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8章 战长沙(十六)

第38章 战长沙(十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长沙城东大胜之后,韦泽扫荡清军外围营地,扎下了自己的大营。太平军主力则扩充了西王萧朝贵升天前的营地,形成了从城东城南两边夹击长沙城的姿态。

    韦泽并不认为在战后挑出两条布幡,上面写了句孔子的话,就能让长沙城内的读书人连滚带爬的出城投奔太平军。他甚至怀疑就满清的这个文化水平,在这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根本就没人会关注这个东西,更不用说引起什么反清的反思。只是打仗这事情能尽力的地方都要尽力,从各个角度尽可能的削弱敌人的战斗意志,这是个态度问题。

    确定了城南与城东两个营地的交通线,韦泽赶回中军大帐去参加军事会议。会议上翼王石达开提出,“我军军粮不足,此时湘江以西稻米均已成熟。我想带兵渡过湘江,在西边获取粮草。”

    “如此甚好!”东王杨秀清立刻表示赞同。太平军从郴州一路赶到这里,沿途之上的粮草已经被西王萧朝贵弄走过一部分,此次行军筹集粮草颇有难度。全靠韦泽布置得当,占领城市之后收购粮食,安排行军路线。太平军四五万部队不用只挤在大道行进,而是可以分成数队从多条道路上行军,行军速度大大提高。

    即便如此,部队粮草依旧是眼下的主要问题。翼王石达开建议他带兵渡过湘江,在湘江以西筹措粮草的建议非常及时。

    说完了粮草的事情,就讨论起攻城的问题。韦泽的想法还是一贯制,那就是调动清军,歼灭清军的有生力量。经过围城期间的试探准备,最后一举拿下长沙城。

    这计划说完之后,包括东王杨秀清在内的主要将领都不是很赞成。韦泽自己也知道这计划其实是有问题的,这是一个抄袭加上韦泽把其他一些现状揉在一起得出的半吊子东西。

    既然要运动中歼灭敌人,首先就得把敌人调动出来,调动出敌人之后还要能够打必胜之仗。这两者并不是那么容易同时得到满足的。韦泽虽然对自己的战斗力有信心,但是他也没有想出该如何调动清军的办法。韦泽自己拿不出可行的东西,别的将领当然不会认。

    虽然大家都不支持韦泽的军事建议,却也没有别的想法。从郴州进军长沙,韦泽的部队始终在大队外围作战,驱逐靠近大队的清军。还得安排四万多人队伍的衣食住行,有韦泽的部队在前面先打下安营地,杨秀清与洪秀全所在的“前军”实际上算是中军,由于部队都是精锐,又不用担心吃住,行军速度很快。老弱妇孺们组成的后军等于全部扔给韦泽管理。

    辛辛苦苦到了长沙后,韦泽又带兵攻打城东清军,打了这么一场大胜仗。杨秀清称赞了韦泽几句,接着说道:“韦丞相就带领你的部属在城东扎营,守住城东,进攻城北。等中军的攻城消息。”

    这等于是给了韦泽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城东经过白天的血战,清军只怕是不再敢冲出来找韦泽玩命。杨秀清他们则是做攻城准备,等于是让韦泽的部队能够好好的休息一阵。

    韦泽哪里能不明白这点,他答道:“谨遵东王旨意。”

    “那韦兄弟在城东的时候,准备怎么怎么准备?”天王洪秀全问道。

    韦泽在于西王萧朝贵交谈之后,也逐渐接受了洪秀全作为太平天国天王的事实。特别是萧朝贵战死之后,韦泽已经完全不在乎洪秀全,所以即便是听到洪秀全的话,他也没了什么喜欢或者厌恶的情绪。对洪秀全的提问,韦泽答道:“启禀天王,属下除了打清妖之外,还会写些牌子,向长沙城内宣示,让他们认清形势,反出满清,开城投降。”

    韦泽顺道把自己今天写的布幡上的内容给洪秀全讲了讲,听完韦泽的介绍,洪秀全已经皱起眉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这是孔妖的话,孔妖不信上帝,死后下了地狱,为何要用他的话?”

    韦泽一愣,他与洪秀全接触极少,即便是见面,谈论的也是行军打仗之事,对于太平天国的意识形态问题,两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交流。没想到提及与孔子有关的事情,洪秀全竟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发作起来,这让韦泽很是意外。

    见洪秀全发怒,杨秀清连忙打起了圆场,“天王,韦兄弟只是为了动摇一下城内的人心,下次不要让他写这些就好。韦兄弟,你听到没有!”

    “属下遵命!”韦泽自然不肯为了维护孔子和洪秀全起冲突,他连忙答道。

    洪秀全虽然要对韦泽使用孔子的话穷追不舍,但是他却没有因此消气,嘴里面咒骂了孔子几句之后,洪秀全对翼王石达开说道:“岳麓山在湘江以西,你渡过湘江之后,就去砸了岳麓山书院里头孔妖的排位。把那岳麓山书院给烧了!”

    “遵命!”石达开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杵逆洪秀全的打算,他回答的非常利落。

    见韦泽与石达开都表示了顺从,洪秀全余怒未消的又骂了几句,这不再提及此事。

    等到会议散了,杨秀清请韦泽留下先吃了饭再回去,饭桌之上韦泽问起了洪秀全为何对孔子这么大气。杨秀清苦笑道:“韦兄弟,天王在乡间教书的时候,就砸了乡间孔子的牌位。咱们太平军所到之处,孔子的排位,庙宇那是一定要砸要拆的。后来天王还要我沿途烧了孔子的所有书,我找到西王,这才算是勉强制止此事?”

    “哦?”韦泽对此大感兴趣,他没想到在对待孔子的态度上,太平军高层还有如此分歧。

    杨秀清对洪秀全这做法其实很不满意,此时韦泽问起,他就讲述起来。

    洪秀全对儒家痛恨到了极点,准备要焚烧太平军所到之处的所有经书,捣毁孔子圣像。但是很明显,太平军里头没有读书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只是觉得这么干起来太麻烦,太耽误事。而太平军里头读过书的人,其实反对洪秀全这么瞎折腾。最后洪秀全看诸王众将都不支持,就找了杨秀清,要杨秀清以天父下旨的方式向全军做这个宣告。

    杨秀清读书不多,却甚是敬重孔孟,不愿干这毁灭文化的事情。但是杨秀清也不能公开反对天王洪秀全,他就将皮球踢给萧朝贵,萧朝贵遂以天兄身份宣布灭孔。

    那场对话杨秀清记得很清楚,他就向韦泽转述了一边。

    洪:“天兄,孔丘在天如何”?

    萧:“尔升高天时,孔丘被天父发令捆绑鞭打,他还在天父面前及朕面前跪得少么?他从前下凡,教导人之书,虽亦有合真道,但差错甚多,到太平时,一概要焚烧矣。孔丘亦是好人,今准他在天享福,永不准他下凡矣”。

    洪:“观音是好人否乎”?

    萧:“她是好人,她今在高天享福,亦不准她下凡矣”。

    洪:“观音在高天享福,天兄呼她为何乎”?

    萧:“我呼她为妹”。

    洪:“我呼她为何乎”?

    萧:“亦是呼她为妹。”

    ………………

    听完了转述,韦泽很想大笑,但是却又笑不出来。他本就觉得萧朝贵为人洒脱爽朗,可没想到这个洒脱爽朗之人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机智敏锐又不乏诙谐幽默。想起英年早逝的萧朝贵,韦泽忍不住叹道:“若是西王没有升天就好了。”

    杨秀清也是长叹一声,“有人说我不服南王与西王,这都是那些小人瞎猜而已。若是西王与南王都在,他们定然不会让天王在此事上乱下命令。”

    听杨秀清抱怨,韦泽连忙说道:“东王,南王与西王升天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倒是东王您要保重,咱们太平天国没了谁都行,可若是没了东王您,那是绝对撑不下去的。”

    “呵呵。”杨秀清苦笑几声,却没有回答。

    韦泽又试探着说道:“东王,翼王只是自告奋勇前往西边征粮,征粮的事情甚重,那岳麓山书院屁大点事情,不烧也没什么啊。”

    “韦兄弟,你啊,还是小孩子气。咱们太平军所到之处,虽然没有把民间的书都给都搜出来烧了,可每到一处,天王都要下令砸了孔子的牌位,捣毁孔子的庙宇祠堂。你若是想让我劝,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事情。”

    韦泽还没开口提及此事,就被东王杨秀清干净利落的拒绝,杨秀清还说的清楚,这是洪秀全亲自指示督办的“大事要事”,哪怕心中有再多的反对意见,韦泽也只能认了。他知道湖南的读书人们都非常痛恨太平军,也知道岳麓山书院在湖南的读书人中是个什么地位。参加了今天的会议之后,韦泽算是明白了这梁子到底是怎么结下的。

    这很容易想象,哪怕是韦泽在大学的时候如何对大学的种种不满,不爽,但是谁要是吆喝着“xx大学出来的都是王八蛋!”同时一把火烧了韦泽的母校,那韦泽也会记那些人一辈子。有机会报复的时候,韦泽也不会有什么手软。

    说完了这件“小事”,韦泽与杨秀清谈起了今后的战斗。杨秀清要求韦泽占据城东,尽可能击败城北的清军,控制城北要害。不过韦泽毕竟只有五千人,让他控制这两个广大地区也不现实。太平军现在的青壮也不过三万人,想靠三万人死死围困长沙城并不现实,所以杨秀清的底线是韦泽不能被清军从城东给打回来。而太平军的主攻方向还是在城南,韦泽若是能在城东有所突破,那自然是最好,若是突破不了,杨秀清也没什么不满。

    确定了这个保底的条件之后,韦泽心中大定。若是让他真的死命作战,一定要冲上城头,韦泽并非全然没有信心,可这意味着韦泽的部队要遭到重大伤亡。若是要付出这样的重大伤亡,韦泽宁肯是在野战中付出这样的代价。毕竟想在野战中让韦泽的部队出现上前的伤亡,清军只怕得付出十倍的代价。

    吃完了饭,韦泽告辞别了东王杨秀清,回到了自己在城东的营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