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章 道州盘桓(一)

第1章 道州盘桓(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爷的黄伞下是西王萧朝贵。这位32岁的王爷个头虽然不高,却是个精实汉子。圆圆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根本不像是在十几天中转战数百里的模样。

    虽然与萧朝贵接触极少,韦泽却不至于认不出这位太平天国中的大人物,“参见西王!”韦泽向萧朝贵行礼。

    萧朝贵爽快的从黄伞上走出来,拉起韦泽之后萧朝贵笑道:“韦兄弟走的好快,这不知不觉之间竟然跑到我等前头来了。”

    韦泽一愣,他没想到萧朝贵竟然这么说。萧朝贵在军中以幽默诙谐著名,仅仅这一句话就让韦泽感觉不太好应对。不过韦泽早就做了不少准备,他正色说道:“西王,您这玩笑开的太大了,我是怎么追赶都没能追上大家,还得让大家拐回头来接我。”

    萧朝贵听了韦泽的话,忍不住大笑起来。笑了片刻,萧朝贵再次拍了拍韦泽的肩头,“韦兄弟,你抓到乌兰泰的那次,我就知道你是少年英雄,这次你能从梧州一道追到这里,实在是了不起。”

    对这称赞,韦泽只是笑了笑,却没说什么。接着就听萧朝贵说道:“既然到了道州,韦兄弟前面带路,赶紧进城。”

    韦泽答道:“西王,属下只留了守门的部下,其他兄弟都已经撤出城来。还请西王安排进城的事情。”

    “哦?”萧朝贵看了看韦泽,却没有立刻回话。

    韦泽接着说道:“如何安营还得由诸位王爷安排,属下就先把兄弟们调出城,这样也不用来回跑。”

    “嗯。”萧朝贵已经听明白了韦泽的意思,他也不再说什么,带头进了道州城。

    韦泽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上头有人顶头上司的时候,把安排的权力交出去是最聪明的做法。若是韦泽的部队先把最好的位置都给占据了,到最后还是得让出来。与其这样,还不如一次到位,反倒省了很多毫无意义的冲突。

    城内的确是没有留下一兵一卒,萧朝贵进城一看就知道了。他先进了道州知州衙门看了看,又重新向城外走去。他边走边说:“韦兄弟,不知你愿不到我部下。”

    “西王,属下是南王的部属。”韦泽答道。

    萧朝贵叹了口气,“南王已经升天了。”

    “什么?”韦泽愣住了。

    见韦泽愣在原地不动,萧朝贵也停下脚步。他的脸上有些黯然的神色,“韦兄弟,在蓑衣渡,南王受了伤,没两天就升天了。”

    “那是谁干的?”韦泽忍不住问道。

    “好像是个叫做江忠源的清妖。”萧朝贵答道。

    “江忠源?”韦泽重复了这个名字一边。

    萧朝贵见到韦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他问道:“韦兄弟知道这个人?”

    “呃?属下抓到过清妖的俘虏,听他们说起清妖的首领,听说过这个人。”韦泽忙向萧朝贵解释,说完之后,韦泽恨恨的说道:“若是下次让属下遇到这个清妖头子,定然杀了他给南王报仇!”

    虽然嘴里说的激昂慷慨,韦泽心里面却完全不是这么想的。穿越到了这个太平天国时代,韦泽也不是完全“无亲无故”,江忠源这个人就与韦泽有点“故人之情”。

    在2005年的时候,有四名湖南农民工把一位故去的老乡遗体用编织袋包裹起来,想坐火车把老乡的遗体运回故乡安葬。这件事在网上很是闹得沸沸扬扬。不少人对这种千里运尸的侠义之举很是赞赏。有些相应的文章中就提起了一个名叫“江忠源”的清朝人。

    江忠源是湖南新宁人,更是新宁第一个举人。和普通举人一样,江忠源也数次进京赶考。进京赶考的公车,可谓含辛茹苦的北漂一族,许多人命运不济,为前程而做的赌博,往往是用性命来下注。客死京师的不在少数。

    湘乡学子邓鹤龄当过江忠源的老师,因病咯血,奄奄一息。江忠源护送邓老师南归。病人在路途中去世,江忠源为他买棺木收敛,将灵柩送回湘乡。

    江忠源再度进京时,同年生曾如鑨在京师故世,江忠源又将遗体送回他的故里武冈。

    因为搬运尸体的时候客栈不让江忠源入住,江忠源还痛打了客栈老板。当地官员接到报案之后亲自来看,得知了江忠源的所做所为,大为赞叹。竟然没有处罚江忠源。

    江忠源行程万里,将朋友的灵柩送回原籍,误了考期,在所不惜。如此的古道热肠,让他的急公好义声震京师,不仅在湖南人中传为美谈,外省人士也以结识他为荣幸。

    这也并不足以让韦泽记住这么一个清朝人,韦泽有一个网上的好朋友,他的外高祖竟然就是江忠源。大家以扶柩送友说起,又谈起了江忠源的不少事情。当然,这位江忠源的后人并没有两湖杰出地主阶级代表人物的后人的阶级觉悟,反倒是对太平天国评价甚高。而且他还说起件事,江忠源即便是生前显赫,他的曾孙女还是嫁给人做妾室,因为遇到祸事导致了残疾,照样被婆家给带着孩子撵回娘家。最后拯救了这位可怜女性的还是新社会。

    韦泽对南王很敬佩,但是那是公事上的态度,得知南王冯云山竟然死在江忠源手里,韦泽突然生出些造化弄人的感觉。只是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对人说起的,韦泽只能态度坚定的表态,一定要杀了江忠源。

    西王萧朝贵打前站,不久之后,东王杨秀清护卫着天王洪秀全,以及洪秀全的那帮坐着轿子的后宫一起到了道州。韦泽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东王杨秀清,一眨眼就分开了两个月,杨秀清不仅没有看着有丝毫战事不利导致的疲惫之感,整个人反倒如同经过磨砺的宝剑般锋芒毕露。只是往那里一站,那锐利的目光扫过周围之后,就给人一种肃然的感觉。

    没有什么废话,杨秀清直接进了道州城。作为太平天国最高指挥官,一进道州城,杨秀清立刻召集了高级军事会议。太平天国剩下的东、西、北、翼,四位王,以及掌兵的丞相检点全部到齐。

    “各路人马都在城外寻找要害之处驻扎。”杨秀清开口就说道。看来他已经对如何安排早就有了腹案。

    说完之后,杨秀清转头看向韦泽,“韦检点,你现在手下有多少兄弟?”杨秀清的语气很平淡,仿佛韦泽从来没有离开过太平军主力般,既不疏远也不热情。

    “属下有3500多人。”韦泽答道。

    韦泽说完之后,太平军高级人员大多数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韦泽。韦泽能够理解这种含了不少嫉妒的目光,他虽然没敢问,却也大概观察了一下。太平军赶到道州的兵力不超过一万四千人,仅仅是两个月,突出永安城的两万太平军就损失了三成。而韦泽南下梧州的时候,只有300多人,现在则扩大了十倍之多。这力量的对比变化非常明显。可以说,韦泽现在的兵力占据了太平天国六分之强。如果不谈军事素质,只算青壮的话,韦泽的部下更能达到四分之一左右。

    “干得好!”杨秀清平静的说道,他的声音里面既没有嫉妒,也没有大惊小怪。杨秀清用完全谈公事的语气说道:“那便升你为冬官又副丞相,选一处要害处驻扎。”

    “遵东王旨意!”韦泽起身答道。对于不管别人怎么想,韦泽觉得杨秀清这么表态还有一个含义在里头,杨秀清是在表示对韦泽部下的拥有权。

    偷眼看了看杨秀清,又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的洪秀全,杨秀清看上去精力充沛,而洪秀全洪天王倒是有些精神萎靡的感觉。看见洪秀全,韦泽就忍不住想起了突出永安的那个雨夜,洪秀全硬是让韦泽交出整整一个卒的战斗人员的蓑衣,他的轿夫与侍卫与轿夫们穿着蓑衣,而韦泽与部下们淋雨的事情。

    韦泽心中颇为恶意的想,或许是洪天王行军途中还不忘与三十六位后宫嫔妃亲热,所以才会这么疲惫吧。

    分配了任务之后,杨秀清问韦泽,“城内的库房都封了么?”

    “库房都已经封了。只是属下刚进道州城的时候已经没粮,先从粮库取了一些。”韦泽答道。

    “嗯!”杨秀清应了一声,却没有对此再说什么,“我与天王驻守道州城,其他兄弟们自己赶紧出去寻找驻扎之处。韦丞相,你先留下!”

    该来的还是要来!韦泽心中叹道。他其实最不想直面的就是杨秀清,但是想在太平天国的队伍里面混下去,韦泽必须过杨秀清这关。杨秀清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清军刚开始围攻永安城的时候,有一位军帅私下联系清军,意图背叛太平天国。杨秀清手头证据不多,就直接以“天父附身”的办法直接下令,以私通清妖的罪名把那名军帅给斩了。这下诸军震动,原本有自己小心思的家伙们都老实了。

    若是杨秀清此时想杀韦泽,韦泽并没有抵挡的办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