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章 根据地政策(七)

第13章 根据地政策(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恭喜阮师帅拿到头功!”雷虎一是高兴,二是羡慕嫉妒,脸上笑着,却说得有点咬牙切齿的。

    阮希浩倒是很坦然的说道:“若是没有雷师帅在外围堵,佯攻舒城,让清妖难顾首位,我是不可能这么就能攻上城墙。再说,大部分清妖也是雷师帅你打死的。”

    既然阮希浩姿态如此柔和,雷虎也没什么可再说的。而且韦泽评定战功的时候是以完成任务的成绩作为衡量。此次雷虎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完善。除了头功之外,部队的集体功劳却是与阮希浩的部队一样。

    应付了雷虎,阮希浩对第一师师帅柯贡禹说道:“柯师帅的教导旅打得清妖抬不起头来,实在是帮了大忙。”

    柯贡禹到没有雷虎那么激动,他笑道:“既然是作战如此安排,我自然要完成任务。”

    作战部部长胡成和看大家说的热络,也忍不住加入进来,“你们这谢来谢去,怎么就没人想起我们总参谋部啊!合着我们就没功劳啦!”

    “参谋部制定的计划实在是好,我这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对!”雷虎笑道,“不过呢,你们这计划未免太好,我们这亲自打仗的倒是觉得连谢都不知道从何谢起,若是论功劳,参谋部拿了全部功劳也不过分呢!”

    “雷师帅,你这是在夸我么?”胡成和笑道。

    看着将领们因为这场胜仗心花怒放,韦泽忍不住想起了张应宸。真心说,韦泽并不讨厌张应宸,只是每次想起自己一些不合适的人事安排,他就有些后悔。韦泽怀疑自己或许是多心了,没有张应宸在,整个上层的气氛看着也轻松了不少。

    张应宸这家伙不会操之过急,疯狂训练,然后拿士兵撒气吧?韦泽忍不住想。只是此时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任由事情自己发展了。

    拿下了舒城,就打开了直奔庐州的大门。审问了俘虏之后,韦泽才明白怎么会出现四千清军要进攻安庆的谣言。现在舒城与庐州的总兵力不过四千,此时在庐州的乃是安徽巡抚蒋文庆,他担心放弃了舒城的防御之后,太平军可以直接杀到庐州城下。所以蒋文庆向舒城派遣了一千援军,加上原本守舒城的七八百从安庆败退的清军,总数接近了两千人。

    结果这种分兵战术反倒是造成了太平军各个击破的局面,现在守庐州的清军总数不过两千。参谋部的看法很简单,全军立刻直扑庐州,尽快打下这座兵力空虚的城市。

    若是能打下庐州,趁着七月份粮食还没收获之前,太平军就能在庐州到安庆之间的广大地区解决完粮纳税的工作。那时候能够征集的粮食总量将能够保证“财政预算”中养活六万人一年的量。

    “丞相,你在担心张应宸么?”看着韦泽若有所思的模样,胡成和忍不住问道。

    韦泽皱着眉头看了胡成和一眼,他很是怀疑自己怎么如此轻易的就被人看穿。韦泽答道:“我的确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因为生气,所以在部队里头胡来。”

    胡成和笑道:“丞相,你总是把兄弟们放到心里头。一眼就能瞅出来。你放心,张应宸小聪明多着呢。越是到这个时候,他反倒是会老老实实的练兵。我倒是觉得,他前面那么毛毛糙糙的,是因为他又想立功,又怕打败仗。现在让他自己从下面开始干,他应该是安心了才对。”

    “希望如此吧。”韦泽答道。到了这个时候,韦泽说什么都没用,一切都得看张应宸自己能不能明白道理。

    把张应宸的事情放到一边,韦泽说道:“我不建议现在立刻就攻下庐州。咱们一旦到了庐州,整个庐州以北的清妖都会被惊动,我是想围点打援。佯攻泸州,专门打前来援救庐州清妖。庐州是跑不了的,一旦打掉清妖派来庐州的援军,城里头的清妖自然是被吓得要死,更让庐州地方上的那些豪强们知道了厉害,有利咱们在庐州推行完粮纳税。”

    这个想法倒是颇让众将意外,有些人皱着眉头沉思,有些则是皱着眉头看向韦泽,明显是希望韦泽解释一下。

    韦泽说道:“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觉得打仗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勇气?”阮希浩答道。

    “训练?”柯贡禹答道。

    “探清敌情?”雷虎答道。

    “打仗最需要的乃是粮食和钱。如果在一个拿钱能够卖到所需物资的时候,那么打仗第一需要是钱,第二需要是钱,第三需要的还是钱!当然,这是在一个拿钱能够卖到物资的局面下。”韦泽引用了拿破仑的话。

    “有钱弄到吃的,部队才能好好训练。有钱买武器,部队才能买到更好的武器。既然现在用钱未必能买到,我等的粮食与武器不多,那么我等就先得弄到稳定的粮食供应。想让地方上纳粮,就得让地方上的豪强知道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而且让他们知道,我们有能力把我们控制区内的所有清妖都给干掉。豪强如果不纳税就得完蛋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拼死反抗,而是会用纳粮的方式求得生存。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首先有的是政治,然后才有了战争!这点大家可不能弄错。”

    政治这个词部队里头的识字科上讲过,政就是政策,是政令,治就是治理。用政策来治理国家,就是政治。

    胡成和微微点头,“就是说,我们打庐州的目的其实为了控制庐州到安庆这一带,完成完粮纳税的政策,积攒起以后和清妖大战的本钱了?”

    “没错!”韦泽满意的点点头,“每一仗都不是单纯为了杀人,也不单纯要夺取某些地盘。这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总参谋部给大家讲战略,战略的顶点从来不是为了某一仗的胜负,甚至不是某几仗的胜负。而是要看打仗的最终目的是否完成。而且付出的代价是否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战略一旦错了,打多少胜仗都是白搭。”

    再往后的问题就不用韦泽详细讲,有了粮食之后就能征召部队,养活部队。还能让完全脱离农业生产的部队能够进行充分的军事训练。作战训练部与教导旅已经建立好久,众将早就非常清楚,一支部队有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上了战场之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柯贡禹作为前教导旅旅帅,对此更是清楚,他问道:“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再从安庆掉一个师过来,就咱们这三个师,只怕兵力不足。”

    “没错!没错!”胡成和连声赞成,“光打仗的话,咱们六千人攻打两千清妖把守的庐州也够了。若是想威慑地方,最少也得八千人才够。”

    “进兵的同时,把第四师调过来。”韦泽同意了这个建议。

    5月7日,韦泽的部队已经抵达庐州,以旅为单位,把整个庐州给死死包围起来。而5月9日,一个消息传到了韦泽这里,庐州知府胡元炜私下派人前来联络太平军,请求投降。

    “这胡元炜真的想投降么?”胡成和都有些懵了。战前总参谋部做了充分的准备,做了长期围困的准备,可没想到庐州知府竟然是这么一个软骨头,居然要投降。怀着战略被打乱的不爽,胡成和率先提出了质疑。

    柯贡禹倒是完全不在乎,“怕什么?他既然要投降,咱们就应承了。即便胡元炜想玩什么花样,只要让咱们的部队进了城,城里面的那点清军算个屁。只要地形允许,我们教导旅一百人打他们一千人也不是难事。”

    “怎么讲?”胡成和问道。

    柯贡禹笑了笑,“简单啊。胡元炜若是玩开城诱敌的把戏,我们就先派人去和他联系,把庐州城门城墙给侦查清楚。敢让我们一百人进去,立刻控制要害之地,那时候胡元炜再玩什么花样都没用。城头上有咱们的人接应,硬攻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围点打援怎么办?”胡成和问。

    “情况变了,咱们也得跟着变么!”柯贡禹答道。

    “朝令夕改么?”胡成和有点质问的味道了。

    “这叫随机应变!”柯贡禹答道。

    韦泽没有立刻回答,他也在这两种意见中左右摇摆。这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韦泽对胡元炜投降的可靠程度并不在乎,胡元炜是否投降对韦泽能否攻下庐州并无太大影响。庐州乃是皖北重镇,这并不是一个小城。两千人清军在城墙上防守这座城池太过于勉强。双方的战斗力更是相差太多,柯贡禹所说的一点没错,让一百教导旅的兄弟守住一个城门,甚至只是守住一段城墙,清军两千人一个时辰内根本夺不回去。此时足够韦泽的部队顺利上城,剩下的就是剿灭清军了。

    不过这样的打发有个问题,韦泽还是会损失些部队。在减少损失与维持战略中,韦泽左右为难。而雷虎此时也参与到讨论中来,他说道:“丞相,我觉得咱们还是答应胡元炜吧。攻城总会有兄弟伤亡,和清妖正面打仗,损失的人只怕还会更少些。你觉得呢?”

    这个话让韦泽觉得眼前一亮,是啊。如果以单纯的兵力损失来看,把兄弟们用在野战上算是更有效率。对于一支军队来说,保护好战士的生命,本来就是最重要的因素。

    “那咱们就答应了那胡元炜,不过告诉他,咱们只能再等三天,三天内他若是没有动静,我们就攻城。城破之后,其他人我们都能放过,只有胡元炜绝不放过!”韦泽说道。

    而胡元炜倒是真的够贼,得到了韦泽充满恐吓的回复之后,胡元炜秘密送来了一个请求。内容是安徽巡抚蒋文庆让胡元炜去请求救兵,胡元炜可以开门,不过那得是他去请救兵的时候。胡元炜希望韦泽同意让胡元炜“继续请救兵”,至于开了的那扇小门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5月12日深夜,庐州水西门开了个小口,早已经埋伏在那里的太平军从这里冲进了庐州城。而一小队太平军则护送着一名便衣的官员到了水西门。这里已经有一条小船等着。

    “胡大人,这一路向北,可就辛苦您啦!”送行的雷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夜色中也见不到胡元炜是不是羞愧的满脸通红,反正他一声不吭的上了船。船工将船撑离码头,小船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