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章 天京匕见(一)

第1章 天京匕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黄维江乃是杨秀清的姐夫,原本掌握了东门以及北门的防务。! ... 被韦泽夺走了一万部队之后,他的兵力受损很大。等佐天候陈承瑢肩负着未来军师府的重任,前去与天王洪秀全交涉之时,他就把外甥陈得隆叫到安静之处。

    “得隆,我现在命你出城,前去面见齐王韦泽。”黄维江命道。

    “为何?”陈得隆被这个意外的命令给搞糊涂了。他弟弟陈得桂被韦泽夺了兵马,只要是提起韦泽,陈得桂就如同被夺了田地耕牛的农民般破口大骂。自家弟弟受了这么大委屈,陈得隆当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他并不觉得韦泽被杨秀清夺走了一万部队有何不合理,倒是完全认为他弟弟陈得桂被夺走了一万部队是韦泽做事不地道。由己推人,陈得隆也觉得他的毫无血缘的姨夫黄维江同样该义愤填膺才是。见黄维江主要要派人去见韦泽,陈得隆感到极为意外。

    “得隆,得桂的事情我们迟早要讨回这个面子。不过当下却不是谈这个的时候。”黄维江先安抚了一下陈得隆,这才继续说道:“得隆,你觉得我该不该当左辅正军师?”

    “姨夫当然该当这左辅正军师!”陈得桂立刻表示了支持。

    黄维江满意的点点头,“当下天王只见陈承瑢。在此时候,他陈承瑢就不会给自己打算么?若是他说动了天王,到时候天王一声令下,建起了军师府的时候让陈承瑢当了左辅正军师。那可如何是好?”

    陈得隆听完这话之后,连忙说道:“姨夫,你现在赶紧派人去见天王,好好和天王说说!”

    黄维江叹了口气,“我早就派人去过了,可天王不见我的人,我也没有办法!”

    “这……天王……!”陈得隆差点忍不住骂两句,不过想到这毕竟是天王,他也不敢,说了一句天王后只能住嘴。停了片刻,他悻悻的说道:“姨夫,那你为何要派我去见韦泽?”

    黄维江压低声音对陈得隆说道:“东王府一旦变成军师府,这前导副军师还是得给韦泽的。他拥兵在外,咱们也拿他没办法。翼王的位置,咱们也动不了。我让你去见韦泽,就是要告诉他,韦泽想当前导副军师还是得东王府说了才能算数,那谁来当这个左辅正军师的时候,韦泽就该知道说什么了。”

    这下陈得隆恍然大悟,原来黄维江是想在不久后争夺左辅正军师的时候得到韦泽的支持。黄维江是匡天候,地位绝对不在佐天候陈承瑢之下。韦泽现在的地位更在黄维江与陈承瑢之上。若是得到韦泽的全力支持,黄维江得到左辅正军师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陈得隆有些担心的说道:“姨夫,若是那韦泽不肯呢?”

    黄维江摇摇头,“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说什么他就只能听什么。我让你现在就去找韦泽,便是要赶在其他人之前。建立军师府的事情如此紧急,若是我们被其他人赶在前头,韦泽先决定支持了别人,岂不是更加麻烦?”

    “好!我现在就去见韦泽!”事关自家未来,陈得隆立刻答应。没多久,他就换了身衣服,带了几个人出城去了。

    就在黄维江安排串联韦泽的时候,两位东殿尚书翊天侯吉成子也在与扶天侯傅学贤商量着韦泽的事情。与匡天候黄维江不同的是,两人此时领先了一步派出了使者。

    扶天侯傅学贤有严重的皮肤病,面色花白斑参半。见到他的人都会被这可怕的脸孔吓住,根本想不起去猜度他原本的长相。韦昌辉攻打东王府的时候,傅学贤就在附近,他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带兵前去,因为双方战斗力差距太大,傅学贤的部队很快被秦日纲的部队给击溃,不得不退往城东。

    在此之后,生性暴烈的傅学贤一直吆喝着要立刻发动全军围歼北王韦昌辉与燕王秦日纲所部。只是东王府众人觉得要先解决韦泽的问题,他势单力孤,攻打北王韦昌辉的事情不得不暂时作罢。此时他对翊天侯吉成子说道:“现在万万没想到,天国七王里面齐王竟然排到了第三!若是早知道的话,应该和他好好结交一番才是。”

    在杨秀清被杀之前,太平天国有天王、东王、北王、翼王、齐王、燕王、豫王。北王韦昌辉现在杀了杨秀清,定然是没了前途,燕王秦日纲跟随韦昌辉前就被剥夺了王爵。东王已死。现在还能被承认的诸王顺序成了天王、翼王、齐王、豫王。

    豫王胡以晃论战功比韦泽差的太远,与翼王石达开一起西征的时候手下不过五千人,和坐拥四五万军队的齐王根本没办法相比。翼王石达开一直受东王杨秀清压制,真正的直属铁杆部下也不过是四五千,多数是石达开在广西起事的时候带出来的亲族。比起兵力,齐王韦泽已经是天国里无人可比的第一大军事集团。

    翊天侯吉成子叹口气,“东王一直打压翼王,可西征之事却不得不委派翼王前去。还不是因为他担心齐王功劳太大么。若是齐王再打败了曾妖头,翼王在齐王面前也抬不起头来。这韦泽不是东王府的人,只是东王派在外面的大将。东王在时,我等都小看了他。现在看,我等当时实在是不应该啊!”

    东王府的东殿尚书体系并非是太平天国的官方体制,东王杨秀清在世的时候权倾朝野,作为东王私人部属的东殿尚书体系完全取代了太平天国的行政体系。那时候东殿尚书们鼻孔朝天,谁也看不起。可杨秀清一死,东殿尚书们发现,自己所在的体制完全脱离太平天国的朝廷制度之外,没有了左辅正军师东王杨秀清这个权力基石,此时反倒是名不正言不顺。

    一直被认为是外臣的韦泽,因为官至太平天国的齐王,在没有了杨秀清的现在,他的重要性正在不断提升。如果说几天前,东王一句话就能决定齐王生死。现在没有齐王的支持的任何决定,只怕都是没办法真正顺利实施的。

    正因为如此,翊天侯吉成子与扶天侯傅学贤在东王府众将确定了要建立军师府之后,立刻派遣人与韦泽联系。他两人倒是不认为自己能够接替东王杨秀清的左辅正军师之职。之所以与韦泽联络,是因为两人作为杨秀清手下的东殿尚书时都曾经得罪过翼王石达开。眼下翼王石达开已经是天国第二人,将来也是军师府的几个头面人物之一。如果石达开以后搞起打击报复,两人有韦泽作为盟友的话,即便是谈不上有恃无恐,至少也能安心不少。

    当然,向伟泽通风报信的并非这三位。东王府文官集团中至少有十几个头面人物或者单独派遣部下与韦泽联系,或者是两三个人共同派人与韦泽联系。有了建立军师府的共同目标之后,昨天的大敌韦泽立刻就变成了可以联合的盟友。而昨天一条船上的战友无疑就变成了争权夺利斗争中的敌手。

    就在东王府内每个人都怀着自己心思,做着自己选择和努力的时候,佐天候陈承瑢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天王府。

    在很多人的注视下,侍卫将门打开一条小缝,陈承瑢从门缝里面挤进了天王府。接着大门立刻就牢牢关上。随即,这些人立刻开始向各自的上司传递了消息。佐天候陈承瑢进入天王府,真正决定东王府未来走向的会面这就展开了。

    天王洪秀全依旧没有露面,参与会议还是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佐天候陈承瑢三人。听说韦泽已经撤出天京城,并且把他所有部属的亲戚们都给带走。韦昌辉冷笑一声,“却没想到韦泽竟然如此谨慎了!”

    提及自己的这位同姓,韦昌辉有着说不出的恼怒。同为韦姓,按照道理来说韦泽应该与韦昌辉更亲近才对。杨秀清手下将领杨辅清原本和杨秀清根本没什么亲戚关系,最后却认了杨秀清的宗,立刻摇身一变就成了国宗。韦泽却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投奔杨秀清。

    韦昌辉对韦泽的这个选择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厌恶感,他的恼怒是韦泽竟然选对了。杨秀清敢于用人,不管手下是谁,只要敢去卖命,杨秀清就会给机会。韦泽若是在韦昌辉手下,想来是不会有那么多冒风险的机会的。就是靠抓住了那一次次的机会,韦泽竟然杀出了自己的路,挣得了天齐王的地位。当韦昌辉在杨秀清手下负责天京城守备的时候,韦泽攻略安徽,北上救回北伐军,南下攻破江北大营。立下了赫赫战功。

    韦泽为杨秀清出生如死,让杨秀清能够从容的腾出手来打击韦昌辉。可以说,韦泽的功劳带来的是杨秀清的从容与得意。杨秀清的从容与得意,意味着韦昌辉被杨秀清沉重打击。

    韦昌辉当然忘不了,他曾经去找韦泽询问安徽局面。之后没几天,杨秀清先是声称让韦昌辉去安徽,剥夺了韦昌辉的兵权。随即又撤除了派韦昌辉去安徽的命令。堂堂北王,登时在天京城内沦落到无权无势无差事的地步。

    所以这次前来袭杀杨秀清的时候,韦昌辉也专门安排了一支部队去进攻韦泽的齐王府。韦昌辉下令不留活口,根本不用考虑劝降韦泽这种事情。没想到韦泽极为奸猾,根本就没在齐王府居住。有了这个事情,韦昌辉也根本不考虑再与韦泽有和解的可能。当年是听到韦泽撤走的时候带上了部属的亲人,他还是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秦日纲与韦泽没什么来往,对韦泽也没有什么恶感。不管韦昌辉如何语带嘲讽,秦日纲听说韦泽退出天京城,倒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急切的说道:“我等可得赶紧行事了!若是没能完全控制天京城前就被齐王发现了端倪,那便糟了!”

    听秦日纲如此忌惮韦泽,韦昌辉冷笑一声,用充满恶意的语气说道:“韦泽当年跟南王,南王升天。跟北王,北王升天。跟杨秀清,杨秀清也死了。现在东王府那群人猪油蒙了心,想组建军师府,位居韦泽之上。他们不是嫌命长么?韦泽居于谁之下,谁就得死。他们根本就没看明白韦泽就是个扫把星!”

    这话虽然听起来像是气话,可秦日纲与陈承瑢都是天国老兄弟,对韦泽的历史非常非常清楚。想到他们已经设下的计谋,再对照一下韦泽的过往,两人竟然忍不住微微变了脸色。

    北王韦昌辉继续恶狠狠的说道:“若是他们早看清楚了韦泽的秉性,肯乖乖投到韦泽门下,我等可就糟糕了。不过他们既然一定要居于韦泽之上,那不用说,我等的计策定然能成功!东王府的那些人算是什么?他们也配和南王、北王和杨秀清比么?”

    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天命说却是此时中国很容易被接受的观点,等韦昌荣说完,虽然未必真的完全相信,秦日纲与陈承瑢竟然都忍不住微微点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