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6章 东进序曲(八)

第76章 东进序曲(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就是清军的江北大营么?”韦泽问道。在瓦窑铺,韦泽放下手中的单筒望远镜之后说道。

    立刻有参谋答道:“总参谋长……,齐王,那还不算是江北大营。清妖的江北大营在扬州城西南,瓦窑铺这边是清妖为了围攻扬州城修建的堡垒。”

    韦泽本来不想总参谋部里头出现官职的影响,所以他才坚持让大伙称呼韦泽的在总参谋部的职务名称,而并非韦泽的王爷身份。不过此时接近了天京城,维持总参谋长的称呼就不太合适了。总参谋长是韦泽自封的,而齐王才是太平天国授予韦泽的“正式编制”。韦泽在天京城这边就必须使用齐王的称号。

    虽然也知道有长垒这种玩意,不过韦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防御设施。长垒乃是用土垒成,高度到普通人的胸口处。在长垒的出口设有拒马,木栅栏之类的设施。之所以弄成这样,是为了方便火枪手们把火枪架在长垒上进行射击。而且在长垒上比较低的位置上也有些孔,可以用火枪从里面伸出去向外射击,也能把长枪从这些空洞里面探出去刺杀靠近长垒的敌人。这当下这种冷兵器与火枪同时存在的时期,倒是一种颇为有效的防御方式。

    根据太平军得到了情报,清军的江北大营,江南大营,都筑了这种长垒。他们利用这种玩意堵住太平军的关键道路。而且清军的兵力也在长垒围成的据点里头驻守。

    “我怎么看都觉得这玩意扛不住炮击。”韦泽又用望远镜看了一阵,这才说道。

    “齐王,就这长垒遍能防御住太平军,属下也觉得甚是不解。”上行下效,阮希浩说的比韦泽更直接。

    总参谋部一直不是很能理解为何在天京城的太平军解决不了南北大营,虽然天京城的太平军武器装备的确不如韦泽的部队,但是他们有安徽提供的粮食供应,部队总数近十万,竟然没能解决近在咫尺的南北大营。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奇怪了。

    韦泽一直不敢询问东王杨秀清,为啥不派兵把江南江北大营给踹了,此时见部下们自信满满,他又担心属下过分小看清军,连带着连东王杨秀清都给小看了,所以韦泽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大伙攻打一下这个瓦窑铺,看看清军的长垒有怎么样的防御能力。”

    “这个自然。我们十四军打仗什么时候不是非常谨慎。”雷虎立刻说道。

    其他几名军长你看我我看你,大家都没想到雷虎现在就这么开始请战了。

    “你想去,就让你去呗。”韦泽笑道。

    扬州西北的瓦窑铺虽然名叫铺,实际上比寻常的镇子还大出去不少。扬州除了盐商出名之外,瓷器制造业也颇为发达。虽然瓦窑铺以前或许烧过瓦,可现在早就是大量的瓷窑。

    守卫瓦窑铺的清军守军是江宁将军托明阿部下的游击熊启。他第一次得知太平军南下的消息乃是8月8日,托明阿说有一支粤匪部队顺着运河南下。除此之外,就再也没了其他内容。熊启既没接到怎么防御的命令,也没接到如何迎战的消息。

    而太平军明显没给熊启留下思考的时间,8月10日,太平军已经抵达瓦窑铺外。作为游击,熊启也有资格分到千里眼。仅仅是能够用千里眼能够看到的粤匪就超过五千之众,至于够影影绰绰看到的后续部队更不知道有多少。熊启手中不过是两千人马,怎么看都不是粤匪的对手。

    眼瞅事情不对,熊启游击眼珠一转,就想出了办法,“来人,命那些团练出击!”

    “大人,那些团练能顶事么?”熊启游击的命令遭到了副将的质疑。

    “你觉得我不知道他们不顶用?”熊启游击反问道。

    这么直率的回答有着极大杀伤力,副将登时就闭嘴不再质疑熊启游击的命令。

    瓦窑铺的团练有七八百人,乃是镇里头的有钱人出资组建的部队。这支团练部队上下都很清楚,他们之所以花钱组建这么一支武装力量,目的不是打太平军,而是防着清军。扬州是天下皆知的富饶之地,清军的江北大营自打建立以来,与太平军的交战不算多,主要精力都放在搜刮地方上上。

    得知清军命令他们前去与太平军接战,这支团练自然是不肯。熊启根本不要与这支团练讲理,他乜斜着眼睛看着团练的头子,突然冷笑一声,“哼哼!你们敢抗命不遵?来人,把他们押到前线去!”

    清军两千人马早就集结起来,团练们不过七八百人而已,因为来的匆忙,很多还没带武器。清军火枪刀枪皆在手中,片刻间就把团练们给抓了起来,强行推上前线。

    “熊大人,让他们上阵也没用啊!”副将忍不住再次提醒道。两千清军都摆明了顶不住太平军的进攻,这七八百毫无战意的团练能顶什么用?

    熊启游击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自己的副将一眼,他没好气的命道:“来人!烧镇!”

    听到这命令,副将如同受惊的狗一样蹦了起来,“大人,你这是何意?”

    熊启答道:“这是何意?命令下头的人一面烧镇,一面喊粤匪杀进来了。然后我们所有部队立刻往南边跑?”

    副将毕竟是跟着熊启游击颇有些日子的合作者,听了完整的命令之后他也不再反驳,而是在心中大赞熊启游击办事英明果决。

    清军若是自己跑路,太平军从后面追杀起来,只怕是没几个人能跑得了。若是烧了镇子,同时喊着粤匪杀进来烧镇。那帮团练们情急之下只怕根本没空分辨,若是粤匪真的追进了镇子,团练们为了保卫家乡就会与粤匪死战。有团练在后面“帮清军断后”,清军就能撒丫子向南边的江北大营安全撤退。

    知道了熊启游击的妙计,副将再不多话,他带着人就出去按照熊启游击的命令去办事。见到副将离开,熊启游击立刻命令亲兵们赶紧带上他从瓦窑铺搜刮的金银先走。

    “你等不用等我,赶紧先走。我这边的事情一旦办完,就立刻快马去追你们。所以你等一定要走大路。听到了么?”熊启游击神情严肃的命道

    “遵命!”亲兵们立刻奉命而去。他们不要别的,只是把金银分成数份,一人双马,金银放在后面马匹的背上,十余人骑着着三十匹马开始南下。

    等出了镇子,有比较忠诚的亲兵很不解的问道:“大人为何不与我等同走?他既然要指挥撤退,身边没有我等护卫怎么行?”

    有些心思机敏的清军听了这话之后差点笑出声来。熊启游击留在瓦窑铺的确是为了指挥清军撤退,不过若是清军撤退不及,那熊启游击立刻就要快马加鞭的南下,与携带金银的清军汇合之后一起快速南下逃命。至于那些清军,反倒是很好的吸引太平军的诱饵。

    若是这些携带金银的亲兵跟着熊启游击一起南下,这些亲兵携带着沉重的金银走不快,若是事情到了必须快速南下的的地步,那熊启游击只能抛下钱财先保命。事情真到的这地步,熊启游击这一年来在瓦窑铺横征暴敛不等于白费了么。

    不过这种事情自己明白就行,虽然有人捂着嘴偷笑,却没有一个人对此做出任何解释的。亲兵们都是骑马,即便不是快马加鞭,没过多久也跑出去了数里。此时扭头看向瓦窑铺方向,只见数到黑色的烟头已经从瓦窑铺镇内升起。

    他们又跑出一里多地,远远见到大队的清军从瓦窑铺南路冲出,顺着大路向这南边的江北大营方向奔来。

    雷虎真的没想到清军居然能撤退得如此干脆,他的确非常谨慎的摆开队列沿着大路向瓦窑铺进攻,有长垒阻挡,他也看不到长垒背后发生了什么。唯一能够确定的乃是长垒里头有很不小的变故。

    等到瓦窑铺里头浓烟滚滚,雷虎反倒更加小心起来,部队进军的速度更加慢了。反正清军背后的镇子都着火了,相比是内部发生了什么大事。既然胜券在握,何不更加从容些,这样也能在战斗中少折损些兵马。

    等雷虎的部队逼近长垒之后,长垒后面乒乒乓乓的有人开始放枪。十四军早就有准备,部队没有蛮干,而是先用排枪在远距离的齐射来试探敌人的火力点。确定了敌人的火力点之后,炮兵才开始试射、校射,用火力清除敌人的火力点。

    这个过程之后,部队就该一面压制被摧毁的火力点两旁的敌人火力,派部队进行猛攻打开的缺口。没等部队这么干,侦查员就前来汇报,有大股清军从镇南逃窜。

    雷虎的眉头紧皱起来,大股清军南逃,那么留在镇中的应该是阻击部队。这是什么样的清军能够做到舍己为人,把自己留在战场上,让战友安全撤退呢?

    不应该有这样的清军才对!

    可此时长垒后面的清军即便遭到了火炮的猛烈杀伤,却没有放弃抵抗的意思。对这么异样的局面,雷虎已经完全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雷虎的确是够稳重,在这等不知敌情的情况下,他下达了命令:“按照原先的计划继续攻击!”r105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