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6章 北伐(八)

第36章 北伐(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4年2月11日,东昌城南80里,张秋镇外。

    温悦薇左手拉住缰绳,胯下的枣红马此时正跑的起劲,突然开始降低速度,马匹也不是那么肯听话。温悦薇通过操作缰绳控制口鼻处喷涂着浓浓白气的战马,黄河以北的冬天远比淮河以南冷的多,此时若是非得让马匹停下来,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头,跑的浑身是汗的马匹只怕就会被激了肺。

    想到这里,温悦薇倒也没有停下的打算,她任由马匹自己降低了速度。虽然乘坐在马匹上还有些颠簸,温悦薇的右手非常顺畅的凌空挥动单刀,将单刀上的血迹甩掉,然后把单刀插回腰后的刀鞘中去。

    寒冬的原野上已经是遍地尸体,这帮人穿的都不是官军的衣服,只是手中有武器而已。温悦薇家也曾经接待过满清那边前来游说的人,知道这帮人应该是当时游说者所说的“团练”。

    当时温家经过反复思量,最终确定投奔太平军。现在看,拒绝朝廷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温家与韦泽的部队展开战斗,他们的下场不会比这帮被杀掉的团练更好。

    太平军的战术非常简单,得到敌人前来进攻的消息之后,步兵们与炮兵们一起正面迎敌。一通炮击枪打,太平军对面的敌人崩溃,接着就放出在步兵身后的骑兵追杀。

    太平军的齐王韦泽做事挺仗义,在追杀中得到的钱物以及冷兵器都交给捻军,火药以及火枪则由太平军接收。捻军固然也需要火枪,但是韦泽只用捻军的骑兵,骑兵们冲锋的时候可用不到火枪。最后大家达成了一个三七开的协议。韦泽得七,捻军得三。

    温悦薇手下的直属骑兵有二百多人,依附在温悦薇手下的零散骑兵有二百多人。她能指挥的骑兵总数超过五百。在参加这次北伐的三十多支捻军队伍中居于第二。部队数量越大,在打扫战场收集战利品方面自然能够得到更多好处。

    例如温悦薇的部队都在左臂上绑了一条红色布带,有这个标记的骑兵们已经圈住了好大一片战场,有人负责警戒,有人已经跳下马开始从尸体上搜钱物。不时有惨叫声传来,那是捻军处死战场上那些未死团练的时候,那些倒霉的团练发出的惨叫。

    终于收住了马匹,温悦薇拉动缰绳,马匹在原地打了个圈,温悦薇对跟在身后的亲兵喊道:“让头领们赶过来,安排侦查部队的人手。”

    在共同作战中,捻军需要承担的义务之一就是派遣一定数量的骑兵与太平军的骑兵们一起四处侦查。这个要求并没有遭到反抗,敢出来打仗的人都知道若是防备不当,被敌人踹了营地会有什么下场。太平军因为马匹少,在所有征战事物中只有这一件事上让捻军多出力。温悦薇并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好。

    “总参谋长,这次按照商量好的制度前来主动参加侦查的捻军只剩了四支队伍。”信任作战参谋长阮希浩对韦泽汇报着情况。

    “这四支队伍是捻军里头最大的四支吧?”韦泽问。

    阮希浩点点头,“是的,他们是捻军里头规模最大的四支,每次得到的战利品也最多。四支队伍加起来有1800多骑兵。”

    “有比较靠谱的1800骑兵就很好了,有他们负责追杀,我等应该能够放心。”韦泽笑道。

    阮希浩没有韦泽这么乐观,他带着明显的担忧情绪说道:“总参谋长,我们现在如果绕过临清直奔阜城,在阜城与北伐军汇合,那岂不是更好。为何要夺下临清呢?”

    韦泽指着地图说道:“临清是个不错的地方,哪怕是留下一部分兄弟据守此地,我们也算是有了据点。那时候再去阜城接兄弟们回来,心里头也踏实的多。”

    “就临清和清军野战么?”韦昌荣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韦泽笑道:“内线作战有内线作战的优势,外线作战则有外线作战的好处。但是归根结底只有一条,那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2月11日晚,在东昌城内准备防御韦泽攻城的绥远将军善禄得到了两千余团练在张秋镇被全歼的消息。此时在东昌城内只有3000兵马,这支团练武装是善禄极为重视的一支兵力。

    2月13日,韦泽派部队沿运河两岸攻击其他县城,夺取了冠县。韦泽避开县城,直奔临清,2月16日,大队抵达距离临清城25里的李官庄。

    清军此时是极为暮气,文官武将都只求能够固守。面对太平军这等力求进攻的武装力量,绥远将军善禄觉得自己都要被这接连传来的坏消息逼疯了。然而除了太平军给善禄制造的压力,咸丰皇帝下了圣旨,将善禄革职,但是留任前线。善禄很明白,若是自己在之后没有功劳,皇帝任何一个不满都将彻底断送善禄的前程。

    此时所有的公文都是求救的公文,若是能够“安全的靠近”粤匪,就算是立功。经过一番仔细选择,善禄选择了进兵临清东南的焦庄。

    2月18日,善禄带领3000部队前往焦庄。这一带基本是平原地区,善禄心里面有事,行军是并不说话。到了中午时分,突然有亲兵起来禀报,斜后方出现了大量敌人的迹象。

    “啊?”善禄没有能够立刻理解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将军!我们侧后方出现了数千马队,前面也有千余马队。如何应对,请您定夺!”亲兵恭敬的说道。其实现在按照正常来说,被革职的善禄已经不是什么将军了。但是亲兵对此并不在乎。

    亲兵不在乎,善禄却非常在乎。得知前后都出现太平军的部队,善禄第一念头就是立刻就跑。但是他转眼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被革职留用的将军。咸丰皇帝虽然年轻,但在朝政中还算是能抓住重点。例如咸丰斥责善禄的罪名是,不能阻贼渡河,又不能与贼迎战。

    现在他当然可以跑,但是此行前善禄为了向咸丰皇帝证明自己并非窝囊废,除了上谢罪折子,还向咸丰皇帝表示自己已经出兵焦庄。话都说出去的现在,若是让咸丰知道善禄知道自己见到敌人立刻逃走,其结果不用再多想。

    念及此处,善禄决定赌一赌。太平军虽然号称善战,但是从他们据守的李官庄到善禄这里,有五六十里地。人说百里必蹶上*将军,太平军这一路行来,应该是消耗不少体力。而善禄的部队行军拖拖拉拉拉,大家怕苦怕累,体力消耗的应该比较少。

    “列队!迎敌!”善禄下达了命令。

    2月20日,临清城城头。知州张积功看到城下竖起了几根高杆,上面悬挂起了几颗人口。在杆子上悬挂着几个块大布幡,上面写着“善禄的人头”。这几个字写的极大,隔了几十步都清晰可见。这可是把张积功吓坏了。他守的临清城内兵力本来就少,眼下绥远将军善禄若是真的被杀,近处的援军就变得更少。

    “快!拿笔墨来,我现在就写文书求援!”张积功喊道。

    求救文书一写就是十几份,投放对象不仅有山东巡抚,还有给直隶长官,给兵部的文书。

    2月22日,一封文书传入了城内,张积功看到胜保带了8000兵马前来援助的消息,感动的差点失声痛哭。

    几乎在同时,在天津附近扎营的北伐军也接到了韦泽的文书。

    林凤祥、李开方、吉文元三人分兵驻扎在天津附近的静海与独流镇,韦泽的文书不算客气,在公文里头,韦泽首先告知三位丞相,现在韦泽已经是太平天国的齐王,双方在职位上已经有明显的差距。虽然三人作为北伐军主将,韦泽是援军。不过现在整体战场上,韦泽要求三位丞相服从韦泽的指挥。

    三人是第一次得知韦泽晋升齐王的消息,虽然距离南京数千里之远,没办法验证。但是韦泽敢这么说,想来也不会是瞎话。三人随即对是否服从韦泽的指挥产生了一些争论。

    林凤祥倒是觉得既然局面都到了眼下的地步,那不妨就听从韦泽的命令好了。吉文元支持林凤祥的观点,而李开芳对韦泽为何这么着急的索要指挥权感到颇为不解。三人也不想争执,围着韦泽的公文继续看了下去。

    韦泽制定的战略是双方尽量在阜城汇合,汇合之后立刻南下。出乎林凤祥意料之外的是,韦泽竟然要求林凤祥所部做突围准备,但是先按兵不动。韦泽所部会尽可能靠自己的兵力解决清军,打到阜城去。到了那时候,两边兵力相距很近,突围的效率大大提高。

    韦泽反复强调,在现在这个阶段林凤祥所部尽量不要让清军看出有任何突围的迹象。特别是不要进攻阜城,等韦泽的下一步命令。

    看完了命令,林凤祥笑了,“韦兄弟做事还是这样,他若是能多承担一些的时候,就不让其他兄弟多费力。”

    李开芳并没有赞赏韦泽的打算,他皱着眉头说道:“韦兄弟这么做可是有些奇怪,若是按他的计划,我等只用等韦兄弟打过来。他能办到么?”

    李开芳知道韦泽的部队善于打阵地战,善于打硬仗。在太平军里头,如同韦泽这般打仗的有一个人,或者说曾经有一个人,那就是西王萧朝贵。作为萧朝贵的部下,李开芳很清楚,自打萧朝贵战死之后,再也没人肯主动的打硬仗。就连萧朝贵手下的得力干将林凤祥与李开芳都不肯再打硬仗。

    林凤祥看了看吉文元,又瞅了瞅李开芳。吉文元的目光中有渴望,有焦虑,总的来看,他是希望尽快突围。而李开芳同样想突围,但是对于韦泽的能力很是不放心。现阶段任何失误都会导致很糟糕的结果。

    “若是按韦兄弟所说,我等守在原地不动,反倒不会有什么兵马损失。”林凤祥说道。此时太平军已经在静海、独流镇坚守了两个多月,除了大量的壕沟陷阱之外,林凤祥等人在两地筑起了长长的土墙,在土墙上用砖石垒起了射击口。清军进攻城墙的时候没有什么防备的方法,而太平军可以直着身子站在土墙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装填火绳枪,并且用很舒服的姿势进行射击。

    李开芳当然知道林凤祥所说的没错,但是他对韦泽的建议还是不敢相信。若是按照公文里面所说的,韦泽有能力只靠自己一路击破所有清军的阻碍,一直杀到天京城下。若是如此,韦泽与林凤祥等人合兵一处之后至少得有三四万人之多。这样的一支部队攻下天津,甚至攻下北京都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为何韦泽的计划竟然是立刻撤退呢?

    “我等奉东王所命,北伐北京。眼下北伐还没有胜利,东王也没有下达命令,为何我等就要撤退?”李开芳终于忍不住大声质问起来。

    林凤祥皱了皱眉头,他叹口气后才说道:“因为韦兄弟现在已经封王!他身为齐王,当然可以指挥我等!”

    林凤祥原本还以为韦泽在公文最开始的时候先挑明了自己是齐王,所以理所应当的获得全军指挥权是种显摆。现在看,韦泽倒是真的抓住了当下的矛盾所在。林凤祥已经知道事情不可为,认同了撤退的必要性。但是李开芳明显是感觉只要能够得到援助,北伐就能够继续进行下去。而韦泽无疑是认为必须立刻撤退的策略。

    看着李开芳那破不服气的模样,林凤祥说道:“我等还是先固守,等韦兄弟前来。”

    韦泽并不在乎李开芳的想法,未来的战略发展中,韦泽并没有指望在天津附近的太平军北伐部队能够有什么配合。虽然韦泽知道这支部队乃是太平军中的绝对精锐,若是韦泽的部队远征数千里,被围困两个月之后,大概是没办法还继续保有严整的纪律与士气。当然,韦泽认为,自己并不会把一支部队在毫无后方的情况下派出去几千里地。这在战略是是非常可笑的选择。

    对于北伐军的情报乃是韦泽从绥远将军善禄那里得到的。善禄的手下也有3000兵马,不过当韦泽的三千步兵与捻军共乘马匹骡子赶到阵地之后,善禄的末日也就到达了。

    韦泽的部队排开了毫无纵深的大横列,理论上善禄能够在这个横列上打出无数缺口。但是在整整一个小时的对战中,善禄用尽了骑兵,步兵,都没能突破由五排人组成的韦泽部队的队列。

    在善禄垂死挣扎的时候,韦泽的部队从两个方向包抄过去,步兵竟然完成了对善禄部队的合围。韦泽自然没有围死,留下了一个缺口。面对这么简单的围三缺一的战术,善禄还是选择了从那一面的缺口里头逃窜。于是跑得气喘吁吁精疲力竭的善禄部队就在韦泽的骑兵追杀下全军覆没。

    善禄很老实的选择了投降,在韦泽询问最新清军情报的时候,善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太平军北伐军的高度评价,就是善禄转述的僧格林沁的话。韦泽对满人没什么好感,问完了话之后,就把善禄给斩了。

    此时围攻太平军北伐部队的主要是两支清军,一支是僧格林沁的骑兵部队,这支部队主要是在直隶活动。而胜保的部队里头骑兵也不少,却主要是以步兵为主。总参谋部最终判断,胜保的部队很可能是前来增援临清的清军。当然,针对僧格林情的支援,总参谋部也制订了一些相应的作战计划。

    最终确定了前来援助的乃是胜保,韦泽心头大喜。他手下的骑兵虽然战斗力不足,但是好歹捻军也是有实打实的五千人在韦泽手下作战。双方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仗打了十几次,合作即便谈不上天衣无缝,也至少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胜保部队的主力是步兵,韦泽部队的主力同样是步兵,这就是韦泽的机会所在。

    2月25日,胜保的部队逼近临清。探马前来禀报,在附近的平原上,一支六千人左右的粤匪列阵以待。他们所在的位置卡住了大路,除非胜保选择转向,走其他道路,否则的话就只能和粤匪的部队正面交战了

    “他们有没有其他埋伏?”胜宝听说太平军有两万之众,若是与这六千人的粤匪正在打仗的时候,突然从其他地方冲出一支其他的太平军,那可就糟糕了。

    胜保是旗人,他的亲兵是他家养的奴才,所以回答的极为麻利,“奴才没看到有什么埋伏。这里都是平地,一看就能看出去很远的,奴才专门跑去高处看了,粤匪步兵四千左右,骑兵大概得有两千人。就在大路上摆开。”

    自家的奴才崽子这么说,胜保自然是信得过。他带领了7000马步从阜城一带南下,也希望能够在平地上与太平军作战。若是把部队都给送进城内挨打,胜保还不乐意呢。得知了自己对面的太平军部队只有6000人,胜保下了决心,“迎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