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章 土家客家(八)

第8章 土家客家(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准备打仗了!这消息很快传遍了营地。在营地中所有战士还没激动兴奋起来之前,韦泽已经命令召开了所有司马级别以上的军官开会。韦泽在会议上宣布,此次作战要几乎全部的精锐,留下来守护营地的则是作战训练科以及由女性以及少年们组成的部队。

    这下所有人都被吓的不轻,没有人想到韦泽竟然敢这孤注一掷。特别是刚组成的女营的指挥官们更是吓得话都说不出来。韦泽当即宣布,对女营的体制进行改编,选出年轻的女性组成纯粹的女性部队。原本的女营是一个卒的编制,现在分成两个卒。

    “韦检点,若是清妖派兵来进攻我们怎么办?”这是最具杀伤力的问题,李家村里面壮年队伍的一位叫李晓虎的司马立刻就蹦起来反对。

    “看看地图!”韦泽一脸的不屑,“看看地图,清妖想来进攻我们,他得走什么样的路线才能过来。清妖那时候得先与天地会打一仗,击溃了天地会之后,还得在乘船渡江,最后才能到我们这里。眼下天地会只怕清军不出城,哪里还会害怕清军出城!再说了,我们的作战训练科的同志已经留下来,那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只是这么讲,也没能让李晓虎有丝毫放心。韦泽也不矫情,立刻发表命令,“李晓虎同志,你不放心,就可以留下来。各位回去之后就通告全军,谁不放心的,就可以留下来!”

    精锐部队都是年轻力壮的人员,一提打仗都是非常兴奋。预计中出现的大量人选择留下的局面并没有发生,最后只有包括李晓虎司马在内的不到十个人公开表示愿意留下来。而且发现自己是极少数之后,这十个人也像大多数屈服了。

    “我们现在就是一个家的人!”韦泽在全军动员会议上大声说道,“既然是一个家的,第一条就是要信得过其他人。眼下我们就跟一个家刚建起来,家底薄,自然比不了那家大业大的,不用担太多风险。现在我们既然是在搏命,那每个人都得出自己一份力!”

    没有欢呼,没有赞美。所有的男女老幼就这么认真的听着韦泽的话。韦泽拿出来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只有一个“练兵!练兵!练兵!”

    在出发攻打吴家镇之前,韦泽强化了练兵。特别是对于女性以及孩子,韦泽更是亲自制定出严格的训练章程。小孩子可以不参加作战训练,文化以及基础的纪律训练是一定要参与的。部队里面有些已经学会了三四百字的战士,他们被转为各部队的文化教员,文化教员也要给营地中的孩子以及女性上文化课。

    热火朝天的训练稍微驱散了一些男性战士们心中的不安。不管怎么样,女性们也像模像样的进行与男性相同的基础训练以及火枪射击训练,已经进行过这些训练的男性们知道训练后能产生的效果,亲眼看到女性们经过基本训练之后,这帮人对亲人的关心引发的担忧,也在看到女性们的操纵日益纯熟之后,逐渐开始消散。毕竟营地里面并非只有女人和孩子,一些老年人也在营地中,这帮老头子也是曾经刀头舔血的人物。

    韦泽其实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他哪怕是不经过这种所谓的“动员大会”也能够完成自己的命令。要这么费心思弄动员大会,韦泽只是找一个能够进行全军大训练的借口而已。

    即便是承认了太平天国男女分营的制度算是符合现在局面的模式,韦泽也希望能够更有效的利用局面。这时代让韦泽觉得不对头的并非是人们坚持家庭的态度,而是男性们把女性视为自家私产的态度。解放妇女的最佳办法莫过于让女性能得到共同的工作机会,女性火枪枪队的出现就是最好的途径。女性也拥有了几乎等同的暴力,这对军队中会是非常不错的影响。

    任何事情都不会立竿见影,韦泽播洒下种子之后,就任由种子自由生长。他则带着军事委员会的成员开始做战斗的准备。看完张应宸拿出的地图,听完他对于吴家镇的介绍,胡成和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等要不要占据吴家镇?”

    如果吴家镇果然如同张应宸所说那样,是一个防护能力极强的镇子,以此为据点的想象是颇有吸引力的。

    韦泽一盆冷水就给浇上去,“永安城岂不是比吴家镇更大么?”

    这不留情面的话一说,指挥官们都老实了。太平军两三万人据守永安城,最后照样是守不住。眼下这一千男女老幼据守吴家镇,结果只会更惨。

    “那我等到底是要做什么?”韦昌荣问。

    韦泽答道:“我等要尽可能拉起队伍,通过流动作战积攒物资,积累战斗经验。”

    其实韦泽刚开始带兵南下的时候,也是颇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雄心壮志。问题是走了这么一阵,他明白了一件事,当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时代,全国陷入内战。各个势力之间是你死我活的关系,红军仅仅是其中一个势力,还是一个比较弱势的势力。所以红军才能利用各个派系之间的矛盾,来不断发展自己。

    1852年的满清政府还是一个统一的政权,地方与中央的矛盾再激烈,也没有达到不死不休的敌我矛盾。而满清上下与造反势力之间则是绝对敌我矛盾。在这么一个局面下,韦泽也只能先“裹挟”起百姓,壮大起队伍再说。

    “韦检点,若是我等打下了梧州,又该如何是好?”韦昌荣继续问。

    这个问题不仅是韦昌荣所关心的内容,更是随着韦泽一同南下的兄弟们关心的内容。

    韦泽笑了,“呵呵,我等就这么点人马,攻下梧州之后能守住梧州么?想守住梧州,就得能收上来钱粮,得能够征集军队,能压服四方。大伙觉得我们现在能办到什么?”

    诸位军官们面面相觑,莫说他们现在做不到这么多,很多人甚至根本就没有能够想到这么多。韦泽稍带恶意的情绪说道:“咱们即便占据了梧州,能否让这个吴家镇老老实实给咱们纳粮?诸位兄弟可有谁能想出办法来?”

    “除了打他们,咱么可也没别的法子。”第三卒卒长柯贡禹在一片沉默中说道。众家兄弟面对原本都没想过的问题都有些发懵,听了柯贡禹这么直白简洁的建议,有些兄弟忍不住笑出声来。暴力才是最简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家或许是在永安待得太久,太习惯了据有城池,现在想法竟然也有些迟钝起来。

    “好!那我等便杀进吴家镇!”韦昌荣整个人猛然间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刃般精神起来。

    尽管韦泽吆喝着要全军出动,实际上先出动的只是护城河为卒长的第二卒。如果能靠第二卒解决战斗,韦泽也不会真的让大部队全军出发。艇军的兄弟们倒是颇为出力,一天时间就把这一百多人运到了吴家镇附近。

    与阮希浩汇合之后,韦泽发现吴家镇附近的客家村落已经进行了全面动员,男子们纷纷准备了扁担,麻袋,麻绳,这摆明了是一副破了吴家镇之后要往自家运东西的架势。韦泽忍不住问阮希浩,“阮兄弟,你到底是怎么给乡亲们说的。”

    “韦检点,你这是担心我等不愿意奉你为主么?”阮希浩反问韦泽。

    “我担心的是,你等想让我在这里当个草头王。”韦泽冷笑道,“阮兄弟,你也是走南闯北的人,我等今日破了吴家镇,那就是得罪了官府。天地会的兄弟拿不下梧州,自然会散,官军迟早会到吴家镇来。天地会的兄弟若是拿下了梧州,官军只会大举攻打梧州,一旦梧州失守,官军只怕接下来就会到吴家镇来。阮兄弟,你若是真的只是想捞一把,那就不妨直说。若是觉得今天吃饱今天睡,哪管明天死不死。那我就帮你们破了吴家镇又有何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