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99章 麻烦(二)

第99章 麻烦(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韦泽从祁玉昌家出来,心情也变得有些糟糕。[_]ww..身为1世纪的青年,韦泽觉得结婚前得弄套房子,有能够养老婆养孩子的工资。除此之外,结婚基本是婚姻双方的事情。现在韦泽身为齐王,要钱有钱,要房有房,手下数万精锐。结果tm结婚反倒成了更加麻烦的事情。而且这麻烦还来自别人的无端刁难。

    可是不结婚也不行。现在太平天国有七个王爷,哦,应该是六个王爷。天王洪秀全88个老婆,东王杨秀清据也有二三十个老婆,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豫王胡以晃都有好几个老婆。现在被贬为奴仆的燕王秦日纲也有好几个老婆。韦泽到现在还没有成亲,这不是韦泽能够当作自己洁身自好的理由,而是韦泽会被人攻击的把柄。

    韦泽在安徽的时候,还用军务繁忙为借口,推脱了杨秀清送来的二十个美女。可韦泽现在就在天京城周围乱转,他还是单身一人,这无论如何都不过去。若不是这个理由,韦泽倒也未必真的急着成亲。

    不成亲是个问题,现在成亲还得担心被人抓辫子,这可就令人极为不高兴呢。

    满心郁闷的回到齐王府,就在门口见到几个人正在等。为首的一位是熟人,现在成为检的张应宸正在等在齐王府门口。见到韦泽回来,张应宸立刻面色焦急的迎了上来。

    “总参谋长!我等你很久了!”张应宸急切道。

    “哦?东王让你来叫我么?”韦泽下马问道。

    “不,不是东王。是属下自己有事前来求总参谋长的。”张应宸的脸色满是不安。

    “进去再吧。”韦泽看着这位前部下的表情,只能这么道。

    张应宸是第一个正式离开韦泽部队的将领,虽然在道州的时候也曾有过被东王弄走上千部队的事情,但是被弄走将领,张应宸倒是开了先河。

    带着警卫一进韦泽的大堂,张应宸立刻哭丧着脸道:“总参谋长,东王可真的不好伺候啊!”

    “啊?”韦泽没想到张应宸竟然直接来了这么一句。东王不好伺候,韦泽当然知道,不过张应宸跑来找韦泽诉苦,韦泽可不敢就这么接茬。既然东王不好伺候,韦泽只能更加心才行。和张应宸背地里大骂东王,根本动不了东王分毫。而且有人把这话翻给东王听,韦泽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韦泽立刻打断了张应宸的话,“应宸。你别这些有用没用的话。你若是要东王的坏话,你找个没人的墙角自己去。你若是找到我门上这个,我可是不能听你这个。”

    张应宸看韦泽的态度颇为坚决,他连忙道:“不不,总参谋长你可别撵我走!我这次来是想请您帮我出个方案。东王觉得我在安徽待了那么久,定然有应对安徽局面的方案。可我一直在滁州那边,并没有在总参谋部,哪里知道应该如何应对安徽的局面。可东王听我回禀了这些之后,张口就骂!看东王的架势,我要是拿不出方案来,他是一定会狠狠处置我的!总参谋长,你可得帮我啊!”

    “安徽的方案?”韦泽不太理解张应宸的意思,“东王已经接手安徽,他要什么方案?”

    “东王觉得总参谋长你在安徽的时候攻势很足,打得清妖抱头鼠窜。前几日,天候李开芳带兵越过淮河与清妖交手。双方血战一场,竟然没有能够击破清妖。而且看样子李天候还吃了不的亏。他向东王请求让林凤祥林天候从淮安派遣援助他。东王大怒,令我制定一个方案,让安徽的局面能够恢复到总参谋长统领安徽时候的局面。可我根本制定不出来,先做了一个呈上去,被东王骂了个狗血淋头。总参谋长,还请你帮忙,天京城里头只有你能定出这样的方案来了!”

    看着张应宸焦虑的神色,韦泽叹口气,“应宸,我们在军校里头都讲过,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离开安徽的时候不仅是我一个人走了,部队也都离开了安徽。这可就是我们自己的部队变化了。在宿州的江忠源这几个月里头也有很大的变化。这则是敌人有了变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无论是己还是彼都发生了变化,你现在让我给你制定一个必胜的策略,我不是不想帮你,而是真的不知道制定这个策略。”

    完之后,韦泽停顿下来。虽然韦泽觉得自己已经把所有的话都给清楚了,但是张应宸却依旧眼巴巴的看着韦泽,仿佛刚才的话韦泽根本没有过一样。

    看着张应宸的表现,韦泽心里头相当的不爽。张应宸提出的要求本来是韦泽根本做不到的,而且张应宸本人也是接受过军校教育的,虽然在后期他本人自己负责练兵,可是在韦泽留给众将的功课里头,熟背《孙子兵法》是基本课程之一,韦泽还专门做了一个原文与白话翻译的对照版本给众将发下去。现在韦泽已经把话到这个地步,对张应宸就是对牛弹琴般没用。

    但是韦泽并不想对张应宸苛责什么,张应宸被杨秀清弄走,也不全是张应宸的责任。所以韦泽平息了一下心情,用温和的语气道:“应宸啊,你向东王清楚你的情况,以东王的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情况?即便是我现在真的给你定个方案,但是方案执行后没有起到作用,那时候你怎么向东王交代?我怎么向东王交代?”

    见韦泽已经把拒绝的话到了这个地步,张应宸神色先是黯淡下来,接着突然间眼圈一红留下泪来。他哽咽着道:“总参谋长!东王也太难伺候了,我原本想着竭尽所能的为东王效力,把自己学到的东西用尽。可东王总是鸡蛋里头挑骨头,做的方案他都不听。我本想着领军去安徽,东王却大大的不许。我又想着咱们练兵的法子很好,只要苦练兵马,清妖也没什么可以畏惧的。但是东王把我呈上去的练兵法子批驳的一无是处。我也是气不过,这才要制定一个在安徽必胜的方案,可不管我怎么制定,东王都不允许。不允许也就罢了,东王却还要我一定拿出一个他能看得过的方案出来。我这也是逼得没有办法了。”

    到这里,张应宸已经忍不住哭起来。看张应宸哭的悲伤,韦泽只能命人先给张应宸拿来条手巾。

    用力擦了擦眼泪,张应宸好不容易停住悲声,勉强继续道:“总参谋长,我知道你气我去了东王那里。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应宸!!”韦泽提高了调门,拖长了声音,“我从来没有因为你被东王调走生过气。你觉得我不帮你,那是因为你提出的事情我根本帮不了。我反复的讲过,胜可知,而不可为。你要我给你做个必胜的方案,我是真的做不了!安徽的局面和我在安徽的时候完全不同,我做什么方案都是在胡诌。我真的写了个方案给你,那只是坑了你,坑了东王!我就是觉得你是兄弟,才不能干这等事啊!”

    不管张应宸怎么向韦泽哀求,韦泽都不答应张应宸的请求。最后张应宸没办法,请求韦泽把以前在安徽的策略给他一份。韦泽手里头现在也没有,他告诉张应宸,这得过一段才行。最后张应宸请求韦泽大概讲述一下韦泽在安徽时候的谋划。韦泽只能给张应宸讲述了一番。

    带着警卫从韦泽这里走了之后,张应宸立刻前去东王府。东王府的官员把张应宸带进了王府,却没有人接待他。又过了好一阵子,东王杨秀清终于让张应宸进去。

    一见东王杨秀清,张应宸立刻施礼,起身之后他道:“东王,齐王并没有对被调离安徽有什么不满。这次他一个字都不提安徽的事情,叹道制定计划的时候,韦泽也反复,安徽的情况已经变化,他若是按照原先的局面制定方案,那只是坑了属下,坑了东王。他若是这么做,没办法向东王交代……”

    把韦泽的话向杨秀清描述了一番之后,张应宸见杨秀清始终没有话。他又道:“东王,韦泽把他走之前的方略向属下讲述了一番,属下觉得这方略颇有可取之处,若是东王想听,属下想对东王讲述一番!”

    完这些,他忍不仔细看了看杨秀清的表情。毕竟是在韦泽的手下干过,张应宸非常能够领会到韦泽策略中的精妙之处,张应宸这次想得到韦泽的策略,目的也是想能够服东王杨秀清,得到杨秀清的支持,带兵去安徽发展。

    杨秀清听到这里,终于开口了,“张应宸,我若是想听着歌,我直接让韦泽过来给我讲就行了,哪里还要你来给我讲?”

    听出了杨秀清的不快,张应宸连忙道:“属下知道了!”

    杨秀清眯缝着眼睛看着张应宸,突然冷笑一声,“张应宸,看来你对我可是很不满啊!什么东王太难伺候!东王逼得你没办法!我怎么不知道我把你逼到这个地步了呢?”

    这话声音不大,听在张应宸耳朵里头竟然如同闷雷一般。他连忙试图辩解道:“东王,属下可没有过这等混帐话!”

    “哈!”杨秀清轻笑一声,他一挥手,从外面进来两人,竟然是张应宸的警卫。

    “你们两个再一下,张应宸到底了什么?”杨秀清道。

    警卫也不看张应宸,就把张应宸对东王杨秀清的抱怨给了一番。

    没等两人完,张应宸扑通就跪下了,他急切的辩解道:“东王!东王!您让我去试探一下韦泽是不是心有怨怼,韦泽从来不爱抱怨,属下只能先装着几句抱怨,不然的话属下怎么能知道韦泽是不是真的对东王心有抱怨呢!”

    “呵呵!”杨秀清冷笑起来,“张应宸,你这话的意思是你想诬陷齐王不成?”

    张应宸彻底懵了,他原本是奉了杨秀清的命令去调查韦泽,没想到竟然会被杨秀清这么倒打一耙。成了想诬陷齐王韦泽。

    没等张应宸再解释,杨秀清挥了挥手,命令道:“把张应宸拖下去打三百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