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1章 东进序曲(三)

第71章 东进序曲(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齐王,我家主人虽然与齐王相会甚短,却很佩服齐王的心胸气量,所以此次派小人来,是想请齐王帮个忙,让我家主人能不参与选秀女。”来使虽然看着涵养不错,说话的时候有条有理,不过这气愤的态度却实在难以掩盖。

    韦泽总算是听明白了祁玉昌派人来找自己想做啥,看来韦泽想岔了,祁玉昌需要的仅仅是韦泽帮着祁玉昌家避开选秀女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嫁女儿给韦泽的意思。韦泽明白原来是自己下意识的脑补了根本不存在的事实,居然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出来,他羞愤之下忍不住怒火中烧。

    “就是让我帮你家说说,让你家不要参与选修女了么?”板着脸,韦泽冷冷的问。而韦泽心里很清楚,这怒火其实既不面对眼前的这位信使,也不是针对远在天京城的祁玉昌。到现在为止,如果用很文艺的说法,韦泽已经用上千的同伴的性命筑起了四五万清军的尸体。而这还远远不够,韦泽要用更多敌人的尸体为他铺建起一条通向九天之上的大道。

    在亲自践行了“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之后,韦泽现自己竟然会犯下脑补别人意思的低级错误。清楚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之后引的强烈羞耻感,让韦泽感觉一阵阵的心浮气躁。

    而祁玉昌派来的人至少在这方面就比韦泽成熟的多,看到韦泽的情绪不对头,那位很聪明的暂时逼上了嘴,用一种很恭敬却又不至于让人迁怒的表情等着韦泽自己恢复正常。看到这些之后,韦泽竟然心生一种很佩服的感觉来。这等应对事情的成熟技巧,韦泽只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却知道自己是真的做不到。

    沉吟了片刻,因为误解引的羞愧感已经基本消失殆尽,韦泽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的心情。心情一恢复,工业时代宅男那种没心没肺的跳跃思维就出现了。韦泽突然好奇起祁玉昌家的闺女到底如何的美貌,以至于祁玉昌坚信他闺女完全能够被选上秀女。

    不过韦泽还不至于没城府到问出这等话来,而且韦泽突然现,他自己对有私交的人比较心软,特别是在这个时代,韦泽怎么也做不到冷酷无情的拒绝祁玉昌这么真诚的恳求。祁玉昌不是为了救他自己,而是为了救他女儿,这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给东王写封信,请他下令选秀女的时候不要再找你家。你回去之后告诉祁先生,我只能做到这个地步。”韦泽说道。

    “这信可要让我带回去?”祁玉昌派来的人问道。

    韦泽登时就不高兴了,东王杨秀清是什么人物,祁玉昌是个什么玩意,他也敢拿着韦泽的信前去打搅东王?这是真的是作死!不过既然想帮祁玉昌这个忙,韦泽倒也没有立刻作,他答道:“我送给东王的信自然是我送给东王。我也会写封给祁玉昌的信,你把我给祁玉昌先生的信带回去!”

    写了两封信,打走了祁玉昌派来的人,这才算是勉强处理了这件事。韦泽的好心情已经荡然无存。看别人受罪是一回事,阻止别人受罪是另外一码事。韦泽突然觉得在选秀女这件事上,自己实在是未免太多事了。

    第二天,旅帅以及之上的级别可以选老婆。符合条件的有大概一百多人,可真的鼓起勇气报名的竟然只有三十多人。即便如此,还得有十几个倒霉蛋没办法抽中老婆。

    韦泽倒也挺人道,他让女子们写了她们的姓名,封在竹筒中。然后这帮选老婆的家伙自己选竹筒,这完全靠缘分,靠天意。原本韦泽还有点掌握了别人命运的感觉,可想到了祁玉昌的事情,他的心情大坏。连笑容都变得有些勉强了。

    即便21世纪新中国的婚姻制度造成了不少悲剧,尽管在21世纪新中国社会婚姻情况未必令人满意,但是韦泽不得不承认,21世纪的中国社会制度以及婚姻制度与其他时代相比,,绝对是最人性,最人道的。这世上从来没有完美的东西,但是却有能够分出高下的制度。

    “如果我不是一个穿越者,我现在只怕真的能够开心的融入这些事情里头了吧?”韦泽看着那些眉开眼笑的准备抽媳妇的家伙,很无奈的想。

    时间是不会等人的,再热闹或者再无稽的事情也总会结束。三天的新婚期一过,韦泽的部队立刻就进入了继续作战的阶段。

    就在韦泽准备对满清继续动手的时候,在北京的养心殿,咸丰皇帝正在对着军机处的军机大臣们喝道:“无能!无能!你们统统都是无能之辈!”

    即便遭到了皇帝彻底否定的责骂,军机大臣们一不敢反驳,二不敢自辩。不管是旗人出身还是汉人出身,大臣们都给跪下了。一众人都是一脑门子磕在地上,紧紧的跪伏在地,脑袋顶着地面,任由皇帝口沫横飞的指着他们怒骂。在其他大臣面前也是人五人六的军机大臣,在盛怒的满清皇帝面前,就如同狗一样蜷缩着。

    咸丰也不觉得自己怒斥军机大臣们,军机大臣们被骂成这个模样有什么不对的。满清朝廷里头根本不考虑旗人奴才与汉人大臣在皇帝面前还有什么脸面的问题。而且咸丰自认为自己绝非什么暴君,在粤匪造反之后,他对于这些大臣们是极为宽容的。一次两次甚至三次四次打了败仗,咸丰也并没有立刻处置,对这些将领他还是给机会给出路的。除非是对那些真的根本不想打仗,并且犯下故意避战导致整个战局失败的将领,咸丰才会将其下狱。而其他只是打败仗的将领,他也顶多是剥夺官衔,继续留任。

    但是接到和春战败的奏报之后,咸丰也彻底愤怒了。和春败给的束粤匪一直是咸丰的心头大患,而且咸丰最近才知道清军的情报系统到底有多垃圾。这都打了两年多了,咸丰四天前才终于弄清楚束粤匪的头子名叫韦泽,还被封了一个“齐王”。

    最令咸丰恼怒的则是他最近从奏折中得到的情报,这些奏折是安徽巡抚江忠源上的。江忠源毕竟是个人才,他在收集情报上花费了极大的气力,就如江忠源自己在奏折上介绍,安徽大部皆陷于粤匪之手,朝廷所余不过十县。派遣探子在粤匪所占之地打探,得知粤匪大寇韦泽杀戮各地朝廷命官之后,在安徽推行完粮纳税。已经在安徽收了一年税。而这次韦泽彻底歼灭和春的部队之后,更是在整个安徽宣传此事,地方上的地主士绅得知了这个消息,认为朝廷大军无法攻入韦泽控制的区域。所以今年不得不向韦泽交粮交钱。现在是束粤匪有钱,安徽巡抚倒是收不到钱粮,双方力量对立完全逆转。形势坏的无以复加。

    在见到江忠源的奏折之前,咸丰还以为束粤匪在安徽是以抢劫为主。江忠源曾经说过,束粤匪们对富人是百般掠夺。咸丰觉得抢劫虽然能够嚣张一时,却会遇到地方上的地主士绅等有钱人的全力反抗。而且很多大臣现在都认为可以以团练为主,地主士绅从来都是团练的基本力量。可咸丰万万没想到的是,束粤匪韦泽不仅打仗厉害,而且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组建起“完粮纳税”的行政体系。

    如果对手不过是股凶猛的土匪,咸丰是一点都不怕的。可咸丰现对手其实正在迅成成为一个军政齐备的政治实体之后,他是真的感到了畏惧。朝廷剿匪与南北朝互相攻伐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前者能够得到整个国家的支持。而后者则是国家彻底分裂的局面。

    身为满清皇帝,咸丰对于自家的“夷狄”根子可是极为在意的。所以当他看到了江忠源另外一份关于总兵音德布的奏折之后,他完全陷入了惊恐之中。即便事情已经了好几天,咸丰还能记得起当时的感受。

    看完了奏折之后,年轻的咸丰皇帝一把抓住奏折,紧紧的攥在手中。他的手指不停收紧放松,大概是把手中的奏章当成了某人的脖子吧。因为情绪激动,咸丰连呼吸都下意识的憋住了。就这么掐了好一阵,咸丰才把奏章猛的排在御案上。他长长的呼出口气,剧烈的喘息起来。

    “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还在咸丰能够从容抵抗的范围之内,可韦泽清楚明白的确立了一个鞑虏与中华的分别,那就是对待文化的态度。这表现的可是一种真正的政治态度。总兵音德布之所以获得释放,是因为他是个草书大师。韦泽向士绅们说的很清楚,若总兵音德布不是个草书大师,他就死定了。

    身为满清皇帝,咸丰接受的教育从来都是用旗人制汉人。就如同他眼前跪的这群军机处的军机大臣,大半都是旗人。而束粤匪韦泽能够用非常清晰的标准来解释“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到底是什么样的标准,是怎么执行。这才是真正的威胁。

    面对这样的敌人,朝廷大员们只带给了咸丰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消息,这不能不让咸丰对着这些人怒骂。

    而这些军机大臣们只能一个劲的喊着“万岁爷息怒!万岁爷息怒!奴才该死!奴才罪该万死!”咸丰怒骂了一阵之后,情绪得到了疏解,也真的有点息怒了。虽然很认同这帮军机大臣罪该万死,不过咸丰很清楚,在没有更好的替代者之前,现在他也只能和这些罪该万死的家伙们商量国家大事。

    见到咸丰终于冷静下来,脸都吓白的太监赶紧给咸丰送了条毛巾。咸丰胸口起伏着,结果结果毛巾擦了擦脸,这才开口道:“你们先起来吧!”

    “谢万岁!”满脸大汗的军机大臣们如释重负的说道。

    ps:12点前还有一章3k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