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5章 投身与投机(二)

第45章 投身与投机(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攻打梧州城的前后七天中总共造成了一死一伤,死者是自缢的梧州知府,伤者是光复军在梧州北山上看带动力热气球飞过梧州城的时候,不小心滑下山坡造成的。

    除此之外,强大的武力震撼,以及在对政治经济账精打细算基础上制定出的相关战略安排,让整个梧州毫无伤的落入了光复军的手中。联通两广的珠江门户自此由光复都督府把持。

    作为此次战斗的总指挥,罗大纲也得以开展下一步招兵工作。当然,艇军兄弟中相当一部分人并不满意。罗大纲在攻城前将他们派出在进攻部队之外,其直接结果自然是失去了进梧州捞一把的可能。而罗大纲在攻克梧州之后又不允许艇军兄弟进入梧州城内,这更让一部分有别样心思的家伙更加不满。

    然而罗大纲根本不管那些心怀异志的家伙怎么想,到了夺取梧州后的第七天,罗大纲已经在梧州城内布下了严密的体系。城内出现了由征召的市民为主的“警察部队”,普通警察部队不配备火qiang,也不配备金属武器。他们的兵器是一些短棍与铜锣,负责街头巡逻。一旦遇到作奸犯科之辈,他们若是能够用棍棒制服的,那就自己动手。若是对付不了,就选择逼住犯罪者的同时,鸣锣示警。很快,由部队转职的武装刑警就会拎着武器出动。

    除了在城内开始建立起基于当地民众的警察体系,施了严密的戒备之外,在商家众多,雇佣买卖繁忙的港口,罗大纲更是部下了军队严格巡视。不管什么出身,只要是有暴力行动的,先制服,再喊话。

    这是军事会议的讨论结果,沈心作为政治委员,自然要算经济和政治账。沈心说出了一句从政治学习班上学来的话,“只有死亡与纳税不可避免”。无疑,梧州城内的百姓是纳税大户,现阶段尚且游离在光复都督府体制之外的艇军暂时可以归于“社会不安定因素”的范畴。只有当他们加入光复军水军部队,或者成为了光复都督府组织的水上航运公司的一员,并且成为纳税人之后,才能算是成为了依靠的对象。

    罗大纲知道沈心这是照本宣科,其实后面的这部分内容罗大纲也听韦泽说过一点。不过韦泽忙,罗大纲也忙,根本没空详细讲。沈心作为政治委员,在政治部接受过全面培训。不管具体实施能力如何,照本宣科的拿出观点来,倒也似模似样。

    “罗大哥,只要让兄弟我管起码头,该有的孝敬一分不少,我再给罗大哥你加两成!”说话的是曾经与罗大纲打过几年交道的艇军头目,他用热切的目光看着罗大纲,诚心诚意的许下了诺言。

    罗大纲心中暗骂,“你这是送钱的,还是来要命的?”作为光复会的预备会员,罗大纲参加了光复会组建后的第一次全体会议。韦泽在会上做了报告,下了严令,光复会决不允许任何会员出现扰民,贪污等行径。特别是对于私自安排官员,收取好处的事情上,不论安排的官位大笑,收取好处的数额大小,只要违犯一律严惩。

    韦泽的话讲的非常严厉,而且反复强调绝不放过有此类行径之人,罗大纲也没有感到任何不快。罗大纲自己就并不是个爱钱之人,太平天国上层进了天京城之后立刻腐化的事情让罗大纲无比厌恶。韦泽严明纪律的做法很被罗大纲认同。

    若是这艇军兄弟只是想来找份差事,罗大纲当然会同意,可以这家伙明显不是冲着正常生意挣钱,而是要混个官捞取好处。若是罗大纲同意了,那可就同时犯了两个罪。心中骂完,罗大纲倒是和颜悦色的把这家伙给打走了。

    送走了人之后,罗大纲对警卫员说道:“今天若是来找我的,一概不见!”

    那帮真心想加入光复军扛枪吃粮的,自然去了招兵处。若是有船,愿意老老实实做运输生意的,也都去了重新开张的码头找生意了。罗大纲熟知码头上的各种弊端,这次他开设了一个航运办事处,打破了传统的中介,由新管理部门直接负责货主和船主之间的交易。传统的中间人都是要额外收取好处的,这个航运办事处收取的费用只有以往的三成,梧州城数次被围,要运进运出的货物很多,光复军亲自负责恢复市场,航运很快就恢复了。

    所以这两天千方百计来找罗大纲的都是不是什么靠卖力气吃饭的,而是那帮想来当官的。而且还是想借用与罗大纲的关系当上传统的管理船务的“肥差”。罗大纲实在是不想再见到这等货色。

    “去告知沈政委,我们该去见那几个团练了!”罗大纲说道。

    沈心在设在梧州知府衙门里面指挥部中等着罗大纲,一见罗大纲进来,沈心连忙起身说道:“罗参谋长,我们的夏装到了!你安排的那队兄弟很能干啊!”

    听了沈心的赞美,罗大纲心中也很高兴。在刚梧州的时候,罗大纲就接到了部队换装的命令。光复军的军服分为军礼服、作战服、军常服三类。全部由部队支付费用。

    夏季的军常服是短袖,作战服自然是长袖。罗大纲立刻联络了一支艇军兄弟,向他们支付了货运费用。七天内,这支船队就从梧州出直下广州,把两万套军服从广州给运回梧州。兄弟们也算是很卖力气。因为是直接交易,没有中间人的克扣,这支船队挣了不少钱。合作双方都很满意。对沈心的赞美,罗大纲笑道:“他们有这个能耐,我才把这次的买卖交给他们做。没出事,我也放心了!”

    两人之间的情绪友好起来之后,沈心说道:“罗参谋长,我们这次怎么对付那帮团练?”

    “要么解散,要么收团练税。还能如何对待?”罗大纲答道。

    “政治部文说,要对团练区别对待。若是组建起来自保的团练,尽可能的分化处理。若是组织起的那种地方武装,想靠武力称王称霸的,那就严厉对待。这甄别的事情,还请罗大哥把把关才好。”

    听了沈心的话,罗大纲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沈政委,政治部到底下了多少命令?”

    “给了好多文件呢。”沈心笑道。

    虽然知道政治部直接管理未来的官府,这些事务也都是政治部该管的事情。可罗大纲心中依旧觉得不爽,他虽然喜欢打仗,却一点都不喜欢监军。更不用说是这么一个年轻的监军。资历更加不如罗大纲老。想到这里,罗大纲说道:“沈政委,你可否能把那些文件给我看看?”

    “嗯……”沈心先是叹口气,才慢悠悠的说道:“罗大哥,你可否知道咱们光复会的规矩呢?”

    “光复会刚新建,有什么规矩?”罗大纲皱着眉问道。

    沈心笑道:“光复会有规定,凡是有三人在一起的地方,必须建立组织。经常开光复会自己的政治会,在会议上传达光复会上级的指示,学习光复会的纲领。罗大哥你若是想看政治部的文件,没问题。不过却得参加会议才行。”

    “我入了光复会还不行么?”罗大纲对此规矩很是不解。

    沈心继续笑道:“罗参谋长你入了光复会,但是你不参加光复会的政治会议,那和你没入光复会又有何区别呢?韦都督说的明白,光复会是咱们会员的组织,先就是个有共同政治理想的组织。你不来开会,我又不是钦差大臣,我不能在会议之外说这些事情。”

    这下罗大纲不吭声了,他盯着沈心,满脸都是不爽。过了一阵之后,他开口问沈心,“其他会员都知道了政治部的文件内容了么?”

    “罗大哥你都不知道,我怎么敢给他们说。若是先和他们说了,被罗大哥你知道,你还不杀了我么?”沈心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

    “这还是我的错了么?”罗大纲有些恼怒的说道。

    沈心摇摇头,“政治部有规定,我想罗大哥你出前也知道,预备会员有一年的考察期。政治部讲过,预备会员如果根本没有认识到这个自己是光复会会员的这个身份,对于光复会的政治会议没兴趣,不热情。那么当地政委不能主动透露关于政治部的文件内容。我等着罗大哥你来问我,已经等了好几天了。这终于等到了!”

    罗大纲张口结舌,好一阵才说道:“你……,你身为政治委员,为何不召集会议?”

    这次沈心倒是沉下了脸,正色说道:“我若是自己召集会议,我这么一个年纪,又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劳,罗大哥你会把我当回事么?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等罗大哥你把政治部的文件当回事,我才敢和你谈这件事。如果我贸然召集会议,罗大哥你看完了文件,还会记得来按时参加会议么?我可不觉得罗大哥你真的能这么看得起我!”

    罗大纲这下倒是对沈心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了,能明白罗大纲并没有把沈心放在眼里,这倒是很多能都能明白的事情。但是知道自己被小看之后,能够忍住不作,而是让罗大纲自己主动撞上门来的人,罗大纲却没见过。而且沈心的确达成了目的,经过与罗大纲对战略的讨论、辩驳,通过自己乘坐热气球飞跃梧州城,现在又引诱着罗大纲慢慢明白了光复会的规矩,有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罗大纲的确不再敢完全小看沈心。

    而且此时罗大纲也不能作,从对话中,罗大纲已经明白慢慢明白了政治委员掌握的权限,若是沈心真的不想给罗大纲看政治部的文件,罗大纲也没办法。虽然罗大纲在太平天国中是老将,可在光复军中却是个新丁。论背后的势力,沈心背后的政治部直接归韦泽领导。有了在东王杨秀清手下听命的历练,罗大纲倒是很明白了一些关于权力的本质。

    “那现在就开会吧!”罗大纲从容说道。

    “好!”沈心也回答的非常干脆。

    攻打梧州的部队里面共有十二名光复会会员,除了沈心之外全部都是高级军官。这次会议一家伙从下午开到了深夜。光读文件,并且向大伙解释文件,就花去了三个时辰。

    罗大纲总算是明白了沈心这么一个二十岁的毛孩子为何看着如此能干,那些文件里面其实早就列出了各种问题的应对方法,沈心不过是照着办而已。当然,这种认知并没有让罗大纲小看沈心,因为那密密麻麻的条文如此众多,看起来就眼晕,要一条一条的读过,并且读懂,想明白,那是真的需要本事的。至少罗大纲自己认为自己可没有沈心这样的能耐,居然能够全部读完,并且根据情况来选择应对。

    最重要的是,沈心竟然能够向罗大纲他们一条条的讲说规定的内容。即便与会的是高级军官,很多人听着听着也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要不,咱们明天再继续开会,通告文件。”沈心也看出了军官们的疲态,他问道。

    “这一次说完,下次就不用开会了!”第二旅的旅参谋长打着哈欠说道。

    沈心根本不为所动,他答道:“政治会是定时召开的,大家这次来了,下次还得按时来!所以今天就到这里为止,明天晚上咱们继续开会!现在散会!”

    罗大纲也是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事情干起来的时候很有趣,可听着这种文件,却是非常枯燥,哪怕是已经执行的命令,有了亲自经历,能够把事实与文件里面的事情联系起来,听了这枯燥的内容之后,照样让人觉得很无趣。

    罗大纲心里面的想法是,这帮政治部的文人真不是人!

    “这帮政治部的人,就是瞎折腾人啊!”一起出来的第二旅参谋长边打哈欠边说道,“这一下午,大半夜都不让人睡!明天还得早起!让不让人过日子了!”

    第一旅旅长也跟着抱怨起来,“反正都是办事,何必弄到这么神神怪怪的。把该说的话一说,早些了事。这就是折腾人啊!若是天天这么开会,那还不如不加入光复会呢。”

    听到这话,罗大纲的确是心有戚戚焉。不过他毕竟是年长,思维还是颇为缜密。罗大纲想起了沈心下午说过的一句话,“你入了光复会,但是你不参加光复会的政治会议,那和你没入光复会又有何区别呢?韦都督说的明白,光复会是咱们会员的组织,先就是个有共同政治理想的组织。”

    韦泽的能耐是罗大纲非常佩服的,政治部归韦泽管,这光复会里头的兄弟若是只是把光复会会员当作一个身份,韦泽只怕是不会同意的。

    但是这话罗大纲却也不敢对别人说,以他了解的这帮兄弟们的性子,能让他们说出对光复会政治会的抱怨,这就说明他们已经很不满了。若是敢和他们说些什么,天知道会最后传成什么模样呢!抱着这样的心思,罗大纲只是打着哈欠向住处去了。

    第二天起床之后,罗大纲再次去了指挥部与沈心讨论起处理团练的工作。此次梧州城上下除了自杀的知府之外全部投降,在甄别询问中,这帮被俘的官员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几年广西广东不太平,天地会和艇军数次攻打梧州,都被梧州守军击退。在这些过程中,梧州守军也大量的使用了地方上的团练武装。

    天地会和艇军的目的与光复军不同,光复军就是要拿下梧州,开始建立起自己的政权。天地会和艇军更多的是看中了梧州城内的财富。所以在防御的时候,官军知道城破之后自己必死,地方上的团练则是认为城破之后自己家里面要遭到可怕的掠夺。所以上下一致,防御战打得很顽强。

    光复军这次大显神通,从6地围城,水上封锁,更有来自天上的威胁,加上强大的心理攻势。率先扛不住的是梧州团练那帮人,他们或许能够对抗来自地上与水上的攻击,可他们是扛不住来自天上的攻击的。前来看炮击的有梧州团练的人,那种落地立即爆炸的炮弹的确吓坏了他们。天上能够铺天盖地的往下面下纸,那么天上也必定能够铺天盖地的往下落炮弹。即便人能躲过去,房子可躲不过去。所以团练们先缩了。

    官军是觉得百姓的房子被炸塌了也就罢了,可官军的性命在铺天盖地的炮弹下只怕也很难保住。官军自己经常开炮,他们知道落地后立刻爆炸的炮弹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这玩意飞上城头就得死一片的人。抵抗一定会死,投降未必会死。他们理所当然的选择了投降。

    所以梧州城内的团练数量有两千多人,几乎所有的大户人家都出钱参与了组织团练的工作。那些当官的可以撵走,当兵的可以遣散,然而梧州本地的这股团练的确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

    “怎么除掉这些人?”罗大纲问沈心,“政治部的文件里头怎么讲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