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14章 金陵图穷(六)

第114章 金陵图穷(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5年1月22日,韦泽回到了天京城。他自然得先去见杨秀清,一见到杨秀清,韦泽立刻跪倒施礼,大声说道:“万岁!臣……,韦泽觐见!”

    电视电影看多了,韦泽故意把“臣”字拖长了强调,听起来还真的有那种很虔诚的味道。

    杨秀清原本绷着脸,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见到韦泽这般行礼,他先是稍微露出了愕然的神色,接着脸色就显得轻松起来。最后杨秀清竟然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

    不过杨秀清毕竟是杨秀清,即便是心情放松而笑,他也很快就恢复了平日里的严峻。杨秀清摆摆手,“韦泽,起来吧!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呢。”

    韦泽也不继续自己的表演,他立刻站起身来,等着杨秀清往下说。

    杨秀清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等万岁大典之时,你站在第一排,第一位。这事情你去问礼部尚书。”

    “臣……,遵万岁旨意!”韦泽回答的干净利落。

    很明显,杨秀清此时没有什么要和韦泽善谈的,只是这么见了一面,杨秀清就让韦泽退下了。韦泽在前去见礼部尚书之时,心里面完全放下心来。杨秀清并没有把韦泽当作可以操作密谋的心腹近臣,所以在这个繁忙的时候,韦泽只用听从杨秀清那伙人的安排即可。若是真的把韦泽当了自己人,杨秀清可不会只让韦泽带了几十个人回到天京城里头来。至少也得让韦泽带领几千兵马在天京城负责某方面的防卫工作吧。

    韦泽并不在乎这些,不参与这件事里头没什么不好。见到了礼部尚书之后,韦泽先听取了礼部尚书的安排。怎么站位,怎么行礼,怎么称呼。礼部尚书看了也是为此操碎了心,整个步骤极为繁琐,韦泽索要了纸笔,把自己要做的,要说的,要注意的一一记下。这通就花费了半个时辰。

    而礼部尚书给韦泽讲完之后,忍不住抱怨起来,“齐王,若是其他人都跟你这般就好了。好歹给你讲了之后,你就能听明白。其他人根本不把这个礼数真心当回事。都想着怎么让东王高兴。他们就不想想,若是典礼乱糟糟的,东王能高兴么?唉,若是东王不高兴,怪罪下来,我怎么能够承担的起?”

    韦泽也不敢多听这些抱怨,他瞅了个机会,就赶紧离开了礼部尚书那里。

    头一晚,韦泽是在齐王府居住的。第二天白天,他按照约定与陈得隆一起前去拜访东王亲信。和韦泽想的一样,这些人大多都在忙,根本没有见韦泽。

    只有城北的陈得桂倒是见了韦泽,走在陈得的军营中,韦泽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虽然与陈得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但是韦泽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军营中的部队上。那些士兵韦泽都不认识,可相当一部分军官看着有些眼熟。只是他们的军服完全变化了,韦泽部队的军服特色无疑是“立领”“军衔”“徽章”。现在这些配件都没有了,太平军那毫无特色的军服,让韦泽看着实在是很无奈。

    但是这些改变的是这些官兵的外表,他们毕竟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军队,站姿,行走。在韦泽这个老军人眼中,每一个细节都能看出其这支部队与其他军队的不同。这是一支曾经有过良好训练,现在却很久没有经受过系统训练的部队。

    在这支队伍里头,依旧有那么一批人保持了不错的状态,这些面孔让韦泽感觉有些熟悉。有些人他甚至能够叫得出名字来。那全都是参谋部人员,不少人试卷还是韦泽改的。与陈得隆并辔而行,韦泽不能与这些人说话。他只能不断向大家招手旨意。看得出,这些人同样看到了韦泽,虽然有惊讶,不过这些人脸上更多出现的乃是欢喜与希望。

    陈得桂对韦泽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亲近,甚至有种隐隐的对抗意思。倒是陈得隆在中间一个劲的拉关系,看着很是卖力。韦泽也不在乎,该干的事情已经干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而已。

    回了家之后,等天一黑,宵禁开始。韦泽就带了警卫和自己的夫人祁红意出门来。拿着从陈得隆那里要来的通行手令,韦泽根本不在乎执行宵禁的那帮人。一行人直奔韦泽岳父的住处。

    此行的理由很充分,韦泽要带着夫人回家省亲。至于为何要宵禁时候出,韦泽给了陈得隆的理由是,“我出门这得摆仪仗,现在东王要封万岁,哪里轮得到我在这天京城里头摆谱?”陈得隆对韦泽的谨慎非常佩服,非常主动的帮韦泽弄了一份手令。

    祁玉昌没想到韦泽竟然在晚上到了自己家,他连忙迎接。等当上藏书家的人,这房子挺大的。空出两间屋子给韦泽的警卫们休息。祁玉昌与韦泽在后堂里头开始说话。

    “齐王,你为何此时来我这里?”这是祁玉昌最不解的事情。

    “这天京城只怕要出事。”韦泽觉得就算是他不说,祁红意也不会坐视她父亲祁玉昌毫不知情的被卷入到这样的事件里面来。

    不管祁玉昌的神色有多震惊,韦泽都说道:“而且我这次来还要拜托岳父您一件事,您说过,在东王府中有很多天京城的文人作为东王咨议。还请岳父把这些人的名字给写下来。”

    祁玉昌当然看得出,韦泽并不是在开玩笑。封万岁的事情弄得这么大,祁玉昌也读过这么多书,出事情倒是很容易能想到的。他亲眼看到杨秀清采取了如此强硬的手段镇压反对者,若是杨秀清真的能够震慑住整个朝廷,他又何必采取如此手段?

    “那会是什么时候?”祁玉昌尽力压制住内心的激动,用比较平和的语气说道。

    “怎么都会是在封万岁的大典前动手。”韦泽答道,“按照礼部定下的时间,后天就是东王封万岁的大典。此时东王属下都在忙这件事,城内都在张罗此事,反倒是个机会。若是等封万岁的大典结束,东王名分已定,那还有什么可争的?谁敢对东王动手,谁就是天国叛逆!”

    “真的么?”祁玉昌对韦泽的判断并不太相信。

    “岳父!你只怕是把当下想成了春秋战国吧?春秋战国,各国之间定下的盟约那是朝令夕改,各国都等着在盟友背后捅刀子,那个时候有那个时候的传统。现在天国里面可是说,天王、东王、北王、翼王,都是一家人啊。都是一家人下凡的神灵。天王只要参加了大典,封了东王同为万岁,这就是神谕!下面的官兵觉得他们这是一家人之间的事情,只要诏告四方,东王的地位就不可动摇了。谁敢再动东王,谁就是叛逆!”

    说到这里,韦泽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他哈的笑出了声,“原来如此!越来在岳父眼中,我等也不过是些反贼罢了。哈哈!”

    听了韦泽的话,祁玉昌的脸登时就被吓白了。不过见韦泽并无敌意,而且韦泽方才所说的话里面,也实在是看不出韦泽对太平天国有何敬意。那惊恐的神色很快就从祁玉昌脸上消失,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刚拿起茶杯的时候,祁玉昌的手还有点抖。等喝完这口茶,祁玉昌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正色说道:“神奇本无主,有德有力者居之。我是读圣贤书的人,让我信什么神仙下凡,实在是办不到。”

    “那岳父大人可否觉得小婿我可否时有德有力之人?”韦泽笑道。

    这话**裸的表明了韦泽的态度,祁玉昌的眼睛瞪得溜圆,眼珠子差点都要瞪出来了。过了好一阵,他好不容易恢复了平静,这才问道:“若是齐王真有此意,那为何要以身犯险?”

    “我若是杀了东王与天王,别人定然不会觉得我韦泽是不得已才这么做,而是觉得我韦泽背叛了东王,又背叛了天王。不用满清来打,天国在外的各路人马都不会放过我。我可不想沦落到这样的下场。这是其一。”

    听到韦泽的分析,祁玉昌微微点点头。

    “其二,我手下很多人的父母姐妹都在这天京城里。我若是带着这些手下脱离天国,他们定然不会安心,而且还给我的军中留下了无数的后患。”韦泽慢慢的说道。身为一军的领导者,韦泽从来不认为自己一声令下,部队就可以不顾爹娘兄弟姐妹的为韦泽效死力。当最高指挥官完全无视部下的亲人,完全无视了部下的利益。那部下又有什么理由为最高指挥官舍生忘死呢?

    “其三,我若是不能在这天京城里头,任由其他人掌握了中枢。到时候天京城里头出了什么事,还不是任由他们胡说?我的部下知道我根本就没有在天京城,他们怎么可能真的相信我所言的事情?那时候别人说什么,我就只能听什么。若是我在天京城里,我对部下说什么,他们才能信。孔子说,民无信不立!商鞅变法之时,不也是得现在城门口立了杆子,说谁能把杆子扛走,就给五十金么?那么做的目的不还是为了取信于民!”

    祁玉昌听完了韦泽的话之后连连点头,不过他还是忍不住说道:“可这以身犯险,也未免……”

    “哈哈!岳父,你也是读过这么多书的人,那些开国的皇帝,谁是安安稳稳的就得了这天下的?大禹治水,那是他身体好,真的染病不治也可不是什么稀奇事。商汤曾经被囚,周王么,几次险死还生。汉高祖为了逃命,老婆孩子都从车上扔下去,曹操割须弃袍,司马懿差点被烧死在葫芦谷。隋朝那时候乱的无以复加,李渊、李世民父子百战之后,李世民若不动宣武门之变,他哥哥能放过他么?宋太祖为了柴家出生入死,明太祖又是何等坚信,没有马娘娘把饼裹在胸口,他只怕早就饿死在狱中了。”

    听着韦泽把历史记载,小说故事,还有民间传说混在一起讲,读书甚多的祁玉昌到没有觉得可笑。他只是觉得韦泽更多是像是给他自己在打气。

    其实在韦泽说出那三条理由的时候,祁玉昌已经明白,当韦泽把他的大业当作奋斗目标的时候,他就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不是犯险,而是有些事必须由韦泽亲自来干。

    而韦泽之后的说法,反倒说明韦泽不是什么无所畏惧之人,韦泽同样感受到了这其中的风险。

    “齐王,你是想把那些东王府的人都带走么?”祁玉昌问道。

    “先带走吧。他们若是不肯跟随我,那我也没有办法。到时候任由他们自己选择。”韦泽答道。

    也不问韦泽到底准备怎么靠他这几十名警卫就把这么多人带走,祁玉昌说道:“我现在就开始写名单。”

    “多谢岳父了!天色已晚。我这就先去睡一会儿。”韦泽说道。

    “好!齐王请自便!”祁玉昌很爽快的答道。

    回到祁红意的房间,祁红意正坐在桌边。见到韦泽进来,祁红意给韦泽倒了杯水。韦泽一口喝了,然后也不脱衣服,蹬掉鞋后直接躺在床上。

    祁红意给他盖上被子,然后也和衣拉了条被子坐在韦泽身边。她低声说道:“你先睡吧,我来给你守夜!”

    “嗯!”韦泽应了一声,却也不再言语。

    两人对韦泽此行已经有过讨论,祁红意刚得知了韦泽的计划之时,也是焦急的无与伦比。但是进了天京城之后,祁红意虽然没什么笑容,却也没有露出任何焦虑慌张的表情。回到了她娘家,祁红意在面对父亲和弟弟的时候,甚至能够露出些笑容。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夜晚,祁红意更是不说废话,尽力能让韦泽少操点心。韦泽躺在自己妻子身边,觉得很是安稳。他原本就想睡,此时心情安稳,很快就睡着了。

    外面的枪声,祁红意推动韦泽肩头的感觉,以及警卫们快走动的声音几乎同时让韦泽醒来。他睡下时的第一念头是希望自己醒来时能够精神饱满。坐起身来,韦泽感觉神清气爽。

    祁红意此时已经点着了灯,然后打开门。卫队长快步走进来,“总参谋长,好像是出事了!”

    “不管那么多,赶紧吃饭。准备武器。”韦泽命道。

    战前的准备其实步骤很多,不管心里面多着急,这些准备一个环节都少不了。吃饭,擦枪,检查子弹、火帽,包括重新把衣服、腰带、绑腿,布鞋都给整理一遍。等韦泽的部队完全准备完毕,甚至做了最基本的身体拉伸、压腿等动作之后,天色已经亮了。

    韦泽留下五名警卫负责防御祁玉昌家,其实这五个人与其说是防御外面的人攻进祁玉昌家,还不如说是为了防备祁家人跑出去走漏消息。就在韦泽准备带着部队出时,祁红意却拎了一袭大氅出来。这是很普通的大氅,罩在韦泽那身王爷的黄色衣服外,好歹能够稍微遮拦一些。

    给韦泽系好带子,祁红意盯着韦泽说道:“妾身祝官人马到成功!”

    此时部队出了祁玉昌家,在外面列队等候。韦泽给了妻子一个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笑容,大踏步向着门外走去。

    只有这么几步之遥,韦泽的心思已经完全投入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里面。祁红意、祁玉昌,片刻间就从韦泽脑海中消失的干干净净。甚至连韦泽自己,在他心中也已经不复存在。

    “走!”韦泽上马之后命道!

    ps:今天早o点之后更新了两章,这是今天更新的最后一章,大家不用等今天还有更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