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2章 破军之将(八)

第62章 破军之将(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5月13日傍晚的战斗,交战双方都没达成目的。..xstxt..太平军没能在追击中击溃敌人,清军也没能把太平军的骑兵引诱出来加以歼灭。双方的主将都没有为之气恼,大家都安排部队休息,准备。等待着第二天的战斗。

    5月14日一早,和春五更造饭,天亮之后部队吃了早饭就向着昨天太平军默认的平地战场出发。和春提督也认同了那片平原地区,至少对于派出七千兵力的和春提督而言,这片平地足以让他与太平军作战。

    在长沙城下,和春提督也曾经与束发粤匪们打过仗,那次他可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而那一次的战斗中,束发粤匪的兵力大概就是五千人。根据了清军的传统,没有打三五仗是不可能成为老兵,即便是老兵,也得再有大半年的训练才能成为精锐。

    和春知道韦泽的部队扩张的很快,所以他认为自己对面的五千部队里头,大概会有两千左右是“精锐”。以七千部队进攻五千人,另外还有一支三千人的部队从侧路迂回包抄。和春提督相信此战清军胜利的可能很大。

    等双方阵势对圆,和春提督发现事情不太对头。对面的束发粤匪排出的既不是粤匪们习惯的纵队,也不是束发粤匪们一度喜欢的横队。束发粤匪们排出了一个巨大的方阵。每一边都有束发粤匪整齐的排列,阵中旌旗密布,看不出里头有什么玄虚。

    和春瞅了一阵看不出什么内容,他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方阵是很难进行运动的。对方无疑把战斗的主动权交给了清军这边。这也是和春曾经想到的问题,对于粤匪来说,他们整体兵力占优势,若是能将和春的一万多军队拖在荒郊野外,他们的各路援军纷纷而至。自然很容易就能得到胜利。此时实施防守倒是最有效率的办法。

    而和春提督是不可能进行防守的,他必须击破太平军才行。和春用单筒的“千里眼”再看了对面的束发粤匪的阵列,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只是注意到,两军之间的平地上有不少好似是炮击之后留下的痕迹。和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下令道:“派骑兵去看看。”

    十几名骑兵分为了六队,每队由二到三名骑兵组成。开始在两军之间往来奔驰,每遛一趟,就会更加靠近太平军那边一些。这帮骑兵都是清军的骑兵中的精锐。他们在阵前往来驰骋的时候,还不忘记在马上做出一些高难度的动作。立于马上,缩身于马鞍一侧。这看似杂耍般的行动也未必都是为了显摆。站得高些,自然能够更多的看到一些太平军阵内的局面。

    这番表演明显起到了鼓舞清军士气的作用,没溜过去一趟,清军阵列中都爆发出一阵越来越响的欢呼声。在传统里头,这些骑兵们不仅要有这些表演,在敌人派出骑兵来驱逐的时候,他们也得和敌人的骑兵作战。因为他们的伤亡率很高,所以每次战后只要没死,都能得到不少的赏赐。若是能够杀死敌人派出来的侦查骑兵,或者有非常出色表现。那主帅是可要在阵前立刻赏赐,以激励士气的。

    然而对面的太平军阵列中一直没有派出骑兵来,他们就任由清军骑兵在战场上耀武扬威的来回奔驰。并且不断的向着太平军的阵地那边靠拢。

    等到这些骑兵距离太平军的阵列还有百米左右,太平军阵内先是连发六炮。每一炮都是瞄准了一队清军骑兵,炮兵们用上葡萄弹。有四队清军骑兵被轰了正着,连人带马被飞来的十几鸽子蛋般大小的颗弹丸打的骨断筋折,人是当场就被打死,马眼瞅着都活不成了,从伤口与口鼻处汩汩的往外冒着血,四蹄还在拼命乱蹬。

    另外两队清军骑兵一看事情不对就想拨转马头逃走,而正对着他们的两排步兵对着清军齐齐攒射,100米有六十多步距离,清军的排枪抬杆根本打不中,这也是那帮清军骑兵为何敢接近到这个距离的原因。。

    江南提督和春亲眼看到,太平军的两排齐射的部队数量都不过是25人左右,50人的射击,就打死了五个人,打倒了五匹马。马匹的四肢突然伸的笔直,接着就带着骑兵仆倒在地。而马匹上的骑兵们本来是高举手臂,奋力挥鞭,准备逃出太平军的火炮射程之外。他们高举手臂的动作还没等收起来,就是中弹后四肢抽搐的模样,或者浑身力气被抽空时候那种四肢松软的模样。

    然后和春眼睁睁的看着骑兵们抱持着如此的姿态,随着马匹摔倒在地。倒地之后,这些骑兵也没有挣扎着爬起来,而是仿佛布袋一样一动不动,眼瞅着已经死透了。

    整个过程不过半分多钟,清军连喝彩声都没能来得及停下。在和春提督目睹骑兵们被炮轰枪打,转眼就死于非命的时候,在他耳边作为伴奏的乃是清军们一浪接一浪的喝彩声。

    当然,清军的反应也不算慢。很快他们也发现事情不对,喝彩声停了下来。而和春提督此时也从肉眼观察与千里眼仔细看中确定,清军阵前的十几名骑兵全部阵亡。一股愤怒从和春提督的胸口猛烈的升腾起来,束发粤匪们的行径让和春提督不仅感到了“怒”,更是感觉到了“愤”。和春提督是非常欣赏这种战前的骑兵“表演”,对和春提督来说,这是一种仪式,是一种对战争表示尊敬的方式。而面前的束发粤匪们却用枪炮残酷的摧毁了仪式,明确无误的表达了对这种仪式的轻蔑。

    “你们不就是没有和我们一样好的骑兵哨探么!”和春提督心里面怒骂道。

    如果怒骂管用的话,束发粤匪早就被杀死过无数次了。想杀死他们,只能靠刀枪。和春提督很快也明白了束发粤匪方才那么做的意义,他们是在向和春提督示威,在无言的告诉和春提督,“我们的炮兵与火枪很厉害。”

    “这些定是束发粤匪中的精锐!”和春提督确定了这点。那么怎么打呢?和春提督下令,“对着粤匪开炮!”

    那么大的一个方阵,只要打进去一炮,总是能够打死几个人的。和春提督对此非常有信心,双方相距一里地,和春提督觉得自己有必要与束发粤匪们来一场炮战。

    清军努力的将大炮搬运到阵前,还没等把炮位稳住,就见到束发粤匪的阵中靠前的地方突然竖起了很多细高的杆子,杆子上坐的有人,之间他们如同猴子般坐在杆子上,手里面还有些东西。和春提督举起手中的单筒千里眼一看,差点气乐了。那些杆子上的束发粤匪竟然拿的是单筒的千里眼,而且一个个还用千里眼瞄着清军阵地这边。

    千里眼是清军高级军官们才能用的玩意,从装束上看,对面的那些杆子上的家伙们根本不是什么军官,可他们一个个拿着千里眼,实在是令人感觉滑稽。

    就在束发粤匪阵中竖起杆子没多久,杆子附近突然冒出阵阵白烟,很快沉闷的响声传了过来。比炮声慢了一点,呼啸的炮弹飞向清军的阵列。

    “一号炮位,向左五米!向前十米!”

    “五号炮位,向左一米!向后五米!”

    “九号炮位,向右两米,向前二十米!”

    在杆子上的都是炮兵观测员,他们高高在上,负责的工作就是炮兵校射。太平军可不会像清军那样来个“万炮齐发”的把戏,炮兵们自己还没有观察镜,那就靠炮兵观测员们负责指挥。各个炮位按照炮兵操典逐次射击,而不同的炮兵观察员们则根据炮弹落地的位置实施校射。

    为了应对清军的攻击,十四军太平军一分为二。两千人的部队负责对付和春的兵力,另外三千人则直扑和春派出的包抄部队。为了让和春觉得对面的十四军两千人远比看上去多,部队不得不排出了一个空心方阵。并且在方阵中多竖旌旗,以迷惑和春。

    等清军终于把大炮拖出来,十四军留在这里的指挥蔡玉斌总算是长出一口气。比火枪,和春部下的火绳枪与粉末火药给十四军舔脚都不配。尚且能威胁一下十四军的就只有清军的火炮了。清军按照传统,把火炮往阵前一摆,这就给了太平军轰击清军火炮的绝佳机会。

    在火炮校射员们的指挥下,太平军的12磅山地榴弹炮越打越准。

    “击中清妖火炮一门!”

    “打得好!”立刻有人给与了鼓励。

    “击中清妖炮兵数人,大概有五六个吧。”

    “继续打,狠狠打!”大伙是一阵欢呼,清军的炮兵不仅水平差,数量更是少。杀死炮兵只怕比击毁大炮更能削弱清军的炮兵力量。

    “击中清军火药桶!”

    “哦……”立刻就是低沉的应对。韦泽手下的太平军还是没能完全解决火药的问题,人穷志短,哪怕是几十斤上百斤的火药,韦泽的部队也是很能看到眼中的。

    ……

    “清妖把大炮往回拖了!”观察哨喊道。

    这汇报的情报没有引发了一阵嘲笑,“这才刚打了几分钟啊!”“这就不行了?”“把大炮拖到后面就管使了么?”

    在这一众嘲笑声中,情报飞快的送到了指挥官蔡玉斌这里。蔡玉斌看了作战副参谋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