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6章 道州盘桓(十六)

第16章 道州盘桓(十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只差了这么一会儿!”城上的韦泽与城下的江忠源几乎在心中同有了这个念头。

    韦泽转回头,只见灌阳城的西门处,大车与部队快速冲进敞开的大门。再转回头,却见城下的清军气喘吁吁,看样子是再也跑不动了。

    “柯旅帅,开几炮给他们尝尝!”韦泽对教导旅旅帅柯贡禹说道。

    “是!”柯贡禹的部队紧跟着韦泽行军,虽然此时也是气喘吁吁,却也迅速拉起了几门小炮出来。这是一百多斤的清军劈山炮。根据清军铸造的劈山炮,“样式如大抬炮,而身只五尺,能吃半斤子,半斤群子,可致远四五里。”这种火炮重量从几十斤到几百斤,都属于轻型火炮的一种。

    清军装备这类火炮,太平军从清军手中夺取了这些火炮之后也开始装备。韦泽部队从桂林城开始装备几十斤重的轻型火炮,上百斤的轻型火炮则是缴获自刘长清的部队这些火炮是从全州缴获的,韦泽选了一些看着质量不错的装上大车运到灌阳。现在这些火炮还没能运上城头。

    柯贡禹原本在韦泽的部队中是第三旅的旅帅,韦泽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所以对外还是维持着原本的称呼。实际上内部进行了大量调整,组织模式与太平军的制度已经完全不同。

    韦泽原本四个旅,等韦泽升官之后都变了师。第一师帅韦昌荣当了作战训练部门的头子,类似全军总教习的职位。第二师师帅胡成和现在反倒是执掌了全军指挥权。第三师师帅本来应该是柯贡禹,韦泽却没有升柯贡禹的官,而是把柯贡禹任命为教导旅旅帅。

    整个部队中却没人敢小看柯贡禹,教导旅从来都是最优先得到最好的装备,人员,韦泽亲自负责教导旅的训练工作。这还只是普通战士对教导旅的看法。在韦泽的部队高层,都很清楚教导旅的重大作用,在全军普及的战术,训练,甚至打军棍的纪律,都是在教导旅中逐渐完成的。教导旅负责培训基层士官,现在这个轮换训练只是刚开始,但是要不了太久,韦泽整个部队中所有的伍长,都将是在教导旅中受训,并且得到认可之后才能上任。

    第三师现在的师帅阮希浩虽然地位貌似比柯贡禹高,而且阮希浩毕竟是带了六个村八百多人参加了韦泽的部队。但是包括阮希浩在内的所有高层军官,都知道柯贡禹的地位这名旅帅的实际影响力绝对不比韦昌荣与胡成和小。

    教导旅有自己的直属炮兵部队,听到韦泽命令,柯贡禹立刻对着炮兵卒卒长梁长泰喊道:“准备开炮!”

    梁长泰艇军出身,原本怎么都轮不到他干陆军。可梁长泰因为当艇军,不得不学会了算术以及辨别方向地形。结果这种经历让梁长泰在全军的考核中罕见的完成了韦泽的试题,虽然成绩不过是刚及格,但是梁长泰资历高,所以当了炮兵部队的指挥官。

    把在永明县打造的熟铁炮架搭好,梁长泰指挥炮兵装填火药,然后把炮弹用浸了油的麻布包起,塞进炮口。因为火药闭气的问题,清军的实心炮弹都尽可能与炮口接近,而技术控制问题让各种口径的火炮炮弹十分不通用,所以清军多数用火炮发射散弹。只有上千斤的大炮才多用实心金属炮弹。韦泽则采用了书上看过的美国南北战争的办法,用浸油麻布包裹炮弹,一来能够提高闭气,二来炮弹直径就能明显比炮口小一些。

    韦泽上初中的时候,几何课开头就是尺规作图法,太平军炮兵们也都学了这玩意。不管学的好不好,炮兵们的熟铁炮架是有不同刻度,确定火炮射击角度。教导旅能成为教导旅,因为后勤供应对他们非常“宽松”。梁长泰半路出家当炮兵,各种实验性射击参与了上百次。大部分清军炮手们都没他经验多。

    “报告旅帅!炮兵准备完毕!”梁长泰按照规章,接到了各个炮兵部门的回报后,跑过去对柯贡禹喊道。这些日子的训练很辛苦,身体上累,心里头更累。开炮十几个步骤,演练了数百次之后炮兵部队才算是把这些步骤掌握了。而训练中总结出一套标准的流程,只要每个流程以及传单都到位,即便出问题,梁长泰不用看就能大概弄明白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报告丞相!炮兵准备完毕!”不管梁长泰的声音绝对能被韦泽听到,柯贡禹亲自对韦泽回报道。这件事是教导旅才能做到的,韦泽反复强调,不能冷不丁的越级指挥。只要更上级没有亲自对中间指挥层发布接掌指挥权的命令,不管汇报看着多没效率,都得按级汇报。

    “射击诸元测量过么?”韦泽问。

    “都测量过了!”柯贡禹答道。守城的教导旅中不少人都是参谋部出身,这几天功夫他们可没闲着,已经把城外的射击诸元测量了一番。

    “试试看,能打到距离清军大旗多远的地方。”韦泽下了命令。他不想直接下打中清军指挥官的命令。因为这种命令未免太过扯淡,哪怕是看到清军里头有几个穿着比较特殊的家伙,但是谁知道那是何等级别的指挥官。倒是清军的大旗比较显眼,而且大旗的位置在清军人从中,打到那附近就能有战果。

    “向清军大旗射击!”柯贡禹非常明确的总结出更加准确的命令。

    “我受命向清军大旗射击!”梁长泰答道。

    因为火炮不是标准制式,各种弹道都非常不稳定。韦泽他们选择的火炮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经过比较严格的对比之后,选中的火炮炮口口径与炮膛长度都比较接近。为了这么一个核心参数,甚至一些比较精良的火炮都被韦泽给抛弃了。对于一些质量马马虎虎的火炮,韦泽只能让铁匠打造了铁箍套在炮外面,尽量减少炸膛的风险。

    火药都是定装,炮弹也用秤撑过,费了这诸多清军绝对不肯付出的劳动,韦泽打造出了自己的炮兵部队雏形。第一任炮兵指挥官梁长泰命道:“三号四号炮位,前架18度,后架零度!开炮!”

    两门小炮的炮手吆喝着确认了梁长泰的命令,接着点燃了火炮。“嘭嘭两声!”两门小炮的炮口冒出了白眼。两枚炮弹在火药气体的推动下飞出炮口,飞向了清军的阵地。从韦泽下令准备炮击到炮击开始,整个过程花费了不到十分钟。

    江忠源抵达灌阳城下的时候,也累坏了。说服和春并不太费力气,毕竟江忠源背后有姚莹撑腰,而且太平军大队人马在道州,一支颇为精锐的小部队如入无人之境般在清军的薄弱地区大肆发动攻击,这对清军的士气打击也未免太大。

    遇到这种局面,最佳的办法莫过于清军也派出一支善战的部队前去歼灭太平军的这支小部队。若是能获胜,自然消除了祸患,提高清军士气。江忠源见识过太平军把乌兰泰、秦定三等一众清军提督总兵的脑袋往桂林城外一挂,对清军造成的巨大心理打击。清军刘长清的脑袋往道州五里亭的清军大营外一挂,道州清军也给吓得够呛。

    若是能够把这支颇为善战的太平军消灭,将其指挥官的脑袋往太平军盘踞的道州城外一挂,也是能够给太平军极大打击的。

    所以江忠源极力要求带兵出击,和春也勉强能够接受这样的建议。但是刘长清被歼灭的时候,手下有一千多人。和春觉得这支太平军的激动部队兵力最少也得有三千吧。所以和春又派给了江忠源一千部队,三千人的清军兵力与太平军机动部队相当,带兵的又是悍勇的江忠源,总不会像刘长清那样被一口吞下。

    虽然没有像太平军那样得到了当地天地会的支持,但是好歹清军是官军,当地的地主士绅们倒也愿意派人带路,所以花了三天多时间,紧赶慢赶,江忠源总算是接近了灌阳。派人前去打探后,探子回来禀报,灌阳城虽然城门紧闭,但是城上的守军很少。此时全州被攻下的消息也经过联络线传到了江忠源这里,虽然对那支悍匪们的果断非常惊讶,但是江忠源觉得守城的粤匪顶多两三百,他手下这两三千军队,做好长梯等攻城物件,以火炮与火枪密集射击,应该是能够攻下城池的。

    所以江忠源又花了一天时间隐蔽制作工程器械,顺带休息。结果第二天一早开始出发,可快到灌阳城的时候,探马来报,一大股粤匪正在赶往灌阳城。这下江忠源是真的吃惊了。一般来说,土匪们攻克一地之后总是要大肆搜掠一番的。粤匪们军纪甚好,从来不抢掠普通百姓,所以江忠源计算的时候,已经把粤匪从全州赶回灌阳的时间给算的比较短。以江忠源的估算,粤匪从全州赶回灌阳,怎么都得明天。没想到他竟然失算了,粤匪提前了一天。现在双方比的就是看谁快了。如果江忠源能够比粤匪提前哪怕一个时辰赶到灌阳,他照样能够开始组织攻城。还有很大的希望能够攻下一面城墙。那时候,三千对三千,江忠源破能够与粤匪打一仗。

    所以江忠源下达了命令,全力行军,猛扑灌阳。

    这场比赛速度的行军最终以粤匪们先了一刻钟进入灌阳为结尾,江忠源带着部队到了城下时,只见城头的粤匪们越来越多,虽然看着气喘吁吁的模样,可他们手持武器很快占领了城墙上的垛口。对江忠源的部队严阵以待。虽然此时灌阳城西门还没关闭,江忠源还是能够突然冲到西门,与粤匪混战。可江忠源的部队行军十几里地,此时也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那种混战只怕是讨不了好。

    正在距离城池一里多地外整顿部队,江忠源突然见到城头开了两炮。灌阳没有数千斤的大炮,小炮都用散弹,根本飞不出一里多地。江忠源对此并不在乎。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两枚炮弹中的一枚在清军中军大旗上打出了一个大洞,接着另外一枚炮弹竟然从江忠源头顶两三尺的地方飞过去。两枚炮弹直接砸进了清军密集的中军队列,惨叫声中,一名清军被砸烂了脑袋,炮弹钻出清军的脑壳,又把后面的一名清军的胸口骨头给砸断了。还有一名清军被打断了手臂,后头的清军又被砸的腿骨骨折。死去的清军还算好些,受伤的清军扯着喉咙惨叫起来。

    清军的中军突然遭到炮击,还是如此准确的炮击。原本围着中军大旗的清军哄的一声就开始散开,只剩下江忠源和几名亲兵站在大旗附近。即便是胆气豪装,江忠源依旧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方才一枚炮弹从他头顶两三尺的正上方经过,江忠源很清楚,若是这枚炮弹再低一些,如同西瓜般炸开的就不是江忠源正后方清军的脑袋,而是江忠源的脑袋了。

    “逼着这些家伙们搞射击诸……诸,”此时参谋长张应宸已经上了城头,正好看到太平军炮兵的射击,他兴奋的喊起来,因为忘记了“射击诸元”这个词汇,张应宸索性不用标准词汇了,而是兴奋的喊道:“我逼着那帮家伙搞测量,看来测的很准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