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3章 军事法庭(二)

第53章 军事法庭(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中国的传统中,断案的官老爷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所以当韦泽告诉大家,军事法庭乃是太平军出钱雇来断案的机构,这可是把一众将领们给弄得迷迷糊糊。

    虽然不清楚断案的权力与断案机构的区别,但是有件事大家非常清楚,那就是这次没人愿意再提出反对意见。

    曾经试图保住李广飞的雷虎此时亲手杀了李广飞的心思都有,李广飞逃走之后竟然跑去天京城告韦泽谋反,此种行为导致的结果是李广飞必须死。这甚至与韦泽是不是真的谋反已经毫无关系。若是韦泽认为是雷虎背后指使李广飞到天京城告韦泽谋反,雷虎是跳进黄河洗不清。此时不管有什么新制度都好,雷虎只希望尽快的把事情给解决掉。

    而且他的人员的心情也未必比雷虎更加轻松,大家此时与雷虎之间的关系远没到要利用这件事去踩雷虎的地步。而且大家在韦泽手下这么久,一听韦泽的语气就是不想把此事扩大的架势。另外,大家也都感觉到了韦泽对建立军事法庭的强烈决心。这时候哪怕是为了不触霉头,也没人愿意对和韦泽对着干。

    韦泽一直秉承大型国企的传统,好歹办大事之前也得统一一下思想。如果是在打仗的时候,还牵扯到大家的小命,众人还算是有比较强烈的学习精神。眼下这个时候大家一来是想尽快把这不愉快的一章给掀过去,二来是真的不懂军事法庭到底是什么玩意。其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抱持着“老大你只要能不再提这件事,你说啥是啥”的态度。

    这消极态度让韦泽也挺没办法,看着一群表现的极为合作的兄弟,他也不能对不吭声的石头踹三脚。最后韦泽只能捡要紧的说,“以后你们可以把那些违法的军人送上军事法庭,但是法庭怎么审,你们就不能插嘴。”

    也不管别人怎么看,雷虎站起身大声说道:“我支持总参谋长的看法,这真的是不能乱说话!”

    雷虎这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流氓无产者的姿态一拿出来,总参谋部里头好几个人发出了笑声。雷虎的脸上火烧火燎的难受,可此时他必须站出来表态。

    韦泽挥手让雷虎坐下,继续说道:“既然你们让我立这个规矩,那我也把规矩说清楚。这军事法庭可不是他们想怎么审案就能怎么审案,审案必须按照法典来办。而且这法典谁来确定?还是咱们来确定!咱们认同的道理才是法,咱们不认同的道理,哪怕说的天花乱坠,那也屁都不算!”

    “说的好!我赞成!”韦昌荣立刻起来喊道,“我原来以为能断案就了不起,现在听了总参谋长的话,我这算是透亮了!是咱们让他们干什么,他们才能干什么。可不是他们干了什么咱们就听什么!”

    众人本来对此事兴趣不大,纯粹是为了赶紧把这次的破事糊弄过去。而听了韦泽的话之后,兄弟们觉得自己真没有吃亏,又看韦泽没生气,也逐渐有了兴趣。

    见到紧张情绪已经缓和,韦泽对大家说道:“这些断案的也不是没人管,他们若是敢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不秉公执法,大家可以到我这边投诉他们,若是查出来事情属实,那就要他们小命!大家不用担心,以后可以大胆的前来我这里举报这帮军事法庭的家伙。咱们掏钱养着这群军事法庭的家伙,他们还想当大爷。那只能说他们就跟这李广飞一样了!”

    雷虎一听李广飞三个字,立刻低下了头。其他兄弟嘿嘿笑起来。然而韦泽又打断了兄弟们笑声,“但是我得说清,我们组建军事法庭是为了秉公执法,可不是让你们利用军事法庭为所欲为。若是让我听说你们在这里头弄了啥,那可也别说我不客气!”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韦昌荣带头表态。只要军事法庭没有能够欺压到韦昌荣头上,他就是颇为支持的。

    说完了军事法庭的大概意义,韦泽觉得在此事上已经得到了上层的共识。他也就放行了。韦泽当然知道众将完全没明白军事法庭的意义,他们暂时理解不了这个现代的机构将对封建时代军事体系造成如何颠覆性的影响。不过韦泽懒得对众将再进行提前教育。他说道:“这件事我来操办,而且还有件事,我们抓紧部队的休整与训练,马上就要打仗了。”

    一提打仗,众将立刻兴奋起来。与韦泽一样,大伙现在最擅长的莫过于战争。在战争方面,大伙也都有充足的自信。雷虎立刻说道:“总参谋长,请让我为先锋。”

    雷虎这急不可耐的态度又引发了一阵还算是善意的笑声。

    韦泽摆摆手,会议室里头立刻就安静下来,“清妖的江南江北大营已经围困天京城一年多,咱们未来半年内的目标就是荡平江北大营。我的想法是这样,按照皖中的路子,先往东扩地盘,一处处的完粮纳税。江北大营靠的是运河来运输粮草,把运河一掐断,清妖就会蹦出来和我们打,那时候我等反倒可以以逸待劳。大伙觉得呢?”

    一提到后勤,林阿生就有着极快的反应,他立刻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们兵不够。此次三位丞相从我们这里弄走了三万兵。虽然这些兵都是咱们挑剩下的,精锐都留在了我们自己的部队。可这些部队平日里总是能在地方上驻扎,若是我们主力出去作战,在各地的部队可就为难了。三位丞相也不知道能不能靠得住。”

    “来,给大家发地图!”韦泽命道。参谋迅速赶上来,给桌上放了几张皖中到大运河之间地区的地图。

    韦泽这才说道:“现在我军真正能负担起的部队不过是两万人,一万五千步兵,五千骑兵。现在我等有的六万人,大部分还是补充部队。枪支的部件也好,火药也好,炮兵也好,在咱们能够完全自造同类之前,也就至多维持这么一个规模的军队。所以六万人里头少了这么三万人,对咱们影响不大。在三位丞相在皖中驻扎的这段时间里头,我命令他们助战,他们应当是愿意的。大家也知道,若是只让他们守城,与清军对峙。他们应该能干的不错。”

    “总参谋长,你一直都是这么看得起友军啊!”林阿生深有感触的答道,这话引发了一通笑声。在大家看来,韦泽从来没有指望友军能真正帮上忙,所以友军也从来没有让韦泽失望过。

    韦泽连忙摆摆手“若是咱们的友军是清妖,让他们守城,让他们与敌军对峙,咱们能放心么?咱们和清妖打过那么多仗,就咱们看到的清妖的表现,我肯定是不放心。带兵在战场上守住阵脚,这也是需要功夫的。”

    这话也算是实在,虽然没能提升众将对友军的认可程度,却让大伙至少能够不去嘲笑友军了。和清军一比,太平军还真的是非常靠谱的战友。

    在大家说笑的时候,韦昌荣一直在看地图。此时他说道:“总参谋长,向东去掐断运河也未必能够调动清妖北上。若是真的想干掉清妖,我等何不派兵直取扬州。就我军的火炮以及现在的装备,清妖应该是很容易就能打下来。”

    韦泽答道:“我不这么认为。现在已经是五月,若是咱们现在就动身去打江北大营,解扬州之围,在九月之前可未必能办成。即便办成了,也是铁定没办法在更大的地盘上完粮纳税。可若是此时向东扩大地盘,最糟糕的局面也不过是咱们打不下来江北大营也收不下来税。可还有很大可能是咱们收上来了税之外,还能把北上的清军打死几千上万的。大家觉这两种可能里头,那种局面更可能发生?”

    清军江北大营在皖中东南,距离庐州几百里地。若是想截断运河,只需直接向东打,距离庐州近了许多。

    众将对韦泽在形势上的判断很信赖,而且有地图之后,至少在地图上瞅瞅,大概的局面也能想明白。管作战的参谋长阮希浩问道:“我们是不是也能充分利用正在整编的三位丞相的兵力?”

    韦泽笑道:“没错,我的确有这个打算。也不能让他们在这里白吃白喝,该干的活儿,他们一点也不能少!”

    大家听完之后再次看向地图,滁州、定远、五河,这三个地方虽然谈不上是战事激烈的地区,然而韦泽据守的几个战略要点发生了战斗的话,这三个地区能够很有效的对几个战略要点实施支援。若是韦泽派兵东进,这三个地区还能派兵协统防守皖中。的确有可以借助其力量的趋势。

    “咱们就先攻下江苏泗州的州城盱眙,看看清妖有什么反应。根据他们的反应,咱们也做出应对来!”韦泽命道。

    “谁为先锋?”雷虎问。

    “哦,先别说谁当先锋。雷虎,你先当这个军事法院的院长。把李广飞的案子给处置一下。”说完之后,韦泽看着雷虎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亲。他笑道:“这就跟开铺子一样,既然没办法立刻找到掌柜的,那咱们自家兄弟就得先出来充当一下掌柜。你说是不是?”

    “……,是!”雷虎终于很尴尬答道。

    “那好,咱们现在就确立一条法律,私自盗窃地图,将地图交给外人,死刑!大伙觉得如何?”韦泽转头对众家兄弟说道。

    “全由总参谋长做主!”韦昌荣带头说道。

    “好吧,就按照条法来判李广飞!”韦泽做了实质性的宣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