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13章 分离(四)

第13章 分离(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石达开是个聪敏人,还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与韦泽的交谈中,他极为直觉的现,韦泽任何一句话里面都没有以“重归天国”为出点。如果不是死心塌地要离开的人,不管他怎么伪装,话里话外都会有不想走的意思。至少那种人是不会如同韦泽这样直率的谈论天王与东王之间的事情,只有真的把自己置身事外的人才能如此坦率。韦泽已经不把自己看成太平天国的人了。

    局面到了这样,石达开确定韦泽离开的坚定态度,同样基本确定了韦泽没有要与太平天国火并的打算。的目的已经达到,石达开也就带着罗大纲向韦泽告辞。石达开的队伍此时正在芜湖停靠,对外的说法是行军疲惫,暂时休息。实际情况是给石达开秘密到韦泽这里做一个掩护。毕竟光明正大的前来会见韦泽不是完全能够拿得上台面的事情,天王和北王无论如何都不会对此表示衷心认同。石达开从没有给自己找麻烦的喜好。

    离开了韦泽的军营之后,因为确定了太平天国最大的不安因素,也是石达开最大的对手韦泽的离开,石达开感觉大大松了口气。即便是谈不上踌躇满志,至少也算是很有信心。不过兵不血刃的就获得了如此的结果,石达开又有些不自信起来。此时罗大纲就在身边,石达开转头问道:“罗丞相,你觉得齐王会不会是在说瞎话?”

    罗大纲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说道:“若是翼王不放心,等你进天京城的时候,我可带兵驻扎在天京城外。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我也好立刻告诉翼王。”

    这个办法倒也不错,不仅可以随时掌握城外的最新消息。假如城内出了什么事情,罗大纲带领的部队好歹也能对城内有个接应。至于罗大纲不回答关于韦泽的问题,石达开其实也不是真的担心韦泽突然间改变立场。若是真的有夺权的心思,韦泽无论都不可能等到现在。

    石达开按照计划,是在天京城稍微靠上一点的江面上与他的部队汇合。船头上高高悬挂着翼王的黄色大旗,船队在天京城外靠岸之后,停靠船队整个码头都沸腾起来。

    “翼王!”“翼王!”也没什特别的喊声,众人不断重复高喊着石达开的官号,声音中满是期待与希望。已经完全知道天京事变到底生了什么的石达开很是满意,他对天京城局面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韦昌辉的兵力不足以杀光所有曾经跟过杨秀清的人,而天京城大部分部队都曾经受杨秀清控制,接受杨秀清的指挥。面对北王韦昌辉血腥的高压,大伙都是敢怒不敢言,更是担心自己哪天会不会突然被韦昌辉以“杨秀清党羽”的名义给杀死。

    现在,能够在地位上与韦昌辉对抗的石达开终于出现了,他出现的时候没有染到一滴血,依旧是纯洁无瑕的状态。在希望改变此时局面的众人眼中,翼王石达开无疑是能够扫除天京城上空雾霾的清爽大风!

    石达开做事比较谨慎,按捺住登高一呼的冲动,他继续待在侍卫的保护中向着天京城城门而去。天京城管理的非常严,码头上的军民只能簇拥着翼王石达开靠近城门,就不敢再继续向前走。

    在杨秀清时代,从外地到天京城的诸王众将可不是想进天京城就能进天京城,每天天京城开门有时限,每次诸王都只能带少量亲卫在这些时段中进入天京城。打了败仗的诸王众将甚至不能进城。现在,天京城虽然依旧守卫森严,但是在石达开率队抵达大门前的时候,不用再经过那种种的等待,天京城的大门缓缓的向翼王石达开打开了。

    前来迎接石达开的是燕王秦日纲与佐天候陈承瑢,看到这么一个组合,石达开心中终于恍然大悟,心中的重重谜团解开了大半。秦日纲与陈承瑢原本就是过命的交情,又多次同时在东王杨秀清手下受辱,他们串联到一起之后,等于是杨秀清内部就出了大问题。有北王韦昌辉在前面顶着,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这两个人就能从容行事。想到这里,石达开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些不安的感觉。

    而这两位对于石达开倒是非常客气,以太平天国的礼数向石达开见礼后,陈承瑢起身问道:“翼王是先去见天王,还是先去见北王?”

    “先去见天王!”石达开想都没想,立刻答道。

    陈承瑢脸色忍不住微微放松下来,这个变化被石达开放在眼中,也记在了心里。

    大家一起进城的时候,石达开询问天京城内的情况,陈承瑢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却根本没说对东王部属的亲戚大开杀戒的事情。秦日纲本来就不是特别能言善辩,此时更是跟在石达开与陈承瑢身后闭口不言。

    到了天王府,石达开心中忍不住有些按捺不住的忐忑。虽然知道洪秀全安然无恙,可石达开怎么都没办法完全相信天王能够赢过那么强势的东王杨秀清。直到亲自看到活生生的洪秀全全须全尾的坐在宝座上,石达开才真的相信在洪秀全与杨秀清的斗争中,最终的胜利者是一度被完全架空的洪秀全,而并非是精明能干,手握重兵,完全控制天京城的杨秀清。

    洪秀全脸上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激动的地方,与石达开所说的话也不多。以曾经的老兄弟来说,洪秀全与石达开的交谈中完全没有什么能够拉进两人关系的内容,而以君臣关系来看的话,两人之间的交谈又显得空洞无物。洪秀全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西征军的情况,说了几句翼王安好就是好的废话,然后就让石达开先去见北王韦昌辉。

    这表现不能不让石达开感到意外,能斗倒杨秀清,杀光东王府的人,不该这样。眼前的天王洪秀全基本与杨秀清当政的时候没有什么分别,他总是带着一种自己就是天父儿子的那种高人数等的表情,说些高高在上的话。其根本上,无疑是希望得到别人的服从与伺候。从骨子里面来说颇有些怠惰在里面。

    石达开认为洪秀全在干掉了杨秀清之后,或许会露出他的“英雄本色”,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洪秀全流露出来的东西与以往实相比在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分别。

    拜别了天王洪秀全,石达开前去见现在天京城的最高军事指挥官北王韦昌辉。当思路放在北王韦昌辉身上的时候,石达开忍不住生出了一些微微的同情。看了天王那模样,石达开已经能够想到北王韦昌辉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可以说,在杀杨秀清,诛灭东王府这件事上,韦昌辉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功臣。不过这份功劳却并不能给韦昌辉带来真正的荣耀。

    根据韦泽提供的情报,韦昌辉在天京城内杀了至少一万五千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没有反抗能力的老弱妇孺。石达开能够想象韦昌辉面临的局面。杨秀清被杀之后,东王府重臣们带兵围攻韦昌辉的部队,在居于绝对劣势的时候,韦昌辉自然得杀了东王府重臣与东王府麾下军中的中层军官。

    即便完成了这样的屠杀,也不等于韦昌辉就胜利了。为了震慑天京城内的部队,彻底消除威胁,韦昌辉不得不对东王部下的家属动手。父亲被北王韦昌辉所杀,儿子是要为父亲报仇的。哥哥被北王韦昌辉所杀,弟弟也会要为哥哥报仇的。即便是他们不报仇,韦昌辉也会担心他们会选择报仇的路线。

    然而这么做的结果只有一个,韦昌辉在政治上已经自杀了。天国兄弟们绝对不会支持韦昌辉这么干,今天他能杀东王手下的亲属,明天谁知道又会是谁的亲属遭殃了。所以这次的事情不管怎么结束,韦昌辉的政治前途都不复存在。

    石达开觉得自己见到韦昌辉的时候,还是暂时不要刺激满腹心事的韦昌辉才好。等着韦昌辉自己主动提出希望石达开能够帮忙收拾残局的请求。而且石达开一定要先安住韦昌辉的心,保证韦昌辉的个人安全之外,还能够保住他的王爵。

    实际上石达开并不认为韦昌辉能够保住王爵,一旦有兄弟要求追究韦昌辉的罪责,石达开势必需要向兄弟们有所交代。那时候想保住韦昌辉的性命,就必须剥夺韦昌辉的王爵。只是这话此时却不是说的时候,石达开现在需要稳住韦昌辉,然安定了局面,再说以后的事情。

    进了北王府,石达开远远的就看到韦昌辉坐在大殿的大桌子后面,走近的时候却见韦昌辉正在皱着眉头批示奏折。那严肃的表情,深深皱着的眉头,无一不体现出韦昌辉此时的艰辛感。

    陈承瑢已经跑到了韦昌辉近前禀报,很快,韦昌辉放下了手中的奏折,站起身大踏步走了过来。两位太平天国永安建制时候封的王爷快接近。距离越近,石达开就越看出问题不对了。

    只见韦昌辉快步行来,步履轻快,丝毫没有任何迟缓的模样。再看韦昌辉的脸,气色很好,精神饱满,情绪轻松。带着满脸笑容,韦昌辉走到石达开面前。他先重重拍了一下石达开的肩头,这才笑道:“我可是早就等石兄弟你来了!”

    “哦!”现自己完全猜错了的石达开一时只能这么答道。

    韦昌辉上前就搂住了石达开的肩头,用不大的声音说道:“石兄弟,天王说过了,这左辅正军师的位置,需要你我商量之后才能给我。哥哥我等你来等的心焦。现在你既然到了,那就赶紧写了奏折给天王,让天王赶紧下令吧!”

    石达开两眼瞪得溜圆,硬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韦昌辉则是带着得意的声音继续说道:“兄弟,你放心,哥哥我当了左辅正军师之后,立刻就升你的官。我们兄弟联起手来,好好把这天国给管起来!”

    说完之后,韦昌辉觉得得封左辅正军师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他此时志得意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石达开觉得韦昌辉搭在自己肩头的手臂也在颤动。石达开不知道这是韦昌辉笑声引动的,还是石达开自己因为觉得韦昌辉又可气又好笑,所以哆嗦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