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6章 根据地政策(十)

第16章 根据地政策(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寿州城乃是座千年古城,它濒临淮河,城市看着不是很大。只见城墙上一道道的或明显或隐约的水平痕迹,仿佛有什么干涸在城墙上一样。此时徐开文已经前去城内联系,韦泽也没办法询问。

    仔细看着寿州城,一起出来诸将们都有些呆住了。第一师师帅柯贡禹与第五师师帅雷虎都是一路跟着韦泽从长沙打到天京的人,大家一路上攻破了十余座城池,看到寿州城的城墙,大家都是颇为赞叹。寿州城墙十三里有奇,不大不小。然而高二丈五尺,广二丈,这样规模的城墙,在众将的印象中,只有寥寥几座城市能够比寿州的城墙更坚固些。

    “那徐开文可否信得过?”雷虎一张嘴就露了怯。听着仿佛是在质疑徐开文的可信度,然而雷虎透露出的则是对徐开文若是不可信的畏惧。

    柯贡禹是员悍将,虽然没有雷虎如此明确的露怯,他也慢慢说道:“想攻打这座城,确实不容易。”

    两位师帅都有些担心,韦泽只能给大家鼓气,“我军擅长的乃是野战,清妖出来就是死。若是清妖只敢在城内死守,我等纵横城外,那就是反客为主。”

    听了韦泽自信满满的话,雷虎笑道:“我们只是纵横城外的话,哪里有功夫一直围困寿州?我看丞相倒是很想打下这座城市的样子。”

    韦泽的确很想打下这座城。寿州古称寿春,从战国时代就是赫赫名城。不用说别的,游戏《三国志》中,寿春城几乎是每一代中都要出现。这可是袁术的根据地之一。虽然寿春的其战略地位随着中国南方的开发而不断下降,但是对于韦泽确定的“守江必守淮”的战略来说,寿州自然是前线的重要据点。坐落在淮河边的千年古城,有着看上去就相当强的城墙,如果能够在此组建一支路上以及水上的机动武装力量,韦泽确信自己能够对清军进行颇为有效的打击。

    柯贡禹也问道:“丞相,我们若是打下这座城之后,就不走了么?”

    韦泽微微皱着眉头,“你为何这么想?”

    柯贡禹叹口气,“我现在觉得哪里都需要守住才行!”在韦泽打下定远县城之后,前线军事会议就感觉,若是想守住庐州以北,就得守住定远。又经这一番途跋涉之后,部队抵达了淮河,柯贡禹觉得自己有点理解了守江必守淮的正确性。

    在淮河到长江之间的广大地区,有着太多的平原、湖泊、河流。大家都是从贫困的广西出来的,安徽的大地对于柯贡禹来说已经是真正的鱼米之乡。从沿江山区出来之后,见识到这样的广阔的平原地区,柯贡禹自己并不想走。

    韦泽其实也能体会到这种心情,安庆是安徽省府,然而安庆周围并非是产粮区,与合肥到寿州之间的这一大片平原相比,安庆反倒显得很是贫瘠。所以韦泽说道:“咱们想在这么大的地方上站住脚,只有把这地方上的清妖都给杀光。这还不够,还需要让清妖以后根本进不到这地方才成。”

    “丞相说的是!”雷虎所想的,所感受到的其实与柯贡禹和韦泽没什么区别。这一路进兵,沿途的田地极多,光看那平原地带的田地,就能想象到如果这些平原上的粮食丰收之后能够弄到多少粮食来。

    在寿州城下的太平军将领们忍不住对占据寿州之后的美好局面有着自己想象的时候,早就对太平军严加防范的寿州的清军已经关上了四门,在城头上严守以待。

    若是把打过仗也当作一种交情的话,寿州城头的清军与韦泽的部队也有些交情。在韦泽顺流而下,直扑天京的时候,在安庆负责防御的就是寿州清军。满清在寿州设有寿州镇绿营,指挥官为寿州镇总兵。

    在防守安庆的时候,韦泽刚到城下,寿州兵们一哄而散,这直接导致了满清在安庆防御的崩溃。看着城上清军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韦泽突然生出一种冲动。若是他现在发动强攻的话,能否让寿州城的清军如同安庆般一哄而散。

    有了这想法之后,韦泽再瞅了瞅寿州那二丈五尺高的城墙,他还是不得不选择了等待。二丈五尺大概有五米五的高度,韦泽只带了四千人到了这寿州城下,无论是采取任何战法,他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轻易攻下寿州。可现在对韦泽来说,最缺乏的莫过于时间。就算是韦泽能够在寿州耗得起,可他背后还有着急着北上的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三人。他们是不会让韦泽继续等下去。

    到了半夜,徐开文回到了太平军营地。此时太平军已经把寿州完全围住,徐开文兴奋的说道:“丞相,寿州城内的绿营愿意在西城给我们扔下几道绳索。不过他们要丞相保住他们的性命。”

    韦泽微微点点头,“这个自然,不过徐兄弟,我已经和你说过,我最多等到明天,然后就要出发北上。若是你能让他们今天晚上动手,那我们就办。若是你不能让他们帮忙,那就只能等我从凤阳回来的时候再动手。”

    徐开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丞相,你若是能再给他们一个人五两金子的话,我可以再去试试。”

    “你这是什么意思?”雷虎登时不高兴了,他喝道:“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你这反复去试,是何想法?”

    徐开文低下了头,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徐兄弟,人做事都想让别人冲在前头,自己跟在后头摘果子。我若是换了你的话,自然也会希望我们太平军猛攻寿州城。等打得差不多了,城内的守军想投降,你就能领着他们投降我们,看着上去还是你开城的功劳。这就是锦上添花么,谁都想这么干。”韦泽虽然说的心平气和,可语气里头的那股子狠劲让徐开文打了个冷颤。

    韦泽接着说道:“徐兄弟,我这么给你讲。倒不是我们出不起给扔绳子的那一点子人每人五两黄金,只是你这想法就不可能实现,他们现在可以给我们扔绳子,可以不给我们扔绳子,这就能收五两黄金。那他们觉得再拖拖,只怕能从我们这里榨到每人十两黄金。这种事情我可不是不会做。你若是想做,那你就自己出钱吧。”

    徐开文原本低着头,听了韦泽这平静的话之后,他抬起头看了韦泽片刻,才说道:“丞相,今晚攻城也不是不行,只是我只能让他们从城头扔下几根绳子来。其他的就得靠丞相大展神威。”

    韦泽平静的答道:“能扔几根绳子就成,我们只要这一点就行。”

    约定了一个时辰后在西门靠南的城墙外联系,徐开文急匆匆的离开了韦泽的营帐。

    雷虎问道:“这徐开文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是满清派人来诓骗我们的不成?”

    柯贡禹摇摇头,“若是满清派人来诓骗我们的,那也不可能把我们诓来打寿州。我们不一定非得打寿州,到寿州来的更多只是要抢得渡口以及渡河的船只。现在白天我们抢到了,浮桥也开始在搭建。送林凤祥等人过了淮河之后,我们也完全没必要非得从寿州赶庐州。诓骗我们其实没用。”

    “那就是说,徐开文怕了?”雷虎问道。

    “造反可是杀头的买卖,做这等杀头的买卖,你说谁不怕?”柯贡禹说道。

    “我当年可就没怕过!”雷虎强辩道,他是梧州天地会成员,早早就有了造反的心思。

    柯贡禹有点不屑的笑了一声,“你若是投奔丞相之前,就知道要走这么多路,要打这么多仗,吃这么多苦,你怕不怕?真的能跟啥也不知道的时候那样,说走就走么?”

    雷虎原本以为柯贡禹要用怕不怕死来说事,雷虎当然不怕死。至少他觉得自己加入韦泽的队伍之后,自然能够称为不怕死。却没想到柯贡禹不说怕死,却谈起了是不是怕苦。这话一下子说道了雷虎心中去了,跟着韦泽的确不太用怕死。在韦泽部队的各个训练场都挂着同样的大标语,“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有了足够的训练,有了科学的训练。部队战斗力提升的很快,战斗力越强,伤亡反倒越少。现在莫说是雷虎这样的战将,即便是有些经验的新兵都知道。怕死与不死是两码事,在韦泽的部队中,只要战场上能够先消灭敌人,自己的死亡率就能大大降低。想做到先一步消灭敌人,那就需要艰苦的训练。

    论起吃苦,雷虎突然觉得,和这种连绵不绝的吃苦相比,死也未必是多可怕的事情。

    柯贡禹作为教导旅旅帅,他怎么可能不明白这种感受。见到雷虎无言以对,柯贡禹笑了笑,“咱们自己尚且如此,对别人不妨稍微宽容点。若是逼得紧了,我是担心那徐开文因为害怕,反倒是不敢干了。”

    韦泽笑道:“管他敢不敢,今天晚上派一百兄弟准备去爬墙,谁觉得自己的部下能行?若是那徐开文能办到,怎们就进城。若是徐开文办不到,咱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雷虎与柯贡禹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答道:“我觉得我的部下能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