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6章 回师(六)

第46章 回师(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泽骑在马上,拉开单筒望远镜观看着济宁城头。在他旁边的乃是韦昌荣等将领,大伙人手一支单筒望远镜,一起观看着炮兵的射击。

    有了培训时间之后,部队里头自然能够普及基本数学与几何水平的课程,能够通过这些考试的人员比例虽然低,然而韦泽部队的数量大大增加,通过的人数自然。炮兵部队的规模扩大了很多,战斗能力也提高了很多。

    韦泽部队的12磅山地榴弹炮的炮组是个八人炮组,比欧洲流行的六人炮组多出两人来。多出来的两个人固然看着浪费,但是这是韦泽雄心勃勃的炮兵扩大计划中的一环。因为担心技术外泄的问题,韦泽到现在还没有拿出来他从网络上获得的杀手锏之一,炮弹的着发引信。

    现在的炮弹要么是实心弹,要么是在炮弹中弄了跟引燃管,实施了定时爆炸。着地引发炮弹的引信此时还没出现,韦泽对这个并不复杂的小机械装置有印象,但是就如韦泽现在明明可以尝试着做金属轴承,依旧忍着没动手一样。对于技术扩散的担心让韦泽止步于现阶段的技术水平。

    进口的青铜火炮,颗粒火药,火帽装置,甚至韦泽有机会就会开发的米涅步枪,这些韦泽现在不搞,要不了多久军火商们也会向中国交战各势力推荐。但是轴承、炮弹的着发引信,如果敢外泄到满清那边去,对太平军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所以韦泽看着自己的炮兵部队熟练的对着济宁城发射炮弹,满心盘算着未来的技术改进以及扩军计划,但是他没有透露一个字的意思。

    这时代的清军炮兵完全靠经验,加上清军那质量恶劣的火炮,对于着弹点根本没有控制能力。韦泽进口的火炮就好很多,虽然法国18411年12磅山地榴弹炮也远比不上21世纪火炮的精度,但是好歹在确定射击诸元,校射之后,还能比较精准的集中目标。

    所以韦泽的炮兵部队动用了十二门炮,每尊火炮只放了四炮,48炮中有30炮左右轰上城头。韦泽就在望远镜中看到,城头的守军已经乱成一团,而且他们大有逃的无影无踪的架势。

    此时清军已经彻底腐化,而且此时在韦泽军中的前湖南巡抚张亮基一度尝试在济宁指挥清军,在韦泽围攻临清的时候,张亮基带了济宁城中的两千清军前去临清援助。这下济宁城中的清军基本全被带走。剩下的至多不到400人。

    官军兵力不足,地方上士绅们组建的团练就上来充数。然而在这短短的半个多月中,还是3月春忙的半个月中,济宁的守军带上了团练,也不过千余人。山东人实在,这千余人一开始的时候还是真的想守住济宁城的,然而刚照面就被12磅山地榴弹炮打死打伤一百多人。

    山东人虽然实在,但是一点都不傻,面对城下看上去无边无际的敌军,他们或许能够勇敢的登城防御。可亲身感受到双方有着巨大差距的战争能力,特别是认清了太平军在远程火力上的压倒性优势之后,官军也好,团练也好,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放弃固守济宁的职责,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寻找着逃命的办法。

    这些人很清楚,不管他们如何的奋勇作战,济宁周围的清军已经被太平军杀了个精光,不可能有任何援军会赶来援救。既然无论如何死战的结局都是战死,清军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先拯救自己。

    得到守军从远离韦泽的城门逃窜出济宁城的消息,韦泽并没有令骑兵追赶。此时捻军已经与太平军脱离,韦泽也没有过多杀戮的打算了。当然,必须说明的是,若是捻军还在韦泽的队伍中,那么韦泽也不会在乎放出去捻军追杀清军。

    攻克济宁之后,部队没有继续南下,而是选择在济宁稍作休整。水运不仅比陆路运输更快,乘船的部队体力消耗也小很多。除去一部分晕船引发的战斗力损失,部队下船之后很快就能进入战斗状态。

    即便是捻军与太平军脱离了合作,撤回来的两拨北伐部队总兵力也有三万之众。韦泽的部队损失不大,在骑兵方面甚至有不小的增加。北上的时候,韦泽的骑兵不到七百,此时的骑兵部队已经到了两千左右。骑兵并非简单的给步兵配匹马。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必须经过严格的训练。

    所以韦泽终于认识到了一件事,装甲部队的出现是军事技术发展史上的必然而不是偶然。培训能够熟练驾驶装甲车辆的军人,难度远低于培训好骑兵。马匹失去一条腿之后就完蛋,装甲车辆被击毁之后,修修还能继续使用。

    虽然即便是在21世纪,中国高原地区有牦牛骑兵,在边疆还有一定的巡逻骑兵。不过这都只是因地制宜的处置,这些牦牛与马匹的数量与中国陆军近万的坦克,过万的装甲车辆一比,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然而韦泽虽然确定了自己一定要开发装甲车辆的理念,但是他此时对骑兵也相当的重视。他自己手下有两千骑兵,林凤祥的北伐军手下也有两千左右的骑兵。双方合兵之后,四千骑兵可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在济宁休整中,韦泽问后勤部队管骑兵的军官,准备先做什么。这位三十多岁的老战士答道:“总参谋长,我已经下令,要求把所有马匹的蹄铁补齐。在骑兵出动前,要尽可能解决骡马蹄子裂开的问题。若是船够使的话,蹄子受伤的牲口,尽量用船运。”

    这一看就是吃过马蹄子受伤亏的老战士才能说出的话,韦泽赞扬了这位后勤官几句,就开始策划下一步的作战。

    然而讨论战略的时候,韦昌荣说道:“总参谋长,我觉得咱们部队里头好像有兄弟和捻军说了不少事情。”

    “嗯?”韦泽一愣。

    韦昌荣就把温悦薇说出“守江必守淮”战略的事情说了一遍,“她一个女人家,又不像是读过什么兵书战策的人,怎么知道守江必守淮的战略。”

    “呵呵,守江必守淮可不是兵书战策上说的,那是历史书上讲的东西。”韦泽纠正道,韦昌荣的话一听就是听说书先生讲故事听的多了的后遗症。

    韦昌荣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他继续说道:“温悦薇这女人虽然看着够聪明,不过毕竟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军事培训。若不是我们中间有人给她说这些,她能懂什么?”

    “那你是否圈出来有谁比较可疑?”韦泽问道。

    “定然是管骑兵的那些人比较可疑,步兵们基本上不与捻军打交道,他们干这个的可能最大。”韦昌荣看来也是想了很久的。

    韦泽想了想,慢慢的说道:“我说昌荣,我军设有军事法庭,军事法庭里头的要点是什么,你还记得么?”

    韦昌荣仔细想了想,这才确定了的确有军事法庭这么一个机构,但是此次北上是军事行动,所以根本没有军事法庭什么事儿,军官们直接用军法就解决了问题。既然对军事法庭是这么一个态度,军事法庭的要点更加不可能进韦昌荣的脑海。

    韦泽干脆提笔写下了一行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写完之后,韦泽让韦昌荣好好的读了读这个军事法庭的要领,这才说道:“我说昌荣,我不是说不用追究谁泄密,更不是说对此视若无睹。但是抓人不能觉得谁有嫌疑就去抓,好歹得有些证据吧。”

    “这怎么找证据?”韦昌荣很不乐意的答道,“若是说见过面,和他们见过面的人多了去,你我都和他们见过面。而且万一是那女人够聪明,咱们中间谁当时随口说一句,她就记住了呢?再说了,你要是问我,有没有可能是我与别人说了这话的时候不小心被那女人听到了。我都不敢完全打包票。所以说啊,四叔你这反倒是想多了。”

    “哦?那昌荣你有何打算?”韦泽笑道。

    韦昌荣态度颇为激动的说道:“我是这么觉得,咱们自家兄弟说的话,就不能对外人说,谁敢说,咱们就只能教训乱说话的。这次虽然可能抓不到人,不过先把这帮人敲打一下也是应该的。”

    听了韦昌荣的话,韦泽笑道,“那还是部队里头的保密条例啊。另外,昌荣,你是准备去敲打谁呢?”

    “既然是骑兵乱说了话,自然得敲打他们了。”韦昌荣毫不迟疑的说道。

    “你这是要推行保密条例,还是准备在骑兵部队里头立威呢?”韦泽问道。骑兵部队里头新加入的人很多,韦昌荣若是在部队里头闹一闹,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韦泽很反对立威的做法。立威是要树立个人对部队的影响力,而韦泽所追求的可不是某些军官在部队里头的影响力。那是军阀的一套玩意。韦泽需要的是在部队中建立起制度与纪律来。

    韦昌荣的回答让韦泽喜忧参半,“四叔,你若是担心那些新来的人不归心,那不妨让我去敲打他们,我可以做的稍微过一点,你到时候出面给他们些好处。这不就行了。”

    韦泽当然能够充分感受到韦昌荣的忠诚,有这样的铁杆在,韦泽倒是可以剩下不少心。但是韦昌荣的做法可就让韦泽相当失望。所以韦泽说道:“这件事暂且如此,你且什么都不要说。”

    然而韦泽想暂时把事情拖一拖,可事情的发展却没有韦泽想象的那么平静。休整期间本身就有整理后勤物资的工作,地图作为重要的军用物资,即便是损毁了也得以旧换新。这是韦泽定下的规矩。

    领取地图等物资需要比较繁琐的手续,而检点地图的时候发现,有三张临清地区的地图不见了。韦昌荣得知这件事之后,立刻敏感的想到了什么。rg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