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26章 走江西(七)

第26章 走江西(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1855年5月6日,赣州陷落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北京城。

    咸丰皇帝连怒斥的冲动都没有了,1855年是咸丰五年,从咸丰元年开始,太平天国起来造反,头三年里面,对于陷落城池的事情,咸丰动辄怒斥、严惩。但是有伟人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艰苦奋斗几十年如一日,这才是最难最难的啊!

    虽然丢失了城池之后皇帝有必要怒斥、严惩,但是很明显,以咸丰的资质让他五年如一日的动辄怒斥,严惩,也出了他的能力范围,更不用说攻克赣州的乃是韦泽。从内心来讲,若是韦泽被挡在赣州城下,损失惨重还攻不下,满清朝廷中的众臣和满清皇帝反倒会觉得奇怪。

    到了此时,韦泽南下两广的目标已经无须过多讨论。攻克赣州之后,韦泽就可以直下广东。如果韦泽兵力充足的话,他或许还能分兵西进,攻打郴州。然后分兵两路,一路去广东,一路去广西。两路兵马最后在梧州汇合,打通梧州水路后,彻底完成对两广的控制。

    咸丰并不小看韦泽部队的战斗力,他只是对韦泽行动的坚定果断十分佩服。张国梁手下汇集的江南江北大营的部队正在全力攻打常州,试图把战线推进到镇江,重建江南大营。江西的曾国藩正在猛攻九江城,试图打通湖口,让湘军的外江与内湖水师汇合在一处。左宗棠的部队行军不快,在韦泽部队过了景德镇之后才通过江西进入了浙江。如果时间上再稍微有些偏差,韦泽只怕就要有些麻烦了。

    天京事变的消息此时比较详细的传到了北京城,天王洪秀全杀了东王杨秀清,天京城基本处于空虚状态。咸丰扪心自问,如果他是韦泽的话,只怕是做不到这么断然南下,定然还会希望能够在这次事件中捞取最大的好处。只要多耽误一个月,左宗棠也好,江南江北大营的部队也好,都能对韦泽进行一定的追击。

    可韦泽就是提前走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保证了他处于所有清军野战军的攻击范围之外,无比顺当的实施了南下行动。

    既然咸丰已经没有激动,他甚至忍不住生出了感叹。如果韦泽是朝廷手下的大将就好了,有这等将领,何愁各地的造反军队不灭,何愁不能击败西夷。

    不过这等感动和想象没有维持太久,作为大清的皇帝,咸丰必须以天下主人的身份来为他的天下做决断。近日来他数次向两广总督叶名琛旨,要叶名琛迅击破广东天地会的造反,全力防备韦泽部队的进攻。从叶名琛那里传来的消息也算是差强人意,广东地方团练在各地对天地会进行了围剿,在各个击破的战略下,基本夺回了被天地会起义军占据的十几个县城。

    而围攻广州城的天地会此时也到了强弩之末,据守香港的英国人明显不看好造反的天地会,所以在叶名琛向英国人购买了武器,并且支付了一笔运费之后,英国人用船向广东运送了粮食、武器、火药。造反的天地会乃是乌合之众,虽然人数众多,包围了广州城。却没有什么攻城能力,打了将近半年之后,他们终于支撑不住。得到了武器弹药补充的叶名琛对城外的天地会动了反击,就在咸丰得知韦泽攻克赣州城的前一天,也就是5月5日,叶名琛的奏折中说道,天地会已经开始溃败,很多部队开始向西撤退,估计顶多十日之内,天地会会完全撤离广州城。

    根据咸丰对手下大臣的了解,如果叶名琛敢这么说,估计最多三天,天地会就会完全撤离广州城。叶名琛终于有能力准备迎击南下的韦泽军。

    不过天地会撤离广州城的消息并没有让咸丰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令这位年轻的皇帝真正在意的是江忠源、曾国藩、左宗棠三人上的奏折。在奏折中,三人针对眼下的局面提出了各自的看法。而且三人的看法基本相同,“先灭粤匪,再灭韦泽!”

    三人都认为太平天国此时已经成了气候,韦泽虽然凶悍,却没有稳固的地盘。此时太平天国是大,韦泽是小。太平天国是根,韦泽是枝。江忠源在北、曾国藩在西,左宗棠在东,加上江南江北大营的兵力。满清此时要对太平天国实施向心攻击,让太平天国尾不能相顾。攻灭了太平天国之后,再合力南下,进攻在南边的韦泽。

    因应了这个政策,江忠源甚至提出“半真半假的尝试着招降韦泽”。现在江南江北大营的都督张国梁也曾经是反贼,投靠了朝廷之后也有了现在的地位。所以不如半真半假的招降韦泽,如果韦泽肯投降,那就先用高官厚禄稳住韦泽,在用官位分化瓦解韦泽部下的同时,也韦泽加入围攻太平天国的行列。只要太平天国完蛋,想怎么收拾韦泽就能怎么收拾韦泽。

    咸丰对这个建议也有稍微有了一点动心,不过转眼间就放弃了这个幻想。以韦泽表现出的干练,现在又是兵锋正盛,想招降他根本没有可能。所以咸丰只是下旨给两广总督叶名琛,命他尽快击退广州城外的天地会,组织部队全力迎战南下的韦泽。

    5月1o日,叶名琛就接到了咸丰的诏书。叶名琛已经知道了韦泽带领部队南下的消息,这可是把这位两广总督给吓坏了。从两年前开始,韦泽就名声鹊起。已经有两名巡抚死在这名悍匪手中,其中山东巡抚张亮基甚至是被韦泽给活捉后送去天京城。这位巡抚在天京城被千刀万剐的消息让叶名琛很是惊惧。现在韦泽部队南下,在不同的传说中,韦泽的兵力范围在五万到五十万之间。不管是最大值或者是最小值,广州城内的两万清军都不是对手。

    两广总督叶名琛是用了吃奶的劲,终于打跑了围攻广州城的天地会。然后开始全力准备新一轮的广州防御战。

    5月12日,正在沿途“调解民团与天地会矛盾”的光复军第一军接到了命令,让他们放下手中的“调解工作”,全力向广州城开始进攻。命令中说的清楚,韦泽的后队也放弃赣州,全队向广州进军。

    后队放弃赣州,开始向广州进军。这个消息让第一军参谋部感到了极大的压力,韦泽这是孤注一掷,无论如何都要打下广州城。罗大纲对此闭口不言,他当然知道韦泽这次行动的一个原因。既然广州守军不值一提,韦泽突然间命令快南下,无外乎是因为围攻广州城的天地会部队撑不下去,离开了广州。

    作为天地会的著名领,罗大纲当然知道天地会的德性。如果韦泽和他们一起攻打广州城,不管天地会到底出了多大力气,他们都会要求分杯羹。而且还会尝试着分到远比他们出的力气要大的多的比例。

    就如同这一路上“调解民团与天地会矛盾”的行动遇到的局面一样,韦泽的部队从民团的围攻中救出了几乎覆灭的天地会小部队。这帮人嘴上自然是吆喝着要感谢光复军的大恩大德,可转过来头,他们先是要吃要喝,接着要枪要炮,看这两样都要不到,他们就要光复军和他们一起攻打地方民团。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顿足捶胸,哭哭啼啼,免冠徒跣,以头抢地。满嘴“要为天地会兄弟报仇”的话。可很明显,光复军和天地会并非兄弟,这些天地会的人也没有把光复军真的当成兄弟。

    罗大纲是个明白人,韦泽之前提出过,或许韦泽部队里面的官兵曾经是天地会的人,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是光复军的人,面对利益纠葛的时候,他们绝对不能站到天地会那边去。罗大纲并没有生韦泽的气,他倒是非常赞同韦泽的看法。

    5月13日,一度开始分散的第一军迅集合。5月14日,第一军沿着大路直奔韶关而去。部队以每天四十里的度非常稳健的行军,到了5月24日,部队抵达韶关后立刻开始攻城,一日内破了韶关城。

    5月26日,骑兵一师的先头部队抵达韶关。简单休整了两天的第一军启程南下,直奔广州城而去。

    行军的路上,罗大纲见到韦昌荣嘴里面一直嘟囔着什么,因为嘟囔的太久,罗大纲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问韦昌荣在说什么。

    “路上别下雨,到了广州之后就下雨。”韦昌荣答道。

    罗大纲乍一听到时没听明白,仔细想想才明白原来韦昌荣正在向老天爷祷告呢。罗大纲已经51岁了,韦昌荣今年才26。韦昌荣这很小孩子气的举动让罗大纲感觉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要是想让天气果然如韦昌荣希望的那样,还真得老天爷保佑才行。想到这里,罗大纲也忍不住在心里面祈祷了几句,“路上别下雨,到了广州之后就下雨。”

    或许是祈祷不够诚心,或许是因为太诚心,所以忘记了许下烧香上贡的礼物。老天爷并没有显灵。一路上天气阴沉沉的,倒是第一军抵达广州城下的时候,晴空万里。

    部队没有丝毫等待,四个团迅包围了广州城四个方向的城门。守城的清军也没有出来作战的打算,任由光复军自由行动。就在韦昌荣准备第二天攻城的时候,情报参谋前来禀报,有天地会的使者求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