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4章 投身与投机(一)

第44章 投身与投机(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广州进入八月之后如同蒸笼一样,最新的报告放到韦泽桌上的时候,秘书处的秘书忍不住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都督,这是最近北方的局面变化。”

    “有什么机密级别的内容么?”韦泽放下正在批示的公en,抬起头问道。

    秘书知道韦泽的意思,他答道:“政治部的同志已经分过类,通用类型的情报已经制作成了简报,开始向下面传达。这次北方情报中有一项属于机密级别的情报,我们前两天缴获了乘船从福建海上潜入广东的情报人员,缴获了一大批满清鼓动地方团练谋反的文件,还有委任书。这一段,海上还有6路,抓了好些此类人,也现不少可疑份子。政治部已经对一批可疑份子实施了放长线的计划。”

    “部队马上就要开始制作夏装,这个已经通知了么?”韦泽问道。

    “部队里面已经通知了。”秘书答道。

    等秘书离开之后,韦泽拿起最新的报告看起来,黄河改道,向北的话对国家倒也比较有利。这个消息韦泽早就知道了,最新情报讲的是关于大运河北段通航中断的事情。在太平天国方面,最新新闻是石达开主政,天国动荡的朝局逐渐平息。

    当然,光复都督府已经初步和英国、法国、美国三国就通商事务有了初步的协议,英国一大批积压的布匹以低价销售给光复都督府。后勤部门在广州开始开办工厂,并且开始在广东招收工人。

    对于旧时代的政权来说,搞黑箱操作是本能的行动。不过在进入了工业化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民被卷入工业化大潮,信息透明化反倒成了非常重要的治理手段。大家肯定还会对事情背后的动机有诸多怀疑,并且根据自己的想法编造出各种说法,但是所谓媒体的力量则是对信息的权威性布。一定要总结的话,就是“我可以不说谎话,但是我可以根据我的意愿来组织实话。”

    韦泽先就在光复都督府的体制中纳入了报纸和简报。报纸更倾向于普通民众,而简报则是体制内流通。如果体制内部的人们自己都两眼一抹黑,对时局根本没有了解,那就不用指望他们能够有更广阔的视野,更正确的判断。

    关于满清大量向地方上民团封官许愿的报告,韦泽是最后才拿起来看的。这个就不是与光复都督府关联有限的事情,针对满清的行动,光复都督府很快就做出了“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作为外来户,想介入广东的土地问题,除了再次接收满清的官地之外,还需要让一部分地主让出自己的土地。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让地主们卷入与光复都督府的敌对行动,然后把他们斩尽杀绝。一来能够震慑宵小,二来能够合法的没收土地。

    在讨论会议上也有同志提出现在都督府对地方上的控制能力不足,这种纵容会不会导致过多地主卷入。世上从来没有万全之事,大家讨论的结果是过多地主民团卷入的风险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光复军此时已经封闭了广东与福建的6路交通,现在大伙等的是罗大纲攻破梧州,一旦两扇门都关上,就可以放心的关门打狗了。

    罗大纲此时正在梧州城外,部队已经控制了梧州城北的山岭制高点,从这里居高临下的看去。梧州城南边,已经立起了好多高高的大牌子,虽然从这些地方看不清楚,不过梧州城头的那些守军,以及被守军裹挟的百姓们能够看得清楚,上面写了“光复军只是来消灭满清”“光复军绝不掠夺百姓”“请百姓现在就离开城头,避免在未来的战斗中白白送命”“清军兄弟,战斗的时候请放下武器,我们不杀俘虏”。

    除了这些之外,在一些城外很近距离修建的防炮工事内,每天都有人对着梧州城高喊:“打仗要死人,请不要进入城头战场”“世间事情十有**不如意,但是保住性命才能遇到好事”

    除了这些之外,罗大纲所处的山坡上也挂了一个由数十条布拼成的大幕布,上面用针线缝上了很多红纸,组合起来就成了大大的“两天”的字样。字够大,甚至从梧州城南就能清楚。与之配合的,则有各种喊话的人喊着:“还有两天就开始攻城!请大家早做决断。躲在家中,不会死亡。”

    罗大纲包围了梧州城之后,派人去梧州城劝降。梧州官府明确的表示不肯降服,甚至在罗大纲告诉他们,如果不肯投降,可以在交出武器之后让他们自己离去的条件之后,这帮人依旧不投降。

    按照罗大纲的意思,他是要广招艇军兄弟,以光复军的优势火力击破梧州城之后,把那帮抵抗者给全干掉。而韦泽新成立的光复会里面有一个全新的职务叫做政治委员。每一支部队里面都设置了各级政委。这帮人虽然也有军职,但是军事会议上他们有一票否决权。这支部队里头的旅政委名叫沈心,还是个刚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他以“部队不许任何屠城”为理由,拒绝了这个方案。

    罗大纲已经五十多岁,哪里有过被这么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否决的经历。他立刻变化了策略,想着搞些迂回,把沈心这小东西给糊弄过去算了。万万没想到的是,沈心的态度竟然颇为强硬,因为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参谋部制定,再交由前线会议讨论的。凡是里面有可能会导致误杀,或者屠杀可能的行动,沈心都给否决了。

    最后罗大纲气不过,质问沈心要怎么办,沈心提出先围城宣传五天,让满城的民众都知道看到光复军攻破了城墙之后往家跑。然后再攻城。而且沈心还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策略,就是在挂北风的时候在城头北边升起气球,让气球飞过梧州城,向梧州城内抛洒传单。

    罗大纲对着沈心这小东西居然想做这一万多兄弟的主很不爽了,听了这个计划之后,他怒道:“我听说这气球不安全,若是从空中掉下来,凭白的损失人命!”

    “那我带人坐气球,撒传单!”沈心立刻答道。

    “你……”罗大纲被这话给噎住了,沈心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他罗大纲反倒没什么好说的。即便如此,罗大纲可没有真正服气,他缓和了一下表情,劝道:“沈老弟,你这又是何必?”

    沈心也尝试着放松了表情,“罗大纲同志,气球掉下去,也就是死两三个人。如果能够让梧州城的百姓不参与抵抗,我军最少也能少死二三十个人吧。百姓们只怕能少死两三千人。罗大哥,我其实反对让艇军的兄弟参与攻城。因为我们光复军的利益来自每个月的军饷,来自对家庭的补贴。以后若是分了地,我们家里也有种地的收入,还能进工厂劳作挣钱。可艇军的兄弟可没有这些,他们加入的好处莫过于抢一把,点财。不管对他们再下严令,都不可能没有抢掠的事情。打下梧州城,所有好处都是我们光复都督府的。让他们加入之后,不仅好处要分出去一部分,他们杀人抢掠,梧州百姓狠的却是我们。我们还得给他们擦屁股。这种赔本买卖是坚决不能做的。”

    听了这话,罗大纲虽然很认同沈心的分析,但是他却有点怀疑沈心这二十岁的小东西到底是个当官的政治委员,还是个做买卖的商人。至少这利益上的分析未免太清楚了。

    不过罗大纲却也没有完全被沈心说动,他问道:“若是咱们自己独享了这梧州城,艇军的兄弟们可未必肯答应。你让我军围城五天,艇军的兄弟们越聚越多,那时候梧州城里面的百姓固然还会因为咱们打梧州城而怨恨咱们。艇军的兄弟同样会恨咱们。”

    沈心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神色,“罗大纲同志,我听说太平军军纪严明,抢掠百姓者死。艇军兄弟若想的是打倒满清,我们自然要把他们招入军中。若是他们只是想趁着乱世抢掠,那我军没理由纵容他们。打下广州城之后我们砍了上百的脑袋,那里面也未必没有反清之辈。罗大纲同志觉得呢?”

    沈心人年轻,说话倒是不客气。不过罗大纲也看出来,沈心是不准备做出任何让步了。师政委有完全否决战斗的权力,而且每次会议都有专门的书记记录,方才两人的对话已经被记录下来。沈心用的广州城举例,倒也很不错。韦泽是不可能接受有谁掠夺梧州城的。

    不得已,罗大纲最终也同意了修改作战计划。他亲自负责招呼不断聚集而来的艇军兄弟,愿意投军的,立刻编成新的水军部队。只是想来入伙抢掠梧州城的,那就只能“好言劝说”,让他们熄了这心思。

    好在一个多月前的陈开、李文茂等天地会已经带了大量艇军兄弟顺江西上,留在这里的艇军兄弟普遍比较恋家,匪气也没有那么重。有罗大纲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压阵,他们总算是没闹出事情来。

    不过此时起了西北风,沈心带了两名气球驾驶员要乘坐气球飞越梧州城。罗大纲也不得不前来看着,即便是沈心这小家伙否定了罗大纲的计划,罗大纲也没有真心希望沈心乘坐的气球坠落的想法。毕竟,乘坐气球飞跃整座城市,在光复军中也是第一次。

    这个气球呈现橄榄状,吊篮后面有个链条驱动的螺旋桨充当动力系统,看着这巨大的玩意漂浮在空中,罗大纲也觉得很是紧张。热气球并非什么法力驱动,定然没有仙人的御风飞行那么靠谱,罗大纲对此就免不了生出担心来。

    椭圆形的吊篮中,沈心与驾驶员们带上了风镜。

    “收绳梯!”“绳梯收!”

    “放缆绳!”“缆绳放!”

    “放左一沙袋!”“左一沙袋放!”

    “放右一沙袋!”“右一沙袋放!”

    随着地面控制员和飞行驾驶员之间的口令交替喊出,绳梯被收回吊篮中,紧绷的缆绳解开了,沙袋也被抛下,气球开始随着震动,缓缓的升上了空中。

    与所有人都一起扬着头看着这庞然大物缓缓的行动,此时与沈心那点冲突早就被罗大纲抛在九霄云外,这个热气球巨大的如同一座房子,对于男性普通有着大就是美的偏好,如此庞然大物竟然能够飞上天空,这本身就一件令罗大纲无比激动的事情。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热气球开始随着西北风缓缓漂移,气球下吊篮后部的螺旋桨也开始旋转起来,眼尖的人注意到吊篮也开始缓缓晃动,那是摇动链条的动静。在一片屏息凝神中,热气球缓缓的,又是不可阻挡的向着南边飞去。

    不知是谁突然间高喊一句,“飞了!飞了!”梧州城北的山头上的众人也随即跟着喊起来。整个上下的观望人群全部沉浸在欢喜的情绪之中。大家拼命高喊,或者抬起手臂对着热气球指指点点。直到一个兄弟太过于兴奋,不小心从山坡上滑下去,这才让大伙警觉起来。

    立刻有人下去把那个跌的鼻青脸肿的兄弟给救上来,而其他部队指挥官也赶紧约束部下,让他们不要靠近危险的山坡等处。经过这一番折腾,围观的人群中立刻又传出一阵新的欢呼,此时热气球已经飞到了梧州城墙之内,很多纸片被抛出了吊篮,纷纷扬扬的向着地面落去。罗大纲也目不转睛的看着热气球抛洒着劝降传单,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一个词,“天女散花”。

    整个过程时间不算短,经过快半个时辰的时间,热气球飞过了梧州城,随即开始降低高度。看到热气球稳稳的落在了由大量部队赶到并且保护的地点之后,罗大纲终于长长的舒了口气。此时一阵疾风吹来,罗大纲觉得浑身无比凉爽。他此时才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浑身大汗淋漓。

    热气球的效果远比罗大纲想象的更好,当天晚上,就有清军代表出城求见。前来的清军使者再没有了不久前那股子宁死不屈的悲壮态度。他心神不宁,目光下意识的游走,而看向罗大纲的时候,整个人又立刻显得非常非常的谦卑。

    “大人,请问这是您今天派人在城内抛洒的文书么?”清军代表恭恭敬敬的递上了一张纸。几天前,梧州城的代表还是用悍不畏死的用粤匪来称呼罗大纲呢。

    罗大纲接过来看了看,让人拿了几张准备第二天抛洒的传单过来,连同清军拿来的那张传单一起递给了清军代表。罗大纲笑道:“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清军代表仔细的对照着传单看了又看,最后他迟疑的问道:“大人,天上飞过的果然是你们的人么?”

    这充满了惊惧情绪的问题引了指挥部里面的笑声,罗大纲笑道:“这还能有假么?若是你不相信,大可等到明天再看。”

    清军代表已经确定了白天时候震惊了整个梧州城的飞行之物乃是罗大纲所派,他声音颤抖的问道:“那大人果然会在后天攻城么?”

    “这个是自然,我等明天再劝降一日。梧州若是不降,我们自然要攻城。”罗大纲已经确定清军此时毫无战意,所以这话说的甚是轻松。不过罗大纲转念一想,声音也严厉起来,“我等不光能够从天上抛洒公en,你回去告诉梧州守将,明天让他见识一下我们的炮弹,那可是落地立即爆炸的利器。等战事一起,天上不仅要落下来纸,更要落下炸弹。我们有好生之德,所以让梧州自己投降。若是你们不降,那战场上可没有什么能够再客气的了!”

    清军代表点头如捣蒜,“大人!我立刻回去传话!”

    第二天,罗大纲本想着对清军城墙附近射几开花弹示威。没想到清军代表或许是被吓得够呛,一大早竟然带着几个人过来看炸弹。跟随他的人一瞅就是身份不低的家伙,却都穿了普通清军士卒的服色。

    罗大纲也不说破,他先让那帮家伙看了预设的炮击阵地,还给了他们几个木锨,让他们确定地下没有埋设东西,没有作假的可能。接着就是五开花弹的射击。清军哪里见过这等落地就会爆炸的炮弹,炮击结束之后他们立刻跑去预设阵地上查看。瞅着被炸的四分五裂的木桩,这帮人脸都绿了。

    中午时分,热气球又飞行了一次,再次撒下传单。傍晚,清军就派出正式代表商谈梧州城投降的事情。

    热气球在梧州城上撒下的传单上印刷了劝降信,以及投降条件。这条件是非常优厚的,不仅包括保护梧州城内人员的财产安全之外,投降之后,外地官员可以带着重量确定的财产被送出韦泽的地盘。当然,罗大纲也反复强调,无论如何,明天上午午时之前清军不投降,光复军就会攻城。

    到了时间,罗大纲惊讶的现,清军竟然没有开城投降。“攻城!”罗大纲气呼呼的下达了命令。

    然而攻城部队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城头上的清军在光复军开炮的同时就逃到了城下。当部队顺利登上城头的时候,就见城内在炮击范围之外的地方,跪了一地清军。梧州城内家家闭户,百姓们也没有丝毫的抵抗。

    当部队顺利进入梧州知府衙门的时候,只见到在后堂卧室的房梁上,悬挂着梧州知府的尸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