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章 战长沙(四)

第26章 战长沙(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长沙乃是座烂城,一攻即破!”西王萧朝贵在军事会议上自信的表示。

    韦泽是有点小看了太平军的高层,在道州按兵不动的期间,太平军高层就已经向各地派出探子,收集情报。长沙城年久失修,破损处极多。萧朝贵对于一举拿下长沙城非常与信心。对于打长沙的计划,萧朝贵说道:“只要三千老兄弟即可!”

    如果不包括韦泽的部队,三千老兄弟已经是太平军现在全部精锐的三分之一还多些。杨秀清敢以两千广西老兄弟敌对两万清军,靠三千广西老兄弟攻打长沙城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韦泽不想参与这次突袭战,他的部队组织结构与太平军其他部队大大不同。一来是广西老兄弟数量少,真正意义上的广西老兄弟数量才300。其次,韦泽的部队按照组织与训练模式集结起来的时候有相当的战斗力。可真的拉出去按照传统的战斗模式使用,也未必就是多善战的部队。

    韦泽愿意不愿意出兵已经不甚重要,西王“此次需得韦泽先去永兴,我随后带兵通过永兴前往长沙。”

    “何时出兵?”杨秀清问道。

    萧朝贵答道:“明日便让韦泽出兵,然后由他守住永兴,这次打长沙先不带他。”

    韦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萧朝贵这也未免太体贴了,至少也是能称为安排合理。韦泽的部队现在阶段并不适合长途奔袭。首先就是因为新兵太多,而老兵数量又少。把老兵都给带走的话,韦泽的部队也就没什么战斗力。但是韦泽好歹也是萧朝贵的手下,不被主将带上也有些说不过去的感觉。

    萧朝贵自然不能把韦泽扔在一边,“韦泽,你守在永兴的时候要好好练兵,若是有了什么事情,要你赶往长沙,你就得马上出发。”

    “是!”韦泽答道。

    “那韦泽明天就带领本部人马去永兴。”萧朝贵下了命令。

    8月19日,韦泽的部队向永兴前进,永兴城十几前遭过大山洪,靠着江边的城墙有一里宽的距离被彻底冲毁。城墙有这么大的缺口当然无法防御,当地县令得知太平军打来,二话不说就跑路而去,韦泽从东门轻松的攻占了永兴县城。

    一进了县城,韦泽把占领县衙,控制当铺钱庄的任务交给总参谋部的其他人,自己带着总参谋部技术部部长陈哲直奔县城中的铁匠铺。铁匠们被集中在一起,韦泽命人给他先发钱,这才告诉他们要雇佣他们一阵子。钱先到了手,铁匠们的畏惧之心稍减,听到韦泽保证不强征他们入伍,铁匠们固然是将信将疑,却也不敢直接质疑韦泽是不是说话算话。毕竟从道理以及礼数上,韦泽都没有失利之处。

    安顿好铁匠之后,韦泽又去搜集木匠以及其他工匠。等忙完这一大圈,陈哲才问道:“丞相,为何不把请他们跟着我们,工匠营的确是缺人。”

    “强扭的瓜不甜,他们若不是真心跟咱们走,想怠工甚至私下里头使绊子,那可是容易的很。”韦泽笑道,说完这些他拍了拍陈哲的肩头,“我对你们科技部有信心,你们现在会的东西少,所以就跟着那些匠人多学。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你们才是真正可信的人,你们才是真正的顶梁柱!”

    陈哲听韦泽这么说,激动的脸都有些红了,“我一定跟着丞相好好干!”

    准备制作军事装备并不是韦泽临时起意,他早就想试着组建部队中的军工部门。只是一没人员二没时间三没设备。道州、桂阳、郴州一带有不少煤矿,当地矿工不少人投奔了太平军,此时矿山的清军早就跑的无影无踪,韦泽他们很容易就弄到了大量的煤。原本无法满足的条件此时已经有了,韦泽也决定试着动手看看自己学过、看过的很多东西能否在这里实践一下。

    向萧朝贵通报了夺取永兴的事情,韦泽很快就接到回信,西王萧朝贵将在8月21日出兵前往永兴。为了给西王开路,韦泽立刻带领部队进攻太平军的下一个目标安仁。安仁县倒也有些清军守卫,只是看到韦泽带领的上千部队之后,这些人已经没了斗志。待到韦泽在城下排开大炮一通轰击,清军就立刻作鸟兽散。韦泽的部队翻过城墙的时候根本没有遭到任何阻挡。

    8月23日攻克安仁之后,韦泽命人在先付钱的基础上半强迫的征集县城的铁匠,又发榜征集当地精擅打造手艺的高手匠人。安仁当地斋教盛行,不少斋教教众投军,他们告知韦泽,在北边的攸县有个叫做炼锋号的铁匠铺。铺主在江湖上有个诨名叫王大锤。颇为精通打铁,甚至还有化铁的能耐。

    能化铁就能浇铸,韦泽早就想把自己的铁炮给重铸。得到了关于王大锤的消息之后,原本没想进攻攸县的韦泽干脆就继续带兵北上,经过一日的行军后抵达攸县。没等韦泽打到攸县城下,攸县县令就已经带着部队逃窜,县城内根本没有兵马。韦泽亲自带人直扑县城内的铁匠铺炼锋号,炼锋号大门紧闭,不管怎么敲门都无人相应。无奈之下,韦泽只能命人翻墙进去打开大门。躲在铁匠铺内的只有几个小伙计。一问他们家主去了哪里,小伙计也不清楚。好在韦泽前期准备的比较充分,他带的人中就有一个小伙计在安仁当地的亲戚,韦泽也是通过这位亲戚提供的消息,才知道攸县有好铁匠。

    见了自家亲戚,小铁匠才说了实话。原来铁匠王大锤前几日去了乡间给人铸铁钟,原本说今天就回来,却没想到太平军突然杀来。韦泽立刻派人带着花红彩礼,在小铁匠带领下前去乡间“迎接”王大锤。

    王大锤没接到,西王萧朝贵倒是来了。8月25日,西王萧朝贵带着曾水源、林凤祥、李开芳等将领赶到了攸县。他们8月21日出发,这一路上都有韦泽的部队准备好的领路人元以及宿营点。部队不用操心杂事只管行军,萧朝贵沿途又把前来投军的兄弟们也给编入了他的队伍。赶到攸县的时候,西王的队伍已经扩大到六千余人的规模。

    韦泽专门交代过,一定要把投军的那些新人交给西王的部队。这也不完全是韦泽要拍萧朝贵的马屁。本地投军的人若是不打仗,而是单纯的留在本地,定然是要出事的。韦泽在江华与永明驻扎的时候,就有过一些前来混饭吃的家伙。他们也是兴高采烈的跑来投军,甚至还拖家带口的。可在韦泽的部队中待了一阵,接受过严格训练,等韦泽前往道州的时候,不少人就溜号了。

    萧朝贵很明显对此也有足够的认识,韦泽送人给他,他也不客气,带上这些人就走。到了攸县之后,萧朝贵驻扎下来,对这些投军的也无一例外的编入了他的部队。西王萧朝贵的先锋曾水源没有停顿,带了先头部队直奔醴陵而去。

    见到了韦泽,萧朝贵笑道:“没想到韦兄弟你办事竟然如此,这一路之上我净是享福了,竟然差点忘记我是来打仗的。”

    对于萧朝贵的赞赏,韦泽倒也没有特别的高兴。都是经历过行军艰难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行进多少距离之后需要喝水、吃饭、休息。做这些对韦泽没特别的压力,减轻些萧朝贵行军的困难本来也是韦泽的工作。

    见韦泽对自己的称赞根本没有反应,萧朝贵收起了那习惯的笑容,正色对韦泽说道:“韦兄弟,我看你是个做事的人,哥哥我有句话想给你说。”

    “还请西王指教。”韦泽到很想听听萧朝贵能说出什么感想来。

    萧朝贵仔细瞅了瞅韦泽,语重心长的说道:“韦兄弟,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越受苦越威风!”

    韦泽本真的不认为萧朝贵能说出什么豪言壮语出来,虽然太平天国上层的平均文化水平在这个时代里头并不算低。洪秀全与冯云山都是秀才,当过私塾先生。韦昌辉家里颇为有钱,也是读书人。石达开虽然没有混到什么功名,却也是能写诗的。但是这几个人的文化知识入不了韦泽的眼。韦泽现在服气的只有东王杨秀清。

    听了萧朝贵这一点都不文绉绉的话,韦泽倒是心中生出不少敬意。越受苦越威风,这话若是对那些只知道逆来顺受的人说,那就是嘲讽了。可对于萧朝贵这样敢于起来奋斗的人来说,却是真的越受苦越威风!吃过苦,战胜过困难,哪里会不威风呢?

    然而没等韦泽对萧朝贵说些奉承的话,却见萧朝贵挥手屏退了众人,韦泽就把原本想说的话都给吞回肚子里头。萧朝贵这么做,看来是有更重要的话要说。

    果然,萧朝贵看到周围已经没人,他压低了声音,“韦兄弟,东王说你孩子气,我也说你孩子气。以你的能耐,在咱们太平军里头也是少年英雄。可韦兄弟,我看你这一路的安排,可不光是行军方便,更有让人舒坦的意思。哥哥我不是说你这么做不对,可你这么做,就是你自己也想着要舒坦,要自在。”

    韦泽心中一凛,见微知著这话他自然是听说过,可他还真没遇到过像萧朝贵这样能直指人心的人物。至少这等人物还没有谁这么教育过韦泽,触动到韦泽的“灵魂深处”。

    “韦兄弟,我知道你觉得天王不体贴兄弟,讲排场,好面子。那些车马你其实想用在你自己军中,不过不是你自己坐,而是用来搬运东西。听到天王要给他的后宫里头用,你就不高兴了。”萧朝贵说道。

    韦泽本以为自己装傻糊弄过去了,没想到萧朝贵竟然看的如此清楚。他心中大惊,虽然想笑笑缓和一下气氛,可此时只觉得脸上肌肉僵硬,竟然笑不出来。

    萧朝贵看韦泽露出如此窘态,忍不住大笑起来,笑了一阵,他收住笑意,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韦兄弟,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你倒是像翼王,都是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名,手下有这么多兄弟肯跟着你。遇到你们看不惯的事情,那就根本不想去搭理,只觉得自在好。可这世上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多自在可言,和人相处,不如意的十有**。东王说你孩子气,那是替你向天王敷衍一下。可你自己不能总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