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4章 北伐(六)

第34章 北伐(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未来的两江总督刘坤一在1854年初的时候还在湘军祖师爷江忠源手下听令。实际上江忠源不仅仅是湘军的祖师爷,以地主士人出身的身份组建地方团练,靠军功一步步获得高位,这是江忠源开创的道路。从这个角度来说,江忠源是湘军、楚军、淮军这三支地方武装力量共同的祖师爷。

    1852年12月,太平军离开长沙直扑武昌,理论上讲,江忠源应该跟着曾经当过广西提督的向荣一起去追击。然而江忠源是个性情中人,他与向荣的在广西打了大半年的交道,对向荣此人极为厌恶。加上湖南巡抚张亮基极力挽留,江忠源就留在湖南整顿他的“楚勇”。就在这个时候,江忠源与自己的老友曾国藩重逢了。

    曾国藩原本走的是军机大臣穆彰阿的路子,他老师穆彰阿鸦片战争期间主张议和,诬陷林则徐等主战派,并主持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咸丰皇帝继位后,重新起用林则徐等人,将穆彰阿革职,永不叙用。

    所以曾国藩一度的大好前程眼瞅着就没了,正好他母亲过世,于是曾国藩在1852年的时候守制回家。

    江忠源在京师的时候就与曾国藩关系莫逆,自打结识了当时官至礼部右侍郎兼署兵部右侍郎,从二品的曾国藩之后,江忠源就住在好基友曾国藩在京师的家里头。这次两人重逢,江忠源自然是喜欢。

    1853年4月,咸丰认为江忠源忠勇可恃,便让他到向荣的江南大营帮办军务。江忠源根本不想去见自己极为讨厌的向荣,只是皇帝亲自下令,江忠源不得不有所动作。于是带着楚勇慢悠悠的从湖南出发,开始向南京行动。

    到了1853年6月,江忠源行至九江,闻听南昌被围,便上疏朝廷,请求先援江西,并率一千三百人奔赴南昌。江西巡抚张芾将王命旗牌授予江忠源,让他指挥所有战事。江忠源与太平军打过大大小小几十仗,非常熟悉太平军的攻城策略。他烧毁城外民宅,斩杀逃兵,又亲自驻守章江门,日夜督战,守城90余日,打退了太平军的进攻。

    虽然在10月初,江忠源在湖口遇到了太平军西征总帅石达开,吃了个大败仗。江忠源上表自劾,被降四级留任。

    降级命令并没有打消江忠源的战斗意志,在九江吃了败仗之后,江忠源认为太平军要再次攻打武昌,就带兵直奔武昌而去。事情发展果然如同江忠源所料,太平军派遣部队进攻武昌,江忠源带着楚勇和太平军血战数场,挫败了太平军进攻武昌的势头。

    11月初,就在江忠源连降四级的命令发出来不到一个月,咸丰就任命江忠源为安徽巡抚,让他去宿州整顿一塌糊涂的安徽事物。

    江忠源创造了清朝官场上的奇迹,一年之中完成清代绝版的“五级跳”,官至巡抚,品级超过了曾国藩。作为回报,江忠源极力支持曾国藩兴建水军的计划,也上表支持曾国藩。然而咸丰毕竟是大权在握的皇帝,虽然器重江忠源,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同意江忠源的建议,只是命令江忠源赶紧去安徽主持事务。

    暂时帮不到好基友曾国藩,江忠源也只能去安徽赴任。带着两千人左右的部队在1853年12月到了安徽之后,江忠源就被安徽的局面给惊呆了。曾经让江忠源在战场上吃过大亏的束发匪已经控制了皖中,并且通过“完粮纳税”构建了初步的税收体系。江忠源是清朝中叶经世派的代表人物,他不爱弄那帮酸儒们的把戏,而是喜欢读那些兴办具体事务的书籍。

    如果是一个“饱读诗书”的酸儒得知韦泽的“完粮纳税”政策,大概也就是骂一句“沐猴而冠”,认为韦泽一个泥腿子出身的造反者,居然也想玩征税。但是江忠源看到东西的就完全不同,他很清楚韦泽现在已经有初步控制安徽局面的能力。

    纳税这玩意是非常实在的,农民的产出就那么多,向太平军纳税之后,就没有多余的粮食向朝廷纳税。朝廷没有税收,自然养不起兵。而且韦泽的政策是公开的,“完粮纳税”也被编成了小曲在安徽传唱。“田多的多交税,田少的少缴税,若是没田当佃户,穷汉不用交税得安眠。”

    作为经世派的优秀人物,作为两湖地主阶级的杰出代表,江忠源可是被这首反动小曲给吓坏了。此时韦泽的大名已经轰传安徽,江忠源再也没有弄错自己对手的名字。完粮纳税不仅仅是一个收税行动,其背后更是一整套体系。

    根据江忠源得到的情报,韦泽在每村每乡派遣乡官村官,每逢庙会乡会,韦泽就极力宣传一件事,“现在安徽的局面是靠打仗打出来的,若是乡亲们想让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那就清乡亲们支持我们太平军,太平军保境安民,定然不会让乡亲们失望!我们不会让清妖再回来向大伙收税的!”

    而韦泽还把宣传更浓缩成两句话,“太平税收好!满清税收坏!”

    平心而论,尽管江忠源对韦泽是无比敌视,但是他直觉的感受到,韦泽的确抓住了现在社会矛盾的关键点上,现行税收制度对于穷人是很不公正的。韦泽他们靠手中的武器扭转了这个不公正的体系。认识到这点之后,江忠源对韦泽的敌视更是水涨船高。

    韦泽现在直奔宿州,江忠源自然担心韦泽到底要做什么。是准备打下宿州,还是有其他所图?此时经过江忠源在当地通过团练的扩充,宿州城内兵力有五千之众,守城倒是差不多够了。

    在宿州一带已经算是平原地区,新的消息不断传来,韦泽的部队一队逼住了宿州城,大队人马竟然没有靠近县城的意思,竟然是要经过县城北上的局面。

    “粤匪竟然要北上?”江忠源对此非常不解。若是其他的满清官员,粤匪能够不攻打县城,只是老老实实的路过,他们定然是觉得这局面极好,然而江忠源已经做了追击粤匪的打算。

    想追击粤匪,就得先击破或者绊住宿州城下的粤匪才行。这股粤匪兵力有三千人左右,若是短时间内想击破他们并不容易。江忠源最终决定留在城内两千人,自己带着三千人的部队追击一下。如果能够袭击粤匪的运量队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三千人的部队很快就看到远处的一众大车,他们要是没看到的话,韦泽或许会很失望。守卫车队的部队也不过是三千多人,与江忠源的兵力相差无几。

    江忠源只是看了看地形,就知道自己想有效进攻的话,就只能先与韦泽的部队并行,等跑到韦泽的部队前方时,调头从韦泽这支辎重部队的前方发动攻击。然而这一路并行并没有让韦泽的部队有任何惊惧的表现,清军向前走,辎重部队也按照自己的行军速度向前走。就这么走了十来分钟,一路追上来的江忠源所部竟然没有能够超过辎重队。

    此时江忠源也觉得事情不对头了,他还真的没见过这么有条不紊的辎重队伍。他们的存在仿佛是在嘲笑江忠源的清军一样。而且江忠源也知道,时间并没有站在他这一边,如果按照这样的走法,韦泽的其他部队前来援助仅仅是时间问题。三千清军面对两万太平军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可一枪都不打,就这么撤退,江忠源也不甘心。到了这时候,江忠源只能命令部队靠过去,准备与太平天国的辎重部队作战。

    “这家伙终于准备靠上来了么?”负责战斗的师帅梁长泰坐在大车上忍不住打起来哈欠。他是水军出身,所以对阵法有自己的观点。见到江忠源的部队向着纵列行进的辎重部队侧面冲过来,梁长泰笑道:“停车!做战斗准备!”

    大车迅速停下来,车上的马匹也被解下牵到一边去。这支部队就跟没看到清军冲过来一样自顾自的整顿着自己的事情。

    “撤!”江忠源喊道。他此时已经明白事情有什么不对头了,自己的部队看似在袭向太平军的侧面,但这是一个错觉而已。在灌阳城下,在长沙城下,韦泽麾下的束发粤匪们最擅长的就是横列战斗。江忠源面对的侧面,对于太平军来说只是正面。

    江忠源的部下训练的不错,随着鼓号命令,前冲的清军已经开始停住脚步开始后撤。

    “让他们赶紧撤回来!”江忠源继续吼道。

    在清军的后面,太平军步兵们已经越过一众大车的行列,开始组建成自己的横列。而且在他们背后,一些大轮子被从辎重车辆上卸下来,而另外一些大车上卸下的大炮被架上了车轮。那些原本拉车的骡马也在这支部队的左右集结起来,骑兵们纷纷乘上坐骑。眼瞅着就要发动进攻。

    江忠源虽然很勇敢,但是却一点都不愚蠢。看到太平军这井然有序的作派,他完全放弃了与之一搏的打算。他指挥着麾下的清军开始全力撤退,甚至一部分后队远远的拖在整个大队背后也不在乎。

    看到江忠源的选择,梁长泰也命令部队收队。

    “师帅,我等若是追上去,定然能大获全胜。”有旅帅建议道。

    “我们只是负责后路,却不是负责与清妖打仗。把他们吓走之后,这不挺好么。”梁长泰笑道,“要打仗,有的是机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