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08章 麻烦(十一)

第108章 麻烦(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曾水源与李寿春之死彻底震动了韦泽的部队。到现在为止,韦泽部队里面的军事法庭也判处过一些死刑。但是这些死刑都是有军法作为准绳,有事实作为依据。在这个农业时代,被杀者虽往往会被看成是倒霉,撞到了枪口上。但是对于杀他们的军事法庭,大家反倒没有什么怨恨。至少被杀的人的确有可杀的道理。

    然而太平天国政府的官员之的天官正丞相,杨秀清私人部属的东王府吏部第一尚书,就因为一些话没有立刻禀报东王杨秀清,就被杀死。无疑让总参谋部将领们感到了强烈的威胁。如果杨秀清的权势进入韦泽的部队,总参谋部制度下的每一个人都处在了死亡威胁之下。

    韦昌荣与胡成和是最先前来找韦泽谈心的,胡成和微胖的圆脸上神色严肃,但是他绷着嘴不吭声,韦昌荣两道浓眉之间有着深深一个川字。他声音低沉,“四叔,咱们还能跟着东王干了么?”

    韦泽心中大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答道:“不跟着东王干,难道还要跟着天王干?天王和东王一比,那还远不如东王呢!”

    韦昌荣被韦泽的话给噎住了,他深吸几口气,终于憋出一句话,“那要是真的不行了,咱们不跟着太平天国干了呗!有四叔你带头,我们也有总参谋部,咱们自己干也不是混不下去!”

    “不要乱说话!”韦泽严肃的说道。

    韦昌荣没有理解韦泽的意思,他暂时沉默了。屋内陷入了一种颇为沉闷的气氛。

    胡成和跟着沉默了一阵,然后他打破了了笼罩在屋内的寂静,“总参谋长,你是说韦处长的建议不可行?还是说现在韦处长的想法现在暂时无法实现?”

    听了这话,韦泽觉得自己的心脏忍不住快跳动起来。这个答案当然是明确的,韦泽其实并没有想对韦昌荣隐瞒什么。可这是第一次有人说出韦泽的真正想法,其造成的冲击依旧比韦泽自己想象的更激烈。

    韦昌荣当然可信,胡成和就不是韦泽能够完全相信的人。这不仅仅是因为胡成和有可能倾向东王,韦泽不能不考虑胡成和本人是否愿意脱离太平天国单干。

    就在韦泽左右为难的时候,胡成和坦然说道:“总参谋长,我胡成和一直很佩服总参谋长。你带着我们兄弟一路从永安打到现在,若是没有你,我等定然走不到今天。所以不管总参谋长到底有什么打算,我胡成和定然鞍前马后跟随总参谋长!”

    这表忠心的话在韦泽听来实在是过于熟悉,他也曾经如此诚恳的向东王杨秀清做出过这样的表态。但是韦泽很清楚,他当时所效忠的并非是东王杨秀清,而是反清的事业。在杨秀清已经不可挽救的时候,韦泽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杨秀清。

    在韦泽面前的胡成和,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愿意跟随韦泽呢?韦泽对此并不是很乐观。因为韦泽至少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他根本没有提出一个真正有吸引力的意识形态。

    “胡处长愿意离开天平天国么?”韦泽干脆知道问道。

    这个尖锐的根本性问题让胡成和脸上露出了迟疑的神色,不过他也只迟疑了片刻,“总参谋长,我是觉得你比东王强,你领着兄弟们上马治军,下马安民。咱们天国自打定都天京之后,对外打下的新地盘,大多都是总参谋长带着我们干的。而且和东王一比,总参谋长从来不欺负人!我以后就只跟着总参谋长了!”

    韦泽觉得胡成和这番表态与其说是在向韦泽表忠心,倒不如说胡成和在给自己下决心。他所说的无一不是韦泽已经展现出的实力,而不是韦泽本人提出了什么令胡成和必须追随的政治理念。

    这个判断让韦泽又高兴,又不高兴。只是此时他需要的是大家的追随,建立韦泽的政治纲领只能往后推了。所以韦泽坦然说道:“胡处长,你既然如此说,我就信了胡处长。不过我有件事想说在前头,胡处长说我和东王不同,我倒是觉得这乃是实话。所以东王对不跟随他的人大开杀戒,我却不会。若是兄弟们有什么想法,那就直截了当的说么。哪怕是不跟着我干了,我只求兄弟们能够提前告诉我一声,我绝对不会为难兄弟们。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虽然我不会吹吹打打的送兄弟,但是好歹路费是不会少了的!”

    胡成和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可韦昌荣光听韦泽的语气就知道韦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的神色很不自在起来。

    等胡成和一离开,韦昌荣立刻说道:“四叔,哪怕是你和东王不同,却也不用说到这个份上吧。这岂不是允许下面的兄弟自己离开么?”

    韦泽摆摆手,“昌荣,我本来就和东王不一样,所以我自然得让兄弟们知道我和东王不一样在哪里。至于兄弟们真心想离开的话,我们能挡得住么?若是咱们要杀要砍的,这不是逼着兄弟们造反么?”

    正说话间,雷虎与柯贡禹一起来求见。见到了韦泽之后,雷虎与柯贡禹对望了一眼,雷虎试探着问道:“总参谋长,东王已经杀了曾丞相与李尚书。我们反复的想,若是东王以后当了万岁,看我们不顺眼,要对我们动手,我们那时候怎么办?说书先生说故事,汉高祖杀韩信,朱元璋杀徐达。在咱们太平天国里面,总参谋长你立下的功劳不比韩信和徐达差。万一东王也走到那一天,总参谋长,那时候怎么办?”

    “那你们是想走到那一天,还是想怎么样?”韦泽直率的问道。

    看来柯贡禹与雷虎已经对此商量过,柯贡禹接过话头,“那就得看总参谋长你怎么想了。”

    见两人已经对东王杨秀清完全失望,韦泽说道:“我是这么想的。东王封万岁是谁也挡不住的事情,若是这次封了万岁之后,东王不再动手杀人,我们就暂且继续跟着东王。若是东王封了万岁之后大开杀戒,那我得带着咱们兄弟们自保为上!不过我自觉的与东王不同,东王大开杀戒,我却不会对咱们天国兄弟们动手。顶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

    雷虎与柯贡禹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雷虎问道:“若是部队调动的话,是不是得先做准备?”

    韦泽对雷虎与柯贡禹比较放心,这两人性子比较直,却不是特别有自己主见的人。既然两人这么问,想来暂时不会是奉了别人的命令来试探韦泽的。所以韦泽笑道:“咱们现在先得自己抱团,这就是准备。以后的准备,我会在总参谋部的会议上和大家商量。兄弟们放心,我韦泽绝对不会让兄弟们跟着我吃亏的!”

    “总参谋长,若是做准备那就快点吧。我现在是越想越怕!”雷虎非常直率的催促着韦泽。

    等雷虎与柯贡禹走了之后,韦泽总算是有点放下了心。军中这四个人是韦泽的四梁八柱,只要他们和韦泽站在一起,其他如同军工部门,韦泽完全有信心控制得住。令韦泽不太放心的乃是重新当了后勤部长的林阿生。林阿生乃是拜上帝教的坚定信徒,韦泽怕的不是林阿生选择东王杨秀清,而是怕林阿生选择了天王洪秀全。

    到现在为止,林阿生始终没有找韦泽表态,韦泽心里面很是有些耿耿。

    回到自己的住处,韦泽甚至连饭都没吃,他回到屋内,开始对最近的事情写了份分析报告。这是韦泽用来平息不安情绪的办法。有些事情光用脑子想,越想越容易钻了牛角尖,白纸黑字的这么一写,一分析。往往没有想到的部分会想出来,一些原本想到很严重的问题,画几个关系图之后,就看清其中的关系。

    以往这招总是很管用,但是这次韦泽越写越是为难。这次韦泽现,他必须面对一个大问题,“意识形态”。

    在亲自确定部下将领们相信“小天国”之前,韦泽对于意识形态这玩意并非特别在乎。等他现洪秀全那个基本没有什么可操作性的终极理念“小天国”,在包括韦泽的将领们中间都颇有市场之后,韦泽深受震动。意识形态在造反事业中的重要性成了韦泽从那之后反复思考的事情。

    把意识形态考虑进韦泽脱离太平天国的计划里面之后,韦泽已经想清楚了,杨秀清现在为何要疯狂的打压其他实力派,甚至做法看上去非常无礼。那并非是杨秀清真的不懂道理,而是因为杨秀清已经决心干掉洪秀全。而杨秀清很清楚,这么做之后,他绝对会被看成弑君犯。如果现在杨秀清不能让太平天国的实力派接受这样“很过分”的做法,那么杨秀清杀了洪秀全之后,他的江山可是坐不稳的。太平天国里头的太多的人都有理由前来讨伐杨秀清。

    意识形态是用来判断道德,决断善恶的。当道德出来话的时候,一切争论都必须终止。因为道德是人类社会里面一切判断的基础。别看洪秀全那套玩意基本没有可操作性,但是“小天国”的无处不均匀理念,的确符合了现在小农经济下人民的想法。就如新中国建立之后,不管任何政治动荡,都没能动摇中国要工业化的坚定信念。

    把意识形态考虑进韦泽脱离太平天国的计划里面之后,韦泽已经想清楚了,杨秀清现在为何要疯狂的打压其他实力派,甚至做法看上去非常无礼。那并非是杨秀清真的不懂道理,恰恰是因为杨秀清已经决心干掉洪秀全。

    杨秀清完全能够立刻把洪秀全宰了,他所忌惮的不是洪秀全这个人,而是因为洪秀全掌握着教义,掌握着意识形态,掌握着太平天国的道德权柄所在。杨秀清很清楚,这么做之后,他绝对会被看成弑君犯。如果现在杨秀清不能让太平天国的实力派接受这样“很过分”的做法,那么杨秀清杀了洪秀全之后,他的江山可是坐不稳的。太平天国里头的太多的人都有理由前来讨伐杨秀清。

    就韦泽所知,他所在的大型国有船舶企业里头,文革时期也有过“抓生产促革命”与“抓革命促生产”之间的所谓路线斗争。不管是革命还是生产,互相冲突之间的两派都不敢完全否定其中的任何一项,核心还是共同展革命与生产。

    现在韦泽当然可以说杨秀清是王八蛋,洪秀全罪该万死。可韦泽却不能直接否定“小天国”,也不能公开否认“无处不均匀”的理念。

    韦泽如果想起兵横扫洪秀全与杨秀清,或许在纯军事考虑方面上有一定的可能性,在政治上就不具可操作性。只要韦泽没能提出一个替代“小天国”的政治理念,并且让这个理念被整个太平军都接受,那么韦泽起兵横扫上层,只会让韦泽成为一个太平天国中所有人眼中的叛逆。杨秀清尚且不敢这么干,那就更不用说韦泽了。

    但是韦泽现,即便是用抱怨的方式,他也找不到之前敢碰触意识形态领域的理由。在太平天国里头,韦泽不过是个齐王罢了,触碰到这样根本性的问题,就等于要与洪秀全争夺意识形态的主导权。哪怕是洪秀全被杨秀清架空之后什么都不知道,可杨秀清也绝对不会允许韦泽去主导太平天国的意识形态。任何政治体制中,谁能主导意识形态,谁就能获得最终的主导权。

    以前不敢做,现在再补上,也并不是时候。韦泽真正知道的意识形态,完全是工业化体制下的意识形态。在1854年这个农业时代,韦泽空口白话的以一种工业时代意识形态替代的农业时代的意识形态,纯粹是自找不痛快。

    把这些纸上收拢起来,一把火烧了。韦泽看着火盆内那化作黑灰的纸张,心里面也做了取舍。

    既然现在他的体系中有着巨大的欠缺,那么韦泽只能选择现在看唯一可行的方法。那就是让东王杨秀清与天王洪秀全之间的血腥杀戮完全暴露出来。让韦泽的部下认识到,天平天国靠不住。肯定会有兄弟心灰意冷,选择离开。不过想留下来继续造反的,定然是坚定份子。那时候,韦泽就能以他积累的功绩与能力号召一批人跟着他走。

    只要完全与太平天国分道扬镳,韦泽就可以按照他的想法行事,那时候意识形态问题自然不是任何问题。太平天国意识形态的崩溃,反倒能够促成韦泽灌输新意识形态的度。

    只是想到这么做要担的风险,韦泽心中不仅没有高兴,那沉重的感觉令他觉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