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2章 追赶(八)

第22章 追赶(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遇官军私闯民宅者,民间可自行戕杀。”韦昌荣站在桂林城外一处街角,慢慢的读着一张告示上的文字。在不远处,桂林的居民正在好奇的看着韦昌荣以及他身后的部队。

    韦昌荣抵达桂林城外的时候是白天,与这时代的其他城市差不多,因为人口激增,城外也有大量的居民区。而战火好似对桂林城外的居民影响非常有限,看到韦昌荣带兵出现在城外,居民们只是有点紧张,有些好奇,竟然没有任何兀突狼奔的迹象。

    在原本的如意算盘中,韦昌荣本以为自己带兵突然出现在城下,城外居住的百姓们会吓得鸡飞狗跳,然后把这消息传到城内。可眼下百姓们如此淡定,太平军的军纪中严谨骚扰百姓,韦昌荣也只能老老实实接受百姓们的围观了。

    城市外的居民区也有街道,街角贴了些告示。韦昌荣原本就识字,也跟着部队学习文化。第一次到桂林来,人生地不熟的,看到告示之后他就忍不住过去读了读。读完之后,韦昌荣就目瞪口呆了。

    韦泽说过计划赶不上变化,韦昌荣现在是深以为然。作为韦泽的亲信,韦昌荣参与了计划所有计划的制定工作。从南下梧州到北上桂林,从分兵渡河,到现在部队西进。计划总是在变化变化。即便是已经习惯了不断改变计划的韦昌荣,也对此时桂林的局势摸不着头脑。

    太平军、清军、桂林官府、桂林城的百姓。这四股力量大概算是桂林城主要的存在。

    太平军与清军与桂林官府为敌,桂林官府与太平军为敌,还公开写了告示,要求百姓遇到清军入室抢劫的时候,可以自行戕杀清军。百姓最惨,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欠缺,哪怕是百姓自行戕杀清军,可清军有组织有纪律,那也不是想杀就能杀的。

    韦昌荣就忍不住动了心思,可否能够利用其中的矛盾呢。正在想,却听见远远有人喊道:“官军抢人啦,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扭头一看,却见到有人一面喊着,一面朝韦昌荣等人飞奔而来。战士立刻就把这个穿着普通百姓衣服的人给拦住了,然而那位百姓并不害怕,他喊道:“太平军的老爷,求你们帮忙啊!官军去我家抢东西了。求你们帮忙啊!”

    虽然有些担心这里头会有埋伏,但是机会难得,韦昌荣立刻命令一名两司马带兵跟着百姓先去,他自己则是部下侦查网,主力跟在两司马后面。

    没等完全安排完,却见两司马已经抓了几名清军回来,清军是真的跑去居民家里面抢劫,被堵住之后逃窜不及,被生擒活捉。

    “杀了他们!”“宰了他们!”原本还不敢太靠近韦昌荣部队的桂林城外百姓现在纷纷靠过来喊道。

    “把他们几个都给杀了吧!”韦昌荣自然不愿意违背了百姓此时的心愿。

    听韦昌荣这么喊,那几名清军觉得事情部队,他们直着脖子喊道:“太平军的老爷饶命!太平军老爷饶命啊!前几日还在这里的太平军老爷和我们有过约定,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不和太平军的老爷们打仗,太平军的老爷也不……”

    韦昌荣听着清军的话越说越不对路,他抽出腰刀上去一刀一个,把几名清军给斩了。太平军与清军之间经常是有默契的,清军不肯和太平军死战,太平军兵力比清军少很多,对于不愿打仗的清军,太平军自然是非常欢迎。双方正面作战的时候,都是装装样子走走过场,糊弄一下清军上层而已。

    正因为知道这些,韦昌荣只能杀人灭口了。他此时的目的是到桂林城下骚扰清军,而且韦昌荣还有一个想法,若是能去渡口夺了船只,就能运部队过漓江。此时已经不是与清军下层打好关系的时候,与桂林当地百姓打好关系才是正经。

    收起单刀,韦昌荣喊道:“桂林的诸位乡亲父老,我等太平军也都是苦出身,活不下去才起来造反。我等原本就是百姓,自然不抢掠百姓,不杀戮百姓。你等若是遇到清妖抢掠,可与我们太平军说,我们太平军自然给你们做主撑腰!”

    这本来就是场面话,韦昌荣必须喊出来。没想到刚喊完,就有百姓扑上来哭诉,自己家里面遭到了劫掠,希望太平军能给他们做主。

    “这位老乡,你家在何处,清妖还在你家不成?”韦昌荣问道。

    百姓们哭着说道:“老爷啊!官军抢了我们的东西,正在军营里面卖呢!”

    清军军纪败坏,四下抢掠,在营地设立市场,公开拍卖抢掠的财物。桂林的地方官对这帮四下抢掠的官兵十分恼火,下令民间可杀入室抢劫的清军以自卫。原本太平军围攻桂林的时候,清军还不敢跑到太平军控制的城外抢劫,只是在各自驻扎地点附近的村落抢掠。现在太平军渡江北上,早就对富裕的桂林城居民垂涎三尺的清军立刻杀到城外,开始动手扫荡。

    而守桂林城的向荣根本不在乎百姓的死活,广西巡抚邹鸣鹤躲在城内不出,为了防止太平军突袭,他把四门封死,只能靠长梯与绳索出入桂林城。自然对城外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这才出现了桂林地方官写了“遇官军私闯民宅者,民间可自行戕杀”的告示出来。

    “清妖的营地在何处?”韦昌荣问道。

    见韦昌荣这么问,桂林城外饱经清军劫掠的百姓们纷纷自告奋勇的要为韦昌荣带路。

    韦昌荣连忙说道:“诸位!我等去打清妖的营地,清妖只怕远远就能看到。如果打不下来,反倒不美。不如诸位在面直奔清妖营地而去,我等在后面跟着,到了清妖营地门口,我等突然从后面杀出,清妖措手不及,反倒容易成事!”

    看着百姓们迟疑的神色,韦昌荣继续说道:“我等只要清妖的兵器粮食,他们营地之内抢来的东西,我们分文不取,诸位乡亲父老进了清妖营地之后,可自行取回被抢走的东西。”

    这话其实也是一半实情一半忽悠,韦昌荣的确需要得到清军的粮草,特别是清军军营内的火药。清军哪里的银子,韦昌荣也有点兴趣,至于其他物件,行军时候背着就是累赘。

    可韦昌荣也不可能信得过百姓,所以他让百姓在前面,若是真的遇到些别的情况,韦昌荣大可带着部队撒腿就跑。若是百姓们不肯这么做,韦昌荣也可以用难以靠近清军营地为借口拒绝百姓的要求。

    没想到的是,百姓们只是想了片刻,就激愤的表示,愿意挡在韦昌荣面前,帮着韦昌荣靠近清军营地。

    清军的营地并没有都设在城内,在城内的是向荣的守城部队。在太平军围攻桂林的时候,清军不少部队都从各地包围过来,太平军撤围北上之后,只有一部分清军去追赶,相当一部分什么贵勇、滇勇、东勇、壮勇,等等各地部队的营地都设在城外。这些外地军队与桂林百姓毫无关系,他们就是抢掠的主力军。

    桂林百姓既不在乎那些部队是从哪里来的,也分不清那些部队都是从哪里来的,就如同他们其实分不清太平天国诸王的军队以及太平天国韦泽的军队到底有什么区别。他们知道的是,朝廷的军队在抢劫他们,而太平军无论是前面围攻桂林的军队,还是现在出现在桂林的军队,既不抢劫百姓,也不杀戮民众。

    对于百姓们来说,知道这点就行了。知道了这点,他们就明白了要依靠谁,要躲开谁,要打击谁。

    很快,有上百名百姓在前面,韦昌荣的部队在后面,一众人等直奔最近的一处清军营地而去。清军的营地是以占据的民居为核心安置的,根本不是野战营地,更没有什么严密的防守。这年头百姓视官军为洪水猛兽,根本不想去靠近官军。所以这“营地”没有拒马,没有卫兵,仿佛一个大贼窝一般。

    而在贼窝里头进进出出的清军,看来并不知道一支太平军已经到了近前。

    “希望清军没有布下埋伏吧!”韦昌荣在心里面祈祷了一句,然后对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卒的卒长命道:“跟着我杀进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