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章 根据地政策(一)

第7章 根据地政策(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3月10日,北京,养心殿。

    “又是束发粤匪!”咸丰看着南京失守的奏章,气的都有些发抖了。

    两天前,南京失陷的消息传到北京,咸丰皇帝和群臣只能相视而泣。经过一年多对太平天国围剿,太平天国越战越强,满清连南京这重镇都丢失了。诸将接连败在太平天国手中,不少提督、总兵甚至命丧太平军手中,脑袋被太平军砍下彰显威风。现在这支如狼似虎的军队据有南京,对满清的威胁越来越大。

    在这支太平军中,令咸丰印象尤为深刻的莫过于那支束发粤匪。年轻的咸丰还有些印象,大概也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有关束发粤匪的消息第一次摆在了他的御案上。在那个时候,束发粤匪们吸引这位皇帝注意力的,莫过于他们的发型。

    从那之后,有关束发粤匪的消息越来越多。在诸多奏章中,这支粤匪的精锐攻必克,战必胜。清军根本无法与之相抗。太平军从长沙撤走的时候,有人弹劾提督和春收了断后的束发粤匪贿赂,所以坐视粤匪离开,不肯纵兵追赶。和春自辩的奏章上掷地有声振聋发聩的写到:“寇不畏官军,安肯贿之?”

    三个月前太平军离开长沙的时候,咸丰就看出了太平军攻打金陵的必然性。下令开始防御,没等满清朝廷完成对金陵的防御的军事调动,束发粤匪就为先锋,从武昌一路打到了金陵。为了推脱责任,各级官员的奏章更是把束发粤匪形容的如同神兵天将一般。

    现在,束发粤匪不仅占据了安徽的省城安庆,并且在安庆各城门外悬挂了条幅,上面写着“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作为满清皇帝,咸丰比谁都清楚这话里头的意思。鞑虏指的自然是旗人,中华自然是指粤匪了。除了咸丰的高祖父雍正敢直面这个问题,并且自信的宣称“我就是中国皇帝”之外,这两句话其实是历代满清皇帝们心中的梦魇。当一群留着汉人发型的汉人以中华自居,没有满清皇帝会不感到害怕。

    太平天国定都金陵,改金陵城为天京城,宣布建立小天国。经过一年多的战斗,清军伤亡惨重,湖南、湖北、江苏等地的军队经过频繁调动,江淮之间的大片地区已经是无兵可用。金陵与安庆之间互为支援,对满清至关重要的两湖以及江浙都在他们攻击范围之内。而且太平军还有挥军北上,直逼北京的可能。看着地图,咸丰皇帝觉得一阵阵的头痛。

    咸丰已经命令清军在金陵南北各建一座大营,围困住在金陵的太平军。可这样就让咸丰最头痛的束发粤匪们得到了相当宽松的行动空间。根据最新的战报,他们已经攻下桐城,大有兵锋直指庐州的迹象。难道粤匪的真正目的是北伐么?咸丰越想越是心惊。

    在咸丰在养心殿上考虑着太平军北上可能性的同时,韦泽也坐在安庆城内的安徽巡抚衙门的书房里头,考虑着未来的战略局面。

    太平军不剃发,所以也不太刮胡子。韦泽倒是偶尔用剪子剪剪上嘴唇上的胡子,却懒得管下巴上的胡子,韦泽不是什么美髯公,下巴上有一把快两寸长的山羊胡。此时他一面考虑着战略,一面慢悠悠的用手捻着自己的山羊胡。

    天马行空般的想象未来战略是很容易的事情,对于韦泽来说更容易。21世纪中国的强大国力就是一副很好像想的蓝图。做到的话,对韦泽就足够了。不过想把蓝图有步骤有条理的完成,这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购买了一批英国产的燧发枪之后,韦泽经过测试,发现英国佬的制式火枪就是质量比满清的强很多。特别是使用颗粒火药的纸壳子弹之后,如果能够提高颗粒火药的有效燃烧率,火枪的射程以及威力都大大提高。

    为了加快军功行业的进度,韦泽只能土法上马了不少东西。这年头满清的硫磺主要是进口,出口方是琉球以及日本。韦泽手头的物资当然是不够这么消耗的。造螺旋桨需要金属冶炼的知识,韦泽知道中国的铁矿品位比较低。不是含硫多就是含磷多,硫铁矿比例非常大。

    使用硫铁矿制作硫酸,韦泽那点知识也能硬扛着先上。虽然效率低点,质量差点,可好歹也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办法。这些知识还是从介绍八路军如何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文章上得到的。将硫铁矿碾碎,然后在一个倒扣的瓦缸里面加热,让水吸收分解出来的二氧化硫,制成亚硫酸。再一步步的慢慢氧化,制成亚硫酸与硫酸的混合液体。用这些混合液体与硝石一起加热,得到硝酸。

    分离出来的硝酸与朱砂,也就是氧化汞反应得到硝酸汞。硝酸汞与纯酒精混合,得到的固体就是雷酸汞。

    把燧发枪的火池与枪膛之间的孔扩大一点,在铜火帽里面装上一些雷酸汞,把铜火帽塞进这个扩大的孔中,扳机直接击打铜火帽,引爆铜火帽里头的微量雷酸汞。雷酸汞爆炸喷发出的高温火焰猛烈射入撕开的子弹纸壳中,顷刻就能让颗粒火药大量引燃。

    但是,韦泽见过在外国俗称“愚人金”的硫铁矿标本,黄橙橙的铁矿看上去挺好看,但是韦泽不是探矿专业出身,并不知道怎么找到这种硫铁矿。好在在汉口的时候,韦泽拼命收集了不少硫磺。直接用硫磺制作硫酸倒是更加容易些,哪怕是后续如何弄来硫磺还不确定,眼下得先顶着。

    韦泽经过多次实验,成功制成了一部分雷酸汞。可又牵扯了一个问题,这需要一批有化学知识的家伙来干这个重要工作。

    而韦泽在培养技术人员而不是技工方面,进展极为缓慢。韦泽终于理解了工业国到底有多伟大。他在十岁之前,父母就带着他做很多科学小实验,大量的高纯度化学用品,各种便宜的实验器材。这一切都让韦泽很容易就接受了化学理念。

    在韦泽的部队中,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哪怕是那些经过挑选,对自然科学比较容易接受的战士,让他们理解元素,让他们理解包括人类的身体在内的一切,都是由无比细微的元素组成的,真的比登天都难。大家不是学不会,而是不承认这是事实。

    原子、分子,根本是肉眼看不到的。对于韦泽来说,书上这么讲,父母这么讲,周围所有人也都这么认为,他也就相信了。但是韦泽的手下可没有这个环境,如何让他们有这个概念,需要大量化学实验对他们进行教育。

    化学实验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玻璃器皿,安庆有懂得烧砖,烧瓷器的家伙,却没有懂得烧制现代玻璃器皿的工匠。即便是有从化学课上学到的配方,二氧化硅用沙子,可韦泽并不知道怎么分辨石灰石,而且碳酸钠更是难弄。韦泽知道河南桐柏有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大型天然碱矿。但是他一不懂探矿,二来也没有控制河南。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韦泽感觉痛不欲生。

    用力拽了拽自己的山羊胡,韦泽下定了决心,“看来建立现代工业体系与科学体系,不是现在能够大规模推行的!”

    可韦泽还是不甘心,安庆这地方学风很盛,哪怕是贩夫走卒,也未必没有读过四书五经。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这地方人力资源的话,或许能够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一些可以寄予未来厚望的人才?

    想到这里,韦泽不再拽自己的胡子,而是挠起了脑袋。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马上能打天下,却不能治天下。他手下的这帮颇为善战的战士,现阶段可未必是能干的官员。

    未来很丰满,现实很骨干。韦泽放下了挠脑袋的手,强迫自己把思路放回到现实中来。如果不能建立现代科学体系,无法建立现代工业体系,好歹先建立起一支新军,以及为这支新军服务的军工体系吧。

    而为了建立这支新军,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根据地。对21世纪的人来说,提起造反,能立刻联想起的常见的词汇中,“根据地”无疑是出现比例最高的几个词汇之一。根据地能够提供粮食与兵源,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而兵源意味着枪杆子,枪杆子里头出政权。如何建立根据地,那就是得靠对地方的管理。

    就在韦泽考虑着如何建立根据地的事宜,警卫员进来报告,张应宸求见。

    “让他进来!”韦泽说道。

    张应宸一进来就说道:“丞相,你这好几天都没怎么出来办公,大伙都等着你命令呢!”

    “有些事情我还没想明白。”韦泽尽量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

    “丞相,还有什么事情是你想不明白的?”张应宸立刻开始排起了马屁。

    韦泽苦笑一下,“应宸,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张应宸的语气比较紧张,“丞相,在江对面,我们抓到了不少逃兵?他们都是从天京城逃出来的。”

    “是咱们太平军的逃兵么?”韦泽问道。

    “是的。是咱们太平军的逃兵,他们都是在武昌加入咱们太平军的。”张应宸答道。说完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这里头有男有女,都是要回武昌老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