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89章 东进(四)

第89章 东进(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就是齐王韦泽,我也是那个在书上乱写乱画之人。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韦泽在院里面迎接前来拜访的女子之时,装作平静的说道。

    对面这妹子看着年纪有二十出头,脑袋不大,是个挺讨喜的圆脸。身高在1米68左右。韦泽瞅了瞅这妹子的脚下,她只是穿了双很普通的布鞋。虽然知道1854年既没有细高跟,也没有内增高,可这1米68身高的妹子梳着姑娘的型,猛一看得有一米七多。这个头过这时代大部分男性的高度。即便是知道这年头女孩子还没有鞋上的把戏,韦泽依旧忍不住觉得妹子的脚下或许有什么玄虚。

    这异乎寻常的举动看着韦泽对面的女子眼中,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带着比较明显的厌恶之情,女子向韦泽点了点头,“在下祁红意,祁玉昌是我父亲。”

    “是祁小姐。那你来的正好,我有送给祁先生的礼物,你回去的时候正好带回去。来人,给祁送上礼单。”韦泽笑道。

    祁红意并没有为这些礼物所动,她只是简单的点头致谢,“多谢齐王。”

    这年头礼数可是大的很,满清的礼数,太平天国的礼数都是如此。若是真的讲起了规矩,祁红意摆明了能够算是大不敬的罪过。这就足以杀头了。但是韦泽偏偏很喜欢这种感觉,哪怕是驱使祁红意做出这样举动的根源绝非是善意,韦泽依旧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缠的打算。

    当然,必须说明的是,祁玉昌现在对韦泽的用处之大,远过祁红意本人的价值。哪怕是为了拢住祁玉昌,韦泽都不能对祁红意责备。至少韦泽是这么觉得。

    见到韦泽神色自若,对答之间完全把祁红意当作了对等的交谈者,祁红意神色中的烟雾倒是减少了一些。她沉吟片刻才问道:“在下有件事不解,为何齐王要断成,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而不是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韦泽眉毛一挑,他没想到在这时代第一次被人问学问,竟然是这样的模式。看祁红意并没有胡搅蛮缠的架势,韦泽才说道:“之所这么断句读,是因为我觉得李耳没有那么矫情。无欲的时候还要看,自然是看热闹,看其至小至微,所以叫观其妙。有欲的时候去看,看的是门道,看其规律及目的,所以叫观其徼。所以,李耳才会在后面讲,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祁红意愣住了,韦泽的解释非常清晰,论断也很透彻。但是理由实在是难以想象,竟然是“不矫情”。她怔了一阵才继续问道:“齐王如此断句竟然只是因为这么一个不矫情么?”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故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韦泽又念了一段道德经里头的话。

    看祁红意听了完之后并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韦泽不得不继续解释道:“李耳说,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整部《道德经》中,李耳都反对这个‘欲’字。那为何他要说,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这样用法的话,前后完全不搭调啊!”

    祁红意是对《道德经》下过功夫的,听完了韦泽的话之后,她立刻连连点头,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停了片刻,祁红意拿出一封信,很认真的递给了韦泽,“这是家父托在下送给齐王的信。”

    “我现在就看可以么?”韦泽问道。

    “呃?齐王可以自便。”祁红意答道。

    “那到屋里面坐下看吧,站着却也太累。”韦泽邀请道。

    “这……,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祁红意的语气已经软化下来。

    进了屋之后,韦泽以通气为名把门窗都大开,但是警卫员们,至少是领导警卫员的警卫军官们都很识趣。大家远远的站开,虽然能见到韦泽与祁红意,却听不到两人在说什么。

    韦泽看了信,里面只是说了些“风闻”的事情,根本没有关于杨秀清对韦泽有什么做法的事情。韦泽看完之后把信收起来,然后问祁红意,“就这些么?”

    “家父让我告知齐王,东王府内无人敢问东王此事,所以他也不知道东王到底怎么想。不过自从东王昨日与齐王谈过之后,却也没有再提过齐王的事情。”

    “是么?”韦泽有点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

    “正是。”祁红意答道,“家父让齐王放宽心,若是有什么消息,他一定会尽快告知齐王。”

    韦泽想了片刻,突然开口问道:“祁小姐既然来送信,定然是知道我最近遇到了何事。却不知道祁小姐对此事有何看法?”

    “我一个妇道人家……”祁红意立刻表示了拒绝。

    没等祁红意说完,韦泽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这与男女有何关系?走路、跑步,都是两条腿交替动弹,男人如此,女人也是如此。即便是遇见事情,那至少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祁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好了。”

    听韦泽说的坦率,祁红意微微抿了抿嘴唇,“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只是听了个皮毛,更没有参与其中,我说什么都已经错了。所以在下实在是没话可以对齐王讲。”

    “哈哈!好一个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韦泽忍不住笑出声来,“能把这话用到这个地步,祁小姐却是真读过书的,我倒是真想让祁小姐到我手下当官。就这句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祁小姐就绝非一个无能的官。”

    听到韦泽如此赞扬,祁红意虽然有一两分羞涩的模样,倒有七八分都是深以为然的表情。

    看着祁红意的表情,韦泽心里也是颇为喜欢。在祁红意身上,韦泽看到了种久违的熟悉感。在21世纪,中国女性们得到了相当充分的知识教育以及思想解放。真的在赶鸭子上架的情况下,进行过足够培训之后,相当比例的女性都能充当行政人员。但是在这个时代,能拉出来当官员的女性比例自然是极少的。能拥有官僚体系认知的女性比例就已经很低了。没想到韦泽在这里就见到了一位有儒家官僚思维的女性,这种感受与其说是惊讶,倒不如说是欢喜。

    韦泽已经决定,他要把祁红意弄来当老婆。想到这里,韦泽又瞅了瞅祁红意的脚下,祁红意穿着裙子,那鞋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尺寸的。不过回头想了想祁红意站立行走都很自如的模样,应该是真的没有裹脚。

    再看祁红意的面容,圆脸,皮肤白净,眉眼牙齿都挺好看,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秀丽。韦泽唯一觉得或许能算是不足的就是鼻子不是通关鼻梁。不过这不意味着那是塌鼻子,微翘的鼻子也挺可爱的。

    确定了学识、态度、容貌,韦泽觉得娶祁红意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不快的感觉。韦泽也不再多说什么,他起身说道:“天也不早了,在下还要去镇江。不如就此别过。在下派人压着东西,顺道送祁小姐回家。”

    没有征求祁红意的意见,也不管祁红意看向韦泽的目光里头有多少讶异的表情。韦泽就这么简单直率的把祁红意送上了回家的道路。而且对于娶祁红意的决心,韦泽也没有任何透露给祁红意的打算。这年头女子嫁什么人,根本不由她们自己做主。就如杨秀清送给韦泽的二十名女子,在被送给韦泽之前,在被送给韦泽之后,她们的命运都不归自己管理。韦泽把她们收进后宫也好,还是把她们给手下将领当老婆也罢,这些女子同样没有任何言权。

    虽然祁红意是韦泽的盟友祁玉昌的女儿,这不可能掌握自己嫁给谁的命运。想到这里,韦泽突然觉得有种莫大的嘲讽。他本人是希望能够建起一个人人都得到解放,都拥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但是,在这种社会出现之前,韦泽自己也只能按照旧时代的规矩走。而且不能不承认的是,能够掌握别人的命运,掠夺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事物,给维泽带来的乃是相当的欣快感觉。

    送走了祁红意,韦泽在警卫的护卫下前往天京城北门。虽然天京城外的围攻已经被破除,但是天京城的防卫依旧森严,即便是齐王韦泽也得经过相当繁琐的校验手续才能出城。

    韦泽本人不爱坐轿,他与警卫们一起骑马。除去各个城门的城墙上设有炮台之外,各个城门的门口都设有炮兵的炮位。大炮可以直接对攻向城门的敌人开火。这据说是北王韦昌辉在负责天京城防卫的时候做出的设计。可见韦昌辉在防御天京城的时候,还是下了大功夫的。

    可就是这么一位大功臣,还是在永安建制时候就成为北王,现在是理论上太平天国排名第三,地位甚至在翼王石达开之上的人物。看样子在驻守天京城的时候被折腾的够呛。

    韦泽回想起韦昌辉试图离开天京城,到安徽去外放的急切。韦泽还回想起他把这些告诉给东王杨秀清之后,杨秀清脸上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丝嘲讽的冷笑。韦泽就觉得韦昌辉未必能够如愿以偿的离开天京城。

    想到自己好歹也能到镇江继续领兵,韦泽心中也觉得挺幸运的。

    因为手续齐全,韦泽并没有遭到拦阻。守城的将领下令让路,韦泽带着不到百人的队伍离开天京城。不管是什么样的身份,进入天京城的时候都只需带近身的护卫。韦泽好歹是齐王,这才被允许带领不到百人的警卫。若是地位更低的官员,能带进城内的人就更少了。

    出了天京城,韦泽勒住马匹回头看了看。只见天京城上依旧驻扎着重兵,即便是战略局面全面好转,杨秀清也没有放松对天京城的守卫。只是看了几眼,韦泽转回头向着码头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