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02章 麻烦(五)

第102章 麻烦(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曾国藩真的能打到东西梁山么?就清妖的那训练,那装备,和我们打起来必输无疑!”

    “那是6军,不是水军。想解决清妖的水军,只能用水军来打仗……”

    “即便是我军击沉了大量清妖的船只,只要有少量船只突破了东西梁山,我们也没办法向东王交代……”

    “你这么说的话,我们最大的敌人反倒是东王,而不是清妖了!”

    ……

    总参谋部是第一次真正的打水仗,讨论的自然是格外激烈。不过结果倒是很平凡,在东西梁山之间的江面上建一条拦江铁锁。如果清军为了突破这条铁锁而与韦泽的部队打6战,那自然是求之不得。韦泽的部队就果断的歼灭清军的6军。没有了6军的配合,清军的水军就只能抓瞎了。

    若是势单力孤的清军水军强行突击的话,韦泽的部队自然可以使用炮兵轻松歼灭被挡在拦江铁锁前的清军水军。

    因为大伙没有打水战的经验,所以讨论的焦点一度集中在清军是否会派遣6军进攻太平军的沿江阵地。讨论之后大家也算是想明白了,以韦泽部队的炮兵实力,还有这不足一公里的江面,任何木船遭到实心炮弹和葡萄弹的饱和攻击时都是被屠杀的命运。

    总参谋部讨论完毕,立刻就开始制定作战计划。战斗的核心是炮兵对江面上船只的毁灭性打击,作战计划自然以这个核心开始安排。

    有了核心之后,工作开始分解。所谓知己知彼,不仅要知道自己的军队动向,还需要确定敌人的动向。如何确定敌人的消息,先就是从安庆到东西梁山之间的通讯系统。现在这一带完全在太平军控制下,烽火台传讯就成了相当不错的选项。

    战斗时候先要确保的炮兵阵地的安全,如何构建炮台,如何安置炮兵。有人专门负责这块。6军部队没办法参与水战,就以炮台防御为核心安排6军部队的配置。

    总参谋部这台战争机器很快就开始了全面运行,作为总参谋长的韦泽倒是相对轻松起来。他需要做的是对整个参谋部进行管理,并不太需要直接参与到下面的具体工作中了。

    东王杨秀清动作非常快,韦泽只到了东西梁山五天,从天津城就运来了江排,那是巨大的木排和船只编组成的漂浮物。先用大铁锚把这些江排给停在江中,再用粗大的铁链把这些江排给串起来。一道拦江铁锁就完成了。

    有了这样的拦江铁锁,不仅构建成了一道阻止拦江铁锁上下的江面上船只通行的屏障,还建成了一道江面上的快通道。如果某一边的江岸阵地遇到危机,还能够非常自如的调动6军部队从另外一边的江岸上快增援。

    两年前太平军攻打长沙的时候,就曾经用过这样的法子。那时候韦泽的部队可以非常自如的往来于长江两岸,部队对这样的模式非常熟练。有工兵部队,江排完成的度非常快。只用了三天,这道隔绝了长江的屏障就已经完成。

    11月7日,韦泽的部队开始针对江面防御开始做更后一步的安排与训练。

    也就是在这时候,东王杨秀清又派遣了一支部队前来“帮助”韦泽。领军的乃是陈得隆。

    陈得隆是杨秀清的外甥,年纪比韦泽稍微大了点。作为国宗,还是杨秀清的外甥,陈得隆见到韦泽的时候倒是颇为张扬的。只是简单的向韦泽点头示意,并没有向韦泽下跪行礼。

    与韦泽前来迎接的诸将脸上登时就不好看起来。韦泽的军中虽然礼数从简,不跪拜,而是立正与举手礼。可这不等于外面的人就能如此。其他部队的人见到韦泽之后,除了是林凤祥等老牌的天候,或者是罗大纲这等老牌的丞相,而且这些人还与韦泽是老交情。他们才能够互相不经历,而是亲热的说话。否则的话,没有不向韦泽恭恭敬敬施礼的。

    大伙也不是真的非得计较陈得隆,杨秀清最近的所作所为让原本远离天京城的韦泽部下感到非常不爽。而陈得隆作为杨秀清的外甥,自然被认为代表了杨秀清的某种态度。陈得隆不过是个国宗,距离韦泽还差了两级呢。见到陈得隆不跪下施礼,大家心里面都有了自己的想法。

    而韦泽微微一笑,上前亲热的说道:“陈兄弟,你带兵前来帮我,我是高兴的很。”

    陈得隆明显没有韦泽这么开朗的模样,他带着一种拘谨和故作傲然的神色答道:“齐王,东王命我前来管理通关水道的事情。”

    在把江排穿成拦江铁锁的时候,前来帮助韦泽的人就告诉韦泽,需要留下一个让船只通过的水道。若是把整个江面完全封锁,万一出现需要修补的问题,那就无路可走。而且芜湖附近乃是船只通航密集的地区。从安徽来的粮食大量通过这里。所以也必须留下通关水道。

    韦泽当然没办法向运粮船索要通关费用,不过对其他船只却能够收取一定的钱财。陈得隆所说的前来管理通关水道,指的就是收取费用这件事。

    陈得隆明明白白的来抢钱的事情说出来,韦泽的部下们一个个都变了脸色。韦泽的部队原本不缺钱,他们攻破了那么多城池,北上救援的时候攻破的山东河北诸城,消灭江南江北大营时候攻破的淮安等大城。这些收益自然是极大的。

    不过钱这些玩意大家谁都不嫌少,韦泽原本在安徽的时候,还能通过完粮纳税的方式收税。现在离开了安徽之后,就没了这些收入。原本东进准备攻打苏州,进入浙江。这可是一大笔收益。现在被调到了东西梁山,部队的军饷就只能靠韦泽原本的收益。陈得隆前来执掌水道通关的费用,韦泽的部队自然是没了收益。韦泽的部下自然是大为恼怒。

    韦泽却不生气,他问道:“可有东王的旨意?”

    陈得隆立刻拿出了东王的命令,上面果然是详细交代了让陈得隆管理水道通关费用。

    把旨意交还给陈得隆,韦泽笑道:“如此甚好!我原本就不擅长做这个,现在总算是有人来帮忙了。陈兄弟来的是实在是时候。”

    陈得隆一个年轻人,哪里能与韦泽这样在21世纪国有企业出身的家伙相比。听韦泽说的如此亲切,他的脸色上敌对的表情终于消散了。他问道:“不是我何时可以接掌这里的通关水道?”

    “现在就可以去!”韦泽笑道,“不过陈兄弟,你既然来这里,想来可否知道东王派我前来这里是为何的?”

    “若是清妖攻打到这里,便由齐王消灭清妖。”陈得隆答道。

    韦泽笑道:“陈兄弟既然知道,那我要说的是,若是有消息清妖直奔这里,那陈兄弟就得带着你的人到安全的地方去。你若是出了闪失,我可没办法向东王交代。”

    “这个我自然知道。”陈得隆答道。

    韦泽继续说道:“另外,此时乃是打仗,我的军中在战时不行大礼。我看陈兄弟来的时候行礼如此简洁,就放了心。”

    “这……”陈得隆看着韦泽,没有搞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作为杨秀清的外甥,在天京城里头是颇为颐指气使的,没想到韦泽突然提出一个奇怪的要求,而且理由也颇为充分。

    想了片刻,陈得隆答道:“就听齐王吩咐。”

    听了这话,韦泽的部下们脸色总算是好看了点。他们自然无力阻止陈得隆控制收钱,若是让他们向陈得隆再去行礼,这些人心里头真的没办法接受。

    韦泽指定了陈得隆部队的驻扎地,就在水道旁边不远处。此时水道已经有大量船只通行,陈得隆立刻就开始安排部队开始按船收钱。韦泽正好带着自己的部将们回到营地。

    一到营地,将领们已经忍不住说起了难听话,“东王这是什么意思?非得饿的我们喝西北风么?”

    不等这局面继续酵,韦泽冷冷的问道:“北王怎么出的事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若是能够让东王改了主意,那你们说什么都行。若是你们做不到这个,只是想说说话出出气。那我觉得你们还不如留着这口气暖暖肚子!东王可比你们知道的更多!若是东王知道你们说了什么,怪罪起来。你们说我怎么才能让东王消气?”

    杨秀清密探多,这件事大伙都知道。而且杨秀清处置部下的狠辣,大家更是清楚。韦泽这么一说,大家都闭了嘴。

    韦泽脸上虽然看不出来表情,不过心里面同样非常恼火。对于陈得隆前来收钱的事情,韦泽反倒没有那么激动,这点钱韦泽并没有看在眼里。他控制皖中的时候通过“完粮纳税”,每年税收几十万两银子。

    若是没有被调到东西梁山这鬼地方,韦泽控制浙江,夺取上海之后,自然能开辟无数的财源。被杨秀清打断这个过程,才是韦泽最在乎的事情。其他的反倒都是毛毛雨。

    除了这件最郁闷的事情之外,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自己部队里头与杨秀清没有瓜葛的将领,韦泽只能一视同仁的压制住上层里头对杨秀清的不满言论。而这样的做法就让韦泽正在秘密进行的挖出杨秀清密探的行动遭到了很大影响。

    这些郁闷并没让韦泽为难太久,11月1o日,负责后勤的李维斯带了一个中年人偷偷来见韦泽。

    “齐王,这是我伯父。”李维斯说道。

    韦泽打量着这位中年人,只见他身上有股子书生的感觉,却不是那种书呆子的模样。李维斯家里是徽商出身,既然是李维斯的伯父,不用讲,肯定是一位徽商。

    年头一转,韦泽大概就猜出了这位中年人只怕是在被杨秀清的外甥陈得隆管理的水道通关上遇到麻烦,前来找韦泽帮忙来了。

    虽然心里面有了些想法,韦泽就跟什么都没想到一样起身,说道:“李先生,不知你来这里有何贵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