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章 根据地政策(二)

第8章 根据地政策(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太平军中不是没有过逃兵,但是根据张应宸所说,这次的逃兵数量很大。不到十天,光被安庆太平军扣住的就有千余人。根据估算,至少还得有几千人绕过了韦泽他们在长江南岸的据点,向着武昌去了。

    “调查一下发生了什么事,然后把他们给放了吧。”韦泽答道。

    “把逃兵放了?”张应宸感觉很意外。

    “那你准备怎么办?把他们给杀了?还是送去南京?”韦泽反问道。

    千里迢迢的把上千人强行押送去南京,需要很多船,需要很多粮食。此时的安庆根本没有那么多物资。张应宸试探着说道:“丞相,咱们要不要把他们留在咱们这里?”

    “让他们吃饱之后继续逃走么?”韦泽继续反问。

    听了这话,张应宸也觉得很有道理,就换了个话题,“丞相,你何时升帐议事?这都好几天了!”

    韦泽苦笑道:“我现在就出去,你赶紧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咱们就先议此事!”

    半天之后,张应宸带着调查结果回来了,原来他们是武昌当地百姓,被全家裹挟加入了太平军。最初的时候太平军在武昌的威风令百姓十分羡慕。常大淳火烧武昌城外的民居,大伙六昼夜不熄,武昌的百姓都恨透了满清的官员。太平军攻克武昌之后,将俘虏的官员装在竹篓里面抬着游街示众,然后将他们公开处死。武昌百姓们欢欣鼓舞,对太平军十分羡慕。在太平军极有章法的组织之下,纷纷全家加入了太平军。

    最初加入太平军的时候,武昌百姓们都非常兴奋。但是这种兴奋也只是一时而已,百姓毕竟是百姓,若是没有一个系统的后备军体系,根本不可能随时拉来就能充当战斗部队的。广西老兄弟,湘南的老兄弟,一个是因为土客矛盾,一个则是因为湘南盗匪横行,大家自幼就比较习惯刀口舔血的日子。

    可武昌是个富裕之地,承平已久,哪里有那么多习惯了乱世的骨干份子。看着太平军能够威风煞气的纵横,那是看人挑担。至于亲自参与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经历过数次战斗,兴奋劲过去之后,思乡之情大盛。逃离太平军的人数越来越多多。

    根据逃跑的人所说,男子逃亡十之**,女子逃亡的十之一二。若是这个比例是反过来,还能说是部队里头摆脱了女性,留下的是更有战斗力的男性。可现实偏偏是女性大量留在了太平军内部,在这个时代,不仅起不到强化战斗力的效果,还等于是背上了一个不小的包袱。

    而且即便是没有人逃走,太平军现在的战斗力也是在被削弱,而不是被强化。据这些逃出来的武昌居民所说,太平军攻入南京城之后,其他官军都被歼灭,然而南京城内的满人居住的满城并没有投降。

    满城内居住的都是满人,这帮人也知道自己无处可去,即便是遭到了围攻,也没有投降的意思。而且八旗兵在这等局面下居然还发动了逆袭,一支200多人的八旗兵冲出满城,排开队列连环射击,而且还是在射击中先前突进。目的是攻击试图夺取太平门的400多太平军。

    接敌的部队是李开芳的部下,韦泽知道这支部队中有不少武昌新征募的战士。据从南京逃出来的人所说,这支李开芳手下的400多太平军奋力反击,竟然不敌,被200多八旗兵打得崩溃了。

    韦泽手下的众将倒对这个消息并不太在乎,大伙没有与旗人交战的经验,纯粹把这个当个事情听听。可韦泽觉得自己的常识再次出了偏差。他遇到过颇为敢战的黄马褂,现在又遇到了颇为敢战的八旗兵。这两种货色都是韦泽常识中的窝囊废,没想到在生死关头,他们还真的敢穷鼠噬猫。

    只是历史的记载中,满清后期八旗兵根本没有战斗力。能被八旗兵打成这样,足以证明太平军之后的扩军并没有能够起到好的作用。

    张应宸汇报结束之后,韦泽也没有说话。而是再次陷入了沉思。

    太平天国的城市政策,韦泽也听说了一点,那搞的实在是叫邪乎。1853年3月5日,天王洪秀全身披黄色龙袍,坐十六人抬的大轿,在数十名宫女的簇拥下进入南京,宣布定都南京,南京更名为天京。从紫荆山传教到定鼎南京,洪杨等太平天国领导人九死一生,终于迎来一场巨大的胜利。

    彻底将南京城内原清朝属官和士兵剿杀干净后,洪杨着手按拜上帝教的教义改造南京城内的政权和社会组织。按照一贯的做法,南京城内强化圣库制度,将居民的财产全部没收,由太平天国政府统一分发口粮。南京城内的家庭全部解散,把男丁全部编入军队当兵,女子除选少数机灵美貌的进入诸王府担任女官和侍女外,挑选善于女红的编入锦绣营,其余编入女营。城内废除所有的工商业、手工业,有手艺的匠人编入诸匠营,在军官的指挥下生产工业品。老弱病残则特别挑选出,编入牌尾馆,做点简单的粗活。

    太平天国的社会组织形式,大致上是按《天朝田亩制度》实行的,也在武昌等地经过了多次的实践。这种用兵农合一的组织将所有的群众组织起来,彻底废除土地私有,建立一种一切财产公有的制度。按照洪秀全的构想,用军队的方法组织起群众,以一万三千一百五十六家为一军,设立军帅、师帅、旅帅、卒长、两司马等乡官。其构成一军最小的单位为一家,而其基层组织“两”则为二十五家,故一切施政对象都以二十五家为基础,由两司马管理。凡二十五家中,设有国库一所,保管公有生产物,其陶冶木石等匠,俱用伍长及伍卒担任,农隙治事,使二十五家成为一个农村公社组织。

    南京城内管理手工业的部门有诸匠营和百工衙,诸匠营和百工衙的组织有些不同:诸匠营人数众多,完全依照军制,各营以指挥统领,其总制、监军、军帅至两司马一如军队的编制;百工衙所属人数多寡不一,有百人则置一卒长,分辖四两司马,二百人则置两卒长,没有军帅、师帅、旅帅各级官员,其组织不尽依照军制。在职掌上也有些不同,诸匠营只管制造,百工衙则凡所典的事,俱兼司收发。

    此时洪仁轩还没从香港到天京,《资政新篇》更没有问世,洪秀全完全是按照《天朝田亩制度》来执行的政策。在韦泽看来,这个制度的确是集中国小农经济大成,面对各种难以抵抗的天灾**,人民追求的乃是“平均主义”。所以太平天国的政治口号就是“无处不均匀”。

    这在1853年的中国,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自然有极大的吸引力。不过这可吸引不了见识过工业化中国的韦泽。在韦泽看来,时代的公平公正是建立在发展的基础之上的。想吃饱饭,首先就得先生产出来能够让大家都吃饱的粮食。只是工业国才能保证的事情,农业国时时刻刻刻处于各种危机之中,只追求大家的平均,追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是舍本求末的愚蠢行为。

    “丞相!接下来怎么办?”张应宸的声音把韦泽从沉思中叫过来。

    “把他们放了,让他们走。”韦泽答道。

    “丞相,那我等在安庆该如何做?”韦昌荣问道,“最近前来投军的当地百姓甚多,是不是……”

    韦泽此时已经有了主意,他说道:“这些逃出南京的人就是例子。如果咱们也如此扩编队伍,还逼着别人交投名状,让当地人全家都加入队伍,先不说咱们哪里有那么多粮食可吃,若是不严加训练,以后咱们若是带队出去打仗,只怕也是这么一个结果。”

    说这话的时候,韦泽已经没了任何迟疑。他说道:“当下咱们得先分清,谁是咱们的敌人,谁是咱们的朋友。满清是咱们的敌人,其他没有跟着满清走的人,都可以暂时看成咱们的朋友。所以我们现在先团结朋友,打满清。”

    胡成和听了韦泽的话,皱着眉头说道:“他们可未必肯跟着咱们打满清,到现在投军的人已经没有前些日子多。不过是四五千人前来投奔,投奔咱们的人还多数不是安庆本地人,咱们到现在也不过是万把人。”

    韦泽微微一笑,“咱们有万把人,好好训练的话,打两三万清妖并不费力。而且朋友未必一定要跟着咱们两肋插刀,能够提供养活这两三万人的粮食,也算是朋友么!”

    众将都是打仗的好手,对于政治却并不精通。韦泽的话说的比较明白了,大伙却没有理解。疑惑的目光都落在韦泽脸上。

    韦泽也没准备和他们讨论这些基本政策问题,他说道:“此时我等要务就是先扩大控制的区域。在控制的区域内,我等要做三件事。第一,告知我们控制区域内的所有人,今年一定要完粮纳税。第二、在控制区域内实施分级纳税制度,地主一定要纳粮,还得多交一些。自己种自家土地的,也得纳粮,但是比地主要交的少些。至于佃农,就免了纳粮。只是需要帮着咱们办些搬运的事情。第三、要打击高利贷。咱们的控制区域之内,不许放高利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