的寒气一丝也透不进来。刻养心殿内的太监宫女却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则声。偌大的殿堂内,只有陈设的镶金嵌宝小自鸣钟发出的“喀喀”走时声和金丝楠木细丝小笼内的金钟儿鸣声应和。

    这些奴才都知道万岁爷最近心情不好,下早朝之后,咸丰皇帝瞅着大玻璃窗外的鹅毛大雪,阴沉着脸半响没说话了。服侍进膳的传膳太监瞅瞅座钟,再瞅瞅皇帝,进膳的时间已经过了,皇帝依旧没有吃饭的意思。进宫这么久,传膳太监自然知道自己此时不该说话,只是就这么硬挺着也不是办法。正想命人先静悄悄的把御膳给端上来。却听咸丰开口道:“拿碗粥来!”

    皇帝陛下只要一碗粥,端上来的不可能只有一碗粥,皇帝的御膳有规定的数量,休说一个人,就是十个人也不可能吃完。传膳太监如释重负的下令上膳,跟搬嫁妆一样,各色菜式纷纷被送了上来。最先进入的是只看不吃的“看菜”,虽在后面的才是各种可吃的饭菜。哪怕这些可吃的饭菜,皇帝也一筷子也不动。然而为了体现皇权的至高无上,这些注定会浪费的菜每次都会做好端上来凑数。

    先开吃的不是皇帝,试膳太监先查看每道饭菜中的试毒牌变色不变色,再亲口尝尝。等试膳结束,皇帝才能开始吃。咸丰也不管摆满了桌子的饭菜,他指着粥碗说道:“端过来!”

    宫里规矩大,服侍的小太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立刻就把粥给端过来。满清一朝太监地位极为低下,皇帝因为不开心而处死太监如同捏死个蚂蚁般简单,不用交代任何理由,轻描淡写的一句“拖下去打死”就行了。偷偷看负责皇帝进膳的老太监,却见老太监如同木雕泥塑般不动。小太监不敢让皇帝等,只能有些战战兢兢的端了那碗熬得恰到好处的粥放在咸丰皇帝面前。

    咸丰呼噜噜喝了几口,又随便夹了几口制作精美的咸菜进嘴。大概觉得还不错,又喝了口粥,却见太监已经把吃过三口的咸菜给撤下去了。这也是宫里的规矩,一道菜最多只能吃三口。这下咸丰胃口大坏,他随便找了两道菜看上去还顺眼的菜各夹了一筷子吃下。起身就离开了饭桌。

    从雍正开始,满清皇帝们办公地点都设在养心殿西暖阁。此时西暖阁屋内已经烧得暖暖的,咸丰在书桌前椅子的温热的坐垫上坐下,看到一摞奏章已经摆在了书桌上,这些奏章内容都与广西“尚弟教”反贼们有关。

    作为一名年轻的皇帝,咸丰没想到自己刚登基就遇到了造反。他当然更不清楚满清朝廷的情报搜集能力极为垃圾,连“拜上帝教”的名字也能弄错。通过这些奏章,咸丰知道的是大半年已经过去,对广西逆贼的剿灭有了数次“大好消息”。从金田村到三里圩,从紫荆山再到新圩,逆贼和几路官军连番大战之后总是能在击败官军后逃离当地。五个多月前,逆贼们攻克永安城,在地图上看,他们甚至有了挥军进攻桂林的可能。

    半年多的广西剿匪已经用掉了近千万两银子,这已经不是空虚的国库能够承担的压力。广西剿匪此时不仅没有完成,更是有遥遥无期的模样。这不能由这位年轻的皇帝感到极为恼怒。

    塞尚阿已经在咸丰的严令下上了前线督战,但多份广西来的奏章都说明,此时广西进入雨季,雨水不断,无法作战。

    围攻永安的战斗并没有如同想象中的那样大获全胜,反倒是陷入了更加胶着的局面。咸丰皇帝明白,塞尚阿这次又令他失望了。但是眼下的局面,若是不继续重用塞尚阿,也没人可用。清军善战的部队基本都在北方,胜保与僧格林沁负责守卫京师。甘陕绿营倒也能打,却得防备西北。南方的清军以及全力调集向了广西,能够解决战斗的也只能靠塞尚阿等人。

    身为皇帝,自然得遵从祖制。咸丰脑袋上大部分位置剃得光秃秃的,只有后脑勺上留了铜钱大小的一缕头发,这缕头发编成了老鼠尾巴粗细的辫子,咸丰恶狠狠的把脑袋上长长的的老鼠尾巴甩到脑袋后面,开始满心恨意的批阅着有关太平军的信件奏章。

    又读了一阵东西,咸丰突然拍案而起,他先是恼怒的来回走动了一阵,接着突然停在桌前又拿着一封信再次看起来。见到皇帝暴怒,伺候的宫女太监都低下头,目光看向斜前方,屏息凝神的不敢出声。

    令咸丰如此暴怒的是跟在钦差大臣塞尚阿身边的御前侍卫科隆多的信,信中详细讲述了广西逆贼中出现了一支留着汉人发髻的军队。这支军队不仅作战凶猛,其中居然还有京城的人。除了科隆多的信之外,另外两名侍卫也都写了信,内容与科隆多一模一样。

    一提到辫子,一提到汉家发髻,咸丰就跟有人用火烧他裤裆里的蛋蛋一样愤怒。整个满清时代,皇帝从来没有真正的自信。夷狄出身令满清皇帝对汉人的防备极其强烈,以夷狄自居,自然是对汉人有种不自信。越是不自信,满清就越要维持他们的夷狄身份。脑袋上的这条老鼠尾巴无疑就是重中之重。

    “这些人真是好狗胆!”咸丰最终怒骂起来。不过咸丰明显是想错了,人家都公开造反了,哪里会把满清的规矩当回事呢。

    骂完之后,咸丰怒气稍微得到了些疏散,他又看起了三名御前侍卫的信。信中倒也说的明白,太平军不提头,只是披发,那支束发的军队在太平军中相当另类。甚至连御前侍卫都不敢确定那只军队算不算是太平军的人。

    咸丰随即开始写手谕,令广西地方的官员仔细查清那帮束发的内贼到底是哪里的。既然永安之战打成了消耗战,咸丰也知道没办法短期内逼迫塞尚阿等人获胜,他严令徐广晋加紧剿灭广东凌十八部,胜利之后迅速整顿兵马参与围剿广西逆贼。

    不过咸丰对塞尚阿倒也小看了,等到3月17日天晴之后,塞尚阿再次发动了对永安的进攻。尽管调动不力,无法控制众将,更拿不出攻克永安的办法,然而塞尚阿依旧竭尽了自己的脑细胞,下令以大炮轰击太平军阵地,试图用火炮优势来解决太平军。至少是沉重打击太平军的士气。

    17日开始,清军南大营对着城南的太平军罗翁村阵地猛烈轰击,城北的向荣把**门大炮运到了城北高地上,对着永安城猛烈开火。当天就有七八发炮弹打进了永安城。

    韦泽所在的营地并没有遭到炮击,然而城外隆隆的炮声令韦泽的部下们倒是颇为紧张。

    “清军打炮也不能耽误的大家读书!”韦泽仿佛是老学究一般喝道。这半个多月的封闭训练,让韦泽觉得非常开心。各**队中都很难杜绝赌博,原因之一就是军人是有很多闲暇时间的,这么干坐着,难免就会出现幺蛾子事情。

    下雨天,清军与太平军都在休兵。在这么一天赐良机中,韦泽一面整编,一面对部下进行着文化以及军事的训练。

    十个阿拉伯数字,相应的简体汉字,前后左右上下,天地人,手脚头胸臂腿腰臀,伤亡,护理,等等这些与日常生活,军事训练非常有关系的字优先教授。如果没办法对这些军人进行全面的细致教育,那么就先从与大家关系密切的文字开始教起。

    个十百千万等数学基本知识也得加入其中,不求大家立刻就能学到理解,先强行往战士们脑子里面灌输知识。

    然而九九乘法表反倒是比韦泽想象的更容易,队列以及报数训练,很容易就让大家理解了加法与乘法。从一一得一,到九九八十一,半个多月功夫,硬是至少有一半的兄弟能够郎朗上口。

    训练也不仅仅是文化知识,军事基础训练是一切的基础。这是21世纪再常见不过的观点。韦泽部队每日的训练内容包括,深蹲,俯卧撑,引体向上,仰卧起坐,跑步,打草鞋,打绑腿,刺杀术。这些大部分是21世纪中学必修课,能在21世纪成为必修课的,自然是极为科学的。

    不仅仅是战士们要训练,韦泽带着军官们和战士一起训练。半个多月枯燥可怕的文化以及军事训练之后,一听到外面炮响,韦泽的部下们立刻就兴奋起来。

    又强压着部下完成了上午的训练,却有侍卫前来通知韦泽,要他去东王府参加军事会议。

    到了东王府,总共有三十多人在大厅中坐着,除了东南西北四王之外,剩下的就是一群丞相、军帅、师帅、旅帅。韦泽在这些人中地位最低,但是好歹算挤进了太平天国中的中层干部行列。

    清军这么猛烈的炮火的确让太平军领导层颇为惊讶,召集这么多人的目的自然是要商量一下。这些天韦泽倒是经常去南王冯云山那里开会,参加这等会议倒是第一次。

    南王冯云是拜上帝教大佬,在西王萧朝贵“天兄耶稣附体”的时候,对洪秀全说过,冯云山有“三颗星”,东王杨秀清有“两颗星”。即便如此,杨秀清却是太平天**政第一人,南王冯云山也只是杨秀清手下的方面大将,整体作战上也得服从杨秀清的调遣。

    在主座上一坐,杨秀清问道:“诸家兄弟,清妖突然炮击,大家觉得他们到底是何用心?”

    诸王自然有更高级别的会议,所以其他四王都不吭声。一众军帅、师帅、旅帅们就看到杨秀清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过,没人立刻说话。大家对清妖这意外的行动自然有各自想法,却没人敢保证说自己知道为啥清妖突然这么办。

    就韦泽的想法来说,他觉得清军的炮击也没啥了不起的。与21世纪春节的鞭炮,5*5,6*6,8*8,乃至10*10的礼花筒一比,这炮击的感觉是不疼不痒。没有开花弹,打进来几百发炮弹,影响倒也有限。只要能够布置好防御阵地,清军只是徒耗弹药。

    清军指挥官不可能不知道这点,若是明知道依旧坚持这么干,其结果不过是官场上应付上司的做法。想明白了这点,韦泽自然没了发言的打算。眼下的关键不是清军准备怎么办,而是太平军准备怎么办。缩在城里被动挨打,清军再废物,光靠围困,也能最终解决掉太平军。但是这等战略上的事情却不是韦泽能涉足的范围。

    抱着这样的想法,韦泽直到军事会议结束之后都一言不发。却也没人特别指定韦泽发言,毕竟在座的众人中,韦泽资历最浅,年纪最小。他不说话也没人真的在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