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2章 北伐(四)

第32章 北伐(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1853年9月,总参谋部来了一次大换血,九成以上的岗位都换了人。不管是被调走的人员,还是那些那些调进来的新人,大家都知道韦泽这么做的理由。有过总参谋部经验的将领到各个部队,可以在部队里面更快建立起参谋制度。

    走了一批“老家伙”,年轻的一波加入了总参谋部。这一波年轻人与韦昌荣、胡成和等老资历不同,他们资历不够深厚。但是这帮人却是第一批通过笔试以及技能考试选拔出来的军官。韦泽认为这帮人需要的是老老实实的先学习上一波总参谋部定下的规章。可没想到这里面的年轻人远比想象的更加活跃。

    一名叫李维斯的参谋向韦泽提出,他可以帮助韦泽的部队联系硫磺,而且这家伙高速韦泽,现在至少已经确定了有一批硫磺可以随时去购买。

    韦泽看着这位年轻的参谋,他心里面有些话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若是说李维斯对部队有二心,现阶段还真的不能如此评价。如果是一个手腕圆滑的家伙,即便是私下操作筹备此事,那也会假手他人来办这单生意。

    可若是说李维斯是一心为公,那更加谈不上。至少在韦泽看来,一心为公的标志就是李维斯能够在部队的体系里头提出购买硫磺的方案。为这件事出头的应该是部队,是参谋部,而不是他李维斯。

    只是此时却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想处置李维斯有的是机会与借口,现在的重中之重乃是能否顺利弄到硫磺。有了硫磺的话,自然解决了韦泽的火药供应问题。若是弄不到硫磺,韦泽还能解决了明显的不守纪律的李维斯。

    “我们可以动用徽州商人的渠道,从上海,从各地弄到硫磺。不仅是硫磺,包括硝石,生丝、茶叶,他们的人脉广的很,在安徽能办很多事情。”李维斯向韦泽解释道。

    “你是说若是我们想继续扩大生丝与茶叶生意,不妨就找徽商从地方上收购么?”韦泽问道。说这话的时候,韦泽的语气已经相当的不客气。尽管从来不排斥商业,但是韦泽却不是那种允许别的商业集团随意插手韦泽地盘的人。

    李维斯并没有害怕,他认真的说道:“总参谋长,咱们皖中倒是不怎么出产生丝与茶叶,出产这些的大多是皖南。在皖中自然是我们太平军说了算。可在皖南一地,我们又何不利用徽商的人脉呢?”

    皱了皱眉头,沉默了片刻,韦泽突然说道:“我记前来了,几个月前你负责过搜罗茶叶与生丝吧?”

    见到韦泽想起了自己,李维斯情绪更加激动起来,他眼睛发亮的说道:“正是!属下奉命负责这个。在这等军资紧张的阶段里头,总参谋长您却反复强调不能损了卖茶叶与生丝的那些人的利益。就这一份心肠,还有您定下的规矩,属下是由衷的佩服。”

    韦泽倒没有多么好心,安徽本地的茶叶与生丝价格都不算贵,韦泽卖给军火商人史密斯的时候,还不担心运输问题,所以他给供货商人的收购价很合理。对韦泽来说,只要有得赚就行。正常的买卖还能扩大韦泽在地方上的影响力,敲骨吸髓式的压榨并不适合眼下的韦泽。

    然而李维斯明显没有这么认为,提起此事,李维斯连连赞美韦泽的仁义,不过夸了几句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先给自己洗清,“总参谋长,属下本该早些将这个汇报,但是那时候属下与家里面联络的时候还没得到回信,所以也不敢乱说什么。还望总参谋长见谅!”

    不用韦泽催促,李维斯已经开始主动交代其自己的来历。李维斯的家族是很传统的徽商。徽商来自安徽南部的徽州府,包括歙、休宁、婺源、祁门、黟、绩溪六县,即古代的新安郡。《徽州府志》载:“徽州保界山谷,山地依原麓,田瘠确,所产至薄,大都一岁所入,不能支什一。小民多执技艺,或贩负就食他郡者,常十九。”

    清乾隆末年,封建统治日趋没落,课税、捐输日益加重,徽商处境愈来愈困难。1831年,两江总督兼管两淮盐政陶澍革除淮盐积弊,改行“票法”,靠盐业专利发迹的徽商开始衰败。

    李维斯家就开始大量破产的徽商中的一个。在韦泽他们从武昌一路杀向南京的时候,年轻的李维斯抱着对满清朝廷的愤怒投奔了太平军。加入了韦泽的部队之后,韦泽为了与军火商人贸易,开始收购安徽的生丝与茶叶。

    俗话说烂船也有三斤钉,李维斯家虽然破产,但是周围的徽商交际圈还在。从李维斯这里得到消息之后,李维斯家族立刻营运起来。虽然谈不上大赚一笔,却有了东山再起的一丝机会。

    听完了李维斯的介绍,韦泽笑道:“遇到李兄弟这种徽商的人物,看来我们是找到宝了。”

    李维斯答道:“总参谋长,属下原本就不想当商人。做徽商那是我家的营生,属下跟了总参谋长,就只愿意跟着总参谋长好好打仗。”

    “打仗哪里有做生意来的安全。李兄弟,你虽然现在在参谋部,不过参谋可不一定会永远当参谋,等到轮换的时候还得继续打仗。你若是在战场上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却没办法向你家里人交待。”韦泽开始劝说李维斯离开参谋部。他原本觉得李维斯是部队里头的一个危险存在,现在倒也不这么认为。在眼下韦泽暂时找不到其他合作的时候,李维斯家等于是某种程度的“专营商人”,有从韦泽这里源源不断发出去的订单,李家已经有很大机会缓口气。既然李家在与韦泽的合作中得到了利益,在这种利益关系变成李家不可承担的重负之前,李家大概是不会抛弃与韦泽这种利益关系。

    虽然李家不太可能背叛,但是韦泽一点都不想在自己的部队里头出现一个有商业靠山的高级军人。利益集团这种玩意是最讨厌的,李维斯如果背后有两股势力,那么他到底选择为谁效力?而且李维斯在总参谋部,意味着向众多兄弟表明,还有另外一条道路可以选择。可以不用辛苦的一刀一枪的打拼,靠背后的某些利益链条也能得到同等的待遇。

    所以不管李维斯如何表示,韦泽都接触了李维斯在总参谋部作战部门的职务,把他给撵去了后勤部门,专门负责与徽商的联络。

    不管李维斯本人对这个处置有什么想法,韦泽很快就发现,徽商作为一个有着身后历史的商业集团,其能力颇为不俗。他们能够从沿海大量的弄到硫磺,不少硫磺竟然是从日本进口到中国来的。

    卷入硫磺买卖的已经不是李维斯的家族,背后相当多的徽商们都参与到这个买卖里头。韦泽根本不相信李维斯一家有能耐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弄到三万斤硫磺。借由这件事,韦泽把部队主要将领都给召集起来,要求大家在政治部的安排下,对全军各级主要人员都进行一次摸底排查。

    韦泽在大量部队指挥官面前说的冠冕堂皇,“人家说多个朋友多条路,这么做是怕有些兄弟们出身被埋没了。知道大家的出身,有利于我等多联络三山五岳的豪杰。”

    然而在面对高级将领的时候,韦泽说的很清楚,“这些人是想跟着我们干,还是想借用我们的力量给他们的家里服务,对这个问题我们是没办法立刻弄清楚的。所以要从政治上摸底才行。”

    而这种明显是基于阶级斗争理论的出身论貌似并没有立刻被高级将领们理解,即便是与韦泽关系最近的韦昌荣,也提出了些疑问。“四叔,就那么几个人能翻起什么浪?你这也未免太小心了啊。”

    韦泽根本不想在这个时候提出些大伙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他只是命道:“让你们查,你们就查。到底会有什么,查了之后就知道了。”

    在部队进行内部清查的时候,后勤部门的工作也干的很出色。三万多斤硫磺制造出将近二十万斤颗粒火药。对于韦泽的部队来说,现阶段勉强够用。

    到了1854年1月11日,东王杨秀清正式公文终于抵达庐州,公文中命令齐王韦泽立刻北上援救林凤祥与李开芳等人率领的北伐军。由于总参谋部早讨论过此事,大家看到这命令的时候,只觉得这命令来的太晚。

    出发之前,韦泽根据政治部清查结果,将部队中所有地主、商人出身的战士留在根据地。十一、十三、十四部队里头都是经过战争考验的老兄弟,以及安徽当地为了家族自愿投军的一批人。

    在战前动员中,韦泽对全军讲到,“为什么要援助北伐军,因为北伐军若是救不回来,清妖就会从北边打过来。那时候大家现在的日子只怕就过不下去了。若是谁觉得现在的日子没有以前的日子好,那就请直接说出来。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兄弟跟和我们去北伐。若是大伙觉得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强,希望现在的日子能够尽可能长久维持下去的,那就请跟着我一同北上。我韦泽会带着大家到北方去,我韦泽也会带着大家从北方回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