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38章 北伐(十)

第38章 北伐(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种进攻次数对士气上的影响极大,清军骑兵两次佯攻之后,第三次已经没了佯攻的必要。面对井然有序的方阵,骑兵再不接战,那佯攻之后就可以拍屁股走人。无论是人的心气还是马匹的体力,都不可能发动第四次进攻。

    指挥这支清军马军的乃是僧格林沁的部下总兵桂龄,他第二次之所以没敢动手,完全是因为太平军的空心方阵的队列排的实在是太过于整齐,外围的那些长枪手们一个个左手持长枪,以相当密集的队列在行进。若是骑兵太过于逼近,这帮人只用转个身就能用长枪构筑起一堵骑兵必须用大量生命才能逾越的墙壁。就是这么一瞬间的迟疑,进攻的机会就错过了。

    在太平军占据了道路之后,清军没了选择,要么就灰溜溜的从田野中撤退,要么就与太平军大战一场。

    然而总兵桂龄再次落后于雷虎,没等清军有所行动,雷虎的空心方阵竟然散开来,组成了十余个小型的空心方阵。而原先在大型的空心方阵正中,露出了十几门火炮黑洞洞的炮口。而在原本没有行动的其他的大队太平军,此时也开始分为不少队伍,向着田地中奔去。

    桂龄原本没有理解为何太平军的这帮步兵为何突然有了勇气,然而他好歹是在森格林沁手下混饭吃的,知道北方的局面。由于糟糕的土路坑坑洼洼,所以大家宁肯走更加平坦些的田地,而且不是走自家的田地,而是走别人的家的田地。

    走田地难免踩坏粮食,所以为了避免别人从自家田地中经过,农民们开始在自家田地周围挖沟。这种沟就这不断积累起来,看似平坦的田地其实已经成了骑兵的天然陷阱。若不是本地人,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不走死路。桂龄总兵明显不是本地人。

    在桂龄总兵背后飞奔的那些太平军步兵们的身影时而出现在地面上,时而在他们跃下某些桂龄看不到的沟渠后从地面上消失。这证明了桂龄的判断是正确的。而且两次不成功的骚扰,让桂龄现在所处的位置很不利,他必须选择是立刻向南边撤退,还是与东边或者西边的太平军交战。

    不过雷虎并没有给桂龄留下考虑的时间,骑兵有诸多优势,但是骑兵却有着极大的劣势,那就是一旦被步兵给“抓住”,剩下的战斗就变得对步兵有利起来。

    韦泽的部队中都设有各级参谋组织,而参谋们到了任何一个新地方,第一件事就是画地图。此时雷虎远比桂龄更熟悉这片土地。雷虎看得清楚,在太平军后面的大队已经差不多能够阻挡住清军骑兵的后方。雷虎已经可以放心的出手了。

    “炮击!上葡萄弹!”雷虎命道。韦泽给每个师都配了36门12磅山地榴弹炮。雷虎的空心方阵里头塞进去了六门。12磅的山地榴弹炮射程在600步,也就是900米左右。此时清军骑兵距离雷虎不过400多米,这六门炮开始发威了。

    “葡萄弹”的名称来自外型,炮兵用网兜将散弹装捆成一束,很像是一串葡萄,故名葡萄弹。射程虽比不过实心弹,但是在杀伤威力上相当可观。

    雷虎的部队早就经过了训练,先是实心弹做校射,等实心炮弹终于开始砸死清军的时候,葡萄弹就塞进炮口。轰的一声,火炮开火了。然后就见原本已经乱成一团的清军骑兵队列中倒下去一片人马。

    “继续打!狠狠打!”雷虎兴奋的喝道。

    雷虎找到了炮兵吊打清军骑兵的模式,可清军骑兵却不愿意站在那里任由雷虎的炮兵吊打。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豁出去了。这队骑兵没有逃向南边,而是直奔雷虎的阵地而来。毕竟一众空心方阵看着实在是太弱了,各个方阵中还不乏通道。根本不清楚韦泽部队装备的清军骑兵们认为自己能够击破这些单薄的古怪阵列。

    而雷虎也没有让这帮清军骑兵们失望,他命令部队左右移动,让中间留下了一个二十几米的通道。清军的骑兵分为两队,第一队一百多骑兵催动马匹,如同疾风,如同闪电,开始从从这条通道中杀过去。

    然后空心方阵的一个功能就展现出来,这个方阵中有一个火枪交替的功能。就是在阵中央的士兵们装填弹药,外边缘的战士负责射击。使用了火帽枪之后,步枪的装填速度本来就快,此时不用射击,只用装填,这速度就更快了。

    而且骑兵们在马匹上比步兵高,而且部队射击的时候采取了半跪的姿势,避免误击战友。清军的这一百多骑兵也算是武艺精强,他们知道自己很可能遭到火枪射击,所以都趴在马上。没人直着腰。

    不过这种努力毕竟是有限的,有些清军左边被击中,于是向马匹右侧倒下。被击中右边的清军则向左倒下。还有些倒霉鬼,被左右同时集中,他们跟触电一样挺直了身体,从马匹后面掉落马下。当然,太平军的火枪准头也没有那么高,但是他们利用高射速带来的火力密度弥补。再说十米距离也令射击的准头大大提升的。

    不到五分钟,一百多清军骑兵尽数毙命。太平军用套索抓了四十几匹马,剩下的马不幸被打死打伤。

    雷虎本想着靠抓马捞一笔,看着满地已死或者垂死的马匹,他只能叹口气,在心里面安慰自己,“好歹晚上能吃肉啦!”

    清军的骑兵部队看到这局面,再也不敢硬抗,他们转而向南,冲着临清城而去。从这条线路逃窜,除了他们要遭到炮兵不停歇的射击之外,没有别的问题。

    太平军的炮兵不认识清军军官,炮弹也不认识清军的级别,总兵桂龄在突围的时候中炮而亡。一千骑兵只有不到三百能够撤进临清城。

    而且咸丰皇帝除了收到这一份噩耗之外,他还接到了山东布政使崇恩与束发粤匪交战,崇恩全军覆灭,自己也被砍了脑袋的消息。

    而且这也不是同一天的最坏消息。已经得封钦差大臣的胜保在于太平军激战一日之后,全军崩溃,7000人的部队只有不到一千人逃得性命。而胜保下落不明。

    随后,除了临清继续发来求救公文之外。山东巡抚张亮基也从临清附近发来求救拱卫,这位巡抚因为带兵前去营救临清,被束发粤匪给围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