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67章 破军之将(十四)

第67章 破军之将(十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总参谋部旗下的战史部门是如此记载1854年5月14日的战斗,“……在我军热气球坠落之后,下午13:24分左右(以总参谋部作战处(当时为作战部)副部长居俊峰怀表为准),和春派遣约两千部队向我军动进攻,经过半小时战斗,和春在战场上丢下过15oo名的死伤者……”

    而炮兵部队的战斗记述如下,“……此次与和春部队作战,炮兵部采用了标准葡萄弹规格,每颗弹丸的重量为二两(1oo克左右)。这种较大的弹丸很方便在战后回收弹丸,再次重复使用。清军(当时称清妖)与我军使用火炮时都使用了散弹,但是双方区别比较大,清军更喜欢使用大量比较细小的弹粒,在增加气密性的同时,也能够扩大一些射击范围。我军对葡萄弹包装采取了诸多气密措施,而较大的弹丸明显可以对敌人的有生力量实施更加有效的杀伤。在战斗清点中,接近四成的清军都伤亡在我军葡萄弹轰击之下……”

    至于十四军的军史里头是这么写的,“……和春部比较狡猾,作战时候相对能够坚守其战略设想。不过在面对看似是机会的突情况时,和春就会产生动摇,贸然改变其战略设想。当何春部没有与我军近距离接战前,他们就跟小鸡一样不易捕捉,等他们与我们开始战斗的时候,我军开始如同杀鸡一样的轻松消灭敌人……”

    这些记载都是太平军一边的态度,至于江南提督和春大人对这场战斗的感受其实并不算久。副都统忠泰带领两千清军与束粤匪接阵之后,只过了不到十分钟,忠泰就派人向和春求援。和春提督在这十分钟内,完全被对面束粤匪猛烈的火力给骇住了。

    和春确定对面的太平军横列顶多有3oo人,这3oo就算是三段击,也不过是9oo人。和春见过的最大的排枪连环射击是个12oo人的规模,那是跟着向荣的时候见过的。那次向荣提督展现出老将的真正功力,轻松击溃了对面的敌人。

    太平军射击的枪声比清军12oo人的连环射击要迅猛的多。那像是暴雨,像是冰雹,像是雷霆。而且井然有序。

    然而,江南提督和春大人还没来得及好好“欣赏”一下这人类制造的暴风,不到一小时前带兵进攻的束粤匪的副都统忠泰已经跪伏在和春脚下,哭的跟泪人一样。“大人,束粤匪火器犀利,我军……,我军全军覆没。”

    说全军覆没未免有些夸张,2ooo人出去,至少也回来了3oo多。总参谋部的医疗部门,还记载了一百多个中了葡萄弹后受伤,三天内死亡的病例。这说明,顶多被打死了一千五百人。

    然而和春提督数学不太好,也不善于搞统计。亲眼看到2ooo清军顷刻覆灭,和春提督已经不再怀疑音德布三千部队被全歼的消息。12ooo部队转眼就被干掉了五千多人,和春提督不再恋战,他果断下命撤军。

    5月15日,和春提督带领七千余兵马撤到了六安附近。寿州军分区的一个军五千人的部队在城外从北向南的威压和春提督的七千兵马,韦泽带领的四千部队由北向南的威压和春提督的七千兵马。原本就没有准备再战的和春提督提说这两个消息,慌忙带兵向西撤退。

    韦泽在六安宣布自己留在六安负责收尾工作,寿州军区的部队与十四军两个军在后面追赶的同时包围和春提督,逼着和春提督向准备好歼灭阵地的姚李镇方向运动。

    将部队派出去之后,韦泽立刻动员起六安地方上的行政部门。在和春前来进攻六安的时候,这帮人可是被吓坏了。现在见到和春望风而逃的模样,这帮人的心也都放到了肚子里头。

    韦泽在会议上宣布,“大家立刻到六安各地乡下,请乡绅们出来帮忙打扫战场。”

    “打扫战场?”行政部门的人都很是不解。

    “对,大伙领着这帮地主士绅一起去打扫战场。”韦泽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

    现在能够在行政部门里头混的有两种人,第一种自然是韦泽部队里头提供的行政干部,另外一种则是地方上进行科考之后的公务员。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傻瓜。韦泽让六安地方上的地主士绅前来“打扫战场”,打扫战场时候能看到的是什么?自然是遍地的尸体。此次根据韦泽所说,清军在两个战场上一共被杀死了五千多人,每个战场上都有近三千死者。这摆明了是韦泽要向地主士绅们示威。

    六安州税务局副局长李永清乃是地方上考试上来的公务员,他立刻赞道:“齐王让这些家伙看看反抗天国的清妖下场,见到这些清妖如此不堪一击,这些人只要没被猪油蒙了心,总不至于看错了形势。齐王这么做真的是菩萨心肠啊!”

    公务员们看向李永清的目光都不怎么带有好意,重要么是认为李永清“你也配姓赵”而导致的厌恶之情,要么是觉得自己竟然没想到这么给力的话,竟然让这李永清先说出而引的嫉妒之情。

    李永清根本不在乎大家的视线,他说道:“齐王,属下觉得现在这天气越来越热,若是准备的时间太久,尸体臭了的话反倒不好。我等不若先把各地有异心的地主士绅先给弄来,让他们好好看看。也顺道抬抬尸体什么的。不知齐王可否认同属下的看法。”

    韦泽连连点头,“这法子不错。大家在基层工作,总是知道哪家地主士绅对咱们有敌意。而且我把话说头里,我让他们来看,是因为我真的不想杀他们。若是这些人知道我军多厉害之后不敢公开敌对,只是在背后玩阴的,我军可能还更不好受。当然,若是那帮人玩阴的,被我们抓住,气愤之下杀满门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所以说,我觉得大家很多都是咱们六安人,对着乡里乡亲的,总得让他们知道不要办错事么!”

    说这话说的时候,韦泽态度温和。不过他心里面倒是颇有恶意的想。会不会有人听到了韦泽会对玩阴的家伙实施杀满门的手段之后,估计玩出些什么把戏呢?

    而韦泽的话无疑是给政府体系的公务员们确定了方向,这帮人商量之后极端时间拿出了一份《关于动地主士绅为清军收尸》的红头文件,韦泽审批通过,于是政府系统的人员立刻奔赴六安各地,开始把地主士绅往六安的两个战场送。

    对太平天国政权并不支持的士绅们很快被弄来“打扫战场”。所有士绅都是第一次见到一次死几千人的战场,被枪打的死尸还算是好些,在炮击中阵亡的死尸看上去就很是有些惨不忍睹。脑袋砸崩,手臂大腿被打飞,胸口出现一个直径十几公分的贯穿大洞。

    根据在旁边监视的公务员们提交的报告,士绅们被武装士兵们从家里头给强行带出来的时候,脸上普遍还有些敢怒不敢言的味道。参观了战场,亲自参与打扫了铺满战场的尸之后,大部分士绅已经吐得昏天黑地。即便有些看着够坚强,对太平军并没有真正服气的士绅,至少在精神上也都蔫了。有些胆小的被吓的魂都飞了,天还没黑就几乎磕头如捣蒜的请求离开战场。

    韦泽自然没有让他们走人,先被弄来的大部分都是潜在的敌对份子,后面的地主士绅也绝非支持太平天国政权。六安当地的这地方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家伙看完了战场,亲自参与了火化近六千清军尸体之后,被聚集到了六安城。

    没有任何地主士绅还敢在韦泽的文武部下面前大声说话,到了5月2o日凌晨,这帮地主士绅被叫了起来,在部队的“护送下”前往六安城西的姚李镇。到了中午时分,地主士绅们都倒吸一口凉气。近三千投降的清军在前方道路两边以方阵的编队模式跪着,整整齐齐的方阵跪出去好两里地。

    太平军的骑兵们已经拦住了地主是士绅们,不让他们继续向前。只有原本就在最前面的韦泽的部队继续行进着。地主士绅们他们有些是乘坐自己家的马匹,这帮人都忍不住蹬住马镫站起身。有些则是乘坐自家的骡子、驴子套的车辆。车子自然已经停下,这些人都在车上站起来。试图站得更高,看的更远。

    那些清军看着都被吓破了胆子,他们低着头跪在地上。而负责看守他们的太平军士兵总数不到五百,除了每个俘虏方阵旁边负责看守的固定人数之外,还有骑兵与步兵在往来巡逻。

    “清军,向齐王叩!”十数人一起高声喊起来。

    “清军,向齐王叩!”数百看守被俘清军的太平军战士们向着自己负责的清军俘虏喝道。数千的清军听到这命令之后,一起把脑袋深深低下。

    在跪拜者排满两边的道路上,齐王韦泽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带着亲随从数千跪拜的俘虏中间施施然而过。举着齐王的三角大旗的擎旗骑在马上,紧跟在韦泽的背后。大旗迎风招展,仿佛一条跳跃的黄龙。

    在马匹所到之处,韦泽向着太平军官兵们挥手致意。数百太平军,都站的笔直,带着骄傲自豪的表情向着他们的统帅举手敬礼。

    地主们士绅们从来没见过如此的场面,更没见过如此的排场。除了瞪大了眼睛之外,这帮人也忍不住张大了嘴。可没人能从大张的嘴里吐出一个字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