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2章 回师(二)

第42章 回师(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兄弟,北伐的兄弟们可是真心不想再打北京了。”林凤祥与韦泽并辔而行,边走边说。在他们身边是京杭大运河,太平军北伐军部队与韦泽汇合之后开始撤军。

    “你们都出来十个月了,林大哥能把兄弟们带到这个地步,实在是了不起。”对于并非自己真正亲信的人,韦泽从来都是宽于待人严于律己的。而且那宽于待人都宽的比较纵容了。

    林凤祥苦笑一下,“若不是被围,兄弟们也不会如此。”

    “林大哥,兄弟我可不是开玩笑。若我的兵被围,还不知道他们会有何等慌乱的模样。”韦泽认真的说道。

    林凤祥原本是靠算命糊口,比起说话来绝对不亚于韦泽,他也笑道:“韦兄弟,那也得先轮到你被围。就我看,想围你可是不容易。”

    见林凤祥如此上道,韦泽索性不再继续半真半假的开玩笑,他正色说道:“想围我容易不容易,这可不好说。不过僧格林沁手下都是骑兵,在这片大平原上,他们往来如风。我是担心他们想在我们撤兵的时候打我们的主意呢。”

    “我们也有骑兵!”林凤祥对此倒是很自行的模样。这次北伐军撤退的时候带出来一万三千兵马,其中广西老兄弟有五千多人,湖南老兄弟也有三四千人。这帮人可都是太平军中的骨干力量。韦泽对此是非常高兴的。而这支一万三千人左右的部队里头也有两千多骑兵。而林凤祥貌似认为自己的骑兵能够战胜僧格林沁的骑兵部队。

    “林大哥,我和你说话就不客气了。咱们广西广东这地方本来就不是养马的好地方,滇马运运货还行,你真得骑着滇马打仗,那可是真不行。北边的蒙古人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就跟咱们两广的艇军自幼就在船上长大一样。若是比水战,咱们艇军一个能打十个蒙古骑兵。不过真的比骑兵,蒙古骑兵大概能打咱们三四个吧。再说,你才多少骑兵,僧格林沁手下最少也得有上万骑兵,和他硬拼肯定是不行的。”

    林凤祥是第一次听韦泽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心中有些不服,他问道:“那你靠着运河撤退,就能防住僧格林沁的骑兵了么?”

    韦泽笑道:“僧格林沁的骑兵没办法强行泅渡运河,我们靠着运河走,至少只用防备一边。僧格林沁没办法对咱们实施大规模的诱敌计策。”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安排晚上在运河上架设浮桥?”林凤祥问道。

    “这是为之后几日的行军方便。我们若是能够得到确切的敌人消息,那就在休息之前通过浮桥到运河另外一边。虽然未必完全管用,至少能够让敌人为如何渡过运河烦恼一下。清军想和我们拼步兵是完全不行的,我们现在首先要防备的就是清军的步兵。”

    3月9日,北伐军抵达临清。双方部队汇合起来之后共有四万五千余人,这支大部队将临清住的满满的。这消息自然也传到了京城。

    临清虽然在山东,距离直隶也没多远。清廷被一系列破军杀将的坏消息给吓住了,所以派遣了大量探马注意太平军的动向。得知两股太平军终于在临清汇合之后,不少朝臣都暗自松了口气。以正常眼光来看,前面派出来的那支太平军试图进攻北京的时候受挫,接应部队与先头部队汇合之后选择了撤退,他们突然杀一个回马枪的可能就大大降低。这四万多粤匪九成九是要南下回到江宁的。

    持这种观点的自然都是京官,他们首先需要的乃是保住京城不失,其次就是保住直隶不失。至于其他的省份如何遭到太平军肆虐,那都是地方上的事情。对于京城的这帮官员们来说,大可以从长计议的。

    不过咸丰皇帝却没有这样的从容,看着有些大臣因为太平军南下,差点高兴的要上贺表的模样,咸丰板起了脸。而下头的那帮大臣们也识趣了收起了自己喜悦的表情。

    咸丰冷冷的问道:“我想问你等,即便是粤匪南下,京城与直隶无忧,可这些粤匪都是百战之余,特别是那些束发粤匪,与朝廷为敌以来,屡屡破军杀将,江南局面已经如此,等他们回到江南,又要到何等地步?”

    群臣们互相看了看,立刻有人出列禀告,认为僧格林沁畏敌如虎,不敢与粤匪交战。应该严令僧格林沁攻击粤匪,并将粤匪消灭。由于整个直隶乃至山东只有僧格林沁这么一支机动兵力存在,所以攻击的火力点都直奔僧格林沁而去。

    除此之外,有建议从西北把甘陕宁夏绿营调来作战的,还有建议把关外的八旗调入关内作战的。总之,这帮京官老爷们秉持着京官的一贯作风,其他省份的事情都是其他省份的错。直隶的问题则是下面官员以及执行者的错。至于京官们是毫无责任的。

    整日里对着这样的一群人,咸丰早就够了。他只觉得头晕眼花心力交瘁,看了太监一眼,太监已经明白咸丰的意思。见到没官员准备说话,太监就喊道:“退朝!跪!”

    咸丰从龙椅上站起身来,而朝堂上一众官员都跪下了。只要等咸丰离开了大殿,这帮官员们就可以起身了。

    然而咸丰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帮文物大员,一股怒火忍不住从咸丰心中窜起。太平军起事也有两年多了,咸丰此时已经逐渐习惯了太平军的存在。在太平军每次战斗大多数都能获胜的时候,朝廷中这帮人根本拿不出办法来,地方上的家伙们更是每战必败。在朝堂上的这帮人要么是满清的八旗子弟,是皇帝的忠诚奴才,要么就是靠了科举一步步爬上来的俊才。

    可这么一群高官显宦,面对两年多前只有十七岁,在广西山沟里头混日子的韦泽,竟然数次被打得破军杀将,三日内有近两万官军全军覆没。要这群东西还不如要那个韦泽呢!

    想到这里,咸丰就直挺挺的站在龙椅前不动弹。按照满清的规矩,皇帝不走,太监不能让这帮大臣们礼毕。大臣们不能礼毕,他们就得低头弓腰撅腚的跪伏在金銮殿上。此时抬起头看皇帝是不是真的走了,那可是大不敬的罪过。

    低头弓腰撅腚的跪伏姿势可是相当的不舒服,一群年轻的官员还好些。而年长的官员们就这么跪了不到五分钟,就有些顶不住了。

    看着这帮人颤抖,甚至有些东倒西歪的模样,咸丰总算是稍稍出了口气。他重重哼了一声,背着手离开了金銮殿。听着皇帝离开时的脚步声,所有官员们心中都长长的松了口气。大部分官员心中的想法都是相同的,“难熬的一天又算是熬过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