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0章 根据地政策(十四)

第20章 根据地政策(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因为我军已经夺取了安徽大部分地区,故《安庆新闻》即日改名《安徽新闻》,敬请广大读者注意。”在安庆一家颇为不错的院落中,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站在厅堂下首,给在一众坐在椅子上的长辈读着最新发行的报纸上内容。

    这些日子以来,安徽只要像点样的家族,都成了《安庆新闻》的忠实读者。一般来说,有钱、有势、有文化这三条中只要占据了任何一条的家族,都会很清楚官方媒体的重要性所在。而且《安庆新闻》办出来之后,其带来的冲击也的确让这些人大吃一惊。

    第一版是一成不变的新闻汇编,关于战争、政治、经济,安徽省内太平军主导的大事都会在上面出现。最初的时候,这些读者们对太平军的吹嘘将信将疑。即便是消息并不通顺,这些人毕竟也能比其他百姓更容易得到最新消息。

    等新鲜程度大大滞后于《安庆新闻》的其他消息传到安庆,并且与《安庆新闻》进行了诸多对比,证明了《安庆新闻》某种程度的可靠性之后,各个读者家族都有了自己的心思。例如,对于《安庆新闻》上所讲的,升级为《安徽新闻》之后,每份报纸从一文升级到两文的事情,就有人哼了一声,用“横征暴敛”四字来形容。

    念报纸的青年名叫王明山,他对于念报纸时候被打断比较不开心,若是可以的话,他最想躲在书房里面一个人读这些报纸。可偏偏家里面的人对于报纸管的很严,读了之后就要交给王明山的爷爷收藏起来。两文钱对于王明山来说也不算啥,但是这《安庆新闻》的发行量有限,按月定报纸的人越来越多,报童们已经基本从沿街叫卖变成了送报,想多买也难以买到。更不用说,王家的族长貌似有意在控制对这些消息的控制权。

    “继续念!”王明山的父亲王允诚命令道。

    王明山并不敢有任何抱怨,与他同辈的兄弟有二十几个,能被选出来读报纸已经是一种殊荣,背后羡慕嫉妒的亲兄弟,堂兄弟多了去。稍微有什么让长辈失望的话,就会被剥夺给长辈读报的资格,那对于王明山以及他父亲王允诚来说,都意味着在家族地位中的下降。不管自己心里面如何的不乐意,王明山都努力把自己这个读报员的工作干好。

    “公务员考试将在太阳历6月18日(太阴历5月14日)开始。此次考试分为正式公务员,合同公务员,临时工三个选择档次。愿意加入安徽新政府的可以报考正式公务员,如果只想暂时加入安徽新政府,并没有准备长期在安徽新政府工作,可报考合同公务员。安徽新政府的一些临时性单位,需要短工,则招收临时工……”

    “行了!别念这一段,念下面的!”王明山的长辈发话了。

    王明山对这个公务员考试是相当有兴趣的,但是他此时并不可能专门自己看这段。下一段的内容则是招工启事,在安庆的太平军一直扩充自己的兵工厂人员,每天都有关于这方面的内容。

    而第一版最重要的内容则是现在安徽最高领导人韦泽的文件,名为《确保今年完粮纳税工作实施》的文章。

    这是以白文写的文章,遣词造句比较怪异,却没到读不懂的地步。文章中韦泽以说明文的方式,介绍了完粮纳税对太平军的重要性,完粮纳税实施过程中的相对难点。在最后,韦泽表示,对于安徽太平天国控制区之外的清军也好,对于太平天国控制区内的地主士绅也好,“谁敢阻挠今年安徽完粮纳税工作的实施,谁就只可能自取灭亡!向他们扑面而去的,将是得到安徽百姓支持的太平军的雷霆之怒!那些试图阻挡太平军完粮纳税之辈,必然落得螳臂当车的下场!”

    王明山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整个客厅里面鸦雀无声。对于这文章里面的内容,王明山并没有太能读懂。他一个城里面的读书人家出身的孩子,不太清楚文章中介绍的满清税收制度,也不甚清楚文章中对地主与佃农矛盾的分析。不过这些东西说的倒是比较清晰,与整篇文章互相呼应。王明山大概明白了,安庆城里头的最著名的韦泽韦丞相发了狠话,谁敢让他今年收不上来税,谁就得死。

    等王明山读完报纸之后,却听王明山的爷爷说道:“明山,你把报纸放下,先出去吧。”

    虽然不理解爷爷到底怎么想的,王明山很顺从的服从了爷爷的命令。离开了正堂,王明山以自己要去书馆读书为理由离开了家,他一路小跑的直奔原本读书的书馆而去。

    此时书馆只能算是勉强开馆而已,安庆被攻陷之后,当地读书人想去考功名的想法首先就落空了。开书馆的老师在太平军攻城的时候被吓病了,代理的老师基本不管事。这样下来,愿意让自己孩子到书馆继续读书的人也少了。

    王明山并不在乎这点,一进书馆就见到教书先生没在讲台上。而同学们则每人一张报纸正读的起劲,有几个同学已经开始就报纸上的内容争论起来。

    《安庆新闻》并非只有新闻宣传这一个内容,在其他版块上有诸多不同的分类。最近的主要题材就是关于天文历法的问题。

    对于任何朝代来说,有关天文的内容都是很重要的东西。虽然满清本身是个极为**的体制,所以士大夫根本没办法向更早之前的几个王朝,利用天文上的天相来制衡皇权。但是对于韦泽来说,如果能够打造自己“文化先锋”的姿态,那等于是开宗立派。任何事情都未必只有好的一面,满清以及反对韦泽的这些人看了韦泽的报纸之后也能够得到文化教育,这等于是变相的资敌。但是韦泽坚信,用文明驱逐愚昧的过程中,满清的那种体制自然会遭到动摇。某些小小的损失也没什么。

    所以关于太阳系的介绍,关于地球的介绍,基于太阳系的认识模型去解释四季的变化。以及一部分简单的化学反应,例如弄点醋和碱面做做酸碱中和实验的介绍。

    对于王明山这些读过点圣贤书的年轻人来说,这些报纸上的文章都附带了相关的模型制作。以他们的文字能力来讲,读懂描述如何制作这些模型制作的文章没有难度。难度在于如何根据文章中的描述来完成模型制作。

    王明山来的不算很早,他从同学这里扯过一张今天的报纸开始读起来。那些枯燥的四书五经远哪里能与这些内容丰富,涉及广博的报纸相比。转眼间,王明山就完全看了进去。头都抬不起来。

    “我把地球仪给做好啦!”门口一声骄傲的呼喊,让所有人都抬起了头。大家见到自己的同学沈心怀里面抱着一个东西走进了屋内。别的实验相对都好做,难的就是地球仪。相关文章里面讲的清楚,想做的精致,里面得有齿轮传动的部分。这玩意尽管能用竹子做,材料没什么特别难以取得,可想制作那么精致的齿轮也不是易事。即便不使用齿轮,也需要很多东西。至少得制作出当作轨道的竹篾圆环。

    在十几名同学的包围中,沈心拿出的就是简化版的“三体”模式,这个模型中只包括三颗星球,就是太阳,地球,月亮。这三颗星球还是用胶泥捏的。

    大家就这从窗户里头直射进来的阳光,按照书里面的模样,演示了一下日食与月食。这帮读书的年轻人自然都从圣贤书中看到过一些关于日食月食的说法。不过那说法都是玄而又玄,哪里有《安庆新闻》里面介绍的详细。

    然而有同学对这种投影还是不解,他皱着眉头说道:“月亮照着地球,岂不是会把地球的影子投在太阳上了么?”

    沈心笑道:“你就没看那文章上说的么,太阳是自己发光,月亮自己不发光,而是反射太阳的光芒。没有太阳照着,月亮上哪里有光呢?”

    “你怎么知道月亮一点光都不自己发?”那个同学觉明显没有无条件的接受《安庆新闻》里头的讲述。

    沈心答道:“在太阳底下越站越热。可在月亮下头,只会越站越觉得冷。这不就能证明了么?”

    “这也未必!”同学虽然并非是一定要与沈心对抗到底,但是年轻人没有不喜欢争论的,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王明山与其他同学一起摆弄着地球仪,此类文章对与王明山的冲击是最大的,得知自己脚下的大地并非是水平的,而是一个巨大的圆球,谁会不觉得惊讶呢?

    可安庆这地方偏偏有着一些条件,这里不缺乏到过鄱阳湖、巢湖、洪泽湖的水手。在这篇文章中讲述的清楚,若是地球不是圆的,那么水面上先看到的应该是远处船只的整个身影。如果地球是圆的,那么先看到的则是远处船只的桅杆顶端。王明山忍不住询问了水手们,得到的回应竟然是比较一致的,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看到大船的时候,的确先看到的是大船的桅杆。这对王明山的冲击是巨大的。

    摆弄着地球仪,模拟着月食与日食的发生。王明山比较相信《安庆新闻》上面的文章。然而另一个更大的迷惑则冒了出来,这太阳、地球、月亮,到底是如何凭空悬挂呢?在它们之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正在疑惑,却听到沈心高声喊道:“你既然这么说,我就去报名参加公务员考试,报纸上说的清楚,如果参加了临时工的话,还能去新学上学。那里头肯定有老师能够讲清楚这些东西。我就去当临时工,同时到新学上学去!”

    抬起头,王明山目瞪口呆的看着沈心,他心中在诧异的同时,却有些忍不住羡慕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