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5章 破军之将(十二)

第65章 破军之将(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总参谋长韦泽在上课的时候说过,“不同的视角所看到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李吉个头不高,有165左右,在这个时代算是中等个头。不过他在韦泽上课的时候面对个头过175的韦泽,他必须仰视才行。

    当李吉进入热气球的吊篮中,他终于亲自体会到了韦泽所说的话。原本只能平视别人的李吉,在本身就高出地面的吊篮中,就轮到吊篮外的人仰视他。等到热气球逐渐升起,李吉完全是俯视脚下的人群。甚至连远处的高高山头,在李吉的视线中也是逐渐与李吉平行了。

    身为炮兵观测员,都得学会根据得到的情报去猜测敌人阵地的情况。不过想象永远都有其极限,再想象也不如爬上炮兵观察哨的杆子后所看到的更准确,不过杆子的高度总是有其极限所在。站在热气球上,李吉第一次感觉到可以无限上升的可能。

    地面上的一切都变得小起来,李吉命令吴文广,“询问一下地面,我们多高了?”

    吴文广打出去了旗语,很快就得到了地面的回应,他转头向李吉说道:“我们已经升到了三丈。”

    眺望了一下对面清军的阵地,即便是站在炮兵观察杆上,也不过四五米而已。现在李吉所处的高度早已经是观察杆高度的两倍,加上李吉自己的身高,那就更加居高临下。原本只能看清列于清军阵前的炮兵位置,此时已经把整个清军的全部阵地收入眼里。掏出地图来,夹在地图板上,李吉掏出怀里的“千里眼”。拉开镜筒,清军的阵地更加清晰的出现在眼中。

    “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茎长四寸,生于高山之上,而临百仞之渊,木茎非能长也,所立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李吉在心中默念着这段荀子的《劝学》的内容。

    《劝学篇》是韦泽勒令全军文化课的必读内容,即便不懂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也得学习。李吉能够在文化考试中脱颖而出,不是因为他的数学等学科有多好,而是韦泽的文化课程不怎么考四书五经,而是考《荀子》与《道德经》的内容。这恰恰是李吉的长项。

    李吉是真的很喜欢这荀子的这篇文章,在韦泽的部队中从军将近一年,李吉现自己越来越能在实践中体会到《劝学篇》的好处。就如方才那段恰如其分的描绘出了李吉所处的现在,如果李吉没有选择加入韦泽的军队,那么他现在就只能满怀恐惧与怨恨的所在家里。怎么可能如此站在热气球上,高高的居于天上。怎么可能在韦泽的军队中接受那么多的教育,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李吉选择了追随韦泽。李吉觉得荀子说的真好,“故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跟着满清十九年了,李吉连个秀才都没考上,现在他已经是少尉了。而且李吉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有更广阔的空间,那些教授四书五经的老学究曾经是李吉羡慕的对象,现在李吉已经觉得他们屁也不算。太平军中不缺乏懂得四书五经的人,可老学究里头,一个懂得造热气球的都没有。

    “少尉!下面问咱们数据!”吴文广在李吉背后说道。

    “好!”李吉收回了心思。他按照地图上标出的位置,将那些位置上的清军炮兵,骑兵,步兵的大概数量告诉了吴文广。吴文广则用旗语把这些数据传递给地面。再由地面上的参谋人员,根据这些数据大概确定清军的阵地布置情况。

    山风越来越大,拴在吊篮边上的绳索逐渐绷的笔直,因为受到气球以及绳索两方面带来的拉力,吊篮开始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

    李吉对此根本不在乎,而吴文广有些怯生生的大声喊道:“少尉,咱们要不要先让下面的人把绳子给拉下去?”

    空中风大,大家若不是靠喊,未必能让对方听清楚,可这一喊,有些情绪就未必能表现出来,李吉只能尽量没好气的喊道:“拉下去做什么?我们还得升的更高一些,清妖那边还是有些地方看不清。”

    “但是这竹子看着太细了,受不了力,我看再这么拉只怕就敢断了。”吴文广勇敢的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李吉放下千里眼,不耐烦的说道:“吊篮太重的话,也升不到高处啊。酒精喷灯里面带的酒精有限,不可能一烧就是几个小时……”

    正在说话间,突然刮过一阵猛烈的风,吊篮猛的一震,吊篮里头的两个人身子剧烈晃动,差点被甩出吊篮。热气球外是绳索变成的绳网,巨大的气球被风吹动,绳网受力的绳索都蹦的笔直。竹制的吊篮更是大声的响起来。

    这下李吉先觉得事情不对头了。再也顾不上去反驳吴文广的话,李吉向下看了几眼,从十米高的直线距离看下去,李吉忍不住有点微微头晕。他扭过头对吴文广喊道:“快,爬到绳网上去!”

    吴文广满脸惊恐,手紧紧抓住吊篮。而此时吊篮上出的已经不是咯咯吱吱的声音,而是竹子断裂时的噼啪之声。李吉拽住吴文广的手,把他的手从吊篮挪到绳网上。能派上天的都是比较机灵的家伙,吴文广已经明白了李吉的意思。吊篮上的两个人都开始向绳网上攀爬。

    此时,更加猛烈的一阵风吹来,吊篮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在空中被扯碎。在空中飞舞的碎片尚未落到地面前,脱离了绳索的束缚巨大的气球,顺着风向着清军的阵地方向飘去。而上面的观察员与信号旗旗手都紧紧的拽着气囊上蜘蛛网般的绳网,跟着气球一起向清军阵地飘去。

    江南提督和春大人得知束粤匪阵中出现一个奇怪玩意的时候,正好是热气球的气囊中充的热气把气囊撑圆的时候。和春提督跟着亲兵出来观看的时候,热气球慢慢的升了起来。

    说真的,和春大人对太平军阵地上的那个玩意并不害怕。虽然看不太清楚,那东西怎么看都是人造的物品。气球的气囊看着脏兮兮的,下面的吊篮也瞅着不精致。至于吊篮上的两个人影,摆明是站在吊篮上。

    虽然不知道束粤匪造出来的这个东西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和春提督完全能够确定,这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只是和春提督位高权重,见多识广,他能够做出比较正确的判断。和春提督手下的清军可没有和春提督的素质,他们对能够飞在天上的家伙完全理解不能。所以清军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远远的看着天上漂浮着的那个东西。

    在士气遭到沉重打击之前,和春提督当机立断,他命令手下要为炮兵驱邪的游击赶紧“做法”。清军的军中这种做法的玩意属于常备物资,和春现在携带的火炮口径都不大,若是数百上千斤的大炮,清军一般还会给大炮封个什么大将军的名号,战前披红挂彩。有香烛贡品之类的玩意。

    此时的清军本就觉得炮战失败是束粤匪弄了什么邪法,见到天空中的热气球,他们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军中没有带和尚道士,这却难不住中国人,按照中国唯物主义的文化传统,大家自然而然的采用了儒家“天人合一”的理论。将“天人合一”的理论庸俗化解释,就成了谁的官大,谁更受到上天眷顾,那么这个人的祈祷就更容易被上天听到,并且给与响应。

    和春提督他作为这里地位最高的一个人,当然是最适合负责祈求上天的人。偏偏和春提督并不信这个。某种意义上,和春提督与太平天国上层是一样的。他深知自己能够有今天的地位,那是踩在多少人的失败之上的。而这些人的失败,并非败给了虚无缥缈的鬼神,而是败给了实实在在的活人。亲自经历过血肉横飞的战场,和春提督哪里还会真的信鬼神宿命之说。

    然而,正因为如此,和春提督非常清楚这种可笑的鬼神之说对于下层的必要性。虽然和春提督没有学过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但是所谓的“唯心”“唯物”此类名词,都只是用来解释人类面对的现实而造出来的词汇而已。人类都在面对不可抗拒的未知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选择了比较唯心的模式。因为唯心的模式无外乎“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在现实世界中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唯心世界中就能够让人觉得这些困难可以轻松解决。即便这种感觉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但是总能充当一下精神上的麻醉剂。

    所以对面的太平军没有动进攻的迹象,和春提督亲自主持了一个简单的驱邪仪式。

    然而这仪式进行到一半,对面那个漂浮在天空中的家伙突然向清军这边飘过来。和春提督把整个过程大概看在眼中,他对空中的那个玩意更加不怕了。那个动作固然奇怪,却摆明了是什么被拽断的样子。若是真的是被人驱动的,不可能有这么糟糕的表现。既然有了如此糟糕的表现,那就该说明束粤匪在天上漂浮的玩意要出事了。

    而事情果然如同和春提督所料想的展,和春提督的驱邪仪式刚进行完,天上的按个玩意冒出了黑烟,很快就一边燃烧,一边坠落下去。

    清军上下虽然不知道生了生么,然而他们立刻兴奋的欢呼起来,仿佛打了一个天大的胜仗一般。而参与了和春提督主持的驱邪仪式的清军军官士兵们更是无比兴奋。不管是不是真的相信从来没有展现出有修行的和春提督的驱邪仪式起了作用,清军上下都是士气大振。副都统忠泰单膝跪地,兴奋的对和春说道:“提督,认为在这样的局面下,束粤匪邪术被破,定然是士气低落。只要清军出兵,马上就是一场大胜。末将愿意带兵攻打束粤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