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7章 天京匕见(七)

第7章 天京匕见(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热门推荐:、 、 、 、 、 、 、

    “韦泽居心叵测!这里面定然有诈?”韦昌辉恼怒的说道,“这等逆贼不说俯首认罪,反倒想让我们放人!他是魔障了吧?”

    这是完全基于正义感的愤怒,作为此次诛杀逆贼杨秀清的骨干人员,韦昌辉坚信自己行动的正义性。至少在韦昌辉看来,负责东王府内部工作的陈承瑢与执行战斗的秦日纲都归他指挥,韦昌辉乃是此次行动中最大的功臣。

    推翻了压在天国头上的杨秀清这座大山之后,在强烈的立场带来正义感驱使下,韦昌辉对韦泽的存在就格外的反应强烈起来。

    倒是洪秀全和陈承瑢暂时陷入了沉默之中。陈承瑢目光下垂,他虽然听到了韦昌辉的吆喝,却是充耳不闻。韦泽这次派人带来的消息实在是大大超乎的陈承瑢的想象之外。他以往与韦泽的交道打的不多,陈承瑢一直以为韦泽是个非常善战的将领,却不是一个很有主见之辈。特别是在韦泽乖乖交出了安徽之后,陈承瑢对韦泽的评价是一路下跌的。在代替杨秀清询问韦泽对杨秀清封万岁的看法时,陈承瑢见到的是一个完全依附杨秀清,醉心于权势的人。

    按照常理,这等人是最容易利令智昏,东王府的重臣们无疑就是如此,所以他们才会被很简单的计谋给除掉了。但是韦泽在此次天京事变中表现出来的则是异乎寻常的谨慎,以及令人骇然的果决。

    “难道韦泽对此早就有所预料了么?”陈承瑢忍不住问自己。到现在为止所看到的一切,大概也只能证明这个事实。陈承瑢曾经数次推测韦泽的想法,每次的判断都落空了。特别是韦泽能够干净利落的退出天京城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一个试图争夺权势的人能做出的举动。

    在东王被杀之后,陈承瑢见过韦泽两次。那两次会面让陈承瑢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韦泽好像是知道了什么,看透了什么。如果韦泽并非是一个盲目追求权势之辈,把韦泽看似前后矛盾的行为给统一起来的唯一解释,就只有一个可能。韦泽早就预料到事情会如此发展。他避开了一切陷阱,冷静的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那么韦泽冷静等待的是什么?难道就是他不久前提出的要脱离太平天国的机会么?陈承瑢不得不推导出这样的结论来。

    能够解决掉东王杨秀清的陈承瑢,即便是自己不承认自己并非热衷于搞阴谋诡计,至少他有设计与识破阴谋诡计的能耐。思路一旦打开,陈承瑢觉得心中一片豁亮。原本感觉看不透的韦泽,此时他看得明明白白了。

    以杨秀清御下的狠辣,韦泽差不多是唯一没有遭到过直接羞辱的对象。杨秀清对韦泽的批评顶多是“孩子气”,至多不过是夺了韦泽一个军之后,让韦泽在杨秀清大门口吃了次闭门羹而已。

    现在想来,那么多聪明机敏,通达人情世故之辈,在杨秀清面前玩弄小聪明时,都被揭破,并且被严惩。反倒是韦泽占据了安徽之后立刻向天京城提供粮草,北伐时先告诉杨秀清以拯救部队为首要目的,韦泽从来不用杨秀清多说一句话就主动达成了杨秀清的战略需要。

    陈承瑢现在明白了,杨秀清之所以那么信赖韦泽,完全是因为韦泽很无私。他从来不用手里掌握的东西向杨秀清要挟什么。杨秀清能够轻易的把其他天国老兄弟玩弄于股掌之上,正因为那些兄弟们希望用立下的战功从杨秀清手里换取权力和地位。他们既然有求于杨秀清,自然就得受到杨秀清的节制。他们希望获得权力,自然就要向杨秀清掌握的权力低头。

    作为一名玩弄权术的高手,杨秀清不仅建立起东殿尚书体系来压制太平天国的中央政府,还要有一名韦泽这样的人才来平衡东殿尚书体系和天国老兄弟。首先是杨秀清需要手里有韦泽这样的一个人,在韦泽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并且不用自己的能力来要挟杨秀清的时候,杨秀清才会给与韦泽那么大的权力。

    事实证明了,杨秀清除了没有料到自己会被突然杀死之外,他的权力构架安排的确是非常成功的。杨秀清从来不让韦泽回京,一直让他放外任。就是要避免韦泽在天国中央里头拥有任何人脉与影响力。陈承瑢一直是以这个为自己计谋的基点,他挑动东王府众人对抗韦泽,排挤韦泽。

    即便遇到如此不利的局面,韦泽并非没有机会。他要是真的有平日里表现出的对杨秀清的忠诚,杨秀清被杀死之后韦泽掌握了一万精兵之时,只要韦泽振臂一呼,“先杀北王者继承东王位!”韦昌辉他们此时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很明显,韦泽没有这么做,他只是顺应着别人的期待与渴望退出了天京城。现在韦泽已经获得了行动的完全自由。身为东王手下第一大将,在东王被杀,东王府被屠戮一空的现在,韦泽有充分的理由脱离太平天国。天国的兄弟们当然可以不喜欢韦泽,但是他们能够接受韦泽脱离太平天国的理由。此时韦泽不走的话,杀了几千人的天王洪秀全与北王韦昌辉会饶过韦泽么?

    在杨秀清的势力被一网打尽的当下,东王府的残余里头没有任何人能与韦泽比肩。考虑的更阴险些,假如有人指责韦泽参与了谋逆,韦泽可以用自己一直在放外任,从没有进攻天京城为自己辩解。“他韦泽是被现在的局面给逼走的!”

    陈承瑢越想越是心惊,他突然发现,自己是在与一个无比阴险的人打交道。韦泽这个人最大的阴险在于,他所做的一切看似都是别人造成的,韦泽只是被迫接受了事实罢了。

    现在想解决韦泽这个阴险小人的唯一办法,只有动员起整个太平天国的大军将其剿灭,可这恰恰是天王做不到的事情。东王杨秀清被杀之后,太平天国可以说陷入了空前的混乱之中,天王洪秀全别说指挥大军剿灭韦泽,现在他连天京城都控制不了。

    翼王石达开尚在赶回天京城的路上,按照约定,翼王石达开也只带领了两千亲兵回天京城。这股兵力根本不足以与韦泽作战。距离最近的安徽原本就是韦泽的地盘,现在控制安徽的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三丞相乃是西王的老部下。他们对杀东王的事情有什么反应尚且难以预料。他们更是被韦泽从北方救回来的,这个时候让他们去杀韦泽,就是痴人说梦。

    另一个问题则是韦泽不久前提出过的,天王杀了东王,就必须向整个天国兄弟有所交代。东王谋逆是天王所说,现在的事实是天王先动手杀了东王以及东王手下的数千人。到底有多少天国兄弟能够真正认同东王谋逆的说法,并且死心塌地的接受天王洪秀全的指挥,陈承瑢自己也没什么信心。

    如果此时天王下令天国各路大军去歼灭要脱离天国的韦泽,天国兄弟们会怎么想?对于天王这么斩草除根的行动,反对者必然占据了天国兄弟里头的大半。即便是他们不反对天王的意思,又有多少人真的愿意与天国第一大将韦泽拼死一战?陈承瑢一点都不乐观。

    审时度势,陈承瑢也下了决心,他抬头说道:“天王,我们不妨就把这些人让韦泽带走吧!把他们留在天国里面,我们也不好相处啊!”

    洪秀全的表情看似没什么变化,但是熟知洪秀全的陈承瑢已经看出来,洪秀全也是认同这个看法的。韦泽说的对,既然这些人不能留,杀了的话又无法给天国兄弟们一个交代,那还不如让韦泽把他们给带走。

    “这些人绝不能让韦泽带走!”没等洪秀全公开表态,北王韦昌辉就吆喝起来,“韦泽军中的那些人和我们并无怨恨,若是我们能把韦泽给杀了,他的手下立刻就会乱了。那时候我们只怕还能将其中的士兵收到我们手里。可天京城里的这些人对我们恨之入骨,让韦泽带走了他们,他们在韦泽的军中怎么会说我们的好话,自然是一定要说我们不对,我们该死!斩草要除根,若是不能除根,那就只能等着他们来报仇啦!”

    “那北王准备怎么办?”陈承瑢有点敷衍的随口问道。

    韦昌辉恶狠狠的说道:“既然韦泽要那些人,我们就派些兄弟装作是东王属下混进韦泽的军中,找机会杀了韦泽。至于这些东王余党,咱们就把他们尽数杀了!以绝后患!”

    “不可!”陈承瑢立刻反对道。

    “有何不可?!”韦昌辉怒斥道。

    面对这样的怒斥,陈承瑢呆了一呆。恍然间,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北王韦昌辉竟然有了点杨秀清的味道。

    呵斥完陈承瑢,韦昌辉转向了天王洪秀全,“天王!此时我等无须管韦泽。既然韦泽那厮知道若是敢进攻天京城,定然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那我等正好赶紧行事!你现在就封我当了左辅正军师,下诏诏告天国,杨秀清谋反,您下令把他和那些党羽都给杀了。我立刻派人混进韦泽军中去杀韦泽。同时把天京城内所有的杨秀清党羽斩尽杀绝!如以一来,天国兄弟们也知道天京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定然会遵从天王的命令。还请天王赶紧下令!”

    听了这话,陈承瑢整个人都傻了。左辅正军师是天国最高执政官,拥有了这个地位之后,韦昌辉就取杨秀清而代之。难道这才是韦昌辉起兵杀杨秀清的真正目的么?杀了杨秀清,只是为了让他韦昌辉上台么?别说天王不肯答应,就是陈承瑢也不会同意。

    果然,听到这话之后,天王洪秀全终于开口了,“诏告东王谋逆,倒是可以去办。不过这左辅正军师却是不行。”

    “为何?”韦昌辉瞪着洪秀全大声问道。

    洪秀全皱起了眉头,用相当严厉的语气说道:“翼王尚且没有回京,此等大事若是不能得到翼王的支持,等他回京之后争吵起来怎么办?”

    “好!那我便等翼王回京之后与他商量!”韦昌辉倒是接受了天王洪秀全的解释。

    听了北王韦昌辉的话,陈承瑢心中更是一紧。与翼王石达开商量之后就确定左辅正军师的职务归韦昌辉所有,韦昌辉到底把天王置于何地?

    没等陈承瑢继续想下去,就听北王韦昌辉继续说道:“我现在就带人去杀了那些杨秀清余党!”

    “北王!这些人都是咱们的兄弟亲属,这么杀起来不好吧?”一直沉默着的燕王秦日纲终于开口了。

    “你懂什么?”北王韦昌辉又向燕王秦日纲呵斥道,“我已经派人去查了,那些余党们此时正在家里哭丧。不少人指天顿地的发誓要杀了你我兄弟。此时我们不去杀他们,等着他们来杀我们么?在城门处已经拦下了好几百人,都是想跑去投奔韦泽的,如果在拖下去,不用咱们放人,这些杨秀清余党就会自己跑去投奔韦泽。我们可是真的等不及了!”

    听了韦昌辉的话,秦日纲也有些心惊的模样,他问道:“那几百人现在如何了?”

    “我已经命人把他们都给杀了!”韦昌辉板着脸说道。

    “啊?”秦日纲大惊,他没想到北王韦昌辉竟然已经动手了。不仅是秦日纲,连天王洪秀全与陈承瑢都被吓了一跳。

    韦昌辉看到这几个人惊讶的模样,忍不住冷笑道:“你等却没见到,我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假意命人要把他们给杀了。可没想到,在这时候他们各个都露出了本来面目,他们不仅不自己认罪,反倒是对我破口大骂,说自己就是变了鬼也不会饶过我等!对这些人,不杀行么?这些逃走的人已经是如此,那些没逃走的杨秀清余党和他们又会有什么分别。现在是我们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来杀我们!咱们广西的规矩就是如此!!”

    听着韦昌辉越来越亢奋的凶狠声音,天王洪秀全,燕王秦日纲,佐天候陈承瑢都闭嘴不言了。r1058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