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8章 根据地政策(十二)

第18章 根据地政策(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3年6月1日。韦泽带着主力部队回到了寿州。

    一路从安庆打到寿州,周边各种关于清军进攻的消息是越来越多。加上韦泽并没有根据地,更是难以确定消息的真假。总参谋部也害怕节外生枝,与林凤祥的北伐军分别之后,立刻抓紧时间赶回寿州。

    此时淮河上架设的浮桥还在,大部队越过浮桥就到了寿州门口。寿州城北北门名“靖淮”,虽然韦泽没有考古研究的基础,不过想来也是因为淮河经常泛滥,北门正对水患频发的淮河,随意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此时的北门外有一串脑袋,整个寿州的文臣武将基本都在这里了。

    “你这是要用他们的脑袋祭河神么?”韦泽问新加入队伍的徐开文。这里头有些人与徐家结下大仇,徐开文把几个人弄去他家狠狠折磨一圈才砍头的。

    “丞相,属下这么做是想为丞相立威!”徐开文立刻解释道。

    韦泽无奈的看了看徐开文,“我说你用他们的脑袋献祭,是因为你用开水都快把他们的头给烫熟啦!把三牲脑袋煮熟,这不是祭河神的法子么?”

    徐开文没想到韦泽竟然看得出几名官员都遭了开水烫,他本以为不管身上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好歹脑袋看着还比较完整。自己又盯着脑袋看了片刻,徐开文实在是没看出来有开水把人头烫熟的迹象。不过这等事情又不能直截了当的问,徐开文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胡乱说几句话,试图把这个事情给糊弄过去。徐开文说道:“丞相,属下已经联络了寿州当地的税吏,他们中间有一部分跑了,有几个倒是留在寿州,不知丞相是不是见见他们?”

    韦泽摇摇头,“徐兄弟,我想让你作个粮署专员,大概相当于满清的州判。不过现在我们也没什么政务,最重要的莫过于完粮纳税的事情……”

    “嗯。”徐开文有些弄不明白韦泽说这些与不见那帮前税吏有何关系。

    “……而税吏是不会站在我们太平军这边的。既然如此,我见他们又是何必?”韦泽阐述了自己对税吏们的看法。

    得知了韦泽的想法,徐开文说道:“丞相,属下也看了你定的完粮纳税的法子。属下不得不说,这明摆着是两头不讨好的办法!”

    “为何?”韦泽没想到徐开文这就开始对完粮纳税的政策开始指指点点了。

    徐开文说道:“丞相,属下觉得你这法子要求按照田亩交粮纳税。田多的多交,田少的少交,没田的不交税……”

    跟在韦泽身边的是柯贡禹和雷虎两人,听了徐开文对韦泽的政策指指点点,两人登时就怒了,“田多的不交难道还要田少的多交不成?”

    徐开文表面上被这义正词严的话给堵住了,他脸上赔笑,可在心里头已经把柯贡禹和雷虎列入了泥腿子的行列。就徐开文所知的历史,天下从来都是田多的少缴税,田少的多交税。徐开文的视线落在了韦泽身上,只见韦泽一声不吭,等着徐开文继续说下去。徐开文心里赞叹道:这才是真的丞相!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遇到点不遂自己心愿的小事都憋不住,哪里还能干办什么大事。

    徐开文继续自己的游说,“丞相你刚到寿州,田多的大户们只怕还不服气。朝廷向他们收税的时候,这些大户尚且能不交税,丞相你现在直奔他们而去,只怕他们不服。若是有当地税吏在其中帮着丞相办事,不少事情只怕能够办的更好些。”

    “我知道他们不会服气,所以这个得宣传!”韦泽笑道,“徐兄弟,你那句田多的多交税,田少的少缴税,没田的不交税。我觉得甚好。我们就是要把这话宣传到我所到的地方,能让所有百姓都知道我完粮纳税的法子!”

    徐开文没想到韦泽竟然没心没肺到这个地步,他原本是想劝说韦泽与税吏合作,然后利用旧有的税收体制来营运今年的征粮。可没想到韦泽这家伙竟然根本没把富户放在眼里。所以徐开文尝试着劝说道:“丞相,那些人只怕是不会听你所说的纳粮办法……”

    “先用嘴去说道理,若是说道理解决不了问题。那我只能闭上嘴,靠手上的刀来推行道理啦。”韦泽微笑着说道自己的观点。

    这话里面的内容杀气腾腾,因为韦泽声音柔和,竟然没有丝毫情绪在里面,徐开文刚听到的时候竟然没明白这话里到底蕴含着何等的杀戮。等明白过来之后,徐开文脸都有些发白了,他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丞……丞相,你……你这是要杀多少人啊?”

    “他们若是肯老老实实按照我的规矩交税,我一个人都不杀。可定然有人不肯按照我的规矩办事,他们为什么不想听我的话,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对这帮人,我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杀!”韦泽心平气和的说道,脸上甚至露出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感觉。这种冷静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伪装,至少在部队内部讨论完粮纳税问题的时候,因为提高要对反抗的地主下狠手的时候情绪激动,韦泽一度是咬牙切齿,赌咒发誓的要让那些地主死全家。

    现在确定了计划,确定了支持者,讨论过程中也有过发泄,韦泽反倒是能够颇为冷静的阐述自己的立场与观点。

    韦泽冷静态度把有过收税经验的徐开文给吓坏了。徐开文也算是有见识,有交游。他很清楚,越是那种下了真正决心的人越不会虚张声势。若是韦泽色厉内荏的嚎叫着,“一定要把税给我收上来!”那只能说明韦泽根本没有完成税收的能力。而韦泽轻描淡写的说,不交税就得死!这绝对是要玩真的!

    “丞相,他们真的不肯完粮纳税,您杀了他们也没什么用吧。”徐开文忍不住辩解道。

    韦泽慢悠悠的说道:“徐兄弟,你家也是有钱人。地主士绅中的确有那么几个办不到完粮纳税,不过大多数都是能办到的。他们不肯完粮纳税,那是觉得我动不了他们,或者是觉得那些人能吓住我。我若是对他们苦口婆心的讲道理,那是断然行不通的。这些人在各自的地方上都是各自地方上的道理了,他们怎么可能会让我说话?能让他们接受的唯一道理,那就是谁拳头硬,谁刀子快!在要钱与要命之间,我让他们自己选。”

    徐开文咽了口吐沫,韦泽的语气神态到现在依旧是文雅,然而这背后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税收问题向地主们举起屠刀,这在满清时代是无法想像的。因为满清社会主流的逼迫,把徐开文逼入了造反行列。这可不是他真的天性就好造反,而是走投无路之下的无奈选择。

    即便参加造反后开拓了徐开文的政治视野,然而徐开文还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确定对地主士绅下手这种事情是可以干的。

    然而韦泽并没有想在到底杀不杀上浪费口舌,两人一路走,讨论的都是具体执行措施。到了寿州知府衙门,双方已经谈出了一个基本共识。徐开文叹道:“丞相,您做事却是真的与众不同。”

    “与众不同么?”韦泽捏着山羊胡干笑两声,“我所做的一切,在史书上都有记载,我非但没有与众不同,而且我还恰恰是与众相同。”

    在寿州留下一定部队之后,韦泽带兵直奔六安。六安在安庆以北,寿州以南。正好处于韦泽部队夹攻之下。地方官早就准备好跑路,韦泽的部队一到,地方官就弃城而逃。夺取了六安,韦泽暂时得到了北至淮河,南达长江的广阔地区。

    而清军的消息相对比较混乱,自打林凤祥北上之后,清军的布置就出了大问题。有去追赶林凤祥的,有去防御韦泽进攻的。然而清军都是一个表现,能不主动出击就不主动出击。韦泽现在的压力看着很多,实际上反倒没有那么糟糕。

    总参谋部已经根据韦泽的指示精神,开始建立安徽的根据地,游击区,敌占区,三级处理方式。针对每一个不同的地区,逐步确定相应的管理模式。

    而太平军那边的消息则是令韦泽与总参谋部相当无语。在北伐部队出击之后,杨秀清命令太平军开始西征,部队经过韦泽固守的安庆,直扑江西而去。最新的消息中,太平军的老对手江忠源带着他麾下的楚勇跑去南昌帮着守城。

    有过与太平军数次战斗的经验,江忠源摧毁了南昌城外的民房,焚烧城外各种有可能让太平军借以攻城的建筑。进攻南昌的太平军陷入了苦战。

    韦泽没有在六安过久停留,他在六安当地留下一些部队,宣传太平军最新的完粮纳税的政策,自己带着大部队南下,直奔安庆。在走之前,韦泽对各部队的指挥官说道:“你们记住,我等要宣传的主要对象可不是地主士绅,我们要宣传的对象乃是普通百姓。地主士绅自己就会去打探消息,只有百姓们真正知道了我等的主张,这才算是真的把事情办完!”

    1853年6月11日,韦泽赶回了安庆,准备开始安庆历史上第一次由太平军主持的科举考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