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8章 道州盘桓(十八)

第18章 道州盘桓(十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兄弟,我怎么觉得你打仗越来越跟清妖似的?”在军事会议商量完第二天与城外清军作战的方略之后,林凤祥对韦泽私下说道。

    韦泽一愣,林凤祥的语气中有些不解,有些讶异,还有一丝责备,却感觉不到恶意。既然揣摩不出林凤祥的想法,韦泽干脆直接问道:“林大哥,何出此言?”

    “我听韦兄弟与其他兄弟谋划方略,不是侧袭、埋伏,更不是打清军个措手不及,而是排开阵仗与清军硬拼,这和清妖倒是如出一辙。”林凤祥说话很直率。

    听完这非常中肯的评价,韦泽一时为之语塞。所谓旁观者清,韦泽觉得林凤祥说的很对。在半年前袭击清军粮道的时候,韦泽还是以近战、奇袭、侧击为主要作战手段。随着韦泽在全军推行军事与文化教育,随着部队的规模越来越大。以精锐部队为战斗核心的的战斗越来越少。发挥兵力优势,发挥经过训练后得到的火力优势,通过正面接战,硬撼敌军的战斗模式越来越多。

    “林大哥,你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么?”韦泽问道。

    林凤祥直言不讳,“如此打仗跑得太慢!若是东王带兵的话,这么多人早就分为数路兵马,分头出击,打得清妖摸不着南北。韦兄弟总是这么一路来去,总觉得太托大些。韦兄弟骁勇善战,我所见你每次出兵皆是大胜,到现在少说也斩杀了三四千清妖。若是每次都能灭了一股清妖,这么做没什么不对。只是如此打法,若是清妖没有大败,而是与韦兄弟纠缠起来,其余的清妖四处围困,这仗就不好大下去。”

    这话甚有道理,韦泽对此也颇为赞成。安顿下林凤祥休息,韦泽召集众将把林凤祥的建议说给大家。韦昌荣与张应宸尚且在沉思的时候,胡成和已经反驳起来,“丞相,林凤祥说的看着对,可东王手下都是广西老兄弟,打了一年多的仗,哪个不是精锐。我等部下中还有刚入队不到两个月的兄弟。把他们派去东王那里打仗,只怕东王也不敢放心用他们。可这些兄弟在我们这里已经能上得战场,打得了硬仗。若不是排下阵列,他们只怕还比不上清妖能打。若是再训练半年,这些兄弟绝对不会比广西老兄弟们差。”

    这话说的挺冲,不仅否定了林凤祥,对韦泽的优柔寡断都有很明显的不满意思。韦泽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想的太多,此时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部队的制度乃是韦泽定下的,只是听了林凤祥的一番话就让韦泽有些动摇,这的确是很大的问题。

    这时候韦昌荣打起了圆场,“最早跟着丞相的兄弟们都是何等精锐,我想咱们自己都知道。丞相有些着急,也是人之常情。而且我觉得林凤祥有话说的没错,此时我等的确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既然清妖已经派了兵来打灌阳,后面再派人也不是不会。”

    听韦昌荣这么一说,兄弟们也纷纷点头称是。这其实就跟乡间打架一样,若是对方有一股挺能打的人在外面玩阴的,绝大多地方豪强数都会选择先不与敌人大队打,而是派出数量和战斗能力都不差的大队,先把那一小股人解决了再说。

    韦泽再次确定道:“明天我们就按照原先的计划来打,只要打退了那股清妖就行。打完之后立刻撤军,走大路到江华与永明和罗大纲汇合。若是清妖不好打,那索性就只带上容易带的辎重,我们走山路。总之,不能再恋战。”

    好好休息了一晚,部队吃了早饭就开始做撤退的准备。对面的清军在距离灌阳十几里地的地方扎营,等他们从营地出发到灌阳,怎么都要中午了。果然,到了快中午时分,清军出现在瞭望哨所的视线中。

    “趁清军立足未稳,我等派兵冲他们一下!”林凤祥建议道。

    韦泽制定的军事计划中是准备排开阵列,一击就解决对面的清军。所以只准备在两翼派出少量部队,一来可以防住两翼,使得清军没机会偷袭,二来逼迫清军采取正面作战的姿态。但是听了林凤祥的建议,韦泽还是忍不住有些心动。毕竟运动战,游击战,这是他最熟悉的战术,当年那支伟大的军队就是靠这样的战术打了无数胜仗。

    这一迟疑间,韦泽就发现自己又动摇了。他沉吟片刻,这才说道:“林大哥,我就是要把清军放到县城前面,狠狠打他们个落花流水。”

    韦泽毕竟是主帅,林凤祥也不能强令韦泽做什么。他微微摇摇头,就不再说话。

    很快,在牛角号声中,韦泽的部队除了灌阳城,在一处比较平坦的地形上与清军隔着三四里地对着列开了阵势。

    江忠源没想到这些太平军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出战,太平军与清军的战斗中,大多数都是采取的诱敌、埋伏、奇袭,真的这种正面硬撼的战斗极少。所以江忠源因应了原先的经验,也做了针对性的部署。眼下这局面,让江忠源原本所想的一些计划竟然落空了。

    不过这些意外不仅没有让江忠源乱了手脚,反倒让他感觉获胜的机会来了。清军毕竟是官军,枪炮上都不会吃亏,而且近两千楚勇们都是江忠源一手带出来的,他们的战斗绝不在太平军之下。想到这些,江忠源也命令清军排开阵形,准备正面进攻。

    仔细的观察着对面太平军的阵形,江忠源发现这支太平军的部队极为整齐,每一个作战单位都是百人队。长长的一排摆开之后,却是看不到后面的布置了。这点与清军倒是大不相同,清军的部队一般以两三百人为一个单位,所以部队没办法排出非常漂亮的方阵。

    不过也想不了那么多,江忠源命令后队的火炮推到前线开始对太平军的部队开始射击。可没等江忠源的炮兵们把大炮扛上前线,太平军的阵线最前面就已经出现了阵阵硝烟,炮弹呼啸着向江忠源的阵列中飞来。

    因为是快速行军,江忠源自然不可能携带数千斤的大炮,六七百斤的大炮也没办法携带。他带的都是几十斤一百多斤的小炮,这等炮根本不可能打出去三里地。然而对面太平军的火炮看着不甚大,射程却是极远,炮弹顷刻就飞过了三里地,直接砸进了江忠源的队伍中。

    十几枚炮弹所到之处立刻就是血肉横飞,转眼间清军就被打死打伤五六十人。惨叫声,嚎哭声,在江忠源的阵列中响成一片。但这只是开始,太平军以极快的速度,连续三发射击,几分钟内,清军就伤亡了上百人。

    韦泽看着韦泽看着16门炮的48发炮弹打出去,心里头极为遗憾。若是自己能铸造炮弹的话,哪怕是用最原始的办法,往对方阵地上发射点燃的铁质炸弹,那也算是开花弹了。就清军这么傻乎乎的在这里挨炸的蠢样,怎么着也能打死打伤数百清军。然后他就不用再费力,光这死伤,就能让清军崩溃。

    想完了这美事之后,韦泽又忍不住开始计算对面的清军到底何时会崩溃。按照道理来说,清军伤亡达到10%之后,基本就会崩溃。若是这么一个打法,再来三轮炮击,对面看着有两三千的清军也就差不多该崩溃逃走了。

    正在考虑,却听到旁边的教导旅旅帅柯贡禹冷笑一声,“啥都是学问啊!”

    这言简意赅的话在韦泽身边的参谋部人员中引发了一阵笑声,参谋长张应宸笑道:“等这仗打完了,我一定要好好把三定律学学。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东西。这么打仗省火药啊!”

    在太平军早就准备测量完毕的阵地上,射击诸元自然是无须再测。炮兵轻松的按照纸面作业上推导出的结果安置炮位,调整炮击角度。填装火药,装填弹丸。每发炮弹都能准确的射入清军阵列。若是想用火枪打死打伤上百清军,就这么几十炮所消耗的火药铅子,根本不够。

    在韦泽的部下们说着感慨以及对清军的风凉话时,却听得林凤祥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韦兄弟,这些炮手都是你练兵练出来的?”

    林凤祥是真的大惊失色,清军的炮兵和太平军作战,往往打出去几十炮也打不中太平军的队列,更打不死几个人。太平军缺乏火药,炮兵水平更是可怜。现在亲眼看到炮兵们准确的用炮弹消灭敌人,林凤祥感到了真正的震撼。

    “正是!”韦泽自豪的答道。因为不能采取运动战消灭敌人带来的自卑感此时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或许韦泽的部队与后来的红军相比的确有巨大的差距,但是面对清军正面作战的时候,韦泽却有压倒清军获取胜利的信心。更重要的是,韦泽拥有这样的实力。

    韦泽当然知道,现在看着炮术如神的这支炮兵部队,随便拉个别的地方开战,炮击水平立马就原形毕露,也不会比清军强到哪里去。但是,在这片精心准备的阵地上,韦泽的炮兵就能表现出非凡的战斗力。而这样的表现在现在就足够了!

    “清军冲锋了!”张应宸喊道。

    不用张应宸喊叫,韦泽也看到清军中军大旗摆动,原本还算是有些秩序的清军也跟赶鸭子般分为左中右三队,对着韦泽的部队冲了过来。

    “这名清妖的指挥官很有骨气么!”韦泽赞道,接着韦泽傲然说道:“那咱们就教教他什么叫做打仗!擂鼓,吹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