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5章 北伐(七)

第35章 北伐(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摇大摆的突破了宿州,韦泽的部队继续北上。他这一路上并没有要攻打城市的计划,此时还没有到大寒的节气,天气只会越来越冷。但是韦泽也没办法,此时他也只能在寒冷天气中行军。

    想去山东就得渡过黄河,韦泽部队的目标是徐州。在新中国,徐州和黄河根本没有关系,但是在1854年,黄河河道却是经过徐州的。

    韦泽坚信蒋光头是宋代杜冲转世,南宋建炎二年(1128年),为防御金兵南下,东京守将杜充在滑州人为决开黄河堤防,造成黄河改道,向东南分由泗水和济水入海。黄河至此由北入渤海改而南入黄海。中间是水患无数,直到明代后期潘季驯治河以后,黄河才基本被固定在开封,兰考,商丘、砀山、徐州、宿迁、淮阴一线,行水达300年。

    韦泽也是把兵力推进到淮河一线之后才明白自己旧有的地理知识相当一部分不管用啦。他本以为自己要渡过黄河的话,得跑去河南山东北部才行。没想到的是,他现在渡过淮河之后不用多久就能渡过黄河了。在黄河以北就是广大的平原地区,部队几乎可以不受制约的纵横驰骋。

    地方团练们还是很有胆子靠近韦泽的部队,但是他们也只是能够靠近而已。炮兵经过校射,把炮弹打进团练队伍里头之后,团练武装立刻崩溃。接下来捻军们就派上了用场,骑兵们追上去一通砍杀,团练基本都是全军覆没的局面。

    在诸多团练里头,温悦薇领的那支骑兵表现的相当扎眼。韦泽甚至亲自见到过温悦薇跃马横刀斩杀团练的勇姿。

    部队在1月20日左右抵达徐州。韦泽见过现代的黄河大堤,那宏伟的堤防根本看不出有决堤的可能。即便是所谓地上悬河,韦泽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然而到了徐州之后,韦泽才明白什么叫做悬河。远远就能看到一道有点高耸入云感觉的大堤紧靠着徐州城墙。而这道大堤下面就是徐州城。

    徐州清军虽然数量不多,他们却勇敢在城外防御。或者说他们主要防御的对象之一就是黄河大堤。韦泽放过宿州可不想放过徐州,这里是远比宿州繁华的所在。运河所到指出,徐州的粮食等物资绝对不会烧了。

    “总参谋长,清军与我们交战!”

    “总参谋长,我们开始炮击了!”

    “总参谋长,清军从大堤上败退了!”

    攻击大堤的战斗很轻松,而这道紧靠着徐州城墙的黄河大堤比徐州城墙垛口还要高出去一丈多。韦泽的部队在大堤上架起火炮,居高临下对着城墙上的清军实施了猛烈打击。炮手与火枪手们对着在城头上根本没有躲藏之处的清军,如果打地鼠般的轻松。在大堤上火力点的掩护下,韦泽的部队顺利夺取了城墙。

    “派人告诉他们!送一万斤火药,五千石粮食。我等就可以不攻城!”韦泽对下面的人下了命令。

    徐州乃是大城,若是让捻军在这里开始抢掠,收获定然不会小了,带着这么多抢到的物资北上,那根本不是好事。

    城内的清军看来也知道事情到了紧要关口,他们立刻答应了韦泽的要求。徐州不仅是重要的渡口,还是粮食汇集之地。既然太平军已经夺取了大堤与城墙,攻下徐州城不过是非常轻松的事情。徐州知府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若是韦泽攻下徐州城,他自然是一定会完蛋。若是能打发走韦泽,这“通敌”的事情却是能够压下来的。

    双方达成了先给火药之后韦泽他们就撤出城墙的协议,一万斤火药送过来之后,韦泽立刻撤下城墙。清军雇佣民夫把五千石粮食送到黄河渡口,此时的黄河基本干涸。架起浮桥之后,只用了不到两天,韦泽的两万部队就通过了黄河。

    站在黄河以北,韦泽心中百感交集。心中郁闷之气凝结,韦泽突然叫人拿来支笔,挥毫在渡口驿站的墙上写下八个挺丑的大字“黄河故道,沧海桑田。”

    很多年后,给韦泽写传记拍电影的家伙们都会刻意存在这个情节,尤其是支持韦泽的传记作家用满是敬仰的语气写道:圣上于徐州黄河渡口手书“黄河故道,沧海桑田”,时人皆不知其为何故,圣上亦不复言此事。越明年,黄河于河南兰阳铜瓦厢决口改道北上,由入黄海而改入渤海。天人感应之说……

    在渡口自然没有清军相送,为了防御黄河大堤,以及与韦泽争夺城墙,清军伤亡了一千余人。他们此时心中想的都是如何把韦泽给千刀万剐,根本不可能假惺惺的来送。

    把韦泽送到这里的乃是寿州军分区司令胡成和,韦泽对胡成和交代道:“你这五千兵马回去的时候可得小心,宿州的江忠源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轻松回到寿州。”

    见韦泽情真意切,胡成和突然眼圈一红,热泪盈眶了。或许是觉得这么激动有点丢人,胡成和连忙擦了擦泪水,这才说道:“总参谋长,你这可是要千里迢迢的前往援救北伐军。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

    “我自己能管好我自己,只是看着你我反倒是不放心了。”韦泽笑道。

    “我也是觉得能管好自己,可看着你我不放心!”胡成和却没有笑。说完之后,他看向站在韦泽身边的新任作战参谋长阮希浩。“阮兄弟,这两万人虽然有总参谋长指挥,可这平日里的事情,你断然不能放松。”

    “放心吧!参谋部有总参谋长领着,不会出事的。”阮希浩答道。

    大家虽然对分别的兄弟非常担心,可此时已经不是说话的时候,双方互敬军礼。两支部队分别开始南下北上。

    分别的感觉消退的很快,韦泽又觉得这渡过黄河的感觉实在是太差了,背后那混黄的河水的确是对于生态的巨大影响。

    “只希望不用再为河川问题犯愁吧!”韦泽只能给自己这么打气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