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8章 战长沙(六)

第28章 战长沙(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泽小的时候很怕打针,那闪烁着慎人光芒的细长针尖,总让他产生出无法形容的不安与畏惧。即便是后来总算是知道打针没什么,但是这种不适感总是无法完全消除。

    但这不安的感觉让韦泽倒是对如何制造这种中空针头比较敢兴趣,其实这玩意的技术倒很简单,特别是没有那么多精度要求的土法制造,就更加简单了。要防止铁生锈的话,就弄根细长的钢针,用银铜合金制成的薄片缠上去,比较靠谱银匠就能很快加工成针头。

    只要有靠谱的银匠铜匠,针筒也可以比较简单的制造。即便是制造不出很圆的针筒,方型的针筒却是能够制造出来的,这就解决了针筒与后面推进器之间的密闭问题。

    在韦泽出发前,就定好了制作方案。韦泽此时手中不缺银子,不缺铜器,也不缺匠人。等他从攸县赶回永兴的时候,数十套医疗设备已经装在木匠们打造出的军用医疗设备箱中。这些设备包括手术刀、探针、镊子、注射器、缝合针、羊肠线、简单的蒙着皮膜的直筒听诊器等等二三十样。虽然韦泽不是学医的,但是韦泽能够记起来的现实与电视中看到的那些基本设备也都大概有了。

    手工精巧的匠人们不仅制作出了医疗器械,还造出了不少扳手,螺丝刀之类的工具。

    至于文具以及绘图工具以及绘图用品,韦泽就更加有经验了。他学的以及干的就是螺旋桨设计,成套的绘图工具可是用的再熟练不过。在这个时代,韦泽虽然不敢自吹自己能够立刻制造出最好的成套绘图工具,但是他却是敢拍着胸脯说,“哥用过的绘图工具,比你们见过的都多。”

    绘图笔是蘸水笔,韦泽从小就玩这玩意。熟铁的笔尖容易生锈,电镀技术也上不了,韦泽就就用包铜的铁笔尖。部队里头真的能够长期用这玩意的人不多,几百个就足够用。至于圆规。各种尺子,以及量角器,只要不太在乎精度的话,用了极细的笔也能做出来。

    制作文具的工作在韦泽盘踞江华以及永明的时期就开始了,只是那时候工匠缺乏,太平军中选出的学徒们手艺还不够精巧。现在一路行来,韦泽弄到了更多工匠,韦泽自己的军工部门的人越来越手熟,这些文具以及绘图工具也越来越精细。

    后勤部门的总负责人是陈哲,这孩子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军人,而是透着一股子倔强的读书人的感觉。韦泽当时也是在众多人中一眼就瞅见了他,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

    陈哲没有功名,却读过书,所以有种读书人的通病,那就是看不起人。就这个毛病,让他最初跟着韦泽学文化的时候可没少挨军棍。这年头上司下令打军棍,挨打的是会觉得自己理亏。更何况韦泽打军棍从来不会是为了发泄怒气,陈哲也是知道好歹的,每次再忍不住想对人颐指气使的时候,就会感到屁股开始隐隐作痛。现在倒也能就事论事的与人说话。

    见到韦泽回来,陈哲先汇报完了文具、绘图工具的进程,就认真的说道:“丞相,滑轮组,铁链,模具以及板簧已经准备好了。”

    在武器上韦泽的野心最大,他这次虽然不指望能够大规模生产武器,但是好歹也要有所突破。这次的武器分为三类,米涅步枪、五倍身管滑膛火炮、葡萄弹。

    在韦泽看来金属子弹出现前,把大量技术力量与精力物资投放在各种过度产品上是一种可耻的浪费。所以韦泽选择了米涅步枪作为自己尽可能完成的制式武器。

    米涅步枪是一种前装燧发枪,枪膛内带有三条浅浅的膛线。这倒不是最主要的,这种武器中技术含量的两大难点之一就是圆头柱壳铅弹。这种子弹比步枪口径略小,一举解决了旧式步枪的前装子弹时,由于子弹过大导致塞不进去枪管或堵塞枪管的尴尬情况。米涅弹可以很轻松的用推弹杆推入枪膛,大大提高了射速。该弹在弹体周围车以螺纹以配合膛线,螺纹中间以动物油填塞,子弹的底部使用软木材料。射击时,火药气体冲击软木,软木受瞬间冲击后猛然撑大子弹,由于子弹被撑大.所以在发射瞬间就可以依靠枪弹本身完成膛室的密封而不会泄露火药气体导致枪弹的动能丧失,这样就解决了旧式前装枪的膛室密闭问题,大大增强了枪支的射速,射程,降低了炸膛的危险性。

    网络上排队枪毙的爱好者们写过很多图文并茂的土法生产米涅步枪的帖子,而且这些帖子都经历过大量的反复讨论,甚至有不少人进行过实际操作,把实战图片乃是视频都给放上去了。韦泽要做的就是尝试着把这些人的实践变成现实。

    欧洲的军队早就完成了燧发枪的普遍装备,满清的军队却还是使用火绳枪。燧发枪的发火装置制作起来比较困难,韦泽并非是这种武器的狂热爱好者,所以他只能大概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真正的燧发枪的打火装置到底是什么模样,他也不甚清楚。

    但是在永安的时候,韦泽在伏击清军运粮队的时候,从黄马褂那里抢到了一支双筒燧发手铳。打那之后,韦泽就经常的拆卸这支枪,对其内部构造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图纸早就画过多次,军工部门的那帮人也都研究过多次,用木头雕刻的一比一模型更是做过多次。此时终于轮到大家开始尝试着仿造了。

    韦泽在郴州听说有位会炼钢的高手铁匠,就偷偷把这人给“请”来了永兴。那位高手开始炒钢的时候,韦泽已经带兵出去了。见陈哲来汇报板簧已经做好,韦泽就知道那位高手还真的是名至实归呢。

    如果按照工业化的生产,制造枪管需要先冶铁。再制作出铁片或者铁管。韦泽倒是把这一步给省了,直接把火绳枪的枪管加热,用铁锤捶成铁条就能用在制造新枪管上。清军的火绳枪有个问题,就是喜欢做的又细又长。理论上身管比例大,射程也会高,但是这也就是个理论结果。实际结果是,这种火枪经常炸膛。韦泽他们即便是对清军报废的火枪,也会把枪管取下来,所以部队收集了相当多的可用之才。

    韦泽采取的是非常保险的枪管做法,先取一铁板条,锤成薄片,把长边卷在一根长的圆柱上,成为长管,使边缘略微重叠,随后将两边焊接在一起。

    这只是开始,接着再取一条锤成细长条的铁片,两边都专门锤薄,把这条铁片缠绕在最初制成的圆管上,让捶薄的两边互相重叠,最后把这边缘给焊起来。

    因为一支枪管是内外两层,内壁的的焊缝是纵向的,而外层的焊接则是横向的,所以这种枪管非常结实。虽然设计起来很简单,但是后勤部队的配合铁匠们失败多次,花了两天才算是造出了第一支枪管。

    膛线是在木制拉床上加工的。刻了螺纹沟槽的膛线导轨通过两个内有凸榫的,口径与比导轨略大些的圆环拉动,那么这凸榫在经过螺纹沟槽滑动时,就会迫使线膛导轨根据其上的螺纹旋转。把一根细长钢柱安装在导轨前端,穿过枪管,另一头上装上刀片,刀片的高度略高于枪管内壁,然后拉动导轨,刀片就会在枪管内壁上刻上膛线。拉完后,调整导轨的高度,在原位置上重复拉制,把膛线逐渐加深,反复拉制二十几次后,一条膛线就拉好了。然后,钢管旋转120度,继续拉第二根膛线,三根膛线全部拉完,这根枪管才算真正制作完毕。

    刀片是那位会炒钢的高手做出来的高碳钢,这高碳钢的质量实在是不咋样,只弄拉完了一根枪管,上面的棱角就出现了一个缺口。不过韦泽也不在乎这件事。

    有了枪管与板簧,剩下的就是枪托,这个反倒是最好解决的。枪托早就做好,融化的铅子也按照图纸做成了米涅弹。刺刀制造起来也简单,就是把枪头尾部与一个铁环焊在一起。

    十多人的共同努力,花了整整三天,一支米涅步枪才算是造出来了!若是从更早的准备时间开始,这支步枪的制造过程甚至可以推倒半年之前。

    测试过程非常野蛮,在枪管中装满火药,由人远远的用长绳牵引。填满火药的枪管根本就像是一枚塞满了火药的雷管般。韦泽即便是看过有人这么做,也知道19世界的欧洲各国是用这个办法做煤气管道的,可他也心里头惴惴不安。

    然而枪管顶住了这种巨大的膛压,一声闷响之后,并没有出现炸膛的局面。韦泽跑过去取下枪管检查,却见枪管没变形,敲在一起的焊缝也没有开裂。他才算是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实弹射击,装填了子弹之后这支步枪对着100步外由三个木头靶子叠在一起当作射击目标。参与实弹射击的都是韦泽信得过的部下,开始测试前,韦泽反复要求这帮人保证不走漏任何消息。所以最终的人员只有包括韦泽在内的总参谋部里头的五个人。韦泽亲自操枪射击。

    参谋部其他四名部长看着韦泽仔细瞄准的样子,都觉得这动作未免太过于多余。大伙都是用惯了火枪的,即便极为精良的火绳枪,,超过100步之后,子弹早就飘的不知去哪里了。不过韦泽如此的把这支浪费无数精力的火枪当回事,大家也不好意思给韦泽泼凉水。他们静静的等着看韦泽测试的结果。

    韦泽扣动了扳机,那枪声的确与火绳枪大不相同,枪口的火光与烟雾也是如此。靶子也猛地摇晃起来。四个人都是一惊,他们知道韦泽不会随便说大话,100步外大概能击中目标。可真的看到有这种火枪的时候,众人也都是吓了一大跳。

    看韦泽打完枪之后拎着这杆细长的火枪向着靶子走过去,他们也都快步跟了上韦泽。距离靶子还有30步左右的时候,韦昌荣停住了脚步,以勇武著称的韦昌荣忍不住喊道:“老天爷啊!”

    其他三人倒没有喊出声,这可不是因为他们比韦昌荣更镇定,而是这三个人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三块靶子排在一起,用的都是半寸厚的木板。当时三个靶子一起晃动的时候,大家还觉得是前面的那块靶子带动了后面的,走近之后他们才看清楚,原来三块靶子竟然都被打穿了。那醒目的大洞,正在无言的诉说着这杆火枪那不可思议的威力。

    “四叔……四叔……”韦昌荣还算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他跟只鹦鹉一样反复重复着这个称呼,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