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3章 东进序曲(五)

第73章 东进序曲(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嘿!”“哈!”“嘿哈!”……

    在安徽临时省会宿州城外的一处平坦地方,大群的团练正在吆吆喝喝的训练着。天热,这些人都穿着短褂,身穿楚勇服饰的教官们冲着这帮新加入的团练大声叫嚷着,“站直!”“走快!”若是谁没有能够做到让军官满意的地步,军官们轻则怒骂,重则立刻冲上去就是一通拳脚棍棒。

    练兵的场所并非只有这里一处,队列,棍棒等基础训练对场地要求较小,可以很多人聚集在一个块地上。火枪训练则属于高级课程,不可能很多人在一起训练。上百小伙子面对面的训练棍棒枪术,那叫生龙活虎。上百小伙子面对面的训练对放火枪……,那叫自相残杀。

    韦泽的部队里头火枪训练也是从五人队开始的,安徽宿州的训练也是如此。五个人需要保持并排,同时完成蹲下、站、装填等动作,这都需要相当时间的训练。

    在更加靠近城墙的位置,有着看来更加高级的训练场地,这片场地上的清军总共不到1oo人,这级别很是不低。以安徽巡抚江忠源为,江南提督和春,以及安徽主管团练的官员们都在训练场地上看着两个清军小军官忙活。

    在这两个小军官旁边站的乃是武英殿编修李鸿章。李鸿章满脸焦虑的盯着两位清军小军官正在摆弄两支火枪,那无法扼制的焦虑情绪,仿佛是把整个身家都放在了两支火枪之上的样子。

    按照道理来说,李鸿章身为二甲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充武英殿编修,是不该在这里是出现的。战争打乱了一切,去年(1853年),太平军攻克庐州,俘虏了安徽巡抚蒋文庆。咸丰诏谕工部左侍郎吕贤基前往安徽,办理团练防剿事宜。他随同侍郎吕贤基回籍办团练,

    没等工部左侍郎吕贤基在安徽把团练兴办起来,韦泽就从庐州继续向北进军,很快控制了淮河以南的大片土地。随后就是太平军北伐,北方清军无力顾及安徽一带,最终派遣江忠源出任安徽巡抚。江忠源本人就是靠编练楚勇出身,有他当巡抚,组建团练的事情自然转由江忠源管理。

    李鸿章的老爹李文安与曾国藩为同年进士,李文安让儿子拜曾国藩为师,就住在曾国藩在北京的宅邸里头。那时候曾国藩的好基友江忠源也在曾国藩那里住,李鸿章与江忠源也成了老相识。江忠源本来就是以练楚勇出身,李鸿章到安徽兴办团练,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江忠源的手下。

    “大人,已经准备好了!”两个清军小军官中比较年长的那位终于对李鸿章说道。

    李鸿章的紧张神色并没有完全消失,他低声对那名军官说道:“王启年,本官举荐你,是觉得你真的有这个能耐,你别不要让本官丢脸。”

    “还请大人放心,小人确实是会造燧枪。大人您也见过的。”王启年也低声对李鸿章说道。

    到了此时,李鸿章说话本来就是给自己壮胆。既然王启年如此有信心,李鸿章稍微退开了一些,让王启年和他弟弟王启生演示燧枪。

    韦泽的部队火器厉害,而且火器的样式也与现在普遍流行的火枪不同。王启年拿出的火枪激装置乃是燧,火枪的枪托则是韦泽部队装备的那种,或者说是欧美流行的火枪样式。他们兄弟两人各拿起一支火枪,装火药,装子弹,上了板簧,对着前面的靶子扣下扳机。

    “呯”的一声,火枪激。那些围观的大员们的目光都落在了靶子上,却见十步之外的靶子晃动了一下,两枪中至少有一枪击中的靶子。

    “再放一枪!”李鸿章如释重负的说道。听了李鸿章的命令,王启年兄弟再次装填火药与弹丸,对着靶子再次扣动扳机。两支火枪都再次击成功。

    两次都射击成功,李鸿章总算是放了心。他站直了身体,脸上浮现出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却完全是为了显示自己对事情轻描淡写的表情,“江公,这火枪已经造出来了!”

    江忠源却没有大喜过望的样子,他走上前拿过王启年手中的火枪,按照流程放了一枪。燧枪在中国并非什么珍宝,这些年中国也从外国进口过不少造型漂亮的燧手铳。若是想仿制的话,燧枪也不是特别难以仿制。

    而江南提督和春更没有什么高兴的模样,他对燧枪看都没看就说道:“听这声音,与束粤匪们用的火枪可不一样啊。你们是不是在骗我们呢?”

    被和春这么一呵斥,王启年被吓得不敢吭声了。他在永兴与韦泽相遇过,那时候韦泽救了王启年弟弟王启生的性命,而王启年也为韦泽改装燧枪出了不少力。以王启年这样的高手匠人,学到了基本燧装置的制作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把韦泽的蛆虫疗伤技术当作降头术,王启年带着自己的弟弟走了。他原本就看不上韦泽这些逆贼,自己的弟弟遭受了这样的对待,王启年越想越气,而那时候正好清军追击太平军,王启年和弟弟半主动,半被动的就成了清军。跟着清军从湖南一路打了过来。

    长沙之战后,王启年带着弟弟加入了江忠源的楚勇。他一直不敢过分透露自己的事情,毕竟他在桂阳州被当作刁民,也帮过大名鼎鼎的韦泽干过不少事情。见识过燧枪之后,再用着落后的火绳枪,王启年知道用这种玩意无法与韦泽装备了燧枪的部队对抗。但是这年头,会造新式火枪可是会引很多人怀疑的事情,王启年找不出一个合理说明自己会造燧枪的正当解释。

    直到咸丰皇帝允许安徽巡抚江忠源建立淮军,李鸿章在军中求高手铁匠,制造能够对抗束粤匪的新式火枪。王启年才与弟弟应了榜单。

    造出了新枪之后,王启年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到了江南提督和春的无理指责,王启年也不敢做出任何辩解。

    王启年不敢反驳,李鸿章可是敢直接反驳的,他冷冷的说道:“和春提督,我们要的是造新式火枪,又没说要造束粤匪那种火枪,你这话可说的莫名其妙。”

    遭到李鸿章的反驳,和春只是哼了一声,却没有再次说什么。身为败军之将,和春好不容易在亲兵的护卫下突破太平军的包围圈,逃到了宿州。皇帝已经剥夺了他江南提督的头衔,让他在宿州等候落。虽然江忠源一力担保说定然让和春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和春对此并没有太多信心。

    江忠源到安徽赴任的时候带了两千多楚勇,再加上这一万多新聚集起来的团练,一万四五千人算不上是太小的力量。不过和春对这些人的战斗力根本不看好,而且和春刚经历了一万二千人被轻易歼灭的事情。这一万四千多淮军若是拉出去与束粤匪作战,只怕也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和春亲自面对过韦泽部队的高射击,那种狂风骤雨般的火力,还有束粤匪可怕的猛烈炮火,和春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抵挡。他非常认同江忠源开新式火枪的思路,所以和春对这燧枪就更加挑剔起来。

    不管和春与李鸿章的争执,江忠源命道:“拿子弹来!”

    很快,几颗模仿韦泽部队的制式纸壳子弹就被拿了过来。江忠源按照韦泽部队的射击方法,先用牙齿把纸壳子弹尾部撕开,向火池里头倒入一点火药,接着把子弹装入枪膛。这次江忠源连着打了五枪,才算是点燃了后面火池里头的颗粒火药。而火池里头的颗粒火药被点燃之后却也没有猛烈燃烧,并没能通过火孔引燃枪膛内的火药。

    江忠源放下这支火枪,在另外一支火枪里头装上了普通火药,只上了一次板簧就打响了火枪。把手中的火枪丢给在旁边伺候着的王启年,江忠源非常遗憾的答道:“新枪不错,可还是不上束粤匪的火枪。”

    听了江忠源的评价,王启年心里头一阵大大的不爽。他与韦泽打过交道,一起干过铁匠活,深知韦泽在机巧设计上极为厉害。在永兴的时候,韦泽的很多想法限于条件而无法实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两年时间,韦泽控制的地区已经这么大,完全有条件造出更先进的火枪。

    即便知道这些,王启年还是偷师韦泽的燧枪,可听到安徽巡抚如此直言不讳的认为王启年比不上韦泽,王启年心中还是有股子强烈的酸气上涌。

    江忠源的注意力都放在火枪上,根本没注意到王启年的细微变化。他有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这子弹放在咱们的火枪里头,用得也还行。可就是没有束粤匪的火枪打得那么快。这新的火枪倒是快了不少,却用不了这种子弹。”

    如此现实的选择不仅让江忠源感到难以取舍,其他淮军将领们也都是同样为难的样子。若是没见识过韦泽部队使用的武器,这燧枪足以让他们赶到欣喜,但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一有比较,原本能高兴的事情也变得不高兴起来。

    不过江忠源毕竟是江忠源,他没有为此苦恼太久。转过头,江忠源询问王启年,“你造这样的三千支火枪需要多久?”

    “大概得三个多月。”王启年答道。

    “三个月……,那你就先记个挂名游击。若是三个月后给我拿出了三千支火枪,我就让你得了实缺!”江忠源丢给了王启年一个天大的肉饼。

    大喜过望的王启年立刻给江忠源跪下行礼,他深深的叩答道:“遵命!”

    处理完了此事,江忠源带着不怎么高兴的和春,与非常高兴的李鸿章一起回城。路上江忠源对两人说道:“我们收到消息,束粤匪已经攻下洪泽,眼瞅着就要攻打淮阴。据说江苏巡抚已经上奏折弹劾我纵敌,却不知二位怎么看?”

    和春沉默不语,而李鸿章立刻答道:“江公,束粤匪攻下盱眙之后,您已经文给江苏巡抚,告诉他束粤匪迟早会攻打洪泽。他们不听,此时反倒反咬一口。只要江公写个折子,向皇上说明此事即可。至于束粤匪攻打江苏,我觉得对咱们倒是好事。”

    等李鸿章说完,江忠源还没说什么,和春已经向李鸿章投去了极为厌恶的眼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