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1章 分离(二)

第11章 分离(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2月7日,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坐在自己的帅船上沉吟不语。几分钟前,他刚把韦泽的信使送除了帅船,太多的资料让石达开不得不凝神思考。

    此次天王洪秀全下令诛杀东王杨秀清,北王、燕王、翼王,天国的还算是实力派的三王都接到了命令。这是一场相当机密的行动,也是一场非常草率的行动。如果加上“前燕王”的话,太平天国显存的七王,天王、东王、北王、翼王、齐王、燕王、豫王,这七王中有三王听天王命令,两王是东王的嫡系。齐王韦泽与豫王胡以晃手中掌握着过五万的军队,加上东王府的部队,东王一系至少有十万精兵。而天王一系能动用的只有北王、燕王、翼王手下不足六千的部队。

    即便局面如此,翼王石达开最终还是带领了两千亲兵前往天京城。无论如何,作为太平天国永安建制的王爷,翼王此时必须拿出自己的立场来。如果东王杀了天王,翼王石达开的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因为翼王是天王所封,而不是东王所封。天王一完蛋,翼王石达开实在是看不出东王有什么理由维护翼王在天国中的地位。

    沿途之上翼王石达开接到了三波书信,都是齐王韦泽派遣信使沿长江而上送来的消息。石达开非常讶异的是,齐王韦泽竟然料定了翼王石达开会带兵顺江而下。有这等眼光之人可绝非常人。

    韦泽的书信就放在翼王石达开面前的小桌子上,信上面写的明白,天王杀了东王,又杀了东王部众以及东王部众的亲属,前前后后少说杀了一万五千人。齐王韦泽宣布自己要脱离太平天国,从此大家各走各的路,井水不犯河水。对这个消息,翼王石达开真心的感觉是如释重负。

    东王杨秀清在天京城纵览大权的时候,翼王石达开负责审查东王杨秀清拟定的军政措施,查缺补漏,地位基本上沦为了一个参议官的角色。以杨秀清的跋扈,翼王石达开最怕的莫过于杨秀清那天“天父下凡”,下令把石达开给杀了。

    石达开当然不相信有“天父”这玩意,他非常清楚自己对杨秀清的价值在于能够给杨秀清提出有价值的看法。所以石达开最担心的就是韦泽不断立下大功的事情。身为太平天国永安建制之后第一个封王的韦泽,他的功劳的确非常的大。

    占据安徽之后,韦泽没有搞天朝田亩制度那套,而是推出了“完粮纳税”的制度。之歌制度迅完成了对安徽的管理,不仅养活了一支数万人的部队,更是开始向天京城供应粮草。一举缓解了天京城缺粮的窘境。

    石达开看得非常清楚,不缺乏粮草,也不用担心来自天京城以北的军事威胁,韦泽完全稳定了杨秀清的军事与政治地位。杨秀清封韦泽为齐王,的确是应该的赏赐。在其他地区都得自筹粮草,甚至需要天京城提供初期兵员与粮草供应的时候,只有韦泽一个人成了杨秀清的支柱。

    特别是二次北伐那次,杨秀清最初对韦泽一路势如破竹北上,救了人之后迅撤退的行动并不满意。可没多久,清军就强化了对天京城的围攻,韦泽也立刻转入对清军江南江北大营的进攻。

    如果是别人,杨秀清只怕早就动手收拾他了。可现实中战略局面的剧烈变化,让杨秀清不得不认同了韦泽的行动。最后只是没收了韦泽在安徽的地盘,又夺了他一个军,就把此事揭过。以杨秀清的个性而言,这已经是无比宽厚的处置。

    石达开当然知道杨秀清可不是那种“宽厚”之人,如果不是现实证明了韦泽的选择是正确的,杨秀清肯定不会对韦泽不进攻北京的事情一言不。

    作为太平天国的实力派,石达开也看得很清楚。从韦泽的角度来看,他手中依旧握着天国第一大的兵团,依旧得到了杨秀清的信任。而且杨秀清允许韦泽这样的大兵团存在,也有用来平衡天京城内其他势力的打算。在此之后的局势变化中,韦泽并没有失去什么。如果韦泽早就预料到今天的局面,他甚至能够从此完全摆脱了太平天国对他的羁绊,能够展翅飞向更广阔的空间。

    和陈承瑢一样,石达开也看到了一些表现之下的东西。韦泽对于打进天京城的判断也同样正确,他身为东王手下第一大将,打进天京城的理由也只有为东王报仇这一个。如果韦泽这么干了,只会让他自己在随之爆一系列战斗中消耗殆尽,拉着天国同归于尽。所以韦泽的话倒是完全可信的。

    至于韦泽向洪秀全要人的事情,无论天王洪秀全给不给人,这对韦泽并没有任何损失。作为东王手下第一大将,韦泽向天王索要东王属下被杀之人的家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天王把人给了韦泽,就如韦泽所说,天国兄弟们会觉得天王的仁德。

    韦泽还点出了一件事。天王杀东王,杀东王府的人,杀东王部队的中级军官,完全能够用东王谋逆来解释。天国其他地方的兄弟固然觉得天王心狠手辣,却还能接受这个事实,甚至会觉得天王有能力掌握大局。可天王再杀下去,那就在道义上没办法向天国兄弟交代了。

    石达开沿途收到了韦泽的三封信,在韦泽最新的信中,天王洪秀全果然大杀东王部属的亲人。这做法的确是突破了下限。如果前面的杀戮还是天王算不算天国最高领袖的问题,后面的杀戮就直接变成了“天王还是不是人”的问题。只要心中还有最起码的身为人的怜悯,天王洪秀全就不能对自家兄弟的亲属下如此狠手。

    翼王石达开反复判断了眼下的局面,最终得出了一个比较乐观的估计。在天王杀戮起兄弟们的家属,他也就陷入了人心尽失的境地。跟着天王动了天京事变的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同样没了任何前途。如果天王不想让其他兄弟们彻底离心离德,那就必须向天国兄弟们有所交代,直接执行屠杀的这两位也就没了前途。

    石达开带兵东进的时候,豫王胡以晃病重,能撑多久尚且不可知。而齐王韦泽是不得不脱离天王。曾经的太平天国七王中,能活到现在,能留到现在,并且手上干净,号召力依旧的,只有翼王石达开一个人了。

    意识到了这样的局面,石达开心中的狂喜几乎无可抑制。不过他毕竟是翼王石达开,也是在杨秀清手下颇经历过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的人物。这种喜悦还不至于让他立刻被冲昏了头脑,石达开把事情反复思忖了几遍,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先不到天京城去,而是前往韦泽所在的常州,与韦泽做一次开诚布公的交谈。

    如果石达开想在这个局面下得到最大利益,先就要确保韦泽必须真正脱离太平天国才行。如果韦泽对自己的部队控制能力不足,相当一部分部队不愿意离开太平天国,为了维持自己部队的团结,韦泽那就只能选择进军天京城,火并天王洪秀全这一条道。那就是另外的局面。

    对石达开来说,太平天国的七王中,东王死了,只要天王不想沦落到孤家寡人的地步,那就必须让北王和燕王承担起天京事变的责任来。那么北王与燕王在政治上就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胡以晃重病,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七王中,东王、北王、燕王、豫王,这四王等于基本可以排除在未来的政治版图之外。只要齐王确定离开太平天国,那么剩下一个名声扫地的天王和纯洁无瑕的翼王,太平天国的兄弟们到底支持谁已经不问可知。

    那时候只要翼王石达开接掌东王杨秀清的左辅正军师职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不用翼王石达开自己要求,下面的天国兄弟也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要求天王洪秀全把左辅正军师的职务交给翼王石达开继承。

    在此关头,翼王石达开需要的仅仅是去见一次齐王韦泽。如果韦泽真的要离开,那自然无须担心,韦泽没这样的聪明人必要在离开前再杀翼王石达开。如果韦泽不是真心要走,那就更妙,在当下的局面中,作为“东王余孽”的韦泽还想在太平天国中混,那就更需要一个完全架空天王洪秀全的人物存在。而翼王石达开无疑是最佳人选。

    把这个看似危险的行动反复思量数次,石达开决定要去先见齐王韦泽。做好了决定之后,石达开就把同来的冬官正丞相罗大纲叫到自己这里商量。罗大纲一直不肯加入拜上帝教,这个行为自然颇受天王洪秀全的怨恨。只是东王专权,重用罗大纲,他才能有今天的地位。罗大纲当然对东王颇有好感。

    罗大纲善于水战,在湖口之战中是翼王石达开的左膀右臂。此次前来“勤王”,翼王石达开宁肯把胡以晃丢在武昌,也要用借口把罗大纲带在身边。原因就是担心罗大纲得知东王被杀的消息之后,一时冲动之下采取某些行动。

    此时东王被杀,东王府以及东王部众全部被杀,罗大纲没有了可以依托的人。石达开相信,罗大纲能够选择的只有自己。既然如此,他就不能对罗大纲隐瞒当下的局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