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9章 战长沙(七)

第29章 战长沙(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威力巨大的武器吓住了自己人,总参谋部的四名部长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韦泽手中的火枪。韦泽跟玩杂耍般把火枪拎在手中上下抛了抛,四个人都下意识的想出言阻止,仿佛韦泽手中的武器是什么非常娇嫩的易碎物件。

    韦泽严肃的对四人说道:“这支枪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大家都要服从缄口令,若是这支枪的消息传出去,我定然不放过。”

    “四叔,有这么好的枪,为何不继续造?”韦昌荣立刻问道。

    韦泽完全能理解韦昌荣的想法,他答道:“现在是解决能不能造出来的问题,现在并不具备大规模制造的条件。再说了,这支枪里头的问题太多,到能用起来顺手可是差的远呢。”

    没等韦昌荣再质疑,韦泽就把手中的枪抛给韦昌荣。尽管这动作很突然,韦昌荣还是很轻松的把这杆枪抓在手中。实物进手,他也拿着空枪耍了耍,端枪瞄准,扛在肩头。很快,韦昌荣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其他三人也都试了试,大家脸上最终的表情与韦昌荣都差不多。这支枪威力巨大,可其他地方的问题未免太多。首先就是重心不合理,官方造的火绳枪好歹后部铁管比较厚,前部的铁管比较薄,使用起来重心靠后,感觉很顺手。韦泽造的火枪枪管的前后重量差不多,加上枪口位置上安装了刺刀,拎在手中感觉前重后轻,十分不自在。

    这还仅仅是最直观的毛病,在韦泽看来,除了威力巨大的优点之外,这支火枪毛病多多。

    四人都理解了韦泽为何要求现在不要推广这支火枪的理由,韦泽也不管他们乐意不乐意,把枪交给了陈哲,“技术部门已经对全部流程做了详细记录,等我们打下大城市,就可以重新设计这支火枪。那时候会花心思把这种火枪给设计到用起来顺手的地步。”

    “可惜啊!”韦昌荣叹道。

    “有什么可惜的?”韦泽笑道,“等到再打仗之前,咱们学着造燧发枪吧,至少学着造燧发手铳。这么没多久了,清妖也快打过来了。”

    学着把火绳枪改造成燧发枪的工作就交给制造米涅步枪的团队来完成,燧发枪比火绳枪拥有有太多的优势。把火绳枪改造成燧发枪的难度相对较低,至少不用打造新枪管,只需把发火装置从火药引发变成燧石引发。这年头燧发枪也都是手工制作,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改装固然还有难度,却不用对火枪的结构全面推到重来。

    除了将火绳枪改装成燧发枪的技术问题,韦泽还对军工部门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对现在的火绳枪的木质托架进行改造。满清的火绳枪在设计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刺刀战的问题。韦泽要求重新设计木质托架,达成安装刺刀的效果。对于最精锐的部队,大可将他们训练成火枪手兼刺刀手的角色。即便没有燧发枪,只要修改了木质托架的模样,也能把火绳枪改造成比较顺手的刺杀用短枪。

    在这个时代,精锐的步兵就是远可以用步枪射击,近可用刺刀搏杀。这种基本能力直到90年后的1942年依旧是全世界步兵的主流。韦泽是要坚定的走这条正确道路。

    短时间内就被韦泽给压下这么多的课题,军工部门负责火枪的团队心理上承受的了巨大压力。韦泽倒也没有逼着他们立刻就能拿出完善的成果出来,让火枪研究团队自行苦恼着摸索,韦泽自己则转入铸炮的团队。铁匠们这几天在军工部门的协助下已经把设备给安装完毕,此时的进度已经进入了相当关键的阶段。

    继承了师傅“王大锤”称号的王启秀也算是有真能耐的,拿到了韦泽的火炮设计图纸之后,他与韦泽的军工部门一起铸成了比较精细的模具。用铁水浇筑火炮,首先就得有模具,模具自然是越精准越好。即便是五倍身管比的火炮,炮膛也是越直越好。笔直的圆柱体该怎么制作?对于普通匠人来说,这是个大问题。对于韦泽来说,有了比较精细的文具之后,反倒是容易很多。把圆规定死角度,在很多纸上画出同样的圆,把这些圆小心的裁切下来,叠在一起。用细细的竹篾子固定位置,这就是最个基本的圆柱。

    在纸质的圆柱外面涂上一层蜡,用石膏把这个柱体裹起来,等石膏凝结之后,把纸柱抽出来。再向石膏模子里头注入蜡油,等蜡油凝结,把外面的石膏打碎,就得到了比较好的柱体。有了这柱体之后,就可以进行数次不同材质的倒模。虽然每次倒模之后精度都会下降,可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韦泽也已经竭尽了自己的能耐,即便是精度下降,他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这年头的中国铸炮水平落后,铸造出火炮炮管内部都是凸凹不平,此等火炮打出来的炮弹就如同满清的行政能力一样,只能用“不靠谱”三个字来形容。

    想造可靠的火炮,在不久就会展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铸造法并不是最好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水压机锻造出一根钢柱,再用机械在钢柱上钻出一个孔。金属经过水压机的处理,金属内部结构会变得非常均匀致密,再有退火等消除应力的工序,造出的火炮炮管质量与寿命都会大大提高。

    当然,这其中还牵扯到非常复杂的金属晶相学问题,包括如何促进结晶,如何消除应力。韦泽不是搞这个专业的,很多东西他只看过相关文章,并不清楚具体操作,他现在能够贡献的实用技术不多。

    有韦泽拍板,铸炮场开始运作起来。化铁的炉子已经开始使用,煤炭燃烧时产生的强烈热力让靠近的人都有种身陷火海的感觉。尽管是八月的伏天,所有参与的工匠以及军工部门的战士们,都穿的极厚,罩在外面的外衣上还都湿了水,尽量的通过水份蒸发来带出去些热力。

    这种火窟般的冶炼环境就是农业国与工业国之间的一道鸿沟。工业国能够通过发展重工业,制造出大量的机械设备来解决单靠人类的**不可能完成的生产。而且经过不断的技术积累与研发,工业国的生产能力还在不断提高。可农业国没有办法靠自己迈过这倒门槛,最终的技术能力被限制在少量的生产规模之内。即便是中国这样几千年领跑世界的文明古国,有着深厚的积累,也在西方百十年的工业发展积累中全面落后了。

    在永兴的铸炮厂,韦泽给这个场地里头添加的内容不算太多,主要是利用了滑轮组的吊车。滑轮组是铁的,拉动滑轮组的铁链、粗糙的齿轮以及与之配合的链条,都是韦泽不惜人力工本制造出来的。

    铸炮某种意义上就是个重工业,重工业就是个吞金兽。即便是铸造出大炮来,也没办法直接用来提高国民生活水平。只有用大炮对外攻城略地,抢可以耕种经营的土地,或者是更直接的抢来黄金白银粮食物资,才能说是曲线起了作用。

    能否在建成重工业后打赢战争,这是个两可的事情。但是想建成重工业,就得立马掏出真金白银的投进去。就如一句台词所说的,“你说我是喝工人血的臭资本家?!我tm在喝别人的血之前,得先喝自己的血!”

    韦泽从满清那里抢来的东西,除了火枪等武器不能动之外,其他的金属物品都给投入了生产中,这部分支出还不包括支付给匠人们的工钱。这样的支出还没计算另外一个隐形成本,那就是韦泽本人掌握的知识,则是新中国几十年积累出的教育体系教授给韦泽的。每一点一滴的知识背后,都是新中国劳动者们无数血汗的积累。

    在新中国,是不可能使用如此低劣的技术去制造低劣的大炮,韦泽也没有经验,他只能靠这个时代的工匠们来完成这个任务。如果工匠们铸炮失败,那韦泽前面出生入死所积攒的东西,都等于打了水漂。

    所以韦泽是准备多来铸炮场看看,不是为了监督,而是想竭尽自己所能,在力所能及的方面尽量的支持一下。在此时,高高在上的态度与藏私,都只有副作用。不仅仅是韦泽,军医院也搬到了这个极容易产生伤者的铸炮场附近,有些时候只是晚治疗一会儿,就很可能是一条人命。

    王启秀见到韦泽进了铸炮场,立刻拉着一个高瘦的青年到了韦泽面前。“韦大人,这位就是我说过的族兄王启年。原来他已经从桂阳跑到这里啦!”

    韦泽一听,大喜过望。他自己对自己没信心,对于这些没参与过铸炮的工匠也没多少信心。王启年亲自参与过铸炮,这等有经验的工匠才是最难得的人才。

    没等韦泽说话,却见王启年一脸阴沉,他对韦泽拱拱手,“韦大人,我听说你这里有医生。我弟弟病了,若是你们能救了他性命,我就专心给你们铸炮!”

    “呃?”韦泽没想到王启年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倒是愣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